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北堂和亲,养虎为患/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昉这人十分古板,从来不会用这种戏谑的语气说话,楚云暖意识到事情恐怕是糟糕了。宋昉面上带着奇异的声色,“在你心中,司徒睿可能是个乖孩子,和云扬一样需要你的照顾,可你有时候自己都忘了,他姓司徒,是北堂定边王府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楚云暖紧紧抿着唇,宋昉说的没有错,她对待司徒睿时的确下意识的将他和定边王府区分开了,也觉得他弱小需要别人去保护。她是真的是忘了司徒睿才是野心勃勃的定边王府继承人,她下死手整过司徒衍,对付过司徒恪,唯独对他起过疑心,甚至她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也没有避讳过他,因为她相信,司徒睿不顾背叛她。?

“师妹,你很聪明,可惜有时候你太过重情重义了,在我们世家,情义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半个月前,定边王已经到达大齐腹地,也就是江源府,这个消息很早就有人通知你了,但是,你知道吗?”

楚云暖皱眉,“定边王去了江源府,这怎么可能。”

宋昉温着茶,眉眼温和似书卷,“楚家的消息网遍布天下,我都知道的消息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心里应该一清二楚。司徒睿,从来不是你心里,那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弱者。?”

宋昉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是司徒睿从中作梗拦下了消息。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北堂?楚云暖不能否认司徒睿做的不对,就像她自己,同样为南堂而殚精竭虑,只是她想不到,她以为的那个善良的孩子,实际上却一头狼。如果司徒睿明说,她也是不会对他多加阻拦,可他竟然在他背后耍手段,这让楚云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师兄既然早就知道,那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才告诉我?”

小茶壶里水正沸腾着,咕隆咕隆的气泡不停地往上冒,腾起的雾气模糊了宋昉的脸庞,“因为茜雪说过,他不会伤害你,然而这一次我却是觉得茜雪她判断失误了。”

原来宋茜雪早就看出来了,楚云暖这才想起来,其实宋茜雪曾经有好几次跟她提过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其实她的已经提醒过她了。“睿儿是个好孩子,师兄,你教了他这么久应该知道的。”

他承认司徒睿很聪明,举一反三,可要说他是个好孩子,宋昉却是不敢苟同了。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磨着司徒睿的性子,想将他的别扭和偏执掰正过来,所以让他写了这么多策论,做了这么多首诗。然而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司徒睿该是怎样的依旧怎样,一点变化都没有。“我要跟你说的不是司徒睿和定边王有联系,而是定边王府想要和大齐联姻。?”

北堂和大齐曾经数次联姻,无数贵女嫁到北堂去。楚云暖想到那些在北堂生活得生不如死的贵女,神色之间格外不好,数年以来,大齐曾经嫁过十八位公主,二十多的大臣之女到北堂去,但是定边王妃的位置,从来就不属于大齐的女儿!她们在那边,一是受到北堂人的指责和怀疑,再则是受到大齐的怀疑,怀疑她们叛变,支持了自己的丈夫。楚云暖是真的很可怜那些女人,毕竟她当初也是其中一个。“一百年以来,大齐和北堂之间相安无事,里头埋葬了多少女儿的血和泪,以及她们孩子的尸骨……和亲一事,我第一个不同意!”

宋昉面上奇异之色更甚了,“这一次北堂点名的联姻对象,是你。”

楚云暖一怔,几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师兄,你说错了吧。”

宋昉神色很坚定,又重复了一遍,“北堂点名要南堂楚云暖去北堂和亲,我想天下应该没有第二个楚云暖了吧。你猜猜,这个主意是谁提出来的?”顿了顿,宋昉唇角勾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是司徒睿。云暖,你终究还是养虎为患了。”

这一次楚云暖倒是完完全全地冷笑了,北堂那个地方她这辈子是再也不会嫁过去,她此生绝不踏足北堂,除非北堂城破!“那照师兄这么说,司徒睿岂不是很久以前就和北堂有了联系,或者说是司徒恪这么久以来种种行为都是他授意的。”楚云暖的眼神很凉,里头含着恼怒,那是被人欺骗的神色。

宋昉评价道,“司徒恪是难得的将才,却没有指点江山的能力,简单来说他就是只有一个匹夫之勇的莽夫而已,你觉得北堂那一边如此混乱的局面,是他可以收复的吗?云暖,难道你就不曾怀疑司徒睿中的蛊,并不是完完全全将他心智给蒙蔽了,而是时好时坏?否则你真以为他是天才,或者说我这个先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只教导了他区区两三个月,就能让他拥有如今的智慧。”

宋昉的一番话给楚云暖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就是回府之后她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情。紫藤花架子下面,楚云暖正在沉思,这时候她却看见若华蹦蹦跳跳的从后面走过来,手里头还拿着一个银色小匣子,楚云暖记得,这是那一天司徒睿解毒之后从身体里引出来的母蛊。楚云暖想到了什么,立刻叫住了若华,“若华你等等。”

若华回头看见楚云暖,眼睛一亮,然后再看到她的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上的匣子上时,立刻把双手藏在身后,“家主,您叫我?让师兄过来,我还有事呢。”

楚云暖勾了勾手指,“过来。”

若华知道家主不喜欢她沾染这些东西,一直以来都是偷偷摸摸的,现在居然又被家主抓了个正着,若华嘴巴撅的高高的,一步一步挪到楚云暖面前,双手一伸,视死如归一般将手里的匣子递了过去,“家主你放心,我真的没有拿这个在家里面其他人身上试过。”

楚云暖看若华分明是一副肉疼,还非得装大方的模样,问道,“这个蛊,你查出些什么没有?”

若华偷偷看了楚云暖一眼,见她并没有生气,叽叽喳喳的把自己所研究出来的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楚云暖。“家主这个东西,好像是跟小少爷当年住的迷心蛊是同一种类型,不过这个要更高级一些。这种蛊虫的影响人的心智,但它也会在一定的时候陷入沉睡,只要这个蛊沉睡下去,那么中蛊的人就跟正常人没有多大差别。”

“也就是并不会变成傻子了?”

若华点点头,“但是家主,这个蛊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随着母蛊越来越长大,中蛊人的身体里蛊虫就会越来越多,人就会变的越来越迷糊,就像是傻子一样,就在他完完全全变傻了以后,很快就会命不久矣。”

楚云暖听明白了,也想到了一些事情,当初她提出要让司徒睿来北堂解毒的时候,司徒恪是不同意的,却在思考了两三天以后欣然同意了此事。她原来还以为是司徒睿想清楚了,现在想来来估计是司徒睿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才同意前来南堂解毒。楚家的医术一向是闻名天下的,他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楚家身上也无可厚非。只是楚云暖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被司徒睿欺骗了这么久。

“家主。”若华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好,不禁说道。

楚云暖挥挥手,“没事你下去吧。”

若华抿着唇,眼睛睁得大大的,“家主你别生气,要是以后你不喜欢我碰这些,我不碰就是了。”

楚云暖哑然失笑,伸手掐了掐若华圆圆的脸颊,“没关系,你喜欢这些就放心去弄,我不会生气的。”

若华显得很高兴,“家主你说真的吗?”

楚云暖点头之后,若华这才开开心心的走了。楚云暖一个人在湖边走着,其实他不应该怪司徒睿的,是她自己被很多主观现象蒙蔽了眼睛,没有察觉到其中的不对之处。当年司徒衍要杀了司徒睿兄弟两恐怕也是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司徒睿才是司徒恪后面的支持着,也难怪当年司徒睿惨死之后,司徒恪就跟没有牙齿的猛虎一样,轻而易举就被司徒衍给除掉了。当初很多不合理的现象现在都有了解释,楚云暖都有些嘲笑自己粗神经,罢了,她这也算是还了当初司徒睿瑞的救命之恩。

楚云暖这边才宽慰了自己一番,一转身就看见了春熙正带着宋茜雪进来,宋茜雪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衣服,清雅朴素,“你怎么来了?”?

宋茜雪眉眼里都带着笑意,她站在一棵芭蕉树下,整个人温和而又精致,“三哥说你恐怕会心情不好,叫我来看看你,怎么还在烦恼司徒睿的事情吗?”?

楚云暖摇了摇头,“也说不上什么烦恼,就是觉得自己看走了眼。”?

宋茜雪看着被微风吹拂过,泛起涟漪的湖面,“我很早就发现司徒睿的不一样,我以为是他解了毒的原因,但是后来听三哥说我都觉得自己看走了眼。”?

远处隐隐有晨钟之声,一声,再一声,伴随着楚云暖的叹息声,“事已至此。”

宋茜雪的声音很平稳,“北堂和亲的事情呢,你打算怎么办?”司徒瑞对楚云暖有几分不一样的情绪,她是看在眼里的,可楚云暖从头到尾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也不好的多说。?

楚云暖面色淡静,仿佛一只静静开放的水莲花一样,“陛下不可能让我去和亲。”?

道理是这样一个道理,但是就怕朝堂上那些人逼迫于永乐帝,宋茜雪的眉头不由皱起,“我觉得你还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他们敢让我去和亲,我就敢带着楚家全部的财富出嫁,你觉得谁会愿意?”楚云暖轻飘飘一句话,重重打在了宋茜雪的心口,她一下子拔高了声音:“你真的要这样做,你可知道北堂是什么地方?!”?

楚云暖声音里满是无可奈何,又带着淡淡的讥讽,“我是说他们敢让我去的话。可你觉得,谁敢让我去?有楚家的财富在北堂,那北堂定然是会如虎添翼,到时候北堂想要脱离大齐自立为王那是轻而易举,将天下一分为二,谁会这么傻。”?

宋茜雪虽然号称女中诸葛,但是她所做的事情都是基于自己是大齐人,但是楚云暖和她不一样,楚云暖根本就不在乎大齐如何。若是在此事当中,大齐毫不犹豫地背叛了她,她也一定会指剑相向!宋茜雪两道峨眉轻轻的蹙在了一起,“如此的话,那就是在要挟陛下,陛下这人最是多疑。”?

楚云暖淡淡道,“陛下是多疑,可他也聪明,绝不会让大齐在他手里分裂成为两个部分,让他受到后世责骂。再说我一走,他最后的念想也就没有了。”说起来利用自己的母亲有些卑劣,然而这是事实,如果她去北堂,她定然要带走楚家所有的一切,包括他母亲最后遗留下来的东西,这样的话永乐帝这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任何跟母亲相关的一切。

“你就说我,那你们呢,宋茜如怎样了?”?

宋茜雪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人都有自己的烦心事,她哼了一声,“她还能做什么,不就是日日巴结着和妃,宋家人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光了。恐怕现在,谁都以为宋家在支持赵毓泓。”?

这下子楚云暖明白了,“她还是想嫁给赵毓泓,你呢,你怎么想的?”?

说到这个,宋茜茜雪的目光闪了闪,笑容里带上了几分苦涩,“赵毓泓瞧中的是宋家背后代表的势力,姐姐她不明白,就一头栽了进去,现在还说我嫉妒她。”?

她只字不提赵毓泓,但楚云暖也明白她是放不下对方的。这个种事情谁都不好劝,就像当初的她自己,偏执无比。赵毓泓现在的情况就跟她差不多,心里始终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为此汲汲营营,可能是想功成名就之后江山美人都抱入怀中,可是宋茜雪她等不急的。而宋茜如,这一个新回到宋家的女儿,她的心里只有情情爱爱,恐怕于她而言宋家只不过是一个,让她能更接近心上人的踏板而已,什么骨肉亲情,她到底是不太在乎的。

楚云暖那一日下了如此决断以后,宋茜雪就开始观察起宫中的情形,的确像她所说的那样,永乐帝根本就不同意楚云暖去北堂和亲,楚家的财力实在是太惊人了,轻轻松松供养一个百万人的军队不在话下,如果是让她去了北堂,那北堂兵力保管惊人。虽然是这样,但很多看不惯楚云暖的人一直主张和亲,朝堂之上赵毓珏也不持反对意见,只是冷冷看着他们在那里争吵,眸光中含着讥讽神色,一群鼠目寸光的人。?

楚云暖和赵毓璟关系他可是看在眼里的,若是阿璟回来发现他未来王妃被人给送去和亲,不知该是怎样愤怒。赵毓珏看着为首蹦跶的最厉害的武太师,眸子里的光芒暗了暗,他记得武太师的女儿今年刚好十五岁。?

等到他们吵够了之后,赵毓珏凉凉,“让楚云暖和亲可以,只要只要你们每年能拿出那么多的银钱填充国库,那她和亲去就去和亲!”?

这下子谁都不敢吭声了。

赵玉毓珏这才冷笑,“你们一个个现在都哑巴了?刚才说的欢快得很,要楚云暖去和亲,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大齐一半税收来自于南堂,你们一个个的要南堂王去和亲,是不是想通敌叛国,把南堂拱手让给北堂,北堂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满朝文武大臣唰唰唰的跪了一地,高呼臣不敢。?

这时候武太师忽然站了出来,跪道,“雍王,此言差矣,楚云暖先是大齐的臣民,然后才是南堂家主,她既生为大齐人,为大气鞠躬尽瘁是理所当然,不过是要她和亲而已,又不是要他抛头颅洒热血。”?

永乐帝的表情很难看。?

赵毓珏鼓掌,不着痕迹的下套,“那照武太师这样说,如果是你,你也愿意为大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武太师昂首挺胸,回答得慷慨激昂,“臣自然是愿意的!为大齐而死是臣的荣幸!”?

赵毓珏微微一笑,立刻转身,朝永乐帝拱手,上奏,“父皇您也听见了武太师这番话,现在能为大齐做到这份上的官员不多,您就成全了他一番心意。儿臣听说武太师的女儿今年刚好十五岁,不如就让她去北堂和亲。”?

武太师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绿了,他立刻道,“陛、陛下——”?

永乐帝哈哈大笑,“武卿有心了,如此就册封武卿的女儿为端和公主,前往北堂和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