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江源以便,以假乱真/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过后,天京城渐渐安静下来,仿佛所有的喧嚣都不曾存在一样。赵毓珏依旧在前朝处理朝政,永乐帝仍然在背后观察着众人。可是楚云暖却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刺杀之后,永乐帝又感染了风寒,他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她曾经让辛毅和若华两人带着血人参进宫去给永乐帝看过病,就算是用上楚家真最珍贵的药材,永乐帝最多也只有两年寿命。他现在的身体从外面看的确很好,内里已经掏空了,然而皇储未定,永乐帝始终不能暴露出自己的身体情况。

楚云暖冷眼瞧着每日一大碗苦药一大碗苦药往下咽的永乐帝,心里头不知道是何感想。永乐帝或许是多疑,可说一句很实在的话,就算是她生父恐怕也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母亲是永乐帝心中的执念,是他想要毁灭南堂世家的根源,而自己如今种种行为,打消了永乐帝对世家的杀意,她的存在完成了永乐帝的一个幻象,一个她曾经是她女儿的幻想。永乐帝的功过谁都不能评论,至少他比起大气的历代皇帝,多了几分克制,不过晚年时期追求长生而已。

百里太后像是得到了某些消息,近来有些肆无忌惮,她仗着自己是永乐帝生母,笃定永乐帝不能拿她怎样,在朝中很不客气的拉了各方势力。三皇子赵毓廷还是那个模样,事不关己,而他的母妃裴德妃,却在宫中和百里太后打起擂台了,根本原因么就是让魏王世子赵远一个外男经常入宫。裴德妃在后宫中发现许多个被赵远诱惑了的宫女,为此裴德妃很不满,多次和百里太后说起此事,百里太后置之不理,不仅趁机训斥了裴德妃,更是教训了宫中后妃,这就造成了宫中各方势力的极度不满,其中当以四妃为首,当然其中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和妃。

百里家在此次洪流中,竟然选择了沉默,百里娉婷本人也说是要为祖母祈福,而远远离开天京。没有了最佳盟友的百里太后,削尖了脑袋去找其他人,比如太师府武家。大齐有太师太傅太保三个教导太子的官员,赵毓宸死后,这几个官员都有些尴尬了。太师府武家曾经连任太子师傅,永乐帝当年的太师就是从武家出来的,这一个家族显赫异常,同样是以文发家。说句实在话,却比不上清流之首的宋家,毕竟曾经宋家背后支持的全天下的文人雅士。

如今天京波涛暗涌,像平静湖水下蛰伏的无数猛兽一样,看上去平淡无痕,但实际会将落入湖中的人一口吞下去。如此安静又诡异的气氛中,白家终于到达江源府,江源府被围城之后,赵毓璟立刻收到来自各方的消息,鸽子振动翅膀落在窗台上,赵毓璟取下信鸽脚环上的信件,“父皇这一次让精武卫随之而来,看样子是对白家不满了。”

贺问对着赵毓璟没有好脸色,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江源府前后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出了多少事情。那梁七儿也够凶悍的,居然敢派兵围剿赵毓璟住的行辕,而这一位明明人就不在那里了,居然还下令抵抗,这一手金蝉脱窍玩得高明。“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我人都被困在这里能,能做些什么,你太高估我了。”

贺可不信他说的话,赵毓璟这人满肚子坏水的,傻子都能知道他背后有目的。贺问自己哪怕是不清楚他具体要做什么,可单从他挑动梁七儿一事,他就知道这瑞亲王不安好心。

“听说白国公府已经和梁七儿和谈了。”

“谈什么!你觉得梁七儿那样的人跟白国公能有什么好说的。”赵毓璟想到了解白家人,他们手段何等彪悍,眼界又是何等高,要他们跟一个升斗小民和谈。“贺问,你这是在小看白家人吧。”

城外局势越发严峻,只要白家帅军在围城半月,江源府定然粮尽,到时候说什么都是虚的,梁七儿就算有通天本事,在没有了没有了粮食之后也照样得投降。赵毓璟很显然不担心这些事情,贺问不禁问道,“赵毓璟你老实说,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江源府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脱不了关系,我可不信你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让梁七儿造反。”

这个赵毓璟,他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从他入江源府时就开始时,就挑动梁七儿造反,甚至在暗地里给他便利,否则那梁七儿一个草莽而已,怎么可能用这么快的速度就占据了江源府。一切的一切,背后可都是他的影子。

“大哥等着看吧,不过你放心,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

有些时候,计划的确是赶不上变化的,他来江源府最初的目的,就是要让梁七儿心甘情愿的诚服。没想到最后的确做成了某些事情,梁七儿竟然翻脸不认人,想要自立为王。不过没关系,自立为王就自立为王,不过是颗棋子而已,翻不出什么大风浪了,反正要他们的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能让白家出征而已。白家都已经来了,梁七儿是生是死都不重要了。至于梁七儿想要攻陷行辕,大概是怕他把事情的真相给抖出去。梁七儿这个傻子,他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能耐,小心玩火自焚。

和谈失败以后,城墙上又增加了很多守卫,两方局势越加严峻,镇南将军白怀的意思是强攻城池,白越却是想再和梁七儿谈一谈,就算谈不拢,然后再看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

“你还想谈?那梁七儿水米不进,压根就不想和我们谈,我觉得我们应该强攻!”白怀如此建议,他当下就要点兵。然而精武卫的首领金翔却坚决不同意,在出发之前永乐帝就曾告诉他,一定要保证瑞亲王的安全,瑞亲王如今在城池之中,倘若贸贸然强攻,定然会让瑞亲王受伤。

永乐帝并不是顾及赵毓璟这个儿子,而是考虑到了楚云暖的心情,很奇怪永乐帝这样薄幸薄情的帝王,竟然是真的把楚云暖看出了自己的女儿,十分认真地考虑着她的各种心情。

白家向来在军中是说一不二的,如今猛然被反驳白家所有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白越愤愤不平地看了金翔一眼,等他出去之后才愤怒的一掌击在营帐上,“陛下什么意思,居然把精卫派过来,他这是不相信我们!我们白家那么多年来为大齐立下汗马功劳,陛下难不成这是想卸磨杀驴!”

白国公怒斥一声,“你给我住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没有了陛下的恩宠,白家算什么!”

白越什么话都不说了,眉宇间的阴郁一览无余,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腰,那日杖责之苦仿佛还历历在目。

白越生父镇南将军当然也和他的想法一样,“父亲,你说陛下把精武卫派过来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

“天京城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白怀道,“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

白国公点点头,却始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怎么也说不上来。他摆摆手,“行了,别尽说些有的没的,再派人去和梁七儿谈,就说是朝廷愿意招安他们。”

精武卫要的办法不就是兵不血刃,白越冷笑,“那就让精武卫派人过去谈,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尽躲在我们后面说风凉话,大齐最精锐之师,也不过如此。”白越语气里都是嘲弄,显然是看不上精武卫的,就连白国公也有一些不以为然。

他们是后来才晋封的国公,历史不足百年,自然不曾见过精武卫、平南军和孙家鬼军大杀四方的情景,满心以为,他们白家就已经算得上是厉害。白家人骄傲的情绪,由他们开始蔓延至了整个军中,所有人对另外一方驻扎的精武卫,都是抱有一些鄙视的态度,更有甚者村上去挑衅过,然而精武卫却当看不见,静待着首领的命令。

金翔将一切看在眼中,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禀报给了永乐帝:军中士兵风气败坏,白家自傲,好大喜功,藐视君上。

那边,永乐帝在收到金翔的信件后,对白家的不满到了一个极点。

江源府中瑞亲王行辕经历过第三次强攻以后,梁七儿终于带人攻了进去,然而四周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梁七儿不由怒道,“瑞亲王把我当猴子耍呢!”看四周堆积的落叶和尘土,很明显已经许久没有人住了,也就是说赵毓璟人早就走了,他居然还布下疑阵让自己傻傻往里钻,这些天京来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梁七儿是很愤怒的,骂骂咧咧的几句,带着人就往回走,然而才走了两三步而已,敞开的大门突然合上了,四周密密麻麻的出现一队侍卫。这是属于赵毓璟的皇子兵甲,这些侍卫人人手执一柄千机弩,齐刷刷的对准在中央的梁七儿等人。梁七儿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翁中捉鳖了,冷声道:“瑞亲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还是出来吧。”

庭前一道厚重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赵毓璟和贺问一前一后的走出来,贺问道,“梁七儿,别来无恙。”从叫他收到消息,梁七儿又要攻击行辕的时候,他早早派人埋伏在了周围,只等他自投罗网。

“原来是贺公子。”梁七儿知道这个贺问,贺问种植园的当家,云州贺家唯一的子孙,据说跟南唐楚家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冷冷看了赵毓璟一眼,“到底是我略逊一筹,忘了你和瑞亲王的关系,否则我一定去搜查你的私宅。”

贺问抬眼看着他,“我原来听说你是一介草民,大字不识一个,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的。”

梁七儿听到草民这两个字时,面上有一瞬间的变化,他回头看着赵毓璟,“瑞亲王就是这样和我合作的?”

赵毓璟璀然一笑,“我们原来的确实合作过,可率先是你单方面的反悔,现在又摆出这么一副受害者的表情,我看着刺眼。”

梁七儿倒是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他有能力,为什么要听从赵毓璟的指挥。

“爨奇珥,你若是听我的指挥,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白家一网打尽,只是你这人太过急功近利了。”

这个名字不知道有多久没被人叫过了,爨奇珥有一瞬间的恍然。

没错,梁七儿是真真正正的菏泽爨氏后人,去天京刺杀的那个歌女只不过是他来大齐以后培养的。梁七儿拳头紧握,他的眼神里透着说不清的愤恨,他恨透了整个白国公府,也很透了永乐帝,当年菏泽将族中至宝一对夜明珠进献给永乐帝,向大齐表示诚服,也递上了投降的国书,对于大齐来说,不费一兵一卒便收服了一个国家,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说明大齐皇帝能力有目共睹,能教四海臣服,这是一件可以记入史册的功绩。然而对于领兵的将帅来说却不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没有功劳可以拿,所以白家的白将投毒,杀了所有菏泽百姓,并将江皇室一网打尽。

他和诸多皇姐们作为俘虏被押送往京城,一路上他目睹了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他的皇姐,他高贵的姐姐们都被那些士兵拖出去,发泄着自己的欲望,他们这些曾经高贵的皇族女儿变成了营妓一样的存在。他的妻子,当时已经怀孕四个月,却因为一次意外而被那些畜生侮辱了,硬生生被糟蹋的流产而死,那些鲜血流了满地,他手上都是血,他看着妻子,惊恐地睁着双眼绝望而痛苦,死不瞑目。

他从哪一天就告诉自己,他一定要报仇,他一直等待着,白家把俘虏押入天京面见永乐帝,他想好了自己一定要霍出性命去痛斥永乐的不守信用。然而离开菏泽的半个月后,他们就被人押往黑海,一个一个地活活淹死在海中,他看着族人痛苦的挣扎,却无能为力。他水性很好,可以在水中闭气一盏茶的时间,他就在水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有的族人如何被屠戮殆尽,看着闻讯而来的鱼儿将他们的尸体一口一口吞进腹中,那一次他的天空里几乎都是血红一片。后来他劫后余生,顺着水流飘荡,到了江源府之中,被两岸的江原人所救,可他依旧无法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他决心要报复,要报复这个国家。他慢慢龟缩着积累自己的势力,一点一点查清菏泽王国的真相,直到后来他在江源府一座行宫里居然看见了那一对进献给永乐帝的东珠,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永乐帝根本就没有收到菏泽投降的国书,是白家,是五皇子赵毓峰,他们为了赫赫军功,为钱财,而杀死了菏泽百姓,他拼了命的,去联系菏泽旧部,慢慢积累自己的势力,然而最后他却悲哀的发现,无论他如何强大,却始终抵不过白国公府,这个被永乐帝眷顾的家族。

后来,赵毓璟找到了他,说是可以让他报仇。一开始他也是遵循着赵毓璟的计划,占据江源府让白家出征,然后趁乱杀死白家所有人。

可是后来他后悔了。

他不仅要白家人的性命,他也要恢复他爨氏的威严和声誉,建立一个新的王国。可是他没有想到,事情后来发展竟然会这么的出人意料,永乐帝居然把精武卫给派了出来。这样的话,围在江源府周围的军队大概有四万人左右,江源府所有的兵力加上百姓满打满算也不过三万,其中还要抛去一些老弱妇孺,根本不足以抵抗。所以他才要攻入江源府的行辕,把赵毓璟抓出来,威胁大齐皇室,可是最后他居然被赵毓璟给抓住了。

“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赵毓璟态度很温和,笑容也格外和善,“我要你的命没用,我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白国公府,你太过意气用事了。”

赵毓璟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也能体会到爨奇珥的心情,毕竟灭国之仇亡妻之恨,谁都不会忘记,这么多年来他一定会特别痛苦和煎熬,他想要恢复爨氏王朝的尊位和名誉,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赵毓璟虽然不怪他,却不能让他继续破坏自己的计划,他挥手,旁边立刻有士兵上来,把爨奇珥身上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收得干干净净,“上来吧。”

走廊背后出现了一个和爨氏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语气动作神态,无一不跟他神似。爨奇珥曾经是爨氏的太子,而后混迹在江源府民夫当中,他身上既有着皇族的贵气,也有着一些匪气,这一点旁人学不会的,然而这个人却学的一模一样,若是不是亲眼看见,有谁说这是假的。这瞬间,爨奇珥明白了,“瑞亲王这是想要他代替我。”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赵毓璟没有回答他,只是挥手,那个假装的爨奇珥点点头,接过长剑怒吼一声,“瑞亲王不在这里,兄弟们去别处再找,江源府现在是本王的地盘,本王就不信他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他的语气,甚至连断字,都跟曾经的梁七儿一模一样,话语之中还带着一股浓重的菏泽小国话语气息。爨奇珥不由瞪大眼睛,冷笑,“瑞亲王准备的可真充分。”

赵毓璟挥手让人把他押下去关着,警告道,“你老老实实的呆在地牢里,计划完成以后,你的血海深仇也该报了,只是可惜你不听话,不能叫你亲手手刃仇人了。”

爨奇珥目眦欲裂。

------题外话------

春熙小课堂开课啦,今天介绍的是这个字——爨?

爨?读[cuàn],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云南东部地区统治集团汉族爨?氏大姓演变而来,大抵以曲靖至建水为界。现在曲靖还有大爨?碑和小爨?碑,据说和兰亭集序的石碑一样,都在中国书法历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者:说句实话,这个字我也没见过,不过我数了数,好像有三十一划,少了一个就是错的,还好是打字,哈哈哈

好像今天,许久没上线的男主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