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各显神通,白家献宝/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太后是不不愿意看到现在这种场面的,她回宫已经有些时日了,永乐帝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说来可笑,这还是母子两今年第一次见面。永乐帝确实对百里太后视而不见,当初两人之间的矛盾是众所周知的,永乐帝这些年来,也并未表露过自己对百里太后的不满,每年逢年过节或者是千秋节,都会派人送去大量礼品。百里太后虽然没有回宫,可礼物却是照单全收的,但尽管如此,百里太后依旧是怨恨永乐帝的。

她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并不是一点孝顺,一点礼物就可以打发了,或者说是融化她对权力的渴望。在这种时候,在满朝官员命妇面前,永乐帝竟然亲厚的拉着一个少年说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几句话。百里太后的确是带着几分不愉快,语气里也透露出了不满,“陛下日理万机,今天怎么有兴趣来参加这宴会?”

“难得众爱卿齐聚一堂,朕自己待在在宣政殿枯坐着也无聊,又想起这望月殿,的确有多年未曾有人来过了。”

众人仿佛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呆的地方是哪儿——这座宫廷里出了名的禁地,用勒的曾经耗费重金打造的望月殿。刘惠妃的心都提了起来,所谓是伴君如伴虎,她就算往日再得陛下宠爱,也是绝对不能来这望月殿的,可如今……刘惠妃呼吸渐渐沉。百里太后是陛下生母,陛下自然不能怎么着她,可自己,那就是倒大霉了。刘惠妃心里越想就越觉得害怕,却还是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心中不停安慰着没关系,这事儿有太后在前头撑着呢。

永乐帝笑道,“当初建造这座宫殿之时,是为了赏月方便,也没有什么禁地不禁地之说,现在能叫众人高兴,它这也算是尽到了一个宫殿该有的用处。”

众人只地笑着称是,谁敢在这个时候触永乐帝霉头,惹他不高兴,陛下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百里太后在一旁桂嬷嬷小声劝慰下,终于是收敛住心里头的怒火,以今日大事为重,她道:“哀家多年未回天京,天京中人似乎是忘了哀家。哀家记得第一次见到蒋家二公子和裴家小公爷的时候,他两一个四岁,一个五岁,那时候跟着国公夫人来到皇宫里,闹着要在宫中住下不肯离去。现在一眨眼,就成了翩翩公子。”

永乐帝看着两位小公爷,笑容满面,“母后不说,朕倒是忘了。”永乐帝指着他两人冲楚云暖道,“阿暖觉得这两人如何?朕瞧着武帆不错。”

蒋叙、裴羡、武帆三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到楚云暖身上,褒贬不一,鄙赞均半。这三人都是人中龙凤,从来受天京贵女追捧,是被人捧惯了的人,此时此刻像是商品一样被永乐帝放到楚云暖面前待价而沽,自然而言是有几分不爽的。

继蒋夫人保媒以后,永乐帝又说起了此事,司徒睿目光如炬,直勾勾的盯着楚云暖生怕他答应。楚云暖却是微笑:“陛下您又忘记了,臣是楚家家主,绝不能外嫁。”

永乐帝抚额,似乎是才想起来一样,“你看朕这记性,朕果然是年纪大了。”

白淑妃微笑,玉手搭在永乐帝身上,小鸟依人,“陛下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哪就老了呢。”

百里太后正襟危坐,懒得去看那边碍眼的几个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蒋叙,又说到,“娉婷如今年纪合适,且她素来是端庄贤淑,正好和蒋二公子相配。”她就不信永乐帝开口,蒋家还敢推三阻四。

永乐帝的笑容立刻变得玩味起来,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反倒是一旁的和妃笑道,“太后娘娘您忘了,刚才蒋老夫人才说过,蒋二公子已经有了未婚妻。”

裴德妃轻笑一声,“我觉得着翰林院大夫孙小姐和裴大公子年纪相当,又是最温柔不过,本宫看配裴公子,正好。”

一个是百里太后的侄女,一个是三皇子铁杆支持者翰林院大夫的女儿,这两个人打得什么主意,谁都心知肚明,无非是想要拉拢蒋家和裴家。

刘惠妃一笑,“几位公子都是自然是极其出色的,不知武大公子可有心仪之人?”

武帆起身,大殿里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其中以舒月兰最盛,他看了一眼淡定从容的楚云暖,又看看饱含希望的众家小姐,笑道,“娘娘,姻缘之事讲究天注定,您这么问我,我可不好回答。万一今日宴会结束,从宫门出去,就遇上了心仪之人,该如何是好?那岂不是欺骗了陛下和诸位娘娘。”

武太师低声斥责道:“你怎么说话的!”话落,立刻站起身跪道,“犬子无礼,请陛下恕罪。”

永乐帝看了两人一眼,“无妨,他说的也是实话,朕就是喜欢他这种爽直的性子。”说着,他转过头看着楚云暖,问道,“阿暖觉得今日撷芳宴的魁首当属谁?”

楚云暖目光在场上贵女身上转了一圈,众人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格外期盼楚云暖能说是自己,却听她笑道,“陛下这可是为难臣了,众位贵女平分秋色,哪儿好选出魁首之类的。女子所求就是一个好姻缘罢了,陛下不若让众位公子小姐互相了解一下,这可比选劳什子的第一有用得多。”

永乐帝就说这楚云暖不愧是最了解他的人,永乐帝哈哈大笑,“那就让公子们也表演一番吧。”这就是将百里太后提议压下去的意思了,“表演之后,才能知道贵女们知道众家公子品行如何,否则唐突了各家小姐那可就不好了。”他一边说一边大笑,众人见状,也就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陛下说好那就什么都是好的。

楚云暖明白,虽然永乐帝让赵毓珏监国,可实际上并没有放下对朝政的吧工作掌握,加之赵毓宸死后,太子之位悬空,众皇子们个个都虎视眈眈,永乐帝对他们是充满忌惮的,自然不会让他们随随便便拉了三公。而楚云暖,永乐帝能同意她的建议的看似十分信任宠信她,可实际上,不过是接着她这张梯子往下爬而已。

公子们的表演无非就是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礼乐书么各家小姐已经表演完了,那只剩下射御数,场地原因,只能选择射。众人移步殿外,永乐帝那边侍卫准备了十个靶子,依次向后排开,另外还有十柄弓箭,这些弓箭都是由铁沉木打造,十分沉重,只有臂力惊人的公子们才能拉开弓。

赵毓廷并不想下场,而永乐帝却下令在场的所有男客都必须下场一试,赵毓廷无法,只得跟随着几位兄弟一起到了空地上。楚云暖望着场上几个身姿屹立的皇子,心中推测应当是谁会大出风头,她目光从三皇子赵毓廷开始,一直到最后的黄皇十四子宁王身上,粗略估摸了一番,觉得应当是赵毓泓,他才任九城兵马司,急切需要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如今在永乐帝面前大显身手是最好的选择。

恍然间楚云暖突然看见对面树林里,赵毓珏静静站在哪里,水波纹的衣袍猎猎。赵毓珏身上从来都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此时此刻尤其浓郁,他很沉静,负手立在一片碧绿之间竟然生出一股羽化登仙的感觉来。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舒月兰,再回头时已经不见了他的踪迹。

楚云暖绝不认为自己眼花了,她不动声色的回想方才的情形,赵毓珏似乎在看着场上的某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永乐帝的方向,楚云暖不认为他看的是永乐帝,那么无非就是白皇后和裴白淑妃了。白皇后本来在宫中禁足,她的出现也纯属意外,而白淑妃呢?前段时间因为丧子之痛而以泪洗面,郁郁寡欢,却突然红光满面,衣着打扮肖似母亲……

御花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其古柏藤萝将此处点缀得情趣盎然。赵毓珏踏在以不同颜色的鹅卵石精心铺砌而成小路上,脚步闲适从中穿过御花园,一路行过散布园内各处千奇百怪的各色山石盆景处,他抚摸着一段木化石做成的盆景,这盆景乍看似一段久经曝晒的朽木,敲之却铿然有声,“你家殿下那边准备得如何了?”

施钦北恭恭敬敬地跟在后面,“大概再有小半月,所有的事情都会准备好。”

赵毓珏轻轻点头,嘱咐道,“让阿璟注意些,不要伤了自己。”

永乐帝这边,望着场上十分优秀的几个儿子,慢慢道,“今天就比比看谁能射的更远更准,为胜者,朕赏赐他黄金万两。”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难得的是素来小气的永乐帝竟然会如此慷慨大方。漫不经心的皇子们此时也卯足了劲一较高下,赵毓廷抬起弓箭,余光偷偷瞟了瞟身边的兄弟,用力展开臂,嗖的一箭,射到第五道靶子,不远不近,不如四皇子,也不如十一和十三的他们几个。赵毓泓原本是最了解赵毓廷的人,他看似文雅,却是文武双全,他以为她至少会射到第七或者是第八靶,故此他选择了一个十分巧妙的位置,第六靶,既不出众,也不落了下乘,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心放水,让他获得这一轮的第一,这可跟他像要韬光养晦的打算不一样。

众人惊讶,“哎呀还是十皇子箭术最好,是这一局的第一呢。”

“平日里很少见他射箭,没想到十殿下竟然这样厉害。”

“三殿下恐怕是发挥失误了吧。”

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的话语,赵毓泓忍不住回头看了宋茜雪一眼。

“哎,茜雪你看十皇子真厉害……”宋茜如推了推宋茜雪,却在下一瞬间红了脸颊,“呀,他在看我呢!”

宋茜雪心里在琢磨着一些事情,听了这话却没有回答。

诸位皇子都射完以后,赵远才慢悠悠地出场,他上前跪拜:“臣魏王世子赵远,参见陛下。”

永乐帝的确是厌恶魏王,包括他的儿子,可却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为难一个孩子,这未免太掉份了,当下也就摆手让赵远去场上比试。赵远他是跟蒋律、蒋叙、裴羡,白严、百里水溶、武帆、木华,肖复礼等八个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一起比试。赵远臂力惊人,竟然是两箭一同射出,一前一后分别是第五把,第九靶,这是十分厉害了,众人惊叹连连,赵远难掩自得。?

永乐帝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奇异,曾经魏王的箭法,就是先皇手把手教的,他的儿子自然是不差。蒋家二位公子见状,决心拿出自己看家本领,绝不能教者赵远成了魁首,否则的话陛下脸面往哪儿搁。两人用力展臂,瞄准,箭离弦而出,蒋律第六,蒋叙刚刚达到第九的边沿,他已经尽力了,毕竟这些弓,不是寻常的弓箭。余下六个公子祝一一试过以后,最好的成绩也只是第九靶的外环。如此看来,的确是赵远的距离最远、最准。

百里太后微微笑着:“看来是魏王世子射得最远了,陛下?”

谁都可以看出永乐帝威严面孔下隐藏的不喜。

楚云暖朝着弟弟施了一个眼色,楚云扬了然站了出来,“陛下,草民愿意一试。”

众人低呼:“这怎么可能?”

“楚家这位小公子年纪才多大,能有多大的臂力。”

“这么多青年才俊都没有被超越,他一个小公子能做什么。”

在一片嗡嗡的低叹声中,楚云扬请求永乐的允许他去取一物,永乐帝自然同意。

很快太监们捧了一把造型奇怪弓弩上来,楚云扬掂了掂着把弓弩,朝魏王世子问道,“我年纪小,弓箭拉不动,用这把弓弩,世子介不介意?”

赵远也不相信有人能比他射得更远,要知道在珠崖之时他就是出名的神射手,他欣然点头,十分倨傲,“自然不介意。”

“那就好。”

一旁的司徒睿很不厚道的笑了。

楚云扬突然把手臂伸直,抬起弓弩嗖嗖嗖的几声,五箭连发,众人都还未看清楚他的一箭是怎么射出去的,却看到那几把短箭依次飞出,从第五靶开始直至第十靶,都正中红心。

众人惊叹不已,真是神乎其神。

赵远注意到他手里的弓弩,眼睛里闪闪,隐隐闪现光芒,不由自主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司徒睿远远瞧着这一幕突然轻轻笑了,他生的本就俊秀,如今面上痴傻之色全然不见,不由自主叫人将目光落到他身上。他只是那么随随便便坐在哪里,满处花朵和锦绣陈设便被他虚化,仿佛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人,有人开始打听起司徒睿的消息来。

楚云扬一笑并未回话,而是上前几步跪下,双手将弓弩高举,捧到了永乐帝面前:“陛下此物千机弩,鲁班门镇门之宝。”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鲁班门的宝贝。永乐帝抚摸着弓弩,若此物能备到军队之上,定然是所向披靡。

楚云暖笑道,“千机弩是由鲁班门新门主唐祺敬献给陛下,云扬不过借花献佛。”

能得到如此神兵利器,永乐帝自然愉悦,哈哈大笑,“好,鲁班门有心了!那么今日射的最远的人就是云扬了,这万两黄金归你了!”

楚云扬眉开眼笑,重重叩谢。众人的眼神都落在了这个少年身上,羡慕嫉妒都有。

若说刚才永乐帝对楚云扬的青睐,只是因为他生母是楚明玥的原因,现在就是十二分的喜爱了。毕竟能将这等宝贝献出来,不是人人都做到的,至于那鲁班门也该赏!

赵远震惊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没有说话,

千机弩么,的确是个好东西。

竟然又叫楚家人出了风头,白国公夫人抬头朝着白淑妃使了个眼色,白淑妃笑道,“陛下,听说白江在外游历的时候,曾经得到一对白狐,特意带回来献给陛下,请陛下笑纳。”

众人虽疑惑说这话的为何不是白皇后,却是淑妃,却也不妨碍他们对白狐的好奇。

《山海经》云:“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当狐狸拥有九条尾巴之后,就会有不死之身。大齐百姓坚信,白狐便是最接近于九尾狐的存在,故此白狐素来有祥瑞之称。只可惜它野生野长,速度奇快,想要捕获并不容易。康宁帝时期甚至还有抓捕白狐抵十年税的规定,可惜很多人终其一生也不曾抓到一只白狐。现在听说白江竟然抓到了白狐,还是一对,永乐帝是吃惊的。

当太监把装着白狐的笼子提上来的时候,永乐帝更是吃惊。

白狐者,雪毛为极品,偶有杂色为上品。永乐帝见过最好的白狐都是额头有一缕黑毛的,可是眼前这两只,通体雪白不见一丝杂毛,这真是世所罕见啊!

“难得,竟是这样一对极品,你们有心了。”永乐帝不喜白家,却是十分喜爱这一对白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