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四十六章 警告,争奇斗艳/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个人认识母亲的人,楚云暖从来没有问过当年母亲在天京时的事情,可从这些人的语气中她大概也能推测出母亲当初是怎样的厉害吧,曾经永乐帝能斗败魏王,成功登基,母亲在其中立下过汗马功劳,或许这就是南堂孟家和楚家不合的原因之一。?

今日撷芳宴,各家夫人小姐们都来得十分早,正如蒋老夫人这样的资历的老夫人们,也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个,裴国公府的老夫人这不就走上了前和蒋老夫人说起话了。裴老夫人身边带着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小姑娘,据说是她娘家的侄女儿舒月兰,正和人介绍着,小姑娘笑得十分大方,身上带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格格不入。

楚云暖一眼就能看出这小姑娘眼睛里野心勃勃,也没有兴趣再看,反倒是转过了目光,继续落在场上。到现在为止,来的皇子还不算多,只不过是来了九皇子赵毓璜一个而已,楚云暖这才想起来她似乎许久没有见过赵毓璜了,跟众人想象中的郁郁不得志截然相反,他看起来很轻松,和皇子妃的感情也格外好,江氏脸上从头到尾,都是带着笑容的。今日偶然一见,到时叫她有些恍然。自从孟贵妃死了以后,赵毓泓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人前,就连江氏和她背后的宣平伯府也是默默无闻,若不是今日他在宴会上出现,这天京城估计就快忘了有他这么一位皇子。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所有的皇子陆陆续续到齐,刘惠妃所出的四皇子,裴德妃的三皇子,以及六皇子等,唯一没有出现的恐怕就是雍王赵毓珏和被永乐帝派出去的赵毓璟了。楚云暖身份贵重,按照品阶排名的女席上坐的位置几乎和几家的镇宅老太太是一起的,在一群年近古稀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中央,她显得尤其引人注目,不少人把目光投到她身上。因为裴老太太的缘故,那个叫舒月兰的女孩子罕见的坐在前头,她瞧着楚云暖有一瞬间的疑惑。

这时又有一位丰神俊朗的皇子过来敬酒,舒月兰忍不住红了脸颊,赵毓廷才刚走,赵毓泓就端了酒杯上来,“家主今日真是光彩照人。”

楚云暖抬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十殿下也不差,听说昨日你从陛下那里领了九城兵马司的职位,这掌管京城的九城兵马司,被殿下你收入囊中,深藏不漏呀。哦,不,是可喜可贺才对。”

这件事情是今早父皇才下达的旨意,楚云暖消息够灵通的。赵毓泓脸上的笑意十分深刻,“家主过奖了。”

“不过——”楚云暖顿了顿,目光落到了白严身上,压低声音,“还劳烦殿下警告您的盟友一声,不该做的事情别做,我这人最是心胸狭窄,别怪我心狠手辣。”

赵毓泓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冷,肯定道,“顾州在你那儿。”

楚云暖莞尔一笑,如千树万树梨花开放,明媚的能压下殿中盛放的鲜花,“殿下英明。”

赵毓泓猛地一口将杯中酒水饮尽,“那就祝楚家主能一直春风得意。”

楚云暖撂下酒杯,不甘示弱,“借殿下吉言。”

赵毓泓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去了宋家客席那一边。此时宋晔还未曾去男客那边,正在交待着宋茜雪一些琐事,至于宋茜如么还在和妃身边。木念云的目光一直跟着他走,早先她还以为那淑华郡主宋茜雪就是当初住在十皇子府的那个女人,可后来见到了宋茜如,她才知道自己弄错了。那个让十皇子魂牵梦萦的女人,是宋茜如!

木念云的目光很冷,落在正在和妃跟前妙语连珠的宋茜如身上带上了几分冰冷和思索。坦白来说,她和宋茜如的身份不相上下,而且宋茜如还是皇室册封的郡主,若是赵毓泓想要娶她,或者是要迎她为侧妃,那自己也是压不住那个女人的,而且她背后还有宋茜雪那样一个妹妹……木念云月越想就越觉得不能继续让十皇子和宋茜如接触了,否则的话,她将会沦为天京的一个笑柄。

楚云暖托腮,瞧着场上各种各样的神色变化,唇角带着一丝了然的笑容。舒月兰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她身上,虽然仅仅是一个侧脸——秀致的眉,杏子般的眼,额间坠着一只展翅的红蝶,高挺的鼻梁,绯红的嘴唇。舒月兰瞧着她头上成副的红宝石首饰掩映在乌压压的墨发里,就像是茂密绿树中伸出的一支凌霄花,高不可攀。一张白瓷脸上面淡淡地抹了一层胭脂,让新荔一般肌肤,像沉入暮霭一片薄红,娇嫩美艳,吹弹可破,尤其是她身上的衣服,孔雀织羽,锦绣山庄里一月只出一匹的精品。舒月兰低头瞧着自己的一身,原本还算华贵竟然比不上他身边的婢女,不由有些自卑,有些嫉妒,有些疑惑。?

这到底是谁?她明明记得宴会上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暖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幽深的眸子投向了她,舒月兰立刻垂下头,掩饰住眸子里的种种神色。楚云暖有了表情,纤长的蛾眉微微蹙起,“你是叫舒月兰?”

舒月兰猛地抬头,然后垂下脑袋,两只纤细的手指轻轻捏在一起,“是,我是叫舒月兰。”?

楚云暖诧异地挑起眉,同名同姓吗?还是这个舒月兰就是那个舒月兰,?看起来不像嘛。

裴老夫人转过头,“楚家主认识我这侄女儿?”

楚家主?南堂哪一位么?舒月兰有些奇怪,她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天京,一瞬间她几乎怀疑自己记忆出了差错。

楚家主轻轻一笑,“刚才听您和蒋老夫人聊天是说到她,好奇问了一句。裴老夫人娘家这位侄女儿,国色天香,让人忘俗。”她这句夸奖是真的,而且这舒月兰的容貌和当初的孟莲,几乎可以比肩,同样是婉若游龙,颜如美玉,花树堆雪,同样是倾国倾城,用美艳包藏祸心。

当初大齐的事情她知之甚少,可是关于永乐帝驾崩,雍王赵毓珏成为摄政王安抚朝纲的事情也是听说过的。她一听说,赵毓珏为了能够快速安抚朝中重臣,选择联姻的方式,让朝中之人最快速的收拢在一起,当时蒋家送上了一个舒月兰说的女人,这个女人最后成为摄政王赵毓钰的王妃。舒月兰手段狠厉,在赵毓璟九嶷山失败以后,趁着赵毓珏点军出征,竟然亲手弑夫杀子,坐上大齐第一个摄政女王的位置。不过她前后坐了不到半个月,就被赵毓璟带兵入京,亲手将她杀死,以慰雍王在天之灵。楚云暖探究的目光一直落在舒月兰身上,怎么看着小姑娘现在也不像是那一种,能狠下心,亲手杀毒杀夫君和儿子的女人,果然是权力使人膨胀吗?

舒月兰被楚云暖的目光看得发毛的,忍不住朝裴夫人身边躲了躲,楚云暖这才回过头,低头望着桌上的茶水。前世之时若不是舒月兰杀了赵毓珏,那赵毓璟最后也不可能称帝,那么这一辈子呢,他们两人的结局又会如何?只不过可惜赵毓珏,他那样惊才艳艳的人,死在妻子手里未免也太冤枉了。楚云暖捻着手上一串红珊瑚的手串,神色间有一丝的忧虑。

就在这时候,百里太后终于姗姗来迟,随着宦官们唱道,“太后驾到!”在座的所有人,一个个的都俯身下拜,动作出奇的一致:“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云暖亦随大流跪下,百里太后玄色的凤袍从眼前走过,紧接着是一双绛紫色的云皮靴,楚云暖第一个念头,就是魏王世子来了。果不其然,百里太后道了一声平身以后,就开始介绍起身边的魏王世子来。魏王世子今年二十有七,名叫赵远,他容貌十分出色,几乎可以说的上继承了孟家女人独特的美丽,高额头,双眸如丹,身姿玉立,额发如漆。他身边带着一位盛装美人,那美人生着一张鸭蛋脸,明亮的双眸,婀娜多姿,身姿如新月。

楚云暖颇为玩味一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居然能看见孟家女儿——排名行五的孟渥丹。她确实是人如其名,有渥丹之颜。当初孟家迁离百花城以后,她未去管孟家剩下的人到了那里,现在看来这孟家人当时去了珠崖,投奔魏王去了。这孟渥丹倒是很有意思,进殿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温柔可亲的很,只是对上自己的时候,目光中有一瞬间的高傲。楚云哎哑然失笑,当初在百花城时,与南堂各世家都有姻亲关系的孟家,她都不放在眼里,如今只不过是一个投奔了被流放王爷世子的女人,她又怕什么。

刘惠妃颇有颜色,道,“世子多年未回京城,应当也没有听说过撷芳宴,今日这撷芳宴就是为了选出一名才艺双全的女子作为魁首。”

赵远不曾说话,反倒是孟渥丹展颜一笑,容貌明亮,压住满殿芳华,她身上带着一串色调如月光般泛着白色的珍珠项链和同色的耳环,显然是极其昂贵。她容貌本就出众,肤色如玉,这样一串雪白的珠宝,映得她肌肤细腻,雪里透红,她欢快道,“那这样说,妾身也可以参加了?”

赵远一笑,扭头询问,“太后娘娘?”

百里太后很高兴,显然是赵远在来的路上已经跟她说尽了好话。百里太后点点头,“自然是可以参加的,不论是你,还是在场的其他贵女,人人都可参加。”

孟渥丹笑意盈盈,“谢过太后娘娘。”

“孟侧妃的首饰倒是别致,这珍珠色泽也好,我看价值万金吧。”许久缄默无闻的唐妃突然道,若不是她听说十四赵毓筠今天也会携王妃入宫,今日这种宴会她是绝对不会出席的。

众人把目光落到了孟渥丹身上,一见,果然是珍品。

孟渥丹脸上带着害羞之色,“这是在珠崖时其他岛屿送来的礼物,我瞧着好看,也就像世子讨要了,娘娘若是喜欢,我那还有几套呢。”

这一串珍珠,雪白透亮没有一丝的杂质,尤其是中央那颗粉色的,是十分难得。裴德妃看了一眼,磕着茶杯轻轻笑道,“珠崖竟有如此珍品?陛下对魏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这魏王就不懂得感恩了,年年哼穷,从不纳贡。”

裴德妃当年是受过魏王气的人,这一句话一说,赵远和孟渥丹两人同时变了颜色。裴德妃这是在提醒他们,这里是天京,不是珠崖,当初魏王贬去珠崖是永乐帝看在兄弟之情的份上,他在珠崖不思悔改,占据富饶一方,还不知道朝税纳贡,这委实不该,可以说的上是大逆不道。

楚云暖微笑着,裴德妃不愧是裴家出来的女儿,这种百年大族教导的女儿,的确是不能和其他小门小户相提并论。

孟渥丹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娘娘这是在说什么,在我们珠崖珍珠很常见的,我这还不算好呢,有一个渔民家里有这么大的夜明珠。”

裴德妃神色一冷。

这孟家的女儿素来最会演戏了,看她这四两拨千斤的一句话,就让裴德妃脸上挂不住了,这不就是在嘲笑人家见识短浅吗?孟渥丹和裴德妃这边暗潮汹涌,楚云暖远远瞧见了只是摇头,孟家,果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过没了孟莲,没了孟玫,又没了孟家最重要的名声,她这次倒想看看,这孟家是异族想要如何翻身,依靠魏王世子吗?楚云暖的目光在赵远身上转了一圈就垂下了头,仿佛四周围的喧嚣都不曾存在一般。

百里太后只当看不见两人的唇枪舌战一般,拉着孟渥丹的手,忍不住赞叹她,“你今日打扮倒是别致。”

孟渥丹展颜一笑,“谢娘娘夸奖。”

百里太后和孟渥丹聊了起来,裴德妃被撂在一边完全插不上嘴,心里一阵气恼,。

不管怎样,百里太后命小太监布置桌椅板凳,一阵忙乱之后,这才在她下手添了一张桌子,如此就可见百里太后,对这魏王世子的重视。

和妃的目光很奇怪,自从赵远入殿以后,她的目光,就一直在赵远身上,面上的表情也十分让人玩味。楚云暖的目光不期然地对上了她,和妃注意到,先是一怔,然后很快收拢了脸上所有的表情,笑容重新变得端庄娴静,这欲盖弥彰的做法,倒是叫人升起了几分好奇。

春熙跪坐在一旁斟茶,轻声道,“魏王世子只有孟渥丹这一个侧妃,如今还没有正妃,太后娘娘是想在今日宴会上,给他指一个正妃,让他在天京站稳脚跟。”

楚云暖吃惊地看了一眼百里太后,帮助魏王世子在天京站稳脚跟,她这是决心跟永乐帝打擂台呢,把赵远弄进天京来,不是等于引狼入室,百里太后这还是疯了还是脑子不清楚。

“百里娉婷的婚事,估计也会在今天定下。据消息,近来太后邀请许多夫人入宫,蒋裴两家的老太太,以及太师府武家大夫人,左右丞相的夫人,百里娉婷未来夫婿应该就是在这几个人中间。另外,还有一个人十分得太后的看重,太后曾单独召他入宫。”她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像对面投去,白严顿时撇过脸来,目光定定的落到楚云暖身上。

楚云暖了然,“太后看重了白严。”

要说白严,的确是白家这一代数一数二的人物,楚云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从蒋家人身上划过,最先入她眼的事蒋律,然后是蒋叙,至于裴家人么,她最先看到的就是裴羡,最后就是太师府武家长房长孙武帆,丞相之子木华、肖复礼。这几个人都是天京八大世家最出名的青年才俊,百里太后想要为百里娉婷选定夫婿,应当就是从这六人之中选定。这几个人中,白严最为贵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安南将军,而且他的笑容看上去十分和煦,全然没有武官那种杀气腾腾之感,再说其余几人都各有特色,基本上是在朝堂各个部门占有一定的位置。这一连串的人名和他们所任的职位,在楚云暖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低下头,百里太后主意打得很妙,可是永乐帝未必就会让她如愿以偿。,

今日这一场宴会,本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宴,几个人中龙凤的公子几乎是受尽场上所有夫人小姐们的青眼,其中以蒋家二公子蒋叙最盛,蒋叙容貌俊美,年纪轻轻就在户部任职,且此人素来洁身自爱,府中没有那乱七八糟的妾室,又出生于裴国公府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夫人小姐们早已坐不住了,纷纷相互打听。女眷之中,蒋家大夫人游刃有余,只可惜眼底的骄傲遮掩不住,蒋老夫人看了一眼,侧身向楚云暖询问:“不知家主,看我家叙儿如何?”

裴老夫人听得分明,她这是想为他家蒋叙保婚做媒。舒月兰直勾勾的瞧着楚云暖,眸中有着疑惑一闪而过。

楚云暖看了一眼对面男客席位,然后笑道,“蒋二公子人中龙凤,自然是十分出色的,想必陛下对二公子的婚事,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的。”

她这一番拒绝倒是没有叫蒋老夫人不悦,他细细品味了楚云暖话里的意思,点点头,“借家主吉言。”楚云暖的意思就是在告诉她,今日撷芳宴上无论谁要给蒋叙作媒都不能答应,因为蒋叙的婚事永乐帝已经在考虑。

白江冷冷地盯着对面,“那就是楚云暖。”他当时被人给打了一顿。然后关在地窖里,折腾得够呛,回府以后很很吃了些苦头才缓过来,而且他手上那一本毒经也已经消失不见。他用命赌咒发誓,这肯定是那楚云暖的手笔。

楚云暖轻轻一笑,回敬了旁边一人之后,低声道,“不是她还有谁,满天京的,你瞧见哪个年轻姑娘能有她那样傲然的身份,坐在一群国公夫人中间。”

“那日之仇我非报不可!”白江重重一掌落在桌上,不仅是为了母亲之辱,也是为了他那天受的窝囊气。

白严抬头,饮酒不语,想到赵毓泓刚才说的话,神色一冷,“你最好别去招惹她。”

白江面色冷了下来,“她都对我母亲做那样的事情了,叫我母亲给他下跪,又把白越害成那种模样,你居然叫我别惹她,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不成?!”

天京里人人都要畏惧几分的顾州,都被她给抓了软禁在府中,还不厉害?她哪里是洪水猛兽,简直就是一条会咬人的毒蛇。“你最好听我的劝,要对付楚云暖,办法多的是,你何必自己惹了一身腥。”

白江面上在笑,在外人看来这两兄弟谈笑风生,可是实际上两人的语气里充满了满满的恶意,“哟,大哥看来你是知道的,我还以为咱们的白大公子已经被这楚云暖给吓破胆子了呢。”

白随手端起酒杯,“今日之事最好成功,楚云暖一旦反扑,对于白家来说就是灭顶之灾。”说句实话,他不想这么快跟楚云暖为敌,毕竟永乐帝还在她背后支撑着,只可惜他和顾州的计划被她察觉了,先下手为强,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白江嗤笑一声,“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楚云暖当然注意到了对方不友善的眼神,一时间神色有些奇异,白家人究竟在背后做了什么呢,又想用什么样的办法对付她?

不远处舒月兰,瞧着今天的场景,越看越觉得奇怪。

今日各种勾心斗角,另一边百里太后去宣布开席,各种美味珍馐流水一般地端上来,酒足饭饱之后,今日的重头戏就开始了。撷芳宴选出来的美人自然都是德艺双馨的,楚云暖瞧着陆陆续续抽签的贵女们,有人或笑有人或嗔,却陆陆续续退下去准备了。那一边孟渥丹也抽了一支签,却派人把签送到了楚云暖桌上,面上笑道,“楚家主是不是忘了抽签?”

楚云暖从来不爱给孟家人面子,很是直接的说道,“本家主年纪大了,就不掺和进你们这群小姑娘里了。”

她这话可不假,楚云暖今年十七,比起其他人的确是大了一些。

孟渥丹还在继续努力,“听闻家主最擅长琴艺,我可有幸一见?”

这种手段她都玩烂了,楚云暖没有兴趣去争一个先,随手将签扔到桌上,“你们孟家女人都是这样自以为是吗?难不成忘了本家主当年在南堂说过的话?孟家以色侍人,自然钻研其中之道……”

同样的话她重复了第二遍,孟渥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百里太后还在念着当日楚云暖不给她面子的事情,当时也就出言维护起来。楚云暖目光冷飕飕的朝一边看戏的赵远身上而去,语气生硬,“魏王世子带孟家之女入京,是怎么个意思,难道你不知道那孟家孟莲,曾经依兰之罪放西北的,私自逃出,又以在天京以神女之名蛊惑陛下、谋杀太子,这孟家之女罪不容诛,世子带她来,是对大齐有不臣之心,还是对陛下有不满!”

赵远万万没有想到楚云暖一开口就将事情说的这么严重,一时间他笑道,“小王可绝对没有这意思,不过是心疼爱妾而已。”

楚云暖一番责问,看似没有再说百里太后,可字字句句,都是在表达自己对百里太后的不满和讽刺,百里太后脸色都不好看了。

孟渥丹气得脸色发白,面上端庄贤淑的笑容像是龟裂的面具一样一层一层往下掉,“不过是想要家主弹一曲而已,何必说这么多有的没的的话。”

楚云暖最烦的就是孟家这群女人,老是觉得她们是天仙下凡,人人都得臣服在她们的石榴裙下,很不客气的说道,“你若是再能找出一把二十四弦的箜篌来,本家主就弹,谁都知道,我从来是不擅长乐器,除了箜篌。”

那柄箜篌在夜郎太子离京的时候就已经带走了,箜篌的制作工艺早在大汉亡国,三胡之乱时就已经流失,如今哪儿还有什么箜篌。她这分明就是在为难人,孟渥丹顿时说不出话来。

好在那一边,第一个上场的贵女已经准备好了。林雪燕依旧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琴,她一曲调子极为清浅的清平乐,余音绕梁久久不绝,然后紧接着就是褚婉儿而,那是襄安伯府的嫡小姐,褚婉儿弹的琴可比有琴绝之称的林雪燕逊色多了,好在褚婉儿的目的就是上台露一下面,压根就没有想到和谁一争高下,弹完琴之后就乐呵呵地下来了。紧接着就是棋书画三绝了,抚琴弄棋,吟诗作画,各家小姐,各展所长,百花齐放一般让人眼花缭乱。其中最让楚云暖喜欢的是工部侍郎府上一个小姑娘垂的玉笛,笛声清越,如山间流水,似夜晚寒月,意境十分优美。琴棋书画的能力自然是其中翘楚,这四人同无一例外都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众家贵女展示完之后,就是一身火红舞衣的孟渥丹。

孟渥丹跳的这支舞十分奇异,于鼓上起舞,咚咚咚的鼓声映衬着她优美的舞姿,人跃至空中,衣袖翻飞,双足飞速旋转,大红的裙裾如榴花迸放,环佩飞扬,青丝如水。她的腰肢柔软如柳,仰面反俯下去,裙衣飘飞,秀发飘洒,再一旋转,腰肢竟以不可思议角度向下弯曲,双袖向后飞翘,蹁跹如蝶翅飞舞。

当年汉高祖刘邦宠爱戚夫人,戚夫人一支翘袖折腰舞叫人惊艳,这孟渥丹几乎是完整的复制了当年戚夫人所跳舞蹈。果真是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雍容惆怅,不可为象。罗衣从风,长袖交横。乐曲有急切转缓,孟渥丹旋转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她腰肢纤细柔软,似翩然蝴蝶,又向空中孤雁,美得惊心动魄,艳得妩媚多情。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她身上,带了三分赞赏与叹息,对赵远更是带上了嫉妒。有如此美人陪在身边,简直就是人生乐事。

楚云暖也很欣赏她的舞蹈,别的不说,孟家女儿跳的舞绝对是无人能及,且又知道推陈出新,绝对是其他贵女之不如。不过这样一个以色事人的家族,不在这些事情上下些功夫一是不可能的事情。

孟渥丹这一支舞一出,今日魁首应当是非她莫属,百里太后脸上带着笑容和赞叹,心里却是有几分恼怒的。她举办这撷芳宴是要让娉婷出彩的,现在既然被这孟家之女给拿来做了筏子。

舒兰月轻声一笑,带着自己的曲乐器朗步而出,她盈盈下拜,“太后娘娘,民女还还不曾献艺呢。”

众人目光从孟渥丹身上转移到了舒月兰身上,这舒月兰生得单弱,偏偏一张脸用明艳之极,这一种截然相反的感觉让在场公子们眼前一亮。她轻轻掀开红绸,露出里头的乐器来,众人讶异,突然将目光落到了楚云暖身上。坐在高位的楚云暖皎如秋月,静静地端坐在哪里,眉眼含笑,美如想像一副画卷,一眼望去,她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虚化了一般,只留下她含笑的倩影。

有人笑道,“你这是要谈箜篌吗?”

舒月兰本来是决心在众人面前展示一把着新乐器的,此时却被众人将名字说出来,有一种计划被打乱了的感觉,却还是强自镇定的轻声一笑,“此乐器正是箜篌,是我依照旧典籍仿制出来的。”

她介绍完以后,提起裙摆,轻轻坐下,手指微动,一串流畅的音乐自她指尖倾泻而出:

香衣梦碎,多情只把相思怨?

白骨铮铮,岁月峥嵘而去,挂念钗鬓如画?

梦回前朝,郎骑竹马青梅笑?

两地思枯,只盼枯木逢春再回到你身边?

歌舞尽,酒樽满月,相思入骨疼?

山河破,风雨飘摇,霜华染青丝?

望寒窗,冷风瑟瑟,不见故人归?

叹不尽,人间悲欢,只留影相伴?

新词难书,伊人不归,忘川秋水两茫茫?

不如归去,此去经年,山水浩瀚难相见?

犀甲被身,短兵相接,旌旗蔽日,杀喊震山河?

首身离兮,黄沙满身,前身缘尽,唯念桃花夭?

轻纱梦绕,情灭只怨缘太浅?

琴声瑟瑟,静水涟漪漾起,昔伴君人如梦?

一卿一君,轻弹良缘金玉?

梦醒如初,只愿卿化雪逢冬飘落君身边

?舒月兰琴技十分好,可以听出来是下过一番苦心的,声音清越如昆山玉碎凤凰泣,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弄琴弦,琴音时而高昂,似枝头叽叽喳喳的鸟儿,时而低沉,如山涧里缓缓流动的泉水。众人只觉得这琴音像是从九天之上而来,带着空越的声音,在空中盘旋,漂浮,最后重重落下,如一缕清风拂过在人的心头。平心而论,舒月兰的箜篌意境和指法都十分完美,否则也弹不出今日这班叫人惊艳的琴曲。

楚云暖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玩味,而场上有一些公子,却是越听越陶醉,有的拿起洞箫相和起来,两者的声音一清越一幽远,组合在一起,变成一种能让人难以忘怀的千古绝唱。舒月兰又复低声吟唱起来,她歌喉婉转,应和着琴声,场面显得十分震撼。

楚云暖看了裴家女眷那一边,只见裴家正经的长房长女,用一种十分恨愤恨的目光看着舒月兰,眼底却又带着三分忌惮。这可就有意思得,一个正经的国公之女,另一个却是八竿子打不到的穷亲戚,她怎么会害怕呢,难不成,舒月兰说会吃人不吃?

一曲终,舒月兰微笑着站了起来。?



?百里太后开后似乎沉浸在琴声里,好半天才赞道,“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百里太后招手让她靠近,细细地问了她姓名,以及家世等等,在看她口齿是否口伶俐。舒月兰回答的很腼腆,但有眼睛的人都能瞧见她进退有仪,仔细说的话应该是不卑不亢。?

若是她没有记错,方才裴老夫人介绍她时,只说她是从偏远之地而来,难道边陲之地就已经能够教导出如此礼仪不差一分的小姐,见了一朝太后,竟然毫不露怯,她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身经百战。这一个念头一出现久久不曾散去,楚云暖觉得这个叫做舒月兰的女孩子奇怪得很,身上带有若有若无的颓然和怨愤,那是一种处于冷宫的阴冷和腐烂。?

那头舒月兰已经谢恩退下了,从头到尾并不自傲,她这一番作态很快又赢得许多人的赞赏。楚云暖只当未看见,朝云扬那边看了看。楚云扬和司徒睿的注意力仿佛从来没有落到过场上一样,两人竟然凑在一起点评起宫中膳食来,她摇摇头,扭身就让宫女把她桌上的糕点给他们送过去。又来了好吃的食物,司徒睿的眼睛都在放光,大快朵颐起来。?

这时候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今日应当得魁首的人,各家贵女都有人推拒,当然其中翘楚的当初舒月兰。然而这个时候,却见宋茜如站了出来,“太后娘娘,臣木还未曾表演呢。”

------题外话------

一万送上,各位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