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最后一根稻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雨滂沱中,只见一团乌漆麻黑弥漫着焦烂的腐肉倒在乩盘旁边,另一边则是怀抱狐狸的面若土色的阿兰若,一番变故让阿兰若吓了一跳。雨水的冲刷之下,那只白狐身上竟然淅淅沥沥的滴下白色的水花,渐渐浮现出它原本的颜色,一只杂色的狐狸。阿兰若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低头呆呆地瞧着手上出现原貌的狐狸,大惊失色,下意识松手,狼狈异常的狐狸唰的一下窜了出去。

这一幕落在白家众人眼里却是无比震惊的,白严相信自己祖母他们能够做出对付楚云暖的事情,也相信找到了真正的涂山氏后人,可却没想到这狐狸竟然这样。

一只染色的假白狐!

众宫女们撑起的雨伞,楚云暖亲自拿着一柄雨伞,走到那团黑乎乎的腐肉面前,伸脚推了推,目光又落在褪色的狐狸身上,“陛下,这哪是什么白狐,分明就是一只普通狐狸,染色之后蒙蔽陛下。”

刹那间永乐帝勃然大怒,“白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是白狐吗?”

白江面如死灰,“这怎么会,陛下,那是真正的白狐呀!阿兰若,你说,白狐呢?”

被雨打湿的阿兰若身上更有一种我见忧怜的感觉,喃喃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狐儿呢,狐儿去哪里了?”阿兰若回头,看冷冷着白江,“白江,我的狐狸呢?它们去哪里了?”

阿兰若确定两只狐狸里只有死的是真的,而另一个是假的。

“陛下这不是我的白狐,是有人染色的!”

阿兰若愤怒异常,白江竟然这样愚弄他。她带入天京的的确是一对真正的白狐,也正如她所说,这一对白狐是跟她一同长大的,对他而言可以是说比亲人还要亲厚的人。

宋茜雪走到楚云暖身边,压低声音,“传言中白狐眼似琉璃,这一对白狐眼珠子却是浑浊的,一看就是杂色之狐。你早看出来了吧?”

楚云暖回头,“你不也是。”

“今天这场局漏洞百出。”宋茜雪敛着眉,唇角微扬,“不是冲你来的。”

楚云暖冷笑一声,回忆起赵毓珏方才的目光来,这瞬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声东击西。”

宋茜雪笑而不语,只是拿目光看着一脸煞白的白淑妃。

“既然白狐是假的,那就不存在所谓的狐仙,那么方才的说话声是怎么回事?”

楚云暖的目光落在阿兰若身上,“你没有发现,白狐说话时跟阿兰若距离很近。”

宋茜雪道,“口技。”

“不,是腹语。”楚云暖否认道。

白江现在恐惧极了,原本是万无一失的,现在怎么生出这种诡异的变化,尤其是那道雷,劈得实在是太奇怪了。

永乐帝越愤怒,面色就越沉着。如果从一开始,会说话的时候这两只白狐死就死了吧,可众人一边夸它是吉兆,它一边又与展示出奇异的能力,一眨眼却发现这两只狐狸压根就是假的。永乐帝越想面色就越难看,阴沉的跟黑炭一样,他忍不住阴谋论起来。这一对是狐狸是白家人献上的,而白狐二话不说,就直指阿暖是灾星,永乐帝有理由怀疑,这是白家想要对付楚云暖。

白家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动起他的宠臣来!

众人屏气凝神,一个个像是哑巴一样垂头不语,生怕一把火烧到自己头上。

白江也是有苦难言。

就在这时候收拾乩盘的宫女,突然尖叫一声。永乐帝猛的抬头,狠狠落到她身上,宫女浑身颤抖的伏地叩头,额头压在地面上,“陛下饶命,这乩盘,乩盘里有东西。”

曹德庆一边看永乐帝脸色,一边又注意到宫女惊惧异常的模样,亲自来到乩盘旁边检查,他低头一看,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样,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好半天才镇定下来,用一张帕子盖住乩盘,脚步匆忙的回到永乐帝身边,“陛下。”

永乐帝垂头认真的看着里面,随后他的表情变得更糟糕,异常难看。白皇后随意一瞧,结果看完了之后,脸色也极其古怪,看着白家的眼神均是不可思议。

乩盘上只有一个完整字,那是一个大大的白字,而旁边是三点水。如今天京城姓白的只有一家,那就是白国公府。

得亲与宠,得帝之气,显赫一方。所有人都说这说的是楚云暖,恐怕正真意有所指的是白家。当然不是白家全部,而是某个人。三点水的偏旁……白江!肯定是他!

白狐刚才说了此人为祸一方,否则这么多年来谁都没有遇到白狐,偏偏就是白江遇到了。这只白狐方才恐怕是想说明此事,却泄露了天机,被上天惩罚。可是,永乐帝还是有些犹豫,若死掉的狐狸也是假的呢?他怀疑的看着阿兰若。

阿兰若身边有两只白狐,已经死了一只另外一只如今还下落不明,现在又被永乐帝怀疑,阿兰若觉得她的心都在颤抖,?她立刻道,“陛下,我以涂山氏一族发誓,方才因泄露天机而死的绝对是真的白狐!”

永乐帝几乎是随着她的话音而暴跳如雷,猛地一脚踹在了,正幻想着楚云暖倒霉的白江身上。白江一个踉跄,顺着石子路咕隆咕隆的滚了出去,他身上沾满了泥水,异常狼狈。永乐帝的怒火比天边滚滚雷声还要浓重,他咆哮道,“说什么阿暖是灾星,朕看,这在灾星是你才是,你们白家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这招祸水东引,你们当朕是瞎子不成!”

众人似乎很久没有看见这样愤怒的永乐帝,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不敢抬头。百里太后也是一惊,乩盘上的字迹,异常刺眼,她怒道,“哀家早看你们白家人不安好心!这白江当年出生之时蛇鼠入府,你们死死瞒着……有陛下宠爱,哀家也就不将此事说出去,现在看来白江果然命硬!陛下,这就是你宠信的家族,他们这是要颠覆打大齐王朝!”

百里太后心里有一半是愤怒有一半是激动,永乐帝出此差错,她自然能够名正言顺的夺权。

这一对母子之间撕开了最后的温情以后,只剩下赤果果的权力交锋。

赵毓泓这个时候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白家自导自演,只可惜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最后就变成他们作茧自缚。

楚云暖接收着白家人和赵毓泓投过来不可置信的目光,她只想说此事并不是她的手笔,她根本就不知道,白家家居然会对付她,又被人祸水东引,但很显然她就算说出说出才,也不会有人相信。

白国公大声问道,“陛下你这是怎么了?”当着这么多文武百官的面,他说若是不将此事问清楚,以后才白国公府肯定是会被人戳着脊梁骨的骂的。可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想到永乐帝的愤怒居然会烧到他身上,丝毫不顾,白皇后的脸面。

永乐的咆哮,“你还好意思问,朕对你们白家不够恩宠吗?给你们兵权让你们立功,你们呢,居然让这个灾星来祸害朕的天下,还有你——”永乐帝怒瞪着白皇后,虎目之中没有一丝温情,有的只是残酷的冰冷,“朕给了你的家族荣耀,你看看这后宫,乌烟瘴气的。”

这一瞬间,永乐帝想到了很多事情。似乎自从白江出生以后,各地天灾人祸不断,几乎随着他每行至一处,到底就会发生一些很不可思议的灾难。永乐帝忍不住在想,九原府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他带来的灾难?永乐帝眼睛里含了杀意。

大雨瓢泼,在白江头上齐刷刷地冲洗着,他梳理整齐的发冠已散,歪歪斜斜地挂在脑袋边上,他跪着连连磕头:“陛下陛下明鉴,草民没有,草民真的不是!”怎么可能是他,他明明在乩盘上都安排好了,写出来的人会是楚云暖,怎么就变成了他……是楚云暖动的手脚,肯定是她!只是白江想不通,楚云暖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

白严看着,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原来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计划,和白淑妃合谋一起对楚云暖下手。他不否认,这个办法的确是如今能要楚云暖性命的最好的办法,可是现在闹成这种模样,死的人不是楚云暖就是时白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平南王府因此没落,他们白家顺势崛起,而同时也因为权力太大而又被永乐帝深深的忌惮着,现在这灾星之事一出,白家,危矣!他立刻起身跪在了白江身边,“求陛下明鉴,白家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白江他绝对不可能是灾星。?”

不是他和白江有关系有多好非得求情,而是白江是白家的人,一旦他被永乐帝定罪,自己不闻不问明哲保身,那日后永乐帝动的就是整个白家,而他手底下那些士兵,以会因此而寒心。故而他明知他求情会引来永乐的雷霆之怒,可他必须得求情。楚云暖啊楚云暖,你真是好运气,今天这种事都能躲得过去。

永乐帝胸膛里仿佛是沸腾着一壶水,咕噜咕噜的气泡往上冒,直直冲到嗓子眼,他怒道,“功劳苦劳?食君之禄为君分忧,你这是在怪朕,给了你们白家太大的权力!”

此时白国公府上下都已经跪了一地,“陛下陛下,臣冤枉呀。”

顾公梅和白家关系也算不错,在这个众人都不敢劝的时候,他徐徐道,“陛下,此事还需斟酌一番,免得误杀忠良。”

永乐帝沉默了,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白家满门,又看了一眼白皇后,最后是事不关己地楚云暖姐弟。白江杀与不杀并不重要,他就算是灾星,如今在他控制下也没有办法再兴风作浪。永乐帝担心的是,白家的心太大,现在,毓宸已经没有了,再也不需要一个手握重兵的外戚来帮助他压制众兄弟,而且如今白家的心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在宴会上就朝着阿暖动手,这简直就是没有他放在眼中。当然更让他忌惮的是,白家此举,是哪位皇子的授意。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这些好儿子一个个的都想拉拢阿暖,可惜啊暖不受他们的拉拢,故此他们才出此下策,一不做二不休除了阿暖。永乐帝脑海里转过千万种思想,最后用了的决定,杀鸡儆猴。

白淑妃看了永乐帝一眼,她实在忍不住道,“这件事情,变成今日这种模样,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倘若这白狐,真能预言此事,那也是它泄露天机。”

宋茜雪垂下头微微一笑,她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一件事情——今天这一番变故是白淑妃动的手。否则她什么时候不劝,偏偏在永乐帝看似要放过白江的时候开了口。这白淑妃可真是一个妙人,字字句句听上去,是在劝说永乐帝放过白家,可实际上,是在火上浇油,激起永乐帝的杀心。

宋茜雪能想到楚云暖自然也能想到,不过她考虑得更全面,。白淑妃前几日还半死不活的,今天反而荣光满面,明明三天前不曾同意她要对白蓁蓁动手的计划,三天之后却主动出手杀了白家一个男儿。白家这样靠军工起家的家族,女儿向来是不值钱的,只有儿子才是重中之重,她如此行为等于断了白家一条手臂,只是如此的话她就不知道白江抓若华到底是为了什么。楚云暖大胆猜想一番,背后指导白淑妃的人,应当是赵毓珏,全天京之中只有他一个人对白家恨之入骨,除了他,楚云暖实在想不到有谁会有这般手笔。楚云暖暗暗咒骂起赵毓珏来,想动白家也就罢了,竟然将她也算计在了里头。

永乐帝的眼神越来越冷,像一只被惹怒的孤狼,爆发出嗜血与阴冷了,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一个对白家宽容以待的亲家,而是一个铁血帝王,他挥了挥手,“把白江拖下去,立刻处死!”

此时的永乐帝冷酷的令人发指,不由自主让很多人想到十几年前那一场灾难,宣政殿前血流成河,永乐帝也是如此亲自处决了百里家的大家长。许多经历过当年那场变故的人都绷紧了皮,更有甚着恐惧的颤抖起来,包括百里太后。她这才明白过一件事情来,无论是谁,只要动摇了永乐帝的皇权,他就绝不会放过对方……唯独楚云暖叹了一口气,

永乐帝是一个铁血地王,就算这几年来他信奉玄门之术,吞食丹药,修身养性,可依旧无法磨灭他骨子里的冷情,他从来都是一个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放过一个的人,更何况永乐帝御下之道,向来都是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白家受了天大的恩惠,从草莽到三公,有了如今荣耀,却妄图想更进一步,又没有了来以生存的保护伞,自然会落到今日的结局。只是,白家人永远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始终认为,他们还是当初显赫一时的白家。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白江吓的面如土色,他往日里的高高在上,目下无尘的翩翩贵公子模样荡然无存,他只是拼命叩着头,“陛下开恩,求陛下开恩。”

永乐帝始终没有动恻隐之心,任由他在瓢泼大雨中,连连磕头直到额头充血,冷声道,“把他拖下去,朕不想看见他。”

白家人惊惧异常,钱氏直直瘫软在地上。

白江被侍卫擒住了手臂往外拖,他拼命向前,手里嵌近泥巴里,大叫,“陛下饶命,草民冤枉!陛下,陛下,阿兰若的白狐说话是假的……”只要他告诉永乐帝,什么白狐这些都是假的,他就还有一些生机。涂山阿兰若原本就是他带回来陷害楚云暖的,只要她说出来,最不致死。

说起阿兰若,众人这时才注意到她,只见她将劈的焦黑的白狐用白绢裹住,慢慢抱在怀中,她的表情很郑重,却又带着一丝丝悲伤之色。谁都能看出来,阿兰若是真的心疼白狐,永乐帝相信一件事,死掉的白狐是真的。

楚云暖心里想,无论阿兰若在今天的事情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是真的心疼自己的狐狸,毕竟是一起长大。阿兰若用玄术改变天气,至使狂风大作,恐怕没有想到有人会在乩盘里动手脚,导致天雷劈下。后宫里,最有机会动手的当属白淑妃了,就是不知道白家人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

“我涂山阿兰若以涂山一族百年声誉发誓,白狐所言句句属实,你,白江,就是灾星!”

兔子急了还咬人,阿兰若在痛失狐狸之后又被人污蔑,心里头异常不愤,指着白江大声说到。

永乐帝挥手,让人把他拖下去,眼不见心不烦。

白国公跪地求情,老泪纵横,“陛下,看在老臣为国为民多年的份上,求陛下叫白江去的体面一些。”

永乐帝看着他们,不说话。白淑妃脸上带着悲悯的神色,“陛下……”她眼眶里有泪珠点点,梨花带雨一般,“您不如赐他毒酒一杯,好歹留个全尸。”

白皇后讥讽,冷冷偏过头,猫哭耗子,她倒是眼拙,居然没看出白淑妃这个贱人手段这么高。

永乐帝终于松了口。

白淑妃面上带着感恩之色,只是同时,她的目光里也含了一丝得意。

宋茜如瑟瑟发抖,紧紧拉着宋茜雪的胳膊,“怎么会,太突然了。”

宋茜雪没有动,楚云暖也是同样的姿势,两人在等一件事,压倒白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