第四十三章 下跪认错,妇人之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抬眼看去,那是一个带着斗笠的少妇,她脚步轻快地从马车上走下来,“楚家主你说的好,在您面前白越身份低微,被罚也是活该!”她十分干脆利索地向楚云暖行礼,“臣妇贺兰氏见过楚家主。”

天京城姓贺兰的只有一个人,新上任的刑部部侍郎贺兰旭,此人是寒门学子,三年前的探花郎,因当初没有钱财打点,故此派遣如荒凉之地做官多年,是今年才从外地升迁的官员之一。贺兰旭,她曾经在赵毓璟那里看到一本花名册上的名字,偏远岚岳县县令,上任一年时间屡破奇案,次年升至刺史,再由上峰举荐,入京为官。

“贺兰夫人多礼了。”楚云暖待她的态度很温和,跟对待白国公府的几位有天壤之别。

“钱夫人好久不见,不知你可还记得我。”少妇拉下了箬笠前的白纱,露出一张被毁了一半的脸,她右边脸颊上一道鞭痕,虽然颜色已经浅了,依稀可见当初的恐怖。

钱氏是做梦也不会忘记她,这个是太师府武家三房的嫡女武青芙,三房为庶出,在太师府向来是不得看重的,当初武青芙被毁容,三房上门讨要公道,太师府当家做主的大房置之不理,导致三房与他们分家。分家之后,祸不单行,蒋国公府二房的嫡三少因武青芙毁了容,当下就和她退婚,另娶了户部尚书的二女儿。后来武青芙听说被家中父母给许给了一个贫寒的书生,远离京城多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她回到天京。

“夫人当年对我说的话,我可都记着,从来没有忘记,钱夫人贵人多忘事,今天怎么忘了。这人呀有多大的命就有多大的福份,被白白毁了容那是我福薄。同样的话,这人呀有多大的本事就去做多大的事情,一个身无官职的白丁,但对堂堂南堂王下手,陛下降旨责罚,竟然还不思悔改,竟然跑到楚宅门前闹,简直是目无王法!”

刘雪绒垂下眼睛,当初婆婆说的话似乎还历历在目,就连她也是用这种话堵武青芙的:“你身份卑微,被白越打是你的荣幸,就是告到陛下面前,我们白家也不怕。”如今风水轮流转,当初不可一世的白越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她们变成了前来讨要说法的一方。

武青芙的事情当年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蒋国公府不地道,有人说白国公府跋扈,可唯独没有人可怜这个受伤的女孩子。

原来贺兰旭的夫人竟然是当年被白国公府折辱的武青芙,楚云暖摇摇头她可不相信这是巧合,说不准这赵毓璟能看上贺兰旭,就是因为他妻子和白家有仇。

一阵风吹过,楚云暖头上一柄东珠簪子摩擦着乌黑的头发,沙沙作响,她挑眉看着哑口无言的白家众人,尤其是落到最前头的白国公夫人身上,语气里颐指气使,毫不掩饰了高高在上,“白越被罚,那是他对本家主无力,既然陛下也已经处罚了他,也看在国公夫人的面子上,我也就不罚他了,但是么……”她顿了顿,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让人觉得温柔可亲,却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她语气如同情人温柔的呢喃,可那残酷的内容,却让人肝胆俱裂。“你们每人跪下给我磕三个头,今日这事儿就也过了。”

在陛下御赐匾额下大闹,这已经算是十分轻的惩罚了,有人说这楚家主大度,有人说她咄咄逼人非逼要一个年纪大了的老太太给她下跪。武青芙却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偷偷摸摸移了步子,现在楚云暖三步远的地方,等着一会儿这几个嘴角高傲的人给她磕头,这想想就让人觉得激动。楚云暖看在眼里,并未点破,反而是但继续微笑着盯着白家三个女人。

钱氏失语,刘雪绒却是后悔今日跟着出门,沈氏气得大喘气,头上一枚古朴的足金簪子在儿边摇摇晃晃,就像她这人一样摇摇欲坠。

“你瞧瞧你们,就这么点胆量还敢来找我的麻烦。”楚云暖毫不掩饰自己语气里的鄙视,“看来我说的没有错,你们白家出身草莽,仰仗陛下恩德做到如今国公的位置,其实并没有相应的底蕴。从上到下都是如此,蛮横无理。你看看你,国公夫人,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欺压小辈,动不动就抬出身份压人,你什么身份,一个七品安人而已,满京城的,哪个诰命不比你高,人家是看你年纪大不想和你计较。可我不一样,我这人是最没脸没皮的,不人家要是惹了我,我管你是谁,该报仇的就得当场报仇!”

沈氏听着她这些话,面色红了又黑,黑了又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一时叫她哑然无话可说。说句实话,在来之前她是瞧不上楚云暖的,就算白严想去娶她,过府后她也要给她好好立立规矩,叫她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别。心中更是觉得她就是一小丫头而已,能有多大的能耐,定然是天京众人把她给神话了,没想到这丫头确实难缠,?尤其是牙尖嘴利。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两方对峙,有几分可分庭抗礼的意思,不同的是楚云暖气定神闲,白家三个女人是额头汗津津的,进退两难。

楚云暖可不等着她们商量对策,当下就扬起下巴,一怕矜贵傲然的做派,“国公夫人请吧,你们三人只要跪了,我立刻让他白江安然无恙地出来。否则,我可不能保证白江能不能缺胳膊少腿,毕竟他胆子比八白越大,抓了我楚家人之后竟敢对我下毒。”

这就等于是在威胁了,所有人听的分明。楚云扬对着秋桂耳语一番,秋桂点点头,从府中拿出了三个硬邦邦的蒲团,铺在地上。

刘雪绒是不想跪的,若是为了夫君跪,她理所应当,可为一个对她素来不尊敬的小叔子,受这样的侮辱实在是有些叫人不悦。钱氏却是有些迟疑,她有三个儿子,最疼爱的就是白江,这个儿子多年游历在外,每次回府都记得给她带一些东西,最重要的是白江孝顺,每次出诊收的钱财,都会放在钱庄让她随意取用。这个儿子对于她来说,一是贴心,二么就是一棵摇钱树,钱氏是万万不能舍弃他的。

蒲团放出来的那一刹那,沈氏脸都绿了,直呼楚云暖欺人太甚,楚云扬不跟他们废话,直接就道,“你们爱跪不跪!可若是你们今天不赔礼道歉,别怪我明天就到金銮殿去状告,说你白家仗陛下恩宠,不把我们南堂世家放在眼里!”

欲告御状,这四个字倒是十分有威慑力。不过楚云暖觉得这主意不像是弟弟能够说出来的,她侧眼瞧了一眼,果然看见司徒睿在一旁捂着嘴巴偷笑。楚云暖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把一个纯良的乖孩子给教坏了,可这种时候她是万万不能拆他们台的,于是也道,“今日我若是放了你们,岂不是人人都以为我楚云暖软弱好欺!陛下钦赐的牌匾又有什么意思,岂不是人人都能来闹,这至于陛下威严于何处?!若我记得没有错,当初周太傅损毁先帝御笔所赐的春联,先帝震怒于是将其打杀,不顾文武百官求情,更是将王家九族流放,这件事情你们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众人低呼一声,周太傅是帝师,曾是两代皇帝蒙学师傅,本来也是书香之家,后来却是树倒猢狲散。当年周太傅之死固然是先帝有心拿他开刀,敲打三公一相的意思,可导火索的确是他损毁了先帝墨宝。

沈氏看着楚云暖,眼底仿佛也泛起了幽幽涟漪,永乐帝是什么样的性子,白家人是最了解的,天子一怒伏尸万里,她们绝不能主动承认此事。有些话,沈氏不适合说也不能说,但刘雪绒可以,她是一个小辈,沈氏瞧了她一眼,她立刻点头,似乎是明白了沈氏的自己,立刻强词夺理道,“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这匾额是陛下御赐。”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满天京有谁不知道楚宅的匾额是永乐帝御赐,当初还是永乐帝身边的大红人曹德庆亲自带人敲锣打鼓给送来的,就是想要耍赖装傻,也不是这么来的吧?楚云暖有些鄙视让孙儿媳妇出头的沈氏,她主意到刘雪绒竟然悄悄在后面添油加醋,当冷笑道,“国公夫人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没瞧见这边儿上陛下的玉玺,那刘雪绒也应当时看见的。你们不承认,要不要进宫去请陛下明示。”

这下子沈氏三人算是哑口无言了,这种事情到永乐帝面前绝不会有一个好结果,说不准还会给她们定一个藐视陛下的罪名。刘雪绒心里头一清二楚,心里再次后悔今天跟着来凑这个热闹,“祖母,我们还是——”

沈氏甩袖,冷冷看着刘雪绒,她态度十分强硬的,刘雪绒这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钱氏却是颇为直接,“楚云暖你说话算话,若今日我们下跪认错,你就把我把我江儿放出来。”

楚云暖微笑点头:“这是自然。”要他白江的命算什么,只有放了他才晓得他们究竟为什么想要若华的医术,放长线钓大鱼这种事情,她一向是最擅长的。

钱夫人得到楚云暖的保证,心中咬牙,拳头紧握走到蒲团前,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中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才跪下去她的脸色就变了,那蒲团里藏着许多细小尖锐的碎石子,这一下子下去了石子儿几乎都陷进了膝盖里。楚云扬捂着嘴巴笑个不停,秋桂却是深深低着头,钱氏疼的脸色都变了,可跪都跪下来了,只能咬牙磕了三个头。

武青芙冷眼瞧着在面前跪下的钱夫人只觉得扬眉吐气,也是沾了楚云暖的光,否则哪儿能看见白家这群不可一世的女人吃瘪。武青芙见好就收,蹭地了白氏三个响头以后,又偷偷的退到了一边,仿佛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到是知进退,楚云暖心里这样想着,目光落到一边的沈氏和刘雪绒身上,沈氏是国公夫人,她本身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白家的颜面,是万万不能跪的。那边钱氏都已经退到了一边,沈氏现在真想掐死这个不成器的儿媳妇既然,她都已经跪了,那么她这边也不好再推诿,于是把目光落到了刘雪绒身上。刘雪绒自从嫁进府,一向得着两个婆母的喜爱,西府大权一把抓,偶尔还能插手东府之事,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沈氏觉得自己以往对她也不错,说道,“孙儿媳妇,你总不可能叫我这一老太婆给这小丫头下跪吧?既然你婆母都已经跪过了,你也代我跪了吧。”

今天发生的事情本来就是没有任何道理而言的,跪于不跪似乎都是一个面子问题。周围一群人看戏的人,各个都在一旁笑话她们。

刘雪绒错愕不已,至少她以为沈氏会硬扛到底,没想到却是这样,心里头暗骂这老虔婆狡猾,却也碍于孝道不得不上前,她在蒲团上跪下,同钱氏一样疼得龇牙咧嘴,心里头一并怒骂着楚云暖贱人,沈氏老不死的,却是十分干脆利落地把头给磕了,免费继续呆在这里叫人笑话。这头也磕完了,楚云暖的心情也是格外愉快,沈氏三人却不是这样了,她们受着众人火辣辣的目光,只觉得脸皮绷得紧紧的又疼又辣,钱氏那边还在担心儿子,“那白江……”

沈氏怒喝一声,“走了,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丢人现眼的东西。”

楚云暖微微一笑,“一个时辰后我自然会将他送到。”

钱氏才算放下心来,跟着婆母走了。这三人雄赳赳气昂昂而来,走的时候却灰溜溜地如同过街老鼠,天京众多贵族再一次见识到了楚云暖无以伦比的手段,对她是又佩服又忌惮。

今日看上去她没有白家做什么,可是她明白她今天做的事,是在将白家的脸皮往地上踩了,这一群人素来骄傲,如今这么一跪,可以说是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沈氏走了以后,堵在楚宅门口看热闹的其他人也陆续散去,只不过今日这一场笑话注定是在会在天京权贵之间流传的了。武青芙轻轻屈膝,道了一声告辞,叶跟随人群而去。

今日白家人面子这么一丢,估计两三天都缓不过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在她面前惹人厌烦。楚云暖甩着袖子,看了一眼凑在一起偷笑楚云扬两人,冷着声音道:“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司徒睿和楚云扬对视一眼,灰溜溜地跟在楚云暖身后,大气都不敢喘。楚云暖坐在院中一棵芭蕉树下,低眉瞧着手里一把绣着绣球猫儿的团扇,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轻扇,在她玉脂般细腻的肌肤上投下青影。“说吧,今日这主意谁出的?蒲团里放碎石子儿,亏你们想得出来!”

楚云扬从来是不惧怕姐姐的,笑嘻嘻的凑到楚云暖身边,接过丫头手里的扇子轻轻摇着,“姐姐我这不是看她们太讨厌,嘴里说话没个好听的,这不是想让她们收些苦头,再说了,这谁知道蒲团里面有什么。”

司徒睿也坐在她的另一边,从这丫头手里捧过茶,递到楚云暖跟前,“是呀姐姐,她跪下来那么痛苦,别人也只说她是折了面子,哪会知道我们在里头放石子儿的。”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就是不承认是自己错了。楚云暖在心中暗暗摇头,轻声问道,“如若今日刘雪绒跳起来说道里头放了碎石子你该如何?要收拾一个人有的是办法,你们是男儿不是闺阁女子,何必用这种女人家的手段!”说道最后的时候她的语气很严厉,实在是她不希望楚云扬和司徒睿两个男儿,被她教导城只懂妇人绵里藏针的那一套。这并不是说妇人那一套手段如何,可若是长久下去,却会局限了他们的眼界,叫他们目光居于四四方方的天地之间。

自从楚云扬跟宋昉学习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楚云暖这样言辞剧烈的斥责于他,先生教他的都是大道理或者权衡、治国之术,从来没有人像姐姐这样告诉他什么该如何做。楚云扬仔细想了想姐姐说的话,面上却是有些羞愧,“姐姐,我记住了。”

楚云暖点点头,“云扬,你是楚家未来的家主。”或者会是南楚未来的帝君,楚云暖心里头有些担忧她,劝说道,“妇人那一套手段你需要懂一些,可不需要精通。还有你,睿儿——”

司徒睿听到楚云暖点他的名,立刻坐得端端正正,楚云暖每次瞧见他这副模样都觉得十分含笑,她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司徒睿的额头,“你也是,我知道你聪明,别把你那些小聪明用在这些地方,好好跟宋昉学一学什么叫做君子无为。”

宋昉是一个君子,却从来没有教导楚云扬他们任何阴私之道,但楚云暖心里是明白的,这个世界上小人多君子也多,如若云扬他们正直不阿,恐怕会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她叹了口气拉着两人的手,嘱咐道,“要对付一个人有千千万万种方式,有明的有暗的,可绝不是你们今天这种行为,众目睽睽之下,你们要做就得做得不留一点破绽,若你们留下了破绽,那还不如明明白白地用阳谋。依照你的身份,你要他跪要他生要他死,都只不过是手段的问题,何苦给人留下一个话柄,这做人最适得爱惜羽翼,名声二字重如山。”

这是她两辈子用生命换回来的教训,就像现在,人人只敢说她楚云暖嚣张跋扈,却没有人说她祸国殃民,是一个妖女。她开仓赈灾,借九原府之危,为百姓、为楚家、为她自己。就是因为有她这一份功劳在,永乐帝要动她也得考虑一下南堂那些受了她恩惠的百姓愿不愿意,这是属于她的一份底牌,否则她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将丹书铁券交出去。

楚云扬听在耳朵里记在心里,司徒睿也是若有所思。

见两人把她的话听了进去,楚云暖觉得甚是欣慰,她拍了拍两人的手,“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就好。”她一边说着,一边让秋桂端了两人最爱的点心上来,点心是绿茶酥,糕点师傅水磨法,将小麦粉筛成极细的粉末,然后再以添入上好的六安瓜片烤制,这种点心特色颜色如新竹,看着便仿佛觉得有的清香浮动。最近楚云扬或许是受宋昉的影响,喜欢上了这绿茶酥,绿茶酥味道清苦,却又回着三分甘甜。楚云扬看到以后,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起来,大口大口吃着一块,片刻以后又拿了一块。

天边飘来一朵厚重的云彩,将浓烈的阳光遮住,院子里光线暗了下来。秋芷顺着荼蘼架走过来,她垂下头,“家主,地牢里的白江如何处置,是放,还是——”

楚云暖转着扇柄,一手在桌子上嘟嘟嘟的敲着,脸颊雪白如新瓷,睫眉深深,带着几分说不清楚的诡异,她思索了半天,将扇子搁下,“地牢里阴冷潮湿的,把再关一晚,明日再把人送回去。”

秋芷心里有数了,这就是不让白江好过的意思。她当下就吩咐下去,外地窖里又灌了许多了冷水进去,白江原本就被林宿壁打个半死,身体本就虚弱,那地牢阴冷潮湿,现在又被灌了许多冷水进去,那才叫又潮又冷,再加上他一夜未吃任何食物,只得抱着自己缩在墙角取暖,第二四被送回白家的时候嘴唇煞白。楚云暖可不管白江的到底如何,她只是问道:“熙儿呢,她和夏华姐妹回来了没有?”

“春熙姐姐在荣安堂那边呢,她让我跟您说一声,人安置进去了。”

楚云暖习惯性的微笑,眸光里浮动着浅薄日光,灵动又欢快。

------题外话------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