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口舌之争,计中有计/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如楚云暖所料,白家的事情就此揭过去,由白国公亲率三万大军前往江原府。圣旨下来的时候,白家人一个个耀武扬威的,从她旁边走过,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受夹道欢迎一般。白国公在楚云暖面前停住,一副眼高于顶的姿态,“楚家主今天没能让我倒霉,日后还是自求多福吧!”

还记得在同样的地方,白越就是这样眼高于顶,最后被她打个半死抬回去,而现在,她又碰上了白国公。楚云暖冷笑一声并不答话,她踏上上马车,“熙儿,走了。”

白国公拦住她,“家主这是怕了,呵,你一个黄毛丫头,背后有楚家又如何,我想要你死你,易如反掌。”

后面的马车里,楚云扬和司徒睿露出脸来,“白国公想要对付楚家?你不过草莽出身,论武不如平南王府,论文不如太师府,论钱财不如我楚家,谁给你这么大的口气。”楚云扬今天算是憋了一肚子火,好好的来参加个宴会,却遇到这种糟心窝子的事情。

白国公目光越过楚云暖,落到背后两人身上,他看着司徒睿,“楚家主勾结北堂,其心可诛。”

楚云暖不用人扶,咻的一下从马车上跳下来,她走到白国公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北堂是我大齐国土,司徒睿来天京城也是也得到陛下允许的,你张口一个勾结,难道是将北堂看作他国?我到是不知道,白国公竟然有这等不臣之心。”

跟她逞口舌之争,白国公能是她的对手吗?

白国公一时无语,这时才发觉他话语里的不妥之处,却不愿意在楚云暖面前低下一头,只是冷笑,“你也就这张嘴巴厉害,等我得胜归来——”

春熙默默看了一眼楚云暖,果然家主脸上的不耐之色又浓重了许多,家主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老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谁叫她自己眼睛就是长在头顶上的,跟她比傲,那不等于以卵击石。楚云暖冷冷一笑,“你得胜归来,你敢如何!说句难听的话,我楚家握着大齐命脉,你要出征首先就得要粮草,你信不信我一声令下,教你一点粮草都没有。”

南堂自古以来就有天下粮仓的美誉,后来虽有贺问种植园横空出世,出了一半的粮食,教粮食不再都从南堂而出。可谁不知道,这贺问是楚家长子,只不过是从了母姓,回去撑起云州贺氏一族。白国公咬牙,真的怕楚云暖从中做手脚,激道,“你若是有本事,就真的这样做。”

“你以为我不敢?叫我自求多福,我看这句话适合你。白国公,你年纪大了,恐怕是忘记你白家是如何起家,白国舅是如何坠马身亡的,想必你心里头也清楚。你白家那白屏是吃了豹子胆的人,谁他都敢动。”

白皇后只有一个同胞哥哥,那就是一年半以前追马而死的白国舅,当初白国舅的死让白皇后悲痛欲绝,太子也曾多次去白国公府吊唁。

白国公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酥酥麻麻的,像是被蛇爬过一样,他铁拳紧握,“你不过是呈口舌之争而已。”

楚云暖本不打算在这和白家多做纠缠,偏偏白国公不知死活非得拦着她,当下她言辞激励毫不留情,“你们今天做的这一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扶乩盘上应当写的是我楚云暖的名字,可你就不好奇,最后为什么变成了白江?陛下多疑,楚家势大,你用这种办法的确可以除掉我,只可惜你棋差一招。”楚云暖上前一步,面孔冰冷,欺霜赛雪,身上带着一股压迫的气势,几乎让平等而视的白国公觉得低人一等,“白淑妃恐怕在里头参与过这件事。”

她猜的八九不离十,基本就是这种情况,但白国公却是下意识的否认。

楚云暖退后,拂袖转身,她冷笑一声,侧过脸庞,“在你们计划之中,白淑妃占重中之重,那你怎么就不觉得你们计划失败是因为白淑妃。她,是我的人呢。”

白国公几乎分不清她话里的真假,此事是在白皇后被禁足以后进行的,宫中他们依仗的人只有白淑妃一个,所以才定下了这一个杀局。但白淑妃是绝对不可能背叛,毕竟她的家人还被控制着。

“家人?”楚云暖再次添了一把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你能瞒得了多久。白淑妃的妹妹白锦绣,早就已经死了,她怎么可能不帮助我。白屏能侮辱人家的女儿,导致人家惨死,你们白家,又试图毁尸灭迹斩草除根,这件事情我可是都一一告诉白淑妃的,她恨你们,是恨之入骨。白国公,倘若我将白国舅死亡的真正真相,告诉白皇后,你觉得你们会如何?”

一个白淑妃,就险些至白国公府于死地,若再加上白皇后。白国公脸上惊疑不定,白家是因为白皇后而发家的,若是,若是……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只希望这一次江源府之行,能够让白家彻底站稳脚根,否则的话,白家可以说是完了。

“家主何必跟我白家过不去。”白国公语气缓和了。

“你这就是恶人先告状了,从头到尾,我都没想对你们做什么。是你们,联合顾州在先,伙同白淑妃在后,自己找的。”

白国公紧握起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个狂妄嚣张的女人,可是不能,因为她是楚云暖,背后代表的权力和势力,都是他所不能动的。白国公心中再三权衡,楚云暖却已经跳上了马车,她掀开车帘,一张白瓷脸嚣张得很,“白国公请让让路。”

白国公退开,两辆马车顺着长长的甬道,消失在尽头白国公的神色,莫名让人觉得恐惧。

宫门口,各家各户的马车陆续离去,这个时候楚云暖一张马车里,看到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他掀开帘子朝她一笑,眼角泪痣妖冶。

玉湖里。

他怎么来了。

锦绣山庄。楚云暖与玉湖里分宾主而坐,一同跟来的涂山阿兰若在看到满处华丽的锦缎以后,兴冲冲地下去了,她左选一批右选一批,都觉得异常鲜艳夺目,爱不释手。浣娘亲自捧了茶上来,楚云暖磕着白釉茶杯,“你怎么会来天京,又怎么会和阿兰若在一起?”

如果说见到玉湖里是惊喜的话,看见阿兰若跟他在一起那就是惊讶了,毕竟这两人看上去毫无交集。玉湖里伸出手指抬起着白色的茶杯,经过这一时间的调养,他气色好了许多,不在是过去孱弱的模样,“阿兰若,是天离的未婚妻。”

“洛天离,你找到他了?”

玉湖里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洛天离虽然罪不至死,可他本人的确已经被自己逐出玄剑门,不再是昆仑山的人,更何况,他服用了忘忧,恐怕早已将前程往事忘记,找他又有什么意义。“阿兰若此次来天京,就是跟着天离开而来。她身边那两只白狐,有一只曾是当年天离和她定下婚约是,亲赠与阿兰若的,后来天离,跟随在孟莲身边,大概是忘了此事的。根据涂山一族的规定,阿兰若年满十八,便可以和天离成婚,故而她才带着狐狸,一路寻来。”

这么说来,阿兰若跟白家没有关系,她来天京只不过是碰巧而已。“那么你呢,你来天京又是为了什么,最后劈死白狐的那一道天雷,是你的手笔吧?”

玄门之术虽然大致相同,可具体来说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她曾看见过玉湖里使用玄术,所以她能感受到,最后那一道天雷是玉湖里劈下来的。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没错是我,而且,我是受瑞亲王所托。”楚云暖示意她继续往下说,“我得知阿兰若前往天京,就一路追而来,八天前收到瑞亲王飞鸽传信,说是今天会有一场麻烦,让我前来帮助你。不过他也说,或许此事只是有惊无险,我方才在皇宫外,感受到里面滚滚玄术,我猜测这应当就是瑞亲王所说的麻烦,所以就劈死了阿兰若的狐狸。”

原来是赵毓璟让他来的。楚云暖在这一瞬间,好似明白了什么,仔细一想,却又毫无头绪。江源府,民变,赵毓璟,赵毓珏,白国公,这些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楚云暖怎么也想不明白,然而这个时候,阿兰若从楼下跑上来了,她手里抱着两匹十分精致的绸缎,咯噔咯噔地跑到楚云暖面前,“我喜欢这两个。”

楚云暖愕然,她抬头看着阿兰若,在皇宫里见到的她,就像天山雪莲一样高不可攀,可现在,怎么这样的,活泼。玉湖里看向阿兰若的时候神态很温和,没有一丁点儿的阴阳怪气,大方得很,“你喜欢的话,就都带走吧。”

阿兰若愣愣地看着楚云暖,显然是知道这些东西是楚云暖的。

“熙儿,让浣娘都给她包起来。”

阿兰若眉开眼笑,“我不白拿你的东西,我可以批准命的。”

说到这个,楚云暖有些奇怪,她问道,“你在皇宫里的时候,看我神色怎么那么害怕。”

提起这件事,阿兰若立刻回头看着玉湖里,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如晓月若春华,“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玉湖里莫名其妙,“什么?”

阿兰若指着楚云暖,“她的命格呀?很奇怪的,有九五之气,却又有从龙之象,最怪异的地方是你本该是早夭之相,可不知为何却有福泽延绵,像是,像是有龙气续命,是帝王跟你分享了他福泽。”

分享福泽?楚云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毓璟。阿兰若到底不是沽名钓誉之徒,这她都能看出来。她前世之时的确是四十而亡,她死亡之后,孤魂飘荡在北国皇宫,而后随着北国城灭,一路跟在赵毓璟身边,最后的确是被龙气所影响,也就是说,她能够重来一次,不仅仅是所谓的拨乱反正,更有赵毓璟的原因在里头。

玉湖里也是跟着楚云暖一同去迦叶寺的人,当时很多事情自然也是清楚的,改命天灯已破,孟莲身亡,死属于楚家两代人的气运自然全部回归本源。只是楚明玥已死,那就只能到楚云暖身上,她如此得天独厚,也是有原因的。“对了阿兰若,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我的狐狸,天离送给我那一只不见了。”

玉湖里的表情有些奇怪,“你想让它来找天离,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样?我跟你说了,洛天离已经不是昆仑的人,你跟他之间的婚约不作数了,涂山氏这一代和昆仑山两边婚约就此作罢。阿兰若,再说你多年都没有见他,又怎么又知道他变化到了什么地步。”就是他这个一直看着洛天离长大的人,最后都惊讶于他的行为,更不要说是阿兰若。

阿兰若否认了玉湖里的的话,一定要找到洛天离,她很执着这谁都能看出来,楚云暖却觉得阿兰若如此,恐怕跟所谓的婚姻没有关系。

既然事情已经问清楚了,她就没有必要再在这里继续留下去,玉湖里和阿兰若如何,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楚云暖带着春熙再度踏上马车,小雨霡霂,整个天京像是笼罩在一层薄薄的暮霭之中。车夫问道,“家主,去哪里?”

楚云暖慢慢道,“去雍王府。”她有一种预感,赵毓璟去江源府这件事绝对跟赵玉珏脱不了关系,说不准这两人之间,还有什么猫腻。八天前赵毓璟既然都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足够证明,此事是有预谋。

目的是什么?

白家?

雍王府地理位置十分偏僻,再点天京城的西边,那一处枫林向晚,是京城赏枫叶最好的去处。雍王府背靠红枫林,古朴的府门更显得威严,这座府邸曾经历三朝,自汉初开始就屹立在这里,历经无数次修葺,是整个天京除了皇宫以外,年代最久远的地方。楚云暖到达雍王府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人在等候,由此可见,赵毓泓是早就在等她了。楚云暖也不矫情,跟着府中侍女一路穿过亭台水榭,到了一处院子。赵毓宸站在回廊下,看着外面的小雨,仿佛出了神。

楚云暖走到同样的地方,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眼神放得很远,她其实猜到了,在踏入雍王府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猜到了,赵毓珏今日一番布置,并不是要借天机让白家吃不了兜着走,而是想要借机将他们推到一个至高的位置上,然后把他们拉下来。江源府之变,就是这个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而白淑妃只是一个在皇帝身边作为内应的棋子而已。这个时候,楚云暖也不想深究,白淑妃不愿跟她合作,却替赵毓珏冒这么大风险的原因,她更关心的是赵毓璟。?

“你不该让赵毓璟去江源,你知不知道那边有多危险。”楚云暖真是怕,她每每午夜梦回之时,都是曾经赵毓璟马革裹尸的场面,哪怕他知道最后赵毓璟也会死里逃生,可啊的心依旧是揪着的,依旧怕出任何变故,叫他毫无生路。?

赵毓珏清朗的眉眼里,仿佛充满了整片天光,他笑了一声,“阿璟,是为你而去的。”他不是没有劝过,也物色好了实施这件事最完美的一个人,可惜赵毓璟他不,他偏不,他要深入虎穴,让霍静娴名正言顺地死去。?

在这个计划里,首先是白江必须得死,因为他有医术,白江擅长的不是医,而是毒。白家军功显赫,征战多年所得功绩可不止西北击退游牧民族一个,更有打下了大齐西南一个称之为爨氏菏泽小国的。爨氏当年自知无法抵抗大齐,故此早早地了投降的国书,而白家为追求军功,对此秘而不宣,投毒杀害了爨氏所有的人,并扬言说爨氏不从,杀了他们以振大齐国威。当时,菏泽可以说是,血流满地。

换句话说,如果白江不死,而是跟随白国公出征,那么他很有可能为了最快速镇压民变,而在鹤云运河中下毒。运河两岸百姓无数,有多少人引用鹤云之水,他这是为了防止死亡进一步的扩大化。其次便是让白国公率军出征。他计划好了,这一次征战之中,白国公会杀了平南王府的霍静娴,这会让平南王府和白家决裂,霍清华也会在此时横空出世,踏着白家满门尸骨,恢复平南军以往的声明。最重要的是,可以让永乐帝抽调驻守京城的精武卫,与白家一同平定暴乱。

楚云暖对着天空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他一点一点将胸腔里的空气吐气,“霍静娴的生死根本就不必在意,他,他也太傻了。”楚云暖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又酸又涩,好几次眼泪几乎是要夺眶而出,“就算没有霍静娴,五年之约也照样做数。”她有些说不下去了,猛的转过头,冰凉的额饰拍打在她皮肤上,珠钗乱动。

他们两人虽然聚少离多,中间有隔着层层叠叠的权力倾轧,可两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是叫人动容的。赵玉珏有时候在想,或许当初阿璟,隐瞒身份离开皇宫是对的,否则他也不可能遇上楚云暖。他正色道,“你放心,贺问在他身边,若是有什么事情,你也能尽快收到消息。”

楚云暖惊愕片刻,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贺问居然也去了江源府。

赵毓珏道,“你恐怕不知道,当初,赵毓峰在江源府修建行宫之时曾藏有一批兵器,被人发现之后就转至云州。阿璟亲自修书一封,让贺问将这批武器押送至江源府。”

现在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挑起江源府民变,而让白国公出征,在此途中一网打尽,让白家毫无翻身之地。这一出接一出,一手接一手,恐怕现在还洋洋得意的白家人,日后会悔不当初。

“你倒是比我狠,敢用云州这么多人的命来谋划,你就那么相信霍清华?”

“不,我相信的是阿璟。”

------题外话------

涂山阿兰若是玉湖里的官配,怎么样,挺合适的吧?

我昨天看了魅力中国城,曲靖对张掖那一集,就超级想去张掖,我没去过哪里。不过呢曲靖气候呀,环境呀,倒是很舒适,好吃的也多。我觉得张掖适合旅游,曲靖适合小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