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东施效颦,收回成命/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茜如突然间说话,就像是一兜凉水从头浇了下来一样。

众人哑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百里太后不高兴了。一时间各色不一的目光落到宋家人身上,宋茜雪平静以待,宋家两位夫人面上却是带着笑意,袖子里的拳头紧紧握出,其中当以宋茜如的生母韩氏最为气愤。宋茜如现在一心想大出风头,哪里顾及家人的想法,笑意盈盈的走出来,俯身下拜,“臣女宋茜如,参见太后娘娘。”

百里太后瞧着她,觉得眼生,桂嬷嬷在她耳边轻声道,“是宋家的女儿,陛下册封的淑仪县主。”她轻轻点头,宋家人的面子必须得给,当下也就让宋茜如下去准备。宋茜如俯身行了一礼,下去换了舞衣。

宴会上,楚云暖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几个皇子举起酒杯,互相敬酒。宁王赵毓筠就跟隐形人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仅仅和唐妃有眼神交流。唐妃一直看着他的腿,忍不住喜极而泣,考虑到今天的场景,硬是把眼泪咽了回去,八天前她就收到儿子的消息,说是他的双腿已经痊愈了。她当时就着急见儿子,可儿子说等到撷芳宴上再见,她这才按捺住心情,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今日宴会。如今亲眼看见儿子已然康复,她心里头几乎快高兴疯了。

这时候,宫女们抬来了四架巨大的白绢屏风,宋茜雪在刹那间变了脸色,一张精致的容颜如冰雪一般冰冷。楚云暖只一眼就知道宋茜如这是想做什么,她回头看了宋茜雪一眼,只见她轻轻点头,心沉如水。

当初在南唐之时,孟莲一曲以舞作画令人惊艳不已,宋茜雪曾经和姐姐略略提过一二,没想到她今日竟然效仿起孟莲那一支舞来——她这是决心要大出风头了。可宋家为人素来低调,今日来之前她也跟姐姐分析过朝中局势,而她现在竟然一意孤行,就算是今日她拿了魁首又怎样?赵毓泓已经有木念云这个未婚妻了,她难不成要去十皇子府给他做妾,宋家绝对丢不起这个脸,更莫要说她嫁进十皇子府,几乎就等于宋家要支持十皇子。他们入天京本就是为了打消永乐的疑虑,现在宋茜如来这么一招,岂不是叫他们前功尽弃。

楚云暖扶额,从方才进门开始,他就瞧出宋茜如的不安分,如今她这般行为,就是要将宋家放在火上烤。这女人啊一旦陷入了情情爱爱,就会变得格外愈蠢,况且今日的主场是百里娉婷,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宋茜如唤了一声广袖舞衣,俏生生的在四面屏风前站住,衣袖为笔蘸满墨汁,腰肢轻摆,体如游龙,袖如素霓,在屏风上画出一幅幅画。说句实话,当初孟莲是苦练过琴棋书画的人,可以说天京四绝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她,故而她当时以舞作画的的确确是教人惊艳。宋茜如依葫芦画瓢,叫一群没看过的人多了惊喜,却在看过的人眼里落了平庸和下乘。

赵毓泓不由自主将目光落在宋茜如的身上,在这一瞬间他甚至出现了幻觉,觉得眼前翩翩起舞的少女四周蒙上了一曾模糊的云雾,刹那间云雾散开,起舞的人竟然变成了宋茜雪,她纤长的娥眉微微挑起,俯仰之间尽是风情,赵毓泓只觉得自己脑中空白一片,心跳都变得格外缓慢。只见台上美人峨眉婉转,体态婀娜,裙裾飞扬间回头冲他一笑……赵毓泓猛然惊醒,宋茜雪从来不会对他笑,眼前这个人是宋茜如。赵毓泓垂眸,猛的喝了一大口酒,随着流入五脏六腑的液体,他最后这些感情忽然间都融化了,凝成一份嘲讽——她看不上自己。

宋茜如娥眉婉转,广修挥舞,头上钗环叮叮作响,他最后一个旋转,袖摆回落,身躯婉转,屈伸之际,动态犹在,而长袖已垂,完成了一幅百花争艳图。

?在座之人惊艳不已,拍手叫好。

百里太后微笑,“你这丫头心思真实奇巧,能想到这个舞。”说着她招了招手,示意旁边宫女捧着一个托盘过去,宋茜如接过,却是一个装满了珠宝的小匣子。她笑容满面地谢了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看见宋茜雪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她,宋茜如根本就不介意。转过头间,忽然注意到赵毓泓正在瞧着她,宋茜如先是一愣,然后脸上不由自主地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赵毓泓微愣,报以一笑,宋茜如瞬间心花怒放,只觉得今日做的是对的。

赵毓泓回头和旁边的人推杯换盏,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带着几分虚假之色。若是宋茜雪的话,肯定比她更好,不过依照宋茜雪的聪明,又怎么会在今日做出这种不合时宜事情呢?赵毓泓有些失望,却也明白他和宋茜雪之间隔着千山万壑。

百里太后这边,拉着百里娉婷的手不放,开始夸赞起她来,楚云暖知道今日重头戏来了。

百里水溶听着太后对妹妹的夸奖,也是觉得有几分怪异的,他想说的话,却被父亲死死按住。百里水溶蓦然抬头,明白了什么,父亲分明是在警告他不允许插手此事,可难道娉婷的婚姻必须得当做筹码?百里家已经不复从前了,就算是用娉婷的婚事换来的荣耀,也是不可能长久的,太后不明白,难道父亲也不明白吗?永乐帝如今放任他们百里家,只不过是看在昔年他们有从龙之功的份上,否则早在他们和太后合谋的时候就该死,只可惜父亲他们还做春秋大梦。

百里太后这病还在继续说着,“娉婷这丫头素来孝顺,是最得哀家喜欢了,哀家这些孙女当中没一个比得上她。”

平阳郡主眉梢一挑,并未说话,反倒是丹阳心里头有些烦躁。

“娉婷如今也不小了,哀家有心为她指一门婚事。这满天京都是青年才俊,哀家翘了许久——”百里太后顿了顿,今日来的贵公子们各个神色不一,娶妻娶贤,宜室宜家,百里娉婷容貌品行都是上等,娶她回去自然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百里太后看重的人是谁了。

众人五位公子之间目光流转,恐怕就是他们几个之一了,有小姐们扼腕叹息,今日过后,他们梦中情人又要少一个了。

百里太后微笑,“蒋二公子意下如何?”

蒋叙豁然起身,下拜,“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叙不敢多言。”

百里太后将目光投到了蒋老夫人身上,“你觉得呢?”

“蒋叙顽劣,恐怕配不上太后侄女儿。”百里太后这是想要将蒋家拉到她的船上,蒋老夫人政治嗅觉素来敏锐,加上楚云暖提点一番,当下就有一些不愿意。

这种明明白白的推拒,让百里太后拉下脸来,不怒自威:“大胆!”

众人连忙下跪,楚云暖却是悠闲的坐着,百里太后目光都困在蒋老夫人身上,并未主意到楚云暖的无礼,她声音很沉:“难道哀家的侄女还配不上你们蒋家不成!”她说着句话的时候丝毫没有估计到百里娉婷,她站在那里承受着众人或诧异或鄙视的目光,只觉得难堪,脸颊都臊红了。在这一群人中,只有一个人幸灾乐祸起来,舒月兰觉得她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她所有的表情都落在了楚云暖眼里。

按道理来说,这时候舒月兰应该不认识百里娉婷,就算认识依照百里娉婷的脾气性格也不可能和她结怨,可她怎么会露出这种奇怪的神色。还未等楚云暖想明白,耳边便听到蒋老夫人道,“启禀太后,蒋叙已有未婚妻。”

蒋叙竟然有未婚妻了,这是众人始料未及的。百里太后只觉得她是推脱之言,心中怒火更盛。当初她在天京之时,这满朝命妇有谁敢违逆他,现在不过短短几年,这些人竟然就敢反驳她的话了,百里太后只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战了,心中越发恼怒。

“你放肆!”

“太后明鉴,蒋叙在半年前的确订了婚。”在惹怒太后和拂逆永乐帝之间,她果断的选择了惹怒太后。蒋老夫人明白一件事,恐怕今日她的命就要折在这里,不过她都已经是半截身体入土的人,死也就死了,至少不能连让蒋家受困。

一时间气氛凝固起来。

楚云暖注意到蒋老太太身上的决然,突然之间有瞬间的感慨,她遇到过很多家族镇宅的老夫人,没有一个人像蒋老夫人这样脑子清楚,不倚老卖老。她下意识道,“百里小姐素来是京中贵女的典范,又是太后您的侄女儿,这个择婿之事自然是得慎重。”

明眼人都能听出来楚云暖是在给百里太后台阶下,可百里太后怒火正盛,压根儿不愿意顺着楼梯往下走,非要蒋家松口娶了百里娉婷。此时此刻,百里娉婷真的是难堪了,就算是蒋叙畏惧于太后威严娶了她,难道她在蒋国公府的的日子又会好过吗?当下百里娉婷就跪道,“请太后娘娘收回成命!”

百里太后愕然,有些恨铁不成钢,她这边为他尽心尽力,而百里娉婷竟然出口拆她的台!什么叫收回成命,难不成配蒋叙还委屈了她不成?

从一开始,百里太后对百里娉婷的喜爱,就是基于她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曾经的百里太后或许还是有温情存在的,然而宫中生活多年,永乐帝又曾经毫不留情地对待她,已经让她这个人渐渐扭曲了。对权力的渴望,已经远远大于对亲情的重视,她一直觉得若她当年大权在握,又怎么会避入寒山寺。

百里娉婷垂头跪在地上,脊背却挺得笔直,“太后娘娘,蒋二公子已有未婚妻,您这岂不是陷娉婷于不义,若是如此,那娉婷还不如一头撞死。”

她话说的决然。

百里水溶亦在此时起身支持:“望太后收回成命!”

百里太后冷冷地站在那儿,目光中透出几分冰冷,“你们,你们这是在逼迫哀家。”

百里娉婷和哥哥一同跪下,额头着地,只道:“不敢。”

百里太后这次是真的被气狠了,对待这两个娘家人时目光中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情和宽厚,只剩下一片冰冷而深邃的荒芜和空旷,这是一个在宫中沉浮多年的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放肆——”

楚云暖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不知今日撷芳宴魁首是谁?”

没有人有胆子敢打断百里太后的话,更没有人料到,从来都是事不关己的楚云暖,在替蒋国公府说话以后,又会替百里家解起围来。蒋律和蒋叙用一种很神奇的目光看着楚云暖,赵毓泓沉思,众人目光不一。

百里太后猛地回头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云暖,她站在桌案后,面上却始终带着悠闲的笑意,点评起方才众家贵女的表演来,?“琴棋书画不用多赞,吴小姐洞箫正好,郑小姐舞姿妙曼……翘袖折腰舞难得一见,箜篌绝唱让人叹为观止。各家小姐都平分秋色,今日宴会选谁做魁首最好?”

“陛下驾到,皇后娘娘到!”正说着话,门口的太监一声长宣,永乐帝走了进来,身旁还带着两个容貌相似的盛装美人。一个是白皇后,另一个也是白淑妃。白淑妃今日打扮十分美丽,头上白玉明月簪,额角是一枚金色花钿,芍药笼烟裙,行走之间如同鲜花怒放。

众人俯身下拜,白江的笑容却是怪异起来,楚云暖却是奇异的挑眉。白淑妃这身打扮,和记忆中的母亲有着三分相似,她从未见过母亲,不可能做出这般装束,是什么人在后面指点过她了?

永乐帝的到来纯属是意外之喜,小太监们手忙脚乱的布置桌椅,百里太后的位置略略往下移动,正中央设上皇帝的龙椅,旁边皇后凤椅,下首是裴德妃、刘惠妃、唐飞、和妃等地位较高的妃子,再下首则坐着生育皇子的贵嫔。经过一段时期的调养,永乐帝身体已经比上次见面好了很多,脾气也再也没有往日那般喜怒无常,“什么魁首?”

楚云暖上前笑道:“自然是撷芳宴的魁首。”她又将方才的点评说了一遍,永乐帝点点头,目光却落在望月殿的周围,刘惠妃心中有些忐忑,阖宫上下谁不知道望月殿是禁地,可太后有命,她也不敢不从。

“阿暖觉得这宫殿如何?”

楚云暖神色不变,“清幽雅致,建造此处宫殿的工匠想必是从南堂来的。”

她说的分毫不差,永乐帝开怀大笑,“还是你有眼里,这工匠不止从南堂而来,还是从嘉陵城来的。”

嘉陵城,楚云暖的老家,母亲最后离开人世的地方。

楚云扬是听说过姐姐十分得永乐帝喜爱,却也是第一次看见,几乎把周围人眼睛都给嫉妒红了。永乐帝目光一扫,一眼就落在了他身上,楚云暖主意到这一幕,轻声道,“陛下,那是臣的弟弟,云扬。”

永乐帝唤了楚云扬上前,楚云扬真是像极了当年的楚明玥,不过他的容貌更加英气,“草民参见陛下。”

白皇后看着他,眸中有很深很深的怨恨,却不得不畏惧于永乐帝,忌惮于楚云暖,只能愤愤的握拳,猛的偏过头去。

永乐帝亲自扶起楚云扬,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一时间叫众人见识到了永乐帝对楚家姐弟的宠爱。只有司徒睿很奇怪的侧头,他向来是敏锐的,从中察觉到一丝怪异,可他看其他人都只有嫉妒之色,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感觉错了,却在回头见主意到宋茜雪跟他有同样的困惑。

宋茜雪抬头,微微一笑。

永乐帝眼神格外慈爱,一面命曹德庆去宣政殿拿他最喜欢的砚台赏赐给楚云扬,一面携手问他今年几岁,现读何书,楚云扬一一回答。永乐帝听他语言清朗,谈吐有致,不由赞道:“龙驹凤雏。”又在听说楚云扬现在跟着宋昉学习以后,很大方的赏赐宋昉一个少师的官职。这虽然是一个虚衔,可却是实打实的从二品文官,宋家诸人赶忙跪下谢恩。

白淑妃微微笑着,面色半点不变,仿佛根本就不曾察觉到永乐帝如此恩宠楚家姐弟的原因,她的目光往台阶下望去,落在了白家人的身上,白老夫人朝她点头,她目中神情微微波动,颔首,很快转开,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楚云暖看在眼中,随手端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口,联想到白江方才不怀好意的笑容,知道永乐帝的出现只怕会生出什么变故,那么她应该怎么做才会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