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士农工商,三代不为官/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帝心里越琢磨就越觉得不对劲,当初逼宫之事实在是太迅速了,都让人觉得有一点诧异,御林军被控制,虽然不乏他在其中放水的原因。可说句实在话,就算是这样,赵毓峰也没有那个能力短时间就渗透进去,除非,白家也在后面插了一手。但们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扶持赵毓峰登基吗?仔细看来也不像,否则,在他要处死赵毓峰的时候,白家不可能只言片语都不说。永乐帝突然觉得,他这么多年以来的确是给了白家太多的荣耀,当年那个一见面就会在帝王面前战战兢兢的一方小官,已经变成了现在可以欺上瞒下的一等国公。

永乐帝看了一眼永乐帝的脸色,趁机又添了一把火,“陛下,臣得到消息,白国公府想要插手南堂。”

有军权在手,又想将财富握在手中,让军队不被皇家供养,成为自己的私卫,就像平南军和孙家鬼君一样。这两支军队都是历代皇帝无比忌惮的,白家现在颇有几分效仿他们的意思。永乐帝的眉头深深皱起了,“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云暖看得出来,在白家和世家之间永乐帝更信任,她趁机表忠心,“南堂是大齐的国土,世家是大齐的臣子,没有陛下您的命令,世家绝不敢投靠任何人!曾经几个跟白家合谋的家族,都被臣处置了。陛下您放心,有臣在一日,南堂世家绝不敢生出半分叛逆之心,否则成就亲自解决了他们。”

南堂世家的问题,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当初皇室能扶持一些新世家来分化南堂旧世家,就是有着这样的考量,可是处于暖,归拢四大世家,收拢二流世家,击败以何家为首的新世家,将南堂权利尽握于一手,这就让历代皇帝辛苦经营的一切付之东流。在这种时刻,楚云暖像永乐帝表示,她能牢牢控制南堂,不让南堂被任何皇子利用,这才是她能做到最有意义的保证。

永乐帝有一瞬间的迟疑,看着楚云暖的目光里充满了考究。如若,她真能做到,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怕皇室好不容易削弱的南堂王势力又死灰复燃。

做人臣子的,该聪明时就得聪明,该装傻时就得装傻,当然该表忠心的就得表忠心。楚云暖拂开裙摆垂头跪下,“陛下,世家说到底只不过是一群商人,士农工商,商人为末等,就算再有能力,也不足以撼动皇室威严。”

自太祖皇帝之初,皇室给了南堂世家无与伦比的权利,到高光皇帝时期,却是以士农工商限制世家。其实世家所拥有的一切权力并不像外面说的那般光鲜亮丽,天京贵族看不起世家,认为他们一身铜臭,而世家却看不上他们的做派,两互相嫌弃,极少联姻。曾经两方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那就是世家绝不和贵族通婚。

但是随着世家女入宫,这个约定渐渐不做数了。只是除了先帝和永乐帝这两个皇帝,世家女的封号比天京权贵高上几分,以前是家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封过皇妃,最高的位置就是一个贵嫔。先皇时期,孟家之女的封号达到最高——皇贵妃。她育有一子魏王,险些能够继承大统,魏王失败不仅仅是因为永乐帝技高一筹,更是因为天京权贵容不下一个世家女所生的儿子继承大统。南堂北堂之于大齐,像是国土,却更像一方的封疆之土,一向和天京城井水不犯河水。唯一不同的,只是南堂手中没有军队只有钱财,而北堂不仅有自己的钱财还有军队在手,一直对大齐皇室虎视眈眈,恨不得取而代之。

楚云暖说的话字字句句都在情理之中,可说句实在话,并不足以撼动永乐帝。关于这一点,楚云暖自己心知肚明,她终于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打算。“陛下,世家愿意让三代之内那的子孙不参加科举,不入朝为官!”

只要不接触到朝廷权利,世家就算手眼通天也是一群商人。

永乐帝终于被这个条件打动了,面色松缓,唇角微垂,“你可以代替南堂世家做承诺。”

“臣执掌南堂,自然是说话算话!世家之子若是要参加科举入朝中为官,必须得摒弃自己世家身份,既然不是世家之人,爱如何做,全看他自己,想必陛下心中自有决断。”

永乐帝哈哈大笑,“阿暖,你比你母亲厉害多了。”他不是在说假话,楚明玥当你虽然也说的上才貌双全,可到底比不上楚云暖,玩弄政治的手段十分高明,却又处处人戳中他最致命地方,提出最有诱惑的方案。永乐帝再一次感叹,若是楚云暖是他和明玥的女儿,又有这番本事,他说不准会力排众议让她成为皇太女,只可惜了。

永乐帝的表情足够证明一件事情,他接受了这个提议,楚云暖很难得的好心情,也跟着永乐帝笑了起来,“陛下您过奖了,臣可比不上母亲。”她今天所会的一切,都是从母亲手札上一点一滴学会的,再加上前世的经验。

“那么白家呢?拉拢了南堂,你打算怎么办?”永乐帝心里头还是很不爽这件事情的,西北欺上瞒下的事情在先,把手伸到南堂之事在后,永乐帝无法忍受一个臣子,这般挑衅他的威严。真的说得对毓宸已经死了,白家没有留着的必要留着,满天京的有能力的将军比比皆是,他何必再去为白家铺路,让他们功成名就,反过来咬他这个皇帝一口。

“南堂事,南堂了。”楚云暖只说了这六个字。

永乐帝唇角扬了起来。

这个季节不见柳絮,却也可见柳枝飞舞,遮天蔽日的,妙不可言。永乐帝仔细欣赏着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

一道很优美的歌声从白柳垂堤处缓缓传来,她唱的是《诗经》中的名句: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她的歌声十分干净清澈,透露着两分对情人的呢喃和思念,一时间让听歌的人,也怀念起昔年的挚爱来。楚云暖自己在那一刹那间就想到了赵毓璟,三年多以来,他们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鲜少聚在一起,可楚云暖觉得未必不是他们感情不好,轰轰烈烈的爱情,终不如平平淡淡的细水流长。永乐帝听着,不由自主回想起曾经的葱茏岁月来。

在这样悠缓的歌声下,一片碧绿丝绦之间,很容易叫人放下心防。歌声款款而来,一个撑着船桨的少女,从不远处缓缓而来,天光正浓,化作一道光束照耀在她身上。

楚云暖的心渐静下来,想着今天到底能在永乐帝心底留下多少疑虑,又能叫他放下多少防备。为今天这一番话她准备了很久,让宋家来天京,脱离世家身份,正是她计划的第一步,而后她在世家将此事一点一滴地透露出去,让所有都接受过后,才敢在永乐帝面前许下这样的承诺。世家不插手朝政,对于皇帝来说那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的猛虎没有了牙齿一样,不足为惧,对世家来说,却像是给自己周围套上了一层坚硬的保护壳,让他们不再战战兢兢,担忧着或许哪一天就会家破人亡。今天过后,这种局面便不再会出现,世家在皇帝面前等于和商人挂上了钩,区区商人而已,没有了染指朝堂的能力,也只能乖乖做生意维持自己的生活。

很快摇着船桨的歌女就到达了两人眼前,在缓缓过去。永乐帝笑道,“她歌唱的不错,让她过来,正要给她一些赏赐。”

曹德庆应了一生,很快就吩咐人过去把那歌女拦下,带了过来。刚才隔得太远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得她的声音异常清丽,现在走近了看,缺见她明眸皓齿,体态婀娜别有一番风流韵味,虽然比不上宫中众妃国色天香,可也有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永乐帝夸赞了他几句,说她歌唱的好,并随手赏赐了他一块玉佩,挥挥手便让她退下。

然而那少女却跟没有反应一样,一双美目盈盈,看着永乐帝,突然跪下,“陛下,民女有事启奏。”

永乐帝的身份按道理是不会有人知道的,这少女竟然一口就说明了身份,楚云暖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立刻拉着永乐帝:“陛下小心有诈!”她的话才说完,方才还一副弱柳扶风的歌女突然一下子暴起,袖子滑出一柄匕首,唰的就朝永乐帝刺来,带着呼啸的冷风利刃一下子就到永乐帝的面前。一刹那间,藏在暗处的御林军一下子蹦了出来,然而距离太远,没有人能救下永乐帝。

电光火石间,楚云暖喝了一声:“十三!”

十三神出鬼没,像幽灵一样跳了出来,手里的软剑弹了出来,将歌女手中利刃弹开,翻身一拳头击在他腹部让她,歌女不敌,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十分戒备的盯着十三。

歌女捂着肚子喘息了几口,自知打不过十三,立刻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刹那间寂静河水里唰唰唰又冒出几道黑衣人,一个个不要命的扑向永乐帝。今天这种局面,谁都没有想到,永乐帝不过兴趣来了才到这外面闲走一番,却遇到刺杀。御林军速度很快,团团扑向黑衣人,曹德庆和王石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永乐帝,将永乐帝和楚云暖紧紧护在身后,十三也是握着软剑寸步不离。

交手不过刹那间功夫,四周柳树被劈断了好几棵,碧绿的柳枝落在河水之上,原本清澈的河水也浑浊异常,隐约见可见缕缕猩红。在一眨眼之间又有数十个御林军跳了出来,周围乱成一片。

“昏君,拿命来!”

歌女竟然趁着所有人都被缠住的时候,再度仆到永乐帝的身边,翻手一剑,杀了两个拦路的御林军后,朝永乐帝刺去,这一剑的威势比刚才更甚。十三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手起剑落,硬生生斩断了少女执剑的右手,歌女惨叫一声,很快忍着剧痛转为左手执剑,“你这昏君,我爨氏已经投递国书,你一边说着接受我爨氏投降,一边又派军屠我满族,你去死吧!”

歌女猛然暴起,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咬开盖子把里头的粉末朝永乐帝扬去。冷风一吹过,很不巧的粉末几乎都落在了旁边的树上,只有少许落在永乐帝的衣摆上。粉末刚落下,立刻燃起了火焰,永乐帝几乎是被吓个半死,手忙脚乱的拍打着着火的衣摆,曹德庆几乎都快吓哭了。就在这时,十三唰的一剑斩下着火的衣摆,然后飞快地护着他们朝旁边没有着火的地方而去。永乐帝吃惊的望着旁边烧的火焰猛烈的柳树,“这是什么?”

楚云暖看着面前这一幕,“磷火,沾到空气就可以自己燃烧。”

那少女见自己计划失败,竟然又想故技重施,就在此时,一柄长剑洞穿了他的腹部,她手中的磷粉几乎全部都落到了自己自己身上,一个呼吸间就烧成一个火球,焦味弥漫。

没有一会儿所有的刺客,几乎都被拿下,被抓住的那一刹那间所有人都服毒自尽,根本就问不出什么话来。永乐帝勃然大怒,浑身暴虐的气息掩都掩饰不住,“查,给朕彻查!”

敢刺杀皇帝,不知道是什么人有这样大的胆子。

永乐帝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忙碌起来。回程途中,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永乐帝遇刺这个消息,几乎跟着他的返程而传遍天京城,所有人都翘首等着结果,除了百里太后,她前后三次打发人过来询问永乐帝的身体状况,话里话外都是永乐帝即将驾崩的意思。若是平时,永乐帝懒得跟她计较,可此时他正在怒头上,当时就派人叫百里太后没事好好歇着,再出什么幺蛾子,就回寒山寺去。如此,百里太后也不敢再做什么事情,老实下来。

京兆尹、大理寺卿、刑部以及章台御史宋晔前后赶来,将他们最后查到的结果禀报给永乐帝。经过多番探查以后,最后确定这些刺客是来自是南边陲一个已经亡国数十年名为菏泽的小国,为首的歌女,实际上是菏泽国皇室爨氏之女。大齐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绝不会损伤自己的身体,只有爨氏才会在身体上刺上自己的图腾,这种图腾,只有爨氏皇室身上才有。当年这个菏泽小国,宁死不降,最后才会被永乐帝下令诛杀,如此看来是它的余孽来找他报仇了。

楚云暖心中疑窦丛生,这次刺杀实在是她奇怪了,他们看上去像是在要永乐帝性命,又像是再引导他去查当年爨氏亡国的真相,爨氏真有后人存在吗?若是有,这么多年以来,为何不上交国书,若是没有,今天之事,就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可是谁会做这件事情呢?诸君不明,现在动了永乐帝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众多皇子的脸在楚云暖面前一一闪过,但她都否定了。?

“陛下,那个歌女刚才说,菏泽曾经投降过,却依旧被杀。”

当年菏泽之国,曾上书给永乐帝,说是愿两国结秦晋之好,菏泽愿意归入大齐国土。永乐帝欣然应允,派白前往整合,却在大齐军队到达那里时收到白家来的消息,爨氏投降并不是真心实意,而是想借机挥军中原。永乐帝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和欺骗,当即下令攻陷菏泽。现在居然听到爨氏余孽说他们投降了,联想西北之事,永乐帝立刻想到了白家,他不禁在想,这么多年以来,白家到底做了多少欺上瞒下的事情。虽然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可白家如此,分明就是将他这个帝王玩弄在鼓掌之中,这如何能叫永乐帝如何不震怒。

恰在此时,永乐敌藏在白家军队中的一个暗棋递来了一封消息,永乐帝看完之后勃然大怒,“混账!”

所有人吓了一跳,纷纷跪下。楚云暖却低头瞧着落在脚边的信纸,信上说,白家和江源府暴民之首的梁七儿有信件往来,看上去关系匪浅。这句似说非说的,瞬间挑起的永乐帝的怀疑之心。永乐帝在此联想到了,赵毓峰在江源府建的行宫,自己他和白家若有若无的关系,心里忍不住怀疑,江源府之变,其实也跟白家有关系。目的吗?恐怕是想自立为王,谁都不知道这一生间有了的脑海里竟然闪过这么多念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