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废后风波,有何高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帝两道漆黑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眉心中间有一道很深刻的痕迹,看上去是长久按压眉心而导致的。就算在这个时候看到楚云暖,他的表情也没有一丝松缓,依旧冷得像寒冰,他挥手,示意楚云暖在下手坐下。

楚云暖默默打量了周围的情况,莺莺燕燕齐聚一堂,如果是平时,那肯定是吴侬软语说个不停,现在么,鸦雀无声。白皇后自从解除禁足以后,为了彰显自己中宫的地位,一改往日初一十五请安的习惯,几乎是每日晨曦都要妃嫔过来请安。今天这一出,应当是妃嫔来给皇后请安时发现了巫蛊娃娃,可就是不知道永乐帝怎么会突然造访。

她抬眼看了对面又惊又惧的白淑妃,目光闪烁。她是怀疑白淑妃的,借刀杀人,白淑妃也不是第一次做。

现在的气氛很凝瑟,周围鸦雀无声,想必是在她来之前已经发生过了什么。无论是与不是,白皇后是不可能认罪的,对一个臣子用巫蛊娃娃……不,不对。楚云暖神色一动,永乐帝就算再喜爱她,也不会因此大动干戈,除非——楚云暖的目光落在了永乐帝旁边喜鹊登梅的桌案上,“陛下,可否让臣看一看。”

曹德庆观察着永乐帝的表情动作,见他点头以后,指挥着小太监把从白皇后宫中搜到的巫蛊娃娃用托盘端着送到楚云暖面前。娃娃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其中一个已经确定是她的生辰八字,至于另外一个么。楚云暖拿了起来,仔细一瞧,格外惊讶,因为这个布娃娃上面的生辰八字,是永乐帝的,那么这就说的清了。曾几何时,永乐帝因为魏王陷害他使用巫蛊之事诅咒先皇,险些被废,从此之后,他就格外厌恶这种阴损的方法。

楚云暖皱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愤愤不平的白皇后,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头戴十二花树凤冠,身着华丽凤袍的皇后娘娘,她现在只是一身素衣,显得格外落魄。白皇后是永乐帝的枕边人,她不可能不知道永乐帝的忌讳,除非是有人故意为之。注视着白皇后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愤恨,楚云暖刹那间就明白了某些事情,恐怕白皇后真正想诅咒的人是她,永乐帝这一个布娃娃是被别人发现了之后,顺水推舟放进去的。

那是谁呢?白皇后身边有谁能够做到,楚云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殿中逡巡一圈,最后落到了跪在角落里的周云身上。据她推断,周云是永乐帝的人,可永乐帝没有理由在此时废弃白皇后。

从凤仪宫搜出了所谓诅咒永乐帝的巫蛊娃娃以后,白皇后就不停的喊冤,可裴德妃落井下石,列举了白皇后曾经种种恶行,永乐帝狠下心来要处置白皇后。最后,刘惠妃提议让楚云暖进宫,毕竟此事也跟她有也有莫大的关系。

楚云暖看了好半天,脑子也是转个不停,她放下布娃娃,退到一边没有说话,心里肯定,白皇后要倒大霉。谁都看得出来,制作布娃娃的绸缎,是内造的白光锦,这种锦缎只有它只有三种纹路,一个是凤穿牡丹,一个是流云百福,最后一个,就是缠枝莲花,剩下两个种类倒是可以随意使用,这凤穿牡丹么,整座皇宫里,只有百里太后和白皇后有,谁都不相信,百里太后会诅咒自己的儿子,那么剩下的怀疑对象就是白皇后了。

毕竟永乐帝禁白皇后的足,她有心报复,也是情有可原的。众后妃心里暗措措的想着,白皇后被废后,该怎么收拾她,若不是顾忌永乐帝格外阴沉的脸色,她们真是恨不得摩拳擦掌的现在就对白皇后下手。

永乐帝问道,“你怎么看的?”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楚云暖身上。楚云暖显得很为难,很是搪塞道,“这个……陛下,这是家事,臣不好多作评断。”

永乐帝瞧着两个平放在托盘上的布娃娃,表情很奇怪,他是带着几分杀意,也没有再为难楚云暖,而是看着白皇后,“皇后,你可知罪!”

白皇后也就是那一副表情,压根儿就不惧怕永乐帝发怒,她竟然站了起来,“臣妾没罪!”

楚云暖不禁扶额,谁都能看出来,永乐帝是有心饶过白皇后一次,所以一开口就承认了她皇后的身份,只要她闭口不言此事,转而说起自己和永乐帝的点点滴滴,最后再表达一下自己的冤枉,那么这件事也就算是揭过去了,可白皇后这种回答,叫人怎么接。

众妃的表情都有一些啼笑皆非,却也有一些人松了一口气,毕竟白皇后是所有后宫女人头上的一座大山,她现在自己要找死,对她们而言自然是再好不过。然而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开口,都静静看待着事情的发展。

八白皇后被永乐帝宠了多年,虽然是后宫之主,可一点也没有制衡后宫的能力的智慧,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件事情对她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反而将手指着楚云暖,“陛下,她就是一个奴才,你喜欢楚明玥对她爱屋及乌,那臣妾呢,臣妾的儿子都被她害死了!”

现在说这种话,腻歪不腻歪,明眼人都知道赵毓宸是怎样死的,揪着楚云暖不放有什么意思。

如果是聪明人在这个时候就不该提起楚明玥,就像楚云暖,她心知肚明永乐帝对她的款待,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可她却从来不会在永乐帝面前提起过这件事。

永乐帝的面色很难看。

当年认识楚明玥的几个高位妃嫔面色有些微妙,裴德妃也想起楚明玥这个人来,她当年在天京,可以说是人如其名,就像一轮明月一样,压得所有人都自惭形秽。没想到陛下当年竟然也对楚明玥有几分感情,她记得当时楚明玥似乎是先皇后的手帕交。爱慕过楚明玥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当初天京城有多少青年才俊都对她有好感,只可惜后来楚明玥和陛下割袍断义,就再也没有来过天京。

永乐帝这一辈子最忌讳的就是人家在他面前提起楚明玥,当初在望月殿的时候白皇后就提过一次,永乐帝看在她丧子的份上没有计较,只是禁足而已,小惩大戒。现在她又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又说起来,永乐帝是有些羞恼的,其实他真正怕的是有人会猜出当年先皇后死亡的真正原因。永乐帝怒拍桌案,“你放肆,行巫蛊之术诅咒朕,你还敢说自己冤枉!朕看你的胆子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白皇后的脑子一蒙,呆呆的看着勃然大怒的永乐帝,她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让永乐帝震怒的地方到底在那里,她捂着心口,期期艾艾地倒在地上,泪流满面,“陛下,你好狠的心啊,臣妾陪了你二十多年,就算是没有情分那也是有苦劳的。陛下现在呢,一句话就磨灭了臣妾为你做的事情,你善待楚云暖,几乎是把她看作自己的女儿,那我的儿子呢,宫中其他皇子皇女呢,他们又算是什么。”

白皇后说的很悲伤,也想然后会带入自己直观的情感,她以为她的悲伤所有妃嫔都能体会到,然而她却诡异的发现,在她哭诉以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支持她。裴德妃勾起唇角,有些讥讽,大齐十七个皇子当中,只有赵毓宸一个人是永乐帝亲手养大的,换句话来说,这些儿子里头好似只有他一个人是永乐帝的亲生孩子一样,现在白皇后居然哭诉,他的儿子不得看中,那他们的孩子呢,岂不是连地上的泥巴都不如。

永乐帝的脸色完完全全黑了,他看着白皇后的目光里最后一丝温情也荡然无存。

楚云暖心里叹息,白皇后这是将永乐帝最后对她的一丝怜悯,都给作干净了,没有永乐帝宠爱,白皇后算什么。

“叫王石过来。”

作为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宫中发生的所有事几乎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永乐帝原本是不想跟白皇后较真的,她偏偏不知进退,逼得他也不得不做出最绝情的举措。?

王石一上来,就带来了一个众人料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的答案。宫中内造白光锦都是有定数的,每三个月织造十二匹,如今内务府只剩下十匹,拨出去两匹,其中有一匹在三个月前太子薨逝之时,被送到白皇后裁制丧服,另外一匹喜鹊蹬梅的,被永乐帝赐给了白国公府。换句话来说,制作巫蛊娃娃的凤穿牡丹的图样,也只有白皇后,那么显而易见行巫蛊之术诅咒永乐帝的就是白皇后。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朕给了你语无伦次的地位,你就是这样回报朕的?朕看,你这个皇后也没有必要继续当下去了!”

这个结果,让她白口莫辩,白皇后的脑子在这一刻突然间灵光起来,她赶忙伏地跪下,连连磕头,“陛下,臣妾绝没有做过诅咒陛下的事情,巫蛊娃娃臣妾只做过一个,就是诅咒楚云暖的那一个其他很臣妾绝没有做过,求陛下明鉴!”

现在这种时候认了一个,跟两个已经没有差别了,因为永乐帝已经放弃了她,白皇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通通通的磕着头,她脸上泪水盈盈,原本画的精致的妆容,完全花了,各种颜色在脸上杂乱纷呈,就像一团白面团上点上了各色颜料,黑黑红红白白的一片。

永乐帝现在已经不想听她的狡辩了,他沉默着,思考如何处置白皇后。

楚云暖眼观鼻鼻观口,就像是白皇后刚才所指被诅咒的人不是她一样,压根就不关心接下来的事情是如何发展的。反正她知道,所有的局结束以后,白皇后是绝没有翻身之地的,行巫蛊之术而已,日后照样可以翻案,所以,要让她彻彻底底的落败,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白国公府虽然是靠着白皇后而起家的,但是他们战功赫赫,在很多事情不披露出来的时候,没有人能否认他们的功劳,要轻易让废后,恐怕是不容易。

确实如楚云暖猜测的一样,永乐帝不得不考虑到手握三万大军在外的白国公,一瞬间,对于如何处置白皇后永乐帝有些犹豫不决。

楚云暖注视着永乐帝的表情,他嘴角松弛下来,很显然没有刚才那样坚定了。裴德妃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在面上有几分遗憾之色,如若白皇后倒了霉,被永乐帝废弃,现在宫中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任皇后的就是她,只是可惜呀,棋差一招。裴德妃真的有些懊恼,如果她料到今日会有这一出,她铁定先安排好一切,保管让白皇后没有翻身的余地。

楚云暖实在是不懂,今天这种事情叫她入宫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是看着后妃之间相互倾轧,看着白皇后是如何被废?巫蛊娃娃,永乐帝从头到尾都没有指责过白皇后诅咒她。楚云暖想了想,她这次入宫,大概只是因为后妃们需要一个可以消除涌的怒气的开心果而已。想到这里楚云暖觉得有些好笑,什么时候开始,她在永乐帝心目中竟然有这样的妙用。

正当永乐帝犹豫不决之时,来自江源府金翔的八百里加急终于到了。永乐帝信任精武卫,就跟信任自己的另一条胳膊一样,他将信打开,飞快浏览完里头的内容,瞬间,他沉下去的怒气,就像是岩浆爆发一样,喷射而出,看待白皇后的时候,有压制不住的怒气。

楚云暖察觉到了不妙,金翔是精武卫的首领,他送来的八百里加急说的估计事江源府的事情,永乐帝看完信后,又是如此厌恶的看着白皇后,难道是,白家叛变了。可这消息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在这个时候送到永乐的手里,未免也太巧了些。

“皇后白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今缴皇后玺绶,遣至冷宫,若无帝召,终生不得踏出冷宫一步。”

看完信之后,永乐帝很干脆的废了白皇后,白皇后整个人都蒙了,众人先是有些诧异,紧接着是狂喜,其中当以裴德妃最甚,她原本以为自己的皇后之梦实现不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变故,真是天助我也!

好半天才白皇后浑身瘫软跪坐在地上,她抬头望着永乐帝冷酷无情的面容,又哭又笑,然后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跪行几步:“陛下,陛下你不可以废了我,你忘记毓宸说什么了吗?他要你好好对待我……”

原来赵毓宸临终时竟然留下这样的遗言,楚云暖有些唏嘘,赵毓宸倒也聪明,知道他死了之后,他这个蠢笨的母亲会因为触怒永乐帝而被厌弃,所以早早的就给她要了一道免死口谕,只可惜他这母亲实在是蠢笨,硬生生把自己大好的将来给作没了。楚云暖相信,若不是有赵毓宸的那一句话在,白皇后的结局指不定比这更惨。

提起爱子,永乐帝有一瞬间的怔忪,这个刹那间,他仿佛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然后他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你没有资格跟朕说毓宸!”

赵毓宸死前,知道给他生母就一条后路,可这个女人呢,就跟没有赵毓宸这个儿子一样,终日打着想收养一个皇子的如意算盘。

永乐帝语气里的果决谁都能听出来,白皇后最后的杀手锏也没有用了,她瞬间瘫软在地上,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她今天一早,还在趾高气昂的接受着众后妃的朝拜,而这个时候她却沦落成为阶下囚一般的存在。冷宫,当年有多少人被她弄到冷宫去折磨致死,她现在也要落到当初的结局了吗?果真是因果循环。

白皇后被废这个消息,在一炷香之内传遍了宫廷上下,所有人看好戏一般的来到凤仪宫,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白皇后是如何狼狈地前往冷宫之中。白皇后,不是白氏,犹如丧家之犬一样被赶出了金碧辉煌的凤仪宫,去往皇宫西北角一座荒凉的宫殿。白皇后在冷宫的日子很不好过,习惯了高床软枕,锦衣玉食,在这里她竟然觉得生无可恋。周云是被永乐帝册封一等女官,自然不必随着白皇后去往冷宫居住,他回到了尚宫局,等待崔尚宫继续给她安排她的下一位主子,然而此时宫中,谁都不敢用她。

?愤怒异常的永乐帝已经去宣政殿,立刻召见监国的赵毓璟以及裴国公,蒋国公,顾公梅等肱骨大臣,商量着应该如何处置白家。

白国公现在居然敢占据江源府,所谓梁七儿不过是一个幌子,现在白家曾经做过的事情被一一翻出来,众人这才诧异,原来白国公在背后竟然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最让人恐怖的是,五皇子赵毓峰逼宫一事,背后都有白家人的影子。现在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被翻了出来,众人这才觉得诧异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白国公经下了这么一大盘棋,明明他都已经位列三公,且执掌兵权,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居然还想谋逆。

“众卿有什么意见?”

赵毓珏不语,高深莫测。

而当时很多提议白国公出征的官员一个个就跟哑巴了一样,什么都不敢说。

永乐帝瞧着这一群饭桶,心里烦躁得很,他问道,“楚卿,你说。”

------题外话------

我发现我每次一些过渡章节,本来就惨不忍睹的订阅会更加惨不忍睹,就像写江源府那一段,我不可能让男主只存在在两个人的对话里,至少也得让他露个面,表示自己智商也是无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