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怀疑,目的为何/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沉默了片刻,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只都希望江源府那边尽快解决这件事。她心里安慰自己,至少贺问在那边,哪怕围城粮食是不缺的,就怕是暴民愤怒之下威胁到赵毓璟的安全。“霍清华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午时。”

那就是和白国公同时出发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楚云暖看着细密雨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站了好半天,她方道,“那就告辞了。”

离开雍王府,楚云暖让车夫驾着马车在天京城中闲逛着。春熙心里发紧,“家主,要不要仔细查查江源府那边的事情。”

楚云暖一手搭在车窗边上,轻轻的敲着,“查了又能如何,他人都已经在那边,就算是查个底朝天,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倒是大哥,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跟我通口气。”

“想必是瑞亲王有交代吧。”

是啊,赵毓璟这个人,从小到大别看他是最温和的那个人,实际上他性格可说不上好。“派探子去盯着白家,所有的事情都要来禀报,事无巨细。”江源府之事已成定局,她现在做的,只能将此事按着赵他们两人希望的方向去走,以保证赵毓璟的安全。

进入九月之后天气渐凉,天京的九月,不比还是风和日丽的南堂,如今秋风浓重,尤其是入夜之后更冷。秋芷秋桂知道楚云暖畏寒,早早在房中铺置好了暖炉,楚云暖抱着汤婆子,仰头看着外面的天光,心里头既是烦躁又是担忧。

今日从各方汇总而来的消息,可以得知赵毓璟在去往江源府之前其实那边已经乱了。这么多年以来,江源府百姓一直受赵毓峰鱼肉,赋税沉珂不说,还要替他修建行宫,行宫里头珍宝堆了无数。更重要的是,当年修建鹤云运河承诺给民夫的工钱,竟然被赵毓峰给扣押了,就连当时运过去的粮食也压在他手里挪为他用。江源府百姓长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民怨四起,终于在一个叫做梁七儿的民夫带领之下,冲进了江原府长官的府邸,将对方打死,也把办公县衙砸了个稀巴烂,大量金银粮食流出。

这件事情造成了江源府动乱,加之梁七儿搜刮出来的钱财全都用于食不果腹的百姓,让江源府许久不曾吃饱的百姓可以吃饱穿暖,这一下子江源百姓的心都偏到了梁七儿那边。赵毓璟此时在那边临危受命,也是拿出了多年积累的财物想安抚民心,可是这梁七儿十分凶悍,坚决不接受官府安抚。而且被杀的江源府长官的顶头上司柳巡抚对此事极为不满,他出生清贵,根本就不屑和梁七儿之流的市井无赖谈条件,当下该抓的抓该杀的杀。

如此以来便令江源府更加暴乱,许多原本还站在中立的百姓转身投入乱军之中,梁七儿等人一路在江源府横行霸道,最后更是自立为王,号称擒王。那里梁七儿也有本事,竟然说服了江源府各处守城士兵,把江源府及其四周几个重镇死死围拢在一起,关闭了唯一进入的城门,让江源府彻底封闭。

赵毓璟此时正住在江源府中,如此也就被困其中,他是瑞亲王,自然被江源府的暴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无奈之下只能避走贺问的私宅。据现在收到的消息,梁七儿已经占领江源府行宫,在那一处称王称霸。

“江源府暴乱以久,这么久以来竟然秘而不报,大齐这些官员真是彻底腐烂透了!”楚云暖将信函往身边的桌子上一拍。大齐的吏治早就在皇子成年之后,各自拉拢是势力已经崩坏了,除了南堂有世家压制,百姓还可以安居乐业,其他地方几乎是民不聊生,可各地官员回京述职之时,还应得弄出一副歌舞升平的假象。若是天下百姓真的能吃饱穿暖,他们是吃撑了,才做着造反事情。

楚云暖心里头不是滋味的很,她救下九原府一城,不让他们卖儿卖女易子而食。可这天下,还有更多地方的百姓,过着这样的生活。该死的赵毓峰,楚云暖暗骂一声。

春熙双手捧上一杯温水,“家主,您还是放宽心,瑞亲王那边不会有事。”

“熙儿你说,赵毓珏在打什么主意。”今日白天她关心则乱,并没有细想其他怪异之处,现在夜深人静,她才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仔细回想了一下。赵毓珏既然能借白淑妃之手,让白江成为所谓灾星,那何不顺水推舟,以此除了白家。他给出来的理由,实在是过于牵强了,明明可以一劳永逸,却偏偏弄得如此麻烦,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真正的用心和目的。

春熙不明所以,口里却道,“雍王的目的,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还先皇后清白。”先皇后当年暴病而亡,虽说是下葬皇陵,但宫中早有流言先皇后是被以糠塞口以发覆面而下葬的。此事,虽说是白皇后一手主导,但永乐帝也是知道的,可这么多年以来,他不闻不问,实在叫人寒心。

“先皇后……”楚云暖重复了一遍,先皇后之所以死后,魂魄仍就不得安宁,就是因为赵毓宸。

这种事情说起来也荒唐,可惜永乐帝看不到,只是用满满的父爱去对待赵毓宸宝贝儿子,哪怕是要星星也给他摘。当年赵毓宸不曾被立为太子,赵毓珏还是众望所归的皇储之时,赵毓宸就因为性格有些暴虐,而被先皇后说教过几句,如此赵毓宸母子记恨在心。他不止一次在永乐的面先,说过先皇后的坏话,最后在他们母子怂恿之下,就这种严厉的手段对付先皇后的凤体。这么多年过去了,因为他当初的几句话,永乐帝压根就没有动过重新安葬先皇后的想法,雍王前后八次上书直言此事,却被永乐帝压下来,偶尔还会将之训斥,这已经让赵毓珏寒了心。

“让先皇后沉冤昭雪,让白皇后罪有应得,这谈何容易。”赵毓宸在死前就是永乐帝最疼爱的儿子,死了以后更是在永乐帝心目当中,成为一个不可言说的存在,他往日里中中的缺点都会荡然无存,永乐帝只会记得他昔年承欢膝下的情景。赵毓珏,这个和永乐帝像是上辈子有仇的父子,怎么可能达成这个愿望。白皇后此生最大的幸运之事,就是有了赵毓宸这个儿子,否则单凭他近年来种种作为,足够让永乐帝废了她。

江源府。夜色正浓,摇曳的烛火间一个剪影在投到窗上,贺问收到了一封来自天京的书信,看完之后他顺着走廊来到赵毓璟的院子。此时赵毓璟正在看着各处的布防图,贺问把信放到他面前,“云暖知道了。”

赵毓璟偏过头,眉眼高低,他把蜡烛挪过来,将书信从头到尾的看了两遍,折叠起来,放在胸口,“看来大哥那边没有撑住。”

“你别当云暖是傻子,就算雍王什么都不说,联系各处发生的怪事她也会想到的。你胆子倒是大,不声不响的就跑到这里,还把我也给诓了过来。”不知怎的,他在成了楚云暖的大哥之后,看这赵毓璟是怎么着都不顺眼,心眼太多,城府太深,长得太招摇……贺问现在对他是哪儿哪儿都不满意。“再过几天宿壁就该来了,这可是云暖身边除了十三以外最得力的人。你也该好好想想,宿壁到了之后,你该对云暖怎么交代。”

江源府的改变的是因为梁七儿,可别以为他不知道,背后挑唆梁七儿的就是这个人畜无害的瑞亲王。鬼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竟然怂恿别人来和自己祸害自家天下。

赵毓璟拍了拍贴在胸口信,“明日,白家就该出兵了。”

翌日午时,众多士兵齐聚城外十里亭。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白国公骑在一匹骏马上面等待永乐帝一声令下就率军出征。队伍里除了白国公,还有西府的大爷,也就是白江和白越的生父。白家三杰其实分布倒也均匀,东西两府各一个。白严因为和嘉乐公主的婚事,如今留在京城筹备婚事,如此以来,出征的就只剩下两人了,不过白越肯定是在里头。楚云暖看着骑在马上精神矍铄白国公以及背后两人,勾唇冷笑,瓮中之鳖而已,还沾沾自喜。

巍峨城门前永乐帝率百官祭旗,永乐帝高声说了一大堆官方话语,无非就是一种愿众将士凯旋,功成名就之归之类鼓舞士气话语,将士呐喊声响彻天地,让人为之动容。宦官斟满酒,赵毓珏郎步上前亲自捧上敬与众将士,曾经这件事情都是太子来做,可现在监国的是雍王,自然而言由他来做,他高举酒杯深深弯下腰,“愿众将士凯旋而归!”

无论他是用各种心态来做此事,但落在众多将士的眼中却是感动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他们作为枯朽的白骨,成就了将军无上荣耀,可到头来名留青史的从来不是他们。

一队的军马浩浩荡荡地离开天京,渐行渐远,楚云暖心中祈祷着这次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大军离开以后,永乐帝招手,“阿暖,过来陪朕走走。”

永乐帝屏退左右,信步在城外,可谁到都明白这只是表面现象,暗地里跟着多少人就不得而知了。永乐帝似乎是很多年没有出过皇宫,心情格外愉悦。城外柳树垂堤清风拂面,空气里似乎都带有着泥土的芬芳,这种不同与皇宫花气袭人,熏香精致的味道,叫永乐帝深深皱起的眉头松缓了。永乐帝不说话,楚云暖也不说,两人就这样静静走了一路。“朕少时,最爱城南这一片垂柳,当初学习累了便会偷偷跑到这里……”

这人真是年纪大了,就越爱回想当年的事情。楚云暖就不愿意听永乐帝说这么多话,毕竟他每次感慨之后,问出来的问题总是叫人难以回答,就像现在。永乐帝叙述完自己曾经往事之后,问道,“朕听说你昨日去雍王府了?”

她大摇大摆的去,永乐帝不可能不知道,楚云暖脸上很镇定,她中肯道,“臣去问问他赵毓璟的事情,江源府具体如何谁不不跟臣说,雍王监国,臣也只能去问他,毕竟瑞亲王在那里,臣实在担心他的安危。”

“朕记的你和老八好像是退婚了,舍不得了?”永乐帝此时像一个闲话家常的老者,询问着楚云暖自己的想法。可楚云暖从来不敢因为他如此模样就掉以轻心,毕竟这是一个在位多年又疑心病很重的皇帝。其实这么久以来,她也摸到了永乐帝一些性子,他这种人最喜欢的就是直性子的人,楚云暖一直在扮演这样的角色,她笑道,“说不上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毕竟臣和瑞亲王一起长大,就算日后做不了夫妻,可情分总在,臣不去关心他的生死,倒是显得太过薄凉了。?”

永乐帝在楚云暖眼中看到了真诚,比起和那些个虚以委蛇的大臣斡旋,永乐帝还是喜欢和楚云暖说话,让人觉得轻松自在,可若她真的是自己女儿,那该多好。不论永乐帝心中是如何想的,他却是问道,“你可怪朕昨天没有处置白国公府,让你受了委屈?”

这个问题说到点子上了,楚云暖答是或者不是都极为不妥,他身上虽然挂着一个封疆大吏的名头,到底在天京所谓的南堂王已经名存实亡,这种关于朝堂之事的问题,她实在是不好回答。一时间林楚云暖自己都摸不准,永乐帝这番询问中真心大约几成,她想了想选择了一个最中立的答法,“陛下心中自有决断,臣哪里好多言。臣昨日死揪着白家不放,不过是因为他们诬陷我而已,我也算是当场就报了仇。”

“你倒是乖猾。”永乐帝哼了一声,“这几年来,白家在军中威望几乎超过了平南王府,朕可以处置他们,只是,日后怕没有人敢替朕掌管兵权。”永乐帝的担心不无道理,前有平南王府绝后,后有白家被诛,这谁都会明白军权是一个烫手山芋,有人想要却不敢拿,有人敢拿转头可能对君王不利,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跟在背后的王石和曹德庆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是有着惊讶的,似乎根本就没有料到,永乐帝会和楚云暖推心置腹。?

“可陛下数次纵容白家,未必不会让他们的野心空前膨胀。”这是一个事实,白家人的确因此目中无人,赵毓宸死后,白家应该保持中立,他们却享受着众皇子的拉拢。听说白家三杰中,西府大爷镇国将军白阙可是享用了好几个皇子们送来的美人,但到底是赵毓泓技高一筹,提前拉了白严为己用,把白家拉上他的船。众所周知,天京有四个最厉害的将军,骠骑将军、白家三杰,骠骑将军不比白国公府差,而且他绝对是保皇派,只可惜永乐帝眼中似乎只有一个白家。

“陛下觉得,白家之事只有坑杀了西北数完万左右百姓吗?他们所做的事情比这个更加触目惊心,天下百姓不会说白家如何,只会在背后议论陛下您如何,毕竟军队是您手中的一柄利刃。”

永乐帝面孔很冷淡,隐隐约约间因为楚云暖这一句话而动了怒。楚云暖明知接下来的话会惹怒永乐帝,然而她依旧要说,准备破釜成舟赌一把。“说到底,陛下如此宠信白家不过是因为先太子而已。陛下为先太子殚精竭虑的铺路,让白家从区区草莽变为如今的一等国公,他们却不知感恩。陛下可知,就在先太子薨逝不久,尸骨未寒之际,白家就曾多次将族中女眷送入各皇子府邸。”

女眷入府这是一个信号,一个想要与对方多家往来的意思。此事永乐帝确实不知道,猛然一听,不由怒由心起,“此事当真。”

“臣绝不敢欺瞒陛下。”楚云暖说的很诚恳,“白家曾经送过女眷给三皇子、四皇子,死掉的五皇子,不过三皇子不曾手下,只有四皇子和五皇子收下一个。陛下,五皇子造反之事难道没有一点点奇怪么,他手里没有兵,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逼宫。”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点到为止,剩下的靠永乐帝自己去琢磨了。五皇子赵毓峰是什么样的性格永乐帝心里也清楚,若说他想做皇帝是真的,爱财也是真的,可若弑父……永乐帝心头起了三分怀疑,十分怀疑他那个杀儿子当初是被任黑撺掇的,能有这样本事的,就只有枕头风了。

白家族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