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舌战群臣,挂帅出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帝问到楚云暖的时候,很多人都把目光转了过来,有不屑的,有漠视的,也有鄙夷的。楚云暖作为大气官员中唯一一个女性,又是手握重权的一方霸主,永乐帝向她询问意见其实在情理之中,而这些所谓的肱骨栋梁,却是鼠目寸光,用南堂女儿的教育和贵族之女相提并论,下意识的就以为楚云暖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好意见。他们各种各样的神色落在楚云暖眼里,却是叫她微微一笑,微微一笑,似春华初临,湛然有神:“陛下,此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只要让把白家罪行公告天下即可。”

本来还稳坐钓鱼台的事不关己的赵毓珏,这时终于转过了眼睛?,他看着自信飞扬的楚云暖,一身华贵金衣笔直立于金碧辉煌的宣政殿中,静若处子,点尘不惊,“白氏一族所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陛下只消将这些事情昭告天下,百姓心中自有决断。所谓三人成虎,天下悠悠百姓口耳相传,白家曾经所拥有的功绩,都会在百姓心目中荡然无存,只会留下一个千古恶名。到时候陛下诛杀白家,史书也只会留下惩治贪官污吏,还清明政治的美名。”

永乐帝抚掌而笑妙,“楚卿这个建议甚妙。”永乐帝最担心的地方就在于此,白国公为大齐征战多年,在百姓中的声望不比平南王府差,若是冒冒然对白家动手,一定会落的一个卸磨杀驴的名声。可如果他先毁了白家在大齐百姓心目中高大威猛的形象,那接下来的事情迎刃可解。

第一步已经商量好了,永乐帝同意楚云暖的建议,众人又开始讨论接下的事情。

赵毓珏和楚云暖的位置站得很近,他轻声道,“阿璟跟你说了什么吗?”真不是他怀疑,而是楚云暖开口的提议简直就是恰到好处,这也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毁掉白氏一族积累了百年的名声。还记得当年他外祖父一家,也就是这样被毁掉名声,变得人人喊打。

楚云暖的表情很严肃,看上去想是在认真听这些人说话,实际上却是心不在焉。“我可一封赵毓璟的信都没有收到。”就连她派过去的林宿壁,这段时间也跟石沉大海一样,连个消息也没有送过来。

“赵毓珏我顺手帮了你一把,我可告诉你,下次再想拿人做筏子的时候,千万别把我扯进去!”楚云暖这人虽不惧麻烦,可最怕的也是麻烦。

赵毓珏想到了什么,依旧决定装傻到底,他一脸茫然,“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楚云暖斜睨了他一眼,眼眸一如既往的绝丽盛艳,可那瞳中,充斥着看好戏的神色,她嘴巴微动吐出两个字:“周云。”

她看见周云和赵毓珏了。

就在白皇后被废迁居冷宫的时候,周女官不忙着帮她主子收拾行李,居然去了皇宫中被废弃的椒房殿,这是先皇后居住的地方,但是自从先皇后暴毙以后此处就荒废下来。因为很多人说,多次听见三更半夜的时候椒房殿里有唱歌,像极了先皇后的声音。故此所有人都不愿意经过这个,椒房殿也渐渐荒凉下来。楚云暖可不惧怕这些鬼神之说,偷偷摸摸跟着周云进了椒房殿。在这个众人口耳相传里如同鬼屋一样的宫殿,里头却干净整洁,在宫殿最深处她看到了赵毓珏,以及神色恭敬的周云,隔得太远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可大概知道跟今日这场巫蛊之祸有关。只是楚云暖想不明白,身为用了的亲信的周云怎么会为赵毓珏所用。

原来在椒房殿外,他看到的那个人影果然是楚云暖。赵毓珏没有否认,只是笑:“家主,你的胆子可真大,闹鬼的地方也敢去。”

楚云暖眼神微藐,椒房殿里到底有什么幺蛾子,她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大抵是这一位雍王,不愿意别人打扰她母亲生前住的地方,所以在里头装神弄鬼的吓人。

他们两人说话时离得太近,都引起了曹德庆的注意。楚云暖站直身体冷着脸,满脸都是不高兴,曹德庆目光闪了闪,皇子当中拉拢楚云暖的人可真不少,连雍王也不能免俗,可这位楚家主倒是识趣,谁都不受他们拉拢,也难怪陛下如此宠信她了。

从楚云暖的建议提出去以后,这一群老奸巨猾的官员就开始打太极了。她听了好半天,都是这些人在表示对于白家的不满,建设性的意见居然也没有一个人提出来,包括接下来谁领兵出征去镇压白国公的谋逆,他们都只是义愤填膺灌不满,人选都没有定出啦。

?裴国公一直眯着眼睛,等到众人都吵够了才说道,“臣建议让三皇子挂帅出征。”现在大齐国泰民安,领兵出征赚军功的机会是少之又少,若是三皇子赵毓廷能在此次洪流之中挣一个军功回来,那对他日后加封太子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蒋国公附和,“臣附议。”

顾公梅不语,显然另有思量。

永乐帝有些迟疑,问道,“雍王,你怎么看?”他显然不想让皇子领军出征,这实在是因为当初魏王的缘故。曾经魏王执掌兵权,他这个太子有时候都看魏王的脸色,所以永乐帝十分忌惮让自己的儿子来掌权,生怕出现当年的局面。说句实话,他宁愿让臣子执掌兵权,好拿捏对方,也不愿意让儿子来做这件事情,免得不安分了,想借此夺了他这个当父亲的位置。

赵毓珏中规中矩的回答,“老三从来战场,若他挂帅,恐怕不妥。”

裴国公又道,“难道雍王就是天生的帅才不成?怎么说,也得给其他皇子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你自己一个人把持着,恐怕是不太好吧。”

光明正大的在父皇面前给自己穿小鞋了,不就是前段时间驳回他们的建议罢了,至于这么记仇。赵毓珏面带微笑,四两拨千斤,“本王从未上过战场,没有经验,本王就算是要去,也没有资格挂帅。”

裴国公脸色不好看,这句话落在永乐帝耳朵里,指不定会怎么怀疑他们。

这件事情就这么又僵持下去了,裴国公的态度很强硬,大致就是不让三皇子出征,他们就不支持其他的事情。

其实楚云暖乱觉得很惊讶,自古以来有几个臣子敢和皇帝说三说四个讲条件,可偏偏大齐的这些大臣,一个比一个嚣张,一个比一个势大,这边是大齐吏治中,最突出的缺点。这种近乎威胁的提议,别说永乐帝觉得不高兴,楚云暖自己都觉得有一点匪夷所思,她看了一眼老僧入定的赵毓珏,说道:“陛下,瑞亲王和精武卫不是在江源府么?陛下只要下一道圣旨,让军队听从瑞亲王的调遣,同时让精武卫配合,自然就可以将白家拿下,不用如此麻烦,还从天京派皇子去江源府。”

这是最简便迅速的办法,却不是其他几个人愿意看到的,以裴国公为首的几个官员顿时沉下脸,楚云暖就跟没有看见一样,“陛下直接撤了白国公为帅之权,如此一来白家便无法号令军队,至于江源府的义和军,不足为惧。”

永乐帝却在考虑着楚云暖的提议,裴国公等人着急了,立刻说:“陛下,瑞亲王年幼,恐怕不能执掌兵权!”

一直不说话的赵毓珏却道,“我记得,赵毓廷年纪也不大。”

被将了一军裴国公,顿时一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们最后使出了杀手锏,“陛下,瑞亲王身份卑微,他执掌兵权恐怕三军不服。”

这个理由?楚云暖有些讥讽,她笑了起来,“一个皇子身份都低微,那什么人的身份才是高贵?难道是裴国公你这样的?”

裴国公被咽了一下,有些说不出话来,关于赵毓璟的身份不是天京贵族间心知肚明的。

蒋国公道,“不如由骠骑大将军挂帅出征。”

楚云暖否决道,“陛下臣不同意,从天京到江陵府至少需要一个月,这一个月会发生多少事情谁也预料不准,倘若白国公就此收服了整个江源府以及军队,那该如何是好?让瑞亲王挂帅是最快速的做法!”

“可瑞亲王已经被困在了江源府!”

楚云暖妙语连珠,“瑞亲王被不被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军队知道大齐是表示不支持白国公的。远水解不了近渴,臣还是建议由瑞亲王挂个元帅的名头,撤白家权,至少让三军都明白,白家已然叛变。而不是在这边,继续等着他们几个商议出一个最能代表各方权利的人去领兵。”这两个老头子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让赵毓廷建功立业,可江源府是赵毓璟他们耗费数年心血布置出来的计划里的一环,她绝不可以让别人破坏。

“楚家主,我们就事论事,绝没有插手军权的意思。瑞亲王身陷囹圄,的确不合适挂帅。”裴国公就是有这个打算,却也不能说出来,他们都了解永乐帝,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觊觎兵权。

众人附和。

楚云暖看了他们一眼,“我都说了只是挂个名头,帐前易帅而已。江源府之事刻不容缓,晚一日白家可能让更多士兵的心朝向他们。请陛下即刻下旨,让瑞亲王担任主帅,随后派剽骑大将军挂帅从天津出发,率军前往江源俯平定白国公之乱!”

骠骑大将军是永乐帝的人,由他出征,再好不过。这是最完美的解决办法,既不让赵毓璟受人猜忌和质疑,也可以解江源府之危。

永乐帝思虑一番之后,欣然同意。裴国公却是恨恨的盯着楚云暖,楚云暖满不在乎把朝他们璀璨一笑。

两位国公觉得很不高兴,这原本是插手兵权唯一的办法,现在却被楚云暖给搅黄了。她提出来的这个方法,没有让天京城任何一方的势力插手,永乐帝定然会同意。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在眼前流走,让裴国公脸色都有一些不好,看着楚云暖的目光很凶恶,恨不得吃了他。

楚云暖却是浑然不在意,反正满天京的她得罪的人也不少,不在乎多两个少两个。?

各方权衡之下,永乐帝最终还是决定采纳楚云暖的办法,让骠骑大将军,调晋阳军三万军马,从晋阳出发前往江源府。

晋阳郡是离天京最近的一座府郡,可以说若是天京有难,那兵力十有八九都是从晋阳郡调出来。原本赵毓珏还在考虑那边几万军马何处置,现在楚云暖一出手,却是解了他的后顾之忧。

赵毓珏可不相信楚云暖是偶然为之,她觉得楚云暖应该是知道他的某些计划,或许也知道他最后的目的——是父皇。赵毓珏抬头看着坐在龙椅上的永乐帝,五爪金龙所指的黄金一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他,眉宇之间的阴郁和死气,清晰可见。哪怕永乐帝隐藏的很好,赵毓珏也已经从他自己消息渠道那里得到了永乐帝病危的消息,故此他才会选择在此时出手。有些事情的确可以事后处理,但是若要他父皇亲口承认自己的错误,必须要他在位期间,就算不是心甘情愿的也没有关系,他会用手段逼迫他同意的。

赵毓珏看着永乐帝忍不住一笑,他这才明白他鼓励的薄凉和狠心,是遗传永乐帝的。

天京精武卫被外调,最外围的晋阳军也被调走,如今永乐帝就像是被困在孤岛上的光杆司令一样,就算是发号施令,也没有任何人来救他。然而现在谁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剽骑大将军从天京出发以后,天京城的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楚云暖敏锐地察觉到了天京城风向的变化,风雨欲来。

永乐帝三十一年隆冬,远征在外的白国公终于是竖旗造反了,他发了檄文,并在其中列举了永乐帝三大罪状。第一,不孝不悌,诛杀兄弟姐妹无数,第二,贪图享乐,搜刮民脂民膏,以至江源府百姓水深火热,第三,九原府瘟疫天花是上天警,永乐帝天灾时曾下令禁止赈灾。这三条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大齐各处,而永乐帝那边早就将白家的罪状昭告天下,这件事也是被人津津乐道。

永乐帝所谓的三宗罪,跟白家来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白氏一族曾经掌握军权,是一方军阀,不知道有多少人阿谀奉承他们,买官鬻爵自不在少数。但是也有很人仗着白家之名,强抢民女草菅人命,就像是白家祖宅,这一座祖宅是白国公发家以后修建的,占地十分广。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无独有偶,白家祖宅所在之处曾有一处姓周的人家不愿意搬家,然而白家族人却将这可怜的父女三人活活打死暴尸荒野,然后强占了人家的地方,现在这家人唯一幸存下来的女儿一路乞讨到了天京城击鼓告状,此事传的沸沸扬扬。然后再就是西北无辜枉死几万百姓,最后连当初菏泽爨氏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

永乐帝不过是贪恋长生不老而已,当初九原府之事又是孟莲插手干预的,再说世家也在那里赈灾,没有引起动乱,这个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大错。可白家这些事情,就足够让天下百姓愤怒了。谁能想当初在西北之无辜惨死的人里,有没有他们的亲朋好友。

一时之间新晋义和王,原先的白国公和永乐帝打起擂台来,互相揭短。

楚云暖在背后劳心劳力的操控舆论变化,把义和王往死里踩,现在几乎是有楚家生意的地方,谁都知道白家的斑斑劣迹。

却说江源府,当时跟着白家出征的三万军队在说白家叛国以后,有的被副将带领脱离军队,有的却是跟着白怀喝白越两人进入了江源府。此时好吃好喝的义和王依旧被关在华丽的房间里,每日辰时都有人来跟他讲外面发生的事情。说到白家十几年功绩毁于一旦的时候,他愤怒到不行,然而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白怀和白越,都已经进入了江源府,现在谁都知道他白家是通敌叛国的罪人!

赵毓珏在背后操纵着江源府背后的风向,将义和王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真命天子。他说越好,永乐帝对白国公就越恨,精武卫那边也因此退避三舍,等待着新任主帅赵毓璟的命令。

?赵毓璟却像人间蒸发一样,一点命令也没有下达,金翔都在怀疑瑞亲王已经遇害,都想上书给永乐帝的时候,却看到平南王府的霍静娴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