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涂山金口,死人可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狐是祥瑞之兽,亦是皇帝政绩感动上苍的一种的象征。一旁的官员见永乐帝十分喜爱,便立刻站起身附和。

“陛下,白狐是神兽,是我大齐一百多年来,第一次现世,这正是大吉之兆啊,预示着四海富饶,天下太平!”

自古以来,不管是哪一朝的皇帝都喜欢别人说吉兆来了,说什么民心所向,天下归心之类的荒唐话语,不过是一只白色的狐狸而已,能有什么稀奇的,其中的意义都是人给赋予的。楚云暖不觉得不会嘲讽,甚至她自己还站起来恭贺,“果然是吉兆,天佑我大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种时候锦上添花自然是最好的,若是拂逆了永乐帝,与众人想法背道而驰,那才是愚蠢的做法。为人臣者,首先是为国为民,其次则是揣测圣意,让陛下开怀。

舒月兰嘲讽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微妙地勾起了唇。宋茜雪的勾唇一笑,脸上同样是无限开怀之色,她随大流跪下,一声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响彻云霄。

赵毓廷笑道,“这般品相的白狐找到可是不容易,白江你运气可真的好。”

赵毓泓举起酒杯,敬了白江一杯,“我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极品的白狐,难得难得。”

赵远讥讽的瞧着眼前这一幕,端着架子问道,“你可否跟小王说一说,抓到这白狐的过程。”

众人也是好奇的,目光灼灼的看向白江。白江低笑一声,从桌后站起来,行了两三步,至笼子旁边,他说道,“回禀世子,这白狐不是我抓来的,而是一位少女亲自送给我的。我原本是觉得有诈还不肯收,那少女竟然带着两只白狐一路跟我走了上百里,偶然被我发现后,却说自己是涂山氏,名叫涂山阿兰若,她说她原本住在深山之中,感应到天京民心所向,紫气缭绕,故才要跟我回来。”

涂山氏?楚云暖将眉抬起,有些一瞬间的惊讶。

传说大禹曾经在涂山遇见了涂山氏之女女娇,春暖花开,绿染桑林,两人一见钟情,结为连理。也就是后来所谓的:大禹治水,娶涂山氏之女,建立涂山氏国。涂山女娇本身为九尾天狐,法力通天,曾协助大禹治水,她的功劳不亚于大禹。涂山女娇之子,启出生以后,改公天下为家天下,母系社会也渐渐变为父系社会。涂山氏一族微弱,数代迁徙,人数锐减。涂山氏只出现的两次,第一次是大秦亡国,楚汉之争,涂山氏选定汉高祖为天下之主。然后直至一百多年前,三胡乱华大齐建国之初,涂山氏再次出世,替上天选出天下之主,也就是后来的太祖皇帝。说起奇怪,自从太祖皇帝被涂山氏选中以后果然所向披靡,好几次在涂山氏的帮助下死里逃生。当时有一句传言称:能得涂山氏金口玉言,死人亦可活。白狐珍贵之处,正是传言她们是涂山氏族人。

永乐帝惊讶于他所描绘的场景,无论白江说的话是真是假,都大大满足了一个帝王的雄心壮志,永乐帝哈哈大笑,“白卿,你养了一个好孙子,替朕将这吉兆接入京城。”

将国公连忙跪下,直道不敢,更说这是白江应该做的。

永乐帝听到白国公谦卑的话语,心头是愈加高兴了,为君者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臣子愿意为自己肝脑涂地。永乐帝哈哈大笑,又夸赞了白江几句。

百里太后板着脸,显然是不高兴了。

这时四皇子却问道,“不知那涂山阿兰若现在何处?”

永乐帝虽然也对涂山氏十分感兴趣的,但心里还是有些疙瘩的,谁叫涂山氏一出现向来都是天下大乱的时候,涂山阿兰若来天京是不是意味着大齐将乱?

无论他是怎么想的,白江躬身道,此“阿兰若未得帝召不敢入宫,如今还在宫门外等候。”

永乐帝立刻叫人去学,在等待阿兰若来的途中,一群人就围着两只两只白狐评头论足,更有文采斐然的公子当场就作起诗来,赞赏白狐。

楚云暖定定的看着白狐的眼睛,却突然笑了起来。

春熙仿佛也看出了什么,低声道,“家主这——”

楚云暖示意她稍安勿躁,压低了声音:“这一对白狐,来的可真巧妙。”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白江口中的涂山阿兰若终于姗姗来迟。阿兰若穿着一身雪白的白色衣服,领口袖口上都是是洁白的狐狸毛,手腕和脚踝上,更是带着一圈毛茸茸的白毛,最为特别的是她左肩上,缀着几根不知是何种动物的羽毛,随风轻轻摇曳,扫在她雪白的面颊上。涂山阿兰若卧雪单眼,眉心一点朱砂闪烁流华,眉目之间,似妖似仙,身上却带着极为纯净的气息,始终抹不去那几分瑰姿丽逸。她婷婷袅袅来到殿前,双手提起裙摆,微微躬身,“见过陛下。”

众人不由得好奇地向这个自称涂山氏的女人望去,这不看还好,一看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爆发出一阵啧啧的赞叹,热闹的场面简直像像冷水泼进了油锅一样,噼里啪啦的沸腾起来。

涂山阿兰若的确是美得不同凡响,绝对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世美人,刹那间将原本今天所有盛装打扮的宫妃贵女都压得毫无光彩,甚至让满处的鲜花都萎靡下去。楚云暖不得不承认,至少两辈子她从来没见过比她更美丽的女人了。

就算是百里太后这样身经百战的女人,也不由有些炫目。向来自信于自己容貌的孟渥丹,一寸一寸扫视眼前这个女人,越看越觉得心惊肉跳,她果然是举世罕见的美人儿,像月亮一样身上没有一点儿瑕疵,光华满身。

永乐帝今日长的不是朝服,而是一身玄色便装,且此时此刻他又站在笼子,旁边围着百官,在一群人中间根本就不容易看出他的身份。永乐帝顿时起了好奇心。“你是如何得知,朕就是皇帝的。”

涂山阿兰若轻轻一笑,端端是婉转丽颜,花树堆雪,“陛下身上龙气浓郁,我自然是知道的。”

楚云暖笑出声了,这样阿兰若当别人傻是不是,永乐帝的那一副众人追捧的模样,谁不知道他的身份,可偏偏永乐帝还十分相信他。楚云的默默摇摇头,自从永乐的年纪大以后,就十分信奉这些玄学之术,难道他忘了孟箭带来的影响。

永乐帝向她询问:“你的白狐是怎么来的?”

阿兰若轻声道,“这一对白狐跟我一起长大,自我会说话时就一直陪在身边。直到一个月前,它们突然烦躁起来,仿佛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心中忧虑,扶乩过后算出天下有异,然后就带着它们出来,半路上遇见了想要回京城的白公子。狐儿不知为何,一直要跟在他身边,我也就跟着来天京了。”

“这么说来这一对白狐,很早就有了。”四皇字慢慢从人群中走过来,“阿兰若你为何此时才带它们入宫,你又算出来什么?”

阿兰若睫毛垂下,几乎看不到眼睛,“陛下吏治清明,民心所向,我涂山氏自然呆在深山不出世,如今——”阿兰若这时候却不敢说了。

永乐帝沉声道,“你继续说,朕恕说你无罪。”

阿兰若走到笼子旁边,轻轻伸手打开笼子,两只白狐窜了出来,在众人以为他要逃走的时候,亲昵的凑到了阿兰若身边,阿兰若抱着两只狐狸,眉眼如雪,“我来是因为天京,是因为天下即将大乱。而导致天下大乱的人,正在天京城!”

众皆哗然。

楚云暖曾经经历过很多的危险,她的嗅觉是最为敏锐的,在这个自称阿兰若的人到来她就察觉到了一次诡异的威胁。而又在她此时说出这种话的时候,观察到了白家人面上微妙的神态,愈加肯定了一件事情这是朝着她来的。她缓缓走上前,与其瞻前顾后,不如主动出击,她问道,“不知你说的祸乱天下的人是谁?”

阿兰若忽然抬头瞧了楚云暖一眼,刹那间面色大变,紧紧闭嘴不肯多言。

她这般深色还有谁不知道的,她口中所谓的祸乱天下之人就是楚云暖,很多人刹那间想到了当初迦叶寺所说的妖星之事。仔细想来倒也是符合,谁家年纪这么小的丫头片子有本事掌控南堂,还能得到永乐帝如此看重,这种手段,就是要妖女?

楚云暖直言不讳,“看来你是觉得我是妖女了?”

阿兰若不说话,只是用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楚云暖。

楚云扬心中焦急,欲要上前,司徒睿拉住他,摇头,这件事情谁不不能插手,只能看她自己,否则就算今天揭过去了,日后肯定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楚云暖猛地回头看着永乐帝,跪下,“臣在九原府之时就曾被人诬陷为妖星,祸国殃民。臣以身试药力证自己清白,可如今……臣恳请陛下还臣一个清白!”

永乐帝面上阴云密布,他的确宠信楚云暖,可前提是她的不会干扰自己的权利。如今,有涂山氏族人直指她祸乱朝纲,永乐帝心中若是一点疙瘩都没有那时不可能的,可是——忽然间永乐帝又回想起当初割袍断义的场景,顿时停住心头种种想法,他看着白江,怒声道,“白江是怎么回事?!”

白江眼睛里露出一丝不缺不易察觉的微笑,整个人却是战战兢兢跪下,“陛下,草民,草民也不知道呀。陛下草民有罪,请陛下责罚!”

白江只不过随便辩解几句就认罪,这却叫永乐帝跟吃了苍蝇一样,就在这时候,大殿里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陛下,此事大凶,若不除此人,哪定然为祸一方,天下四分五裂。”

众人都惊讶无比的去找声音的来处,然而找来找去切不见有人说话,那个声音又道,“此人不除,定然祸乱朝纲,危害大齐运势!”

永乐帝四处打量,“谁,谁在说话?”

裴德妃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阿兰若上,“陛下,好像是白狐,白狐开口说话了!”

众人哗然一片:“这怎么可能?说话的是阿兰若吧?”

“阿兰若嘴巴根本就没有动。”

“天啊,真的是白狐。”

白国公和夫人沈氏闪失的目光从楚云暖身上一扫而过,却带来了一丝冷意,今日设下这一局,他们就不信楚云暖还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逃过。白国公道,“陛下,果真是白狐说话了。白狐既然说这里有祸国之人,那必定是真的,否则无缘无故白狐怎么会开口。”

白狐开口四个字比什么话都有作用,永乐帝迟疑,上前走到阿兰若面前,目光落在白狐身上,“果真是你在说话?”

那个声音又道:“大齐天子,三十年不见你都忘了我了。”

三十年前他还是太子的时候,曾跟着先帝到寿祜围场狩猎,他被魏王等人陷害,落入狼群之中,突然有一对白狐从天而降,驱赶了狼群救了他的性命。这件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知道的人也只有曹德庆一个,曹德庆是万万不可能对别人说的。永乐帝心中千回百转,但显然是相信了的。

“朕当年遍寻围场不见你,这么多年过去,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朕还不曾谢过你当年救命之恩。”

白狐声音里透露出得道高人的气息,“你是大齐天子,自然有龙气护身,就算我不出现,你也会转危为安。”

永乐帝又道,“灾星是谁?”

白狐却道,“得亲与宠,得帝之气,显赫一方。”

显赫一方?那不就是楚云暖吗?她身为楚家家主,自然是显赫一方。众人悄悄退了几步诧异的目光落到楚云暖身上。

永乐帝不语,刚才还说话的人一个个像是哑巴一样,全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整个花园里鸦雀无声。最后还是百里太后道,“狐仙且仔细看看,可是她?”

百里太后指向楚云暖。

白狐沉默了半天,四周安静得只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就连楚云暖自己也未曾辩解半句,只是用一种很沉静的目光看着涂山阿兰若。

此时女眷们凑到一起,拿着好奇的目光去觑楚云暖,蒋老夫人不信此事的,好几次用眼神威慑了府中女眷。?

赵毓泓冷冷的瞧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宋茜雪低眉,捻着手指,白家、涂山阿兰若、白淑妃……这三个人的名字轮番在她脑海里闪过,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大约城摸了有一盏茶时间吧,白狐道,“是与不是,只用占卜便知。”?

所谓的占卜便是扶乩,永乐帝命人准备了乩盘放置在中央的空位上,其中一只白狐从阿兰若怀中跳下,四只小腿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乩盘前,两只爪子落在乩盘上,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念着什么。天空一变,方才还澄碧如洗的天空却是阴云密布,雷声滚滚,像是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白狐扬起前面两只爪子,在乩盘中胡乱涂抹着,四周猛然飞沙走石,周围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众人大气都不敢喘,瞧着这难得一见的场景,啧啧称叹。

楚云暖示意弟弟稍安勿躁,冷漠的瞧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没有遇到洛天机之前,玄门之术她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在见识过洛天机的本事之后,她本人对玄学也是有几分信任的。此时的场景,只怕是这涂山阿兰若的手臂!她想必和洛天机一样,都是玄门的传承人。白家好大的手笔,竟然能找到这样一个人来陷害她,妖女?灾星?

白江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楚云暖身为南堂世家家主,又是永乐帝的最近的宠臣,想要一下子教她身败名裂,必须得有实打实的证据,而且这证据还必须是永乐帝最忌惮的,否则便不可能拿她怎样。楚云暖是聪明,背靠楚家,可若她乖乖在南昌呆着,不来天京摊这趟浑水,可若她没有得罪他们白家,那便不会有今日之事,可惜这都是他自找的。白江勾起笑容,脸上有一丝残酷的声色,和他一样,白国公仿佛是胜券在握一般,诡异的笑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有数道惊雷闪过,外面狂风大雨,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从空中落下,不但把众家贵女和公子吹得东倒西歪,更是噼里啪啦的拍打着窗户,厉鬼一般,四周摆设的花盆山石盆景一下子倒了许多个,当场四分五裂。四周风云变色的同时,一道惊雷从天而将,直直落在正在扶乩的白狐身上,啪的一声,白狐发出一声兽类受伤的惨叫,身体一瞬间扑了下来,溅起乩盘上的沙粒,焦糊一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