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鹦鹉学舌,霍氏皇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静娴的大名,人人都听说过的。身为平南王府和家这一代唯一的血脉,这位姑奶奶在天京城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最受宠的嘉乐公主,最刁蛮任性的白蓁蓁,最目下无尘的木念云,在她面前,都乖巧的跟一只鹌鹑一样。这霍静娴的名声,几乎是和她的家世一样的显赫,刁蛮任性纨绔无礼,天京四大霸王里,她就排名第一。当然,让金翔注意到的并不是她的身份,而是霍静娴这个三个字背后代表着的平南军。平南王府一直受永乐帝的打击,然而平南军是一直死死握在平南王府手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永乐帝都不曾拿下平南军,早知道,这一支军队可是跟精武卫不相上下。??

霍静娴的架子十分大,前头有一百护卫开路,她华丽的车驾在城门之前停住。??

马车里用屏风隔成两个部分,里头是相对而坐的赵毓璟和霍清华,外面是带着人皮面具的霍静娴。这是她第一次和主子出在同一个空间里,霍静娴有些激动,也有些恐惧,公子对付人的手段那是成出不穷,霍静娴真是怕自己有哪儿一点出错,就被拉下去受罚。反正她也不是第一个假扮霍静娴的人,在她前面还有两位,一个因不知进退而主子杀了,另一个因为起了不该起的心思,企图成为真正的郡主,也被杀了,这两个人都是受梳洗之刑而死的,熟悉一样的钢刷,一层又一层,活生生刷下一层血肉来,现在尸体被埋在后花园里,上面的花草照得十分茂盛。??

赵毓璟几天前就出了江源府,对外人来说犹如铁桶的地方,对他而言却像是自家后花园一样。但是白怀他们进去以后,赵毓璟就从里面撤了出来,倒不是他怕了白家那两人,而是他想了一个瓮中捉鳖的好办法。赵毓璟修长的手指抬着红梅纹白瓷茶杯:“你都准备好了吧?”??

霍清华这一次来,是抱着赌徒的心思的。赵毓璟的计划很大胆,让霍清华有时候觉得心惊肉跳,然而这是他唯一一个能够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的机会,他不得不同意。“你可是要算准了,否则我这条命可要交代在你这里了。”??

“没那么夸张,大不了你继续做你的霍静娴呗,反正现在你老爹都被你给弄下台,名存实亡。你就算是用霍静娴的身份统领平南军,也没有人敢说半句不是。要是你愿意招婿,想必是有很多人愿意入赘的。”??

霍清华嘴角抽了抽,他最烦的事情就是那一群恶心的公子用吃火热的目光盯着他,他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霍清华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摆摆手,“你少恶心我,你可别忘了咱俩现在还是未婚夫妻,要是我不死一次,你和楚云暖也修不成正果。殿下,你应该感谢我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赵毓璟瞳孔幽深,就是黑水潭里依旧不能遮掩自己光芒的黑耀石一样,黝黑得发亮。??

“清华,你忘了,我两之间的婚约我可是没有承认过,好像从头到尾都是平南王府放出的风盛。我以后只要同样在放出风声,说是你们平南王府为了消除父皇对你们的忌惮,拿我做了挡箭牌……”??

霍清华听到他这么不要脸的话,目光一闪,哈哈笑道,“赵毓璟,你还是这么没有趣。”??

赵毓璟看着他,“你可以现在就回去做你的霍静娴,那你也别想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你这一辈子就活在霍静娴的阴影里!”???

霍清华有些发愣,他觉得赵毓璟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好半天他才很尴尬的笑了笑,“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霍静娴,也厌烦了。赵毓璟,楚云暖她不适合你,她是堂堂的南唐家主,日后若是你登上那个位置……”霍清华往上指了一指,“楚云暖是不可能放弃一切属于她的一切,入你的后宫,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比太后野心还要大。”??

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是因为皇帝不需要这一群女人去扶持自己的家族,从而动摇皇权。可楚云暖是不一样的,就算没有皇室,楚家也依旧可以称霸一方。赵毓璟眼神有些冷,“霍清华你想到这么多,可有没有想过楚云暖的身份背景?楚家根本就不需要借力。我说过,当初我们之间计划需要婚约作为桥梁,但那是跟你,男扮女装的霍清华,而不是货真价实的霍静娴,这种话我只说一次,你听懂了没有?”??

为了能让霍家留下最后的血脉,平南王可以想尽办法,譬如霍静娴和霍清华两人,他对外宣称,霍清华就是真正霍静娴,可是实际上,霍静娴也没有死,她活得好好的,比谁都滋润。平南王这么做,就是担心有朝一日霍清华死之后,还能留下最后的血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平南王府这一手玩的时分秒,可惜了他也不是任人愚弄的那一个。??

赵毓璟既然能查的这么清楚,霍清华也不装傻了,“我父亲的确是这个意思,如果平阳王府真的能扶持你称帝,那么霍家出一个皇后也是理所应当。”???

其实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被平南王摆了一道,他把霍清华真正的身份告诉他的,他当时还以为这是两家合作的诚意,后来抽丝剥茧查到霍静娴身上的时候,他才知道平南王早就对他下了套。这人么有的时候就不能觉得自己聪明绝顶,毕竟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面对平南王那样征战沙场,无数阴谋诡计走出来的老将军,他心里也应该是有几分忌惮的,可当时他太自傲了,觉得平南王府非他不可,所以没有去细查,从进了他的套。???

这一次他和赵毓珏的除掉白家的计划里,其实是不一定需要霍清华来的。他嘴上说的好听,是为了霍清华抛掉霍静娴这个强加在他身上的枷锁,光明正大的出现。实际上他是为了摆脱平南王给他布下的这一个局,同时也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和楚云暖一起。为此事,他殚精竭虑,计划无数次,也模拟了无数次,最后才得到如今天衣无缝的计划。只不过完整的计划,他没有告诉霍清华,因为他信不过平南王府。??

曾经他花了很多粮食去供养平南军,平南王真以为他是那种助人为乐的人么?为他人做嫁衣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来。平南王也不想想,每次送粮食去平南军那一边,都是他亲自去的。平南军从跟着平南王府受永乐帝打击之后,已经多久不曾吃饱过,也多久没有给家中的妻儿送去过银钱。但是,从他赵毓璟出现以后,平南军就有了粮食,民以食为天,一次两次的虽然不显眼,可次数多了,平南军现在看他可比平南王亲切,等到时机成熟,他就把这支军队夺过来。??????

“赵毓璟,你明明白白跟我说,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霍清华现在跟他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能跟着他一同前行,否则便是掉进水里淹死。?

赵毓璟摇晃着茶杯,茶水的颜色渐渐变深,他的眸色亦是如此,“我说的很清楚,让白家随便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你。霍静娴一死,平南王府自然大怒,到时候你,霍清华,才好打着为妹妹报仇的名声,从暗地里跳出来,先是你平南王府唯一男儿的身份。”?

江源府的事情已经传得天下皆知,不知有多少人在盯着这边的情况,霍清华一出现就会立刻传的天下皆知,到时候父皇就是不想承认他的身份也不可能。而白家会因为杀了霍家女儿许多人唾骂,会导致白家在军中威严下降。白家虽然号称军中威望与平南王府不相上下,可实际上平南王府才是军队里的一根标竿,或者说是所有军人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白家杀了霍静娴,在一定程度上就等于丧失了军心,军心不齐,白国公就算用兵如神,那也是会一败涂地的。

时隔一个多月,楚云暖终于收到了林宿壁寄过来的信,信里面把江源府此时的情况说的一千二处,连赵毓璟在背后所做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楚云暖哼了一声,合上信,这估计不是宿壁写的,是赵毓璟写的,否则里头的情况不会说的这样明白。??

秋芷领着鸟笼,问道,“家主,这只鹦鹉怎么处理?”??

随信而来的还有一个鸟笼,里面是一只学舌的鹦鹉。楚云暖看了这只鹦鹉一眼,决定按照信里头说的,给永乐帝送过去。??

最近被各种事情缠身,永乐帝烦不胜烦,头痛都严重了几分,看着楚云暖送来给她解闷的鹦鹉,永乐帝很欣慰。“他们都说朕太疼阿暖了,可是他们也瞅瞅,阿暖对朕是全心全意。朕前天刚说着无聊,她今天就送了一只鹦鹉过来给朕解闷,看看那些个公主皇子,每天都只知道跟朕要赏赐,要恩宠,从来都不想想关心朕。”

???曹德庆站在一边,看着这只讨喜的鹦鹉,鹦鹉浑身七彩斑斓,羽毛也是油光水亮,一看就是知道是精心饲养的。他也笑着说,“家主素来都是最心疼陛下的。”

永乐帝呵呵笑着,显然心情很愉悦,就连手边那一碗苦药也不觉得苦了,一口就把药喝了下去。他伸手逗弄着这只鹦鹉,这只鹦鹉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斗弄了几下居然高喊起:“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永乐帝更加开怀了,曹德庆很有眼色插上几句话,“听说这只鹦鹉,是楚家主的大哥,云州的贺问,特意送来给家主解闷的,她挂念着陛下,今天才到手,立刻就派人送进宫来。”

“还是阿暖有心。去,把库房里我收藏的雀金呢斗篷给阿暖送过去。最近的天气渐渐凉了,她才到天京来,也不习惯这边天气。”

曹德庆应了一声,赶紧吩咐小太监去库房里找。雀金呢是大食国进献的,据说是拿孔雀毛拈了线织,金翠辉煌,碧彩闪灼。前几天嘉乐公主想要,陛下都没有给,今天这么爽快就赏了楚家主,楚家主的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不容小觑。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却见黄太监从门外走了进来,跪道,“中郎将白严求见求见陛下。”

永乐帝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白家人,他挥了挥手,让黄太监退下去。曹德庆在此时试探着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置白严?”?

按理说白家谋逆,白严就应当千刀万剐,以儆效尤,只是他前些日子已经被指为嘉乐公主的夫婿,现在冒冒然的杀了,恐怕是对公主殿下的闺誉不好。?

自从上了年纪以后,永乐帝的心肠就越发软了,如果是曾经,就算是他再疼爱的公主的夫君,该杀他也就杀,就像是当年杀了长公主的夫婿一样,可是现在,永乐帝的确有一些犹豫了。?

曹德庆看在眼里,目光一动,他试探着说道,“据说为这件事情,嘉乐公主已经绝食三天了,陛下,再这么下去公主只怕是——”?

永乐帝觉得他是宠坏了这个女儿,动不动就寻死吓唬他,若真的不想活了自己挂一根白绫吊死的宫殿里就行,可偏偏跟他来这一套绝食的把戏。永乐帝很不高兴,“朕还没拿白严怎么着呢,他倒是先护上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留。”

“那陛下的意思是嘉乐公主应该——”?

永乐帝很厌烦这群女儿层出不穷的争宠手段,他一手逗弄着架子上的鹦鹉,笑容很慈祥,语气却冰冷异常,“既然她这么心疼八爷,现在就把她送到白家去。“”?

曹德庆低声叹一声,这句话说出来就等于是放弃了嘉乐公主了,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嘉乐公主受宠是因为她身上的气质有几分像楚明玥,可这么些年以来,她非但把自己身上和楚明玥有几分相似的地方给弄没了,反而愈发骄纵无礼。?

这时候宣政殿内的气氛十分不好,鹦鹉叽叽喳喳地叫道:“陛下,嘉乐公主,陛下,嘉乐公主……”?

一时间永乐帝都被这只顽皮的鹦鹉给逗笑了,他敲了敲鹦鹉的脑袋,“你这小东西,倒是学得快。”?

鹦鹉扑腾的翅膀在笼子里飞来飞去,“啊,,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永乐帝开怀大笑,心情好了以后,他脸色都好看了几分,“阿暖这是给朕送了个开心果过来,不像嘉乐,心里只有白严,白家,哼。”?

这时候鹦鹉去突然叽叽喳喳叫道,“江源府是白家的,江源府只能是白家的。”如此重复了好多遍,让永乐帝的神色变得格外微妙,????曹德庆也暗道一声不好。?

很罕见的永乐帝并没有发怒,只是问道,“阿暖有没有说,这只鹦鹉是从哪里来的。”?

楚云暖交代过,原来他还以为是她多心了,可现在一想,的确是有那么几分深意在里头的。“据说是江源府。”?

唰的一下,永乐帝把鸟笼砸到了地上,“白家在和朕示威呢!”???

宋家。

宋昉看着屋外已经恢复神智的司徒睿,他现在哪怕是聪明了和云扬的感情依旧十分好,原来是楚云扬帮他写策论,现在倒是反过来了。楚云暖一张一张地翻着云扬写的策论,不光是宋昉,就是她也一眼就看出这并不是云扬写的,这些策论立意十分新奇,所指出来的问题有格外犀利。宋昉看不明白,可曾经在北堂呆过快二十年的楚云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北堂的利弊之说,云扬这些策论上哪怕没有指名道姓,到她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缩影。?

宋昉品着茶,“你也看出来了。”?

“这么明显的差异,傻子都能看出来,司徒睿有如此本事,是该说他先天聪明呢,还是师兄教导有方。”?

宋昉的表情很淡,完全没有因为楚云暖的夸奖而喜形于色,他伸手点了点其中一张纸,“你瞧瞧这个。”楚云暖仔细看这上面写的内容,神色之间满是诧异,“他这个是——”?

“是大齐吏治的致命缺陷。”宋昉接口道,“这是他一个月前写的,师妹,你恐怕是养虎为患了。”

一个月前司徒睿的毒还不曾解除,他就能写出这种精辟的言论,那是不是说明他在那个时候已经恢复了神智。楚云暖长叹一口气,曾几何时司徒睿在她脑海里还是在北堂初见时的模样,因为她的干预,那个傻到可爱的人已经渐渐消失了。她有些遗憾,更多的是释然。

“你对他太信任了都没有查过他,我在昨天的时候收到了一点很有意思的消息。”

楚云暖抬头看着宋昉。

------题外话------

我在想,有没有一百个人在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