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千里寻人,江源之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携带的皇子兵甲大约只有五百人左右,霍清华带来的平南军也只有三千多人,对上一万多人的叛军,毫无胜算。再说精武卫和晋阳军直面义和军,腾不开手来援助赵毓璟。

楚云暖的脸色很难看,她掌心一蜷,紧紧捏着袖口边的锦缎。她万万没有想到,司徒睿离开天津城竟然去了江源府,更没有想到他居然要去围剿赵毓璟。他和赵毓璟的确是有些不合,不过口角而已,哪儿能有如此深仇大恨,非得你死我活。说一句很难听的话,在赵毓璟和司徒睿之间如果非要他选择的话,那他自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赵毓璟!

“定边王呢,现在是不是就在江源府?”楚云暖想到了宋昉告诉她的消息,定边王很早就到了江源府,他在那边一直按耐不动,是不是就为了等司徒睿过去?是不是司徒睿根本就不像北堂传言里那样不得定边王看重?或许他才是定边王心目当中的继承人。

楚云暖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说不准从一开始定边王就没想着让司徒衍回到北堂……种种杂乱纷呈的消息的她脑海里翻腾,她慢慢抽丝剥茧,从里面提炼出最有价值的消息。若是定边王真的宠爱司徒衍的话,司徒衍就不可能离开北堂,来大齐寻找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他这么做应当是为了巩固自己在北堂的地位。换一句话说,司徒衍在北堂根本就没有楚云暖认识里那样受宠。

这个时候,楚云暖突然觉得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切太片面了,事情的本质和真相往往是如此叫人吃惊。她不想去怀疑这段时间的相处里司徒睿有多少真心,只想现在用最快的速度到达赵毓璟身边。赵毓璟能够遇到这样的困境是她的错,如若不是因为她一时妇人之仁,绝不可能造成今日的局面。“陛下怎么说?”

赵毓珏迟疑一下,其实对于父皇有些行为他是觉得很惊讶的。“父皇的意思是要让精武卫全力保护阿璟安全,只是现在精武卫和晋阳军都被前头的义和军拖着,根本就没有办法到阿璟那一边去。”

好歹不是全部的兵力涌到了那边,楚云暖觉得事情至少还有挽救的机会。她紧紧紧紧抿着唇,“我要去江源府。”

赵毓珏完完全全的呆住了,本来他今日来的目的,是想通过楚家的各种消息渠道给阿静璟一些帮助,可现在楚云暖竟然说她要亲自去江源府一趟,这虽然是再好不过,可是……赵毓珏说道:“江源府那一边暴民居多,你真的要去?你要想好,那边可不像天京也不像南堂,天气寒冷不说,又兵荒马乱一片。”

楚云暖的神色很坚定,话语里一片清冷之色,“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我一定要去!”她并不是养在深闺的娇娇贵女,曾经她也是上阵杀敌的巾帼,何况很多楚家的势力她只放心自己亲自调用。

赵毓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能去,父皇不会放心里去的。”

楚云暖抬头直视着赵毓钰,如今掌握了大齐朝政的赵毓珏锋芒毕露,就像是一柄锐利出鞘的宝剑一样,“我去江源府对你来说应该百利而无一害的!雍王殿下,你的计划应该已经开始了吧,我的存在就是你计划当中最大的变量,如若陛下下旨让出家勤王救驾,我是定然不会反对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赵毓珏就是不同意也不可能的,毕竟楚云暖说的对,若是父皇要求楚家做什么,她定然不会反对的。不是因为楚楚是所谓的保皇派,而是坐在龙椅上的人一日未变,楚云暖就绝不会拿楚家冒险。

眼见天色不早了,楚云暖派人送客,她也懒得和赵毓珏多说,迅速的走了出去,她一边走一边吩咐秋芷秋桂准备好行囊,一边去了后院交代云扬和春熙一些事情。

楚云暖吩咐春熙在她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对外宣称她染了风寒,不能见人。她当初来京城,实际上是作为质子的,她现在要离京可算得上是一件大事。楚云暖并不想很麻烦的一层一层通报上去,所以就采用了这样最直接的办法,春熙那边忙开以后,她交代了云扬一些很琐碎的事情。

楚云扬听说姐姐要去发生民变的江源府,眼眶都红了,“姐姐那边这么乱,你何必亲自去,天京有这么多人,随便一个去都好。都怪赵毓璟,没有那金刚钻还非得揽这瓷器活,现在还害的姐姐去救他……要是睿哥哥在就好了,他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楚云暖看着弟弟渐渐长成翩翩少年郎的脸庞,有些不忍心告诉他,这件事情就是他最崇拜的睿哥哥做。楚云暖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嘱咐道,“我离开天京的这些日子,你好好跟着宋昉学习,和春熙一起处理一些家族的事情,楚家这段时间就交给你了。”

觉得被委以重任的楚云暖,瞬间郑重下来,他拍着胸脯,“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看好楚家的。”

楚云暖点点头。

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都一切都准备好了,这一次楚云暖只打算带夏妆夏华姐妹,春熙本来是想跟着去的,然而楚云暖却要她在天津城坐镇,替她处理难的一些事情云扬很难把握的事情。

现在整个楚家都知道,见春熙跟见楚云暖一样,由她发号施令是最适合不过。最重要的是春熙和她一同长大,两人又受着同样的教育,春熙所做的决定,想必跟她也不差多少,况且某些事情的决策她只信任春熙一个。担此重任,春熙的脸色很严肃,“家主您放心,属下一定处理一些,定不愧对家主信任。”

楚云暖点点头,废话不多说,一路轻车简行,出了天京城。

楚云扬一直注视着姐姐的背影,一瞬间的眼眶微红,此时他褪去身上所有的稚嫩,变得冷持老城,尖锐不少。

春熙注意到她的变化,忍不住再想这一次的事情,未必不是坏事,至少能让小少爷迅速成长起来,独挡一方。

真正接手楚家所有的事情以后,楚云扬这才着他体会到姐姐的辛苦,虽然有春熙在一旁帮助,但楚云扬依旧觉得力不从心。他开始正视自己的缺点,每日学习之余都会像宋昉多询问一些事情。

楚云暖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施钦北原本还在处理一些琐碎的事,一听说这件事就赶紧过来了。可很不巧,他到的时候,正好亲眼看着楚云暖的马车,驶出天京城,施钦北几乎是快哭了,瑞亲王临行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让楚云暖涉险,但是现在呢,楚家主竟然去江源府。“王爷,您怎么就让楚家主去江源府呢,殿下知道了说不准会怎样愤怒。”

赵玉珏似笑非笑,“患难才能见真情,不是么?”

一路向北而去,天气是越加寒冷了,四周的景色也渐渐趋于荒凉,目之所及都是白茫茫一片。马车里升起了三个暖炉,楚云暖还是觉得寒气入骨,她曾经是在高寒的北堂呆过很多年,却依旧不喜欢如此寒冷的天气,比江源府更冷,北塘而言已经算得上是温暖吗?楚云暖抱着一个手炉,掀开车帘瞧着外面,四周一片荒茫,只能看见荒芜的庄稼地,再也看不到,京城华丽典雅的亭台楼阁,或者说是南堂精致修眉的房屋以及热闹的店铺。

对于赵毓璟来说,这一次江源府之便是一个极大的转折,可以说是他计划之外的事情。若是处理不好,定然是命丧与此,若是能扭转乾坤,那定然的一鸣惊人,闻名天下。

楚云暖不自觉的看向江源府的方向,冷风吹越来越大,楚云暖的鼻头都粉粉红红的。

她不禁在想,赵毓景在江源府那边怎么样克?

毕竟赵毓璟跟他一样,都是在南堂长大的,肯定会受不了这边寒冷的天气。

他见到自己会惊喜吗?不应该说是惊吓吧。

进入江源府境内以后,路上开始断断续续碰到一些逃难的百姓,他们有的是拖家带口,有的只是一个人,更有很多小孩子连家人都没有,流浪着,眼巴巴的看着有父母的孩子有东西吃。夏妆和夏华看在眼里,眼眶都红了,毕竟她们曾经也是孤儿,后来被楚家收养有了今天这样的日子。可是曾经受冷挨饿的日子,她们怎么也忘不了,现在见到这样的厂场景,两人格外于心不忍。

楚云暖将一切收入眼底,也都觉得不可思议。按照各方消息上来说,无论是梁七儿还是白家,都是打着为江源和百姓吃饱穿66暖的大旗去造反的。而现在这里居然有这么多流民,居然都无法果腹,所谓江源府百姓吃饱穿暖都是假象。

每当遇到流民的时候,楚云暖就会从附近楚家店铺里运来很多粮食,好在全国各地都有楚家的生意,临时征调一些粮食也是轻而易举。渐渐的周围人都知道有一辆漂亮的马车里面坐着一个神仙姐姐,她一路出门都会给所有的冒民带来好吃的食物。渐渐的消息越传越离谱,简直是把楚云暖说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可以说是整个江源府的人几乎都认识了楚云暖。

靠近江源夫的时候,一路上的难民明显更多了,天气也变得更加寒冷,远远的眺望过去,就能看见气势磅礴的鹤云运河。这是永乐的最大的功绩之一,如今也就变成了他是为政期间最大的败笔。

这一条运河贯通南北,是大齐的命脉之一,比起九原河时常涨潮决堤,这一条运河也算是十分温顺,自建成以后,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如此事情,造福了两岸边百姓。只是江源府此次民变,却又是由鹤云运河而起。

翌日一大早,白怀和白越又带了义和军前来挑衅,精武卫和晋阳军这边迎战,然后不过两个时辰,义和军居然又鸣金收兵。义和军这几天就跟孙子,打不过就跑,还时常出来挑衅,金翔都被打出火气了,正准备派一对人去援助瑞亲王的时候,义和军又上来了。这下子谁不知道白家那几个人,是存在心在拖住他们。

又被涮了一通,金翔这边火气正冒,骠骑大将军正在练兵。突然间看到一架华丽的车驾缓缓行来,金翔不由眉心一跳,自从霍静娴出事以后他真是怕极了,真怕天京哪个贵小姐又突然间蹦出来,他赶紧指挥人去拦住。

这么马车主人也知礼,知道军营重地不可入,就在外面等候,并不胡搅蛮缠。不知道车夫说了什么,金翔派过去了士兵竟然一副见鬼的样子爬了回来,金翔没有好脸色,“怎么啦,是不是她不肯走,轰出去,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亏他刚才还以为对方是个知礼的,现在就原形毕露了。

“将军,楚家主来了。”

金翔这一次简直就是惊呆了,“你说谁,楚家主,南堂那一位小祖宗?”金翔这一次是真的想骂娘了,这些个金尊玉贵的小姐们一个个不在天京城呆着,怎么尽往江源府跑,一个霍静娴死了,就已经惹的平南王府如此震怒,还冒出了个霍清华,若是楚云暖再在这边出什么事情,那他也就该一死谢罪了。楚家主的身份可比霍静娴高多了,这可是个金娃娃。金翔是真的不愿意让楚云暖进来,但是又怕她在外面出个什么意外,不得已就将人给引了进来。

车帘从正面打开,楚云暖穿着一身颜色很厚重的衣服,她英姿飒爽的从马车上跳下来,“金将军叨扰了,我此次前来是有事情需要向您询问。”

不用说金翔都知道是因为瑞亲王,他说道,“瑞亲王和霍六公子现在被困在城外,焉支山里,现在大雪封山,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更何况北堂来的军队还在外面守着。”

想也是如此,这么大的风雪,上山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也感谢这一场风雪,没有让司徒睿的人马贸贸然入山,赵毓璟他们至少还能撑一段时间。楚云暖若有所思,她看着金翔,“金将军可有焉支山的地图?”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楚云暖看上去比霍静娴知礼,却比她大胆多了,居然想要进焉支山。为了不让楚云暖出个什么意外,牵连到她他,金翔不得不劝道,“楚家主现在是是焉支山最危险的季节,你最好还是不要进山,下头的北堂军不是吃素的,再等几天,我们拿下江源府,瑞亲王那边的压力自然可以缓解。”

楚云暖望着巍巍峨的城门,分析道,“如今江源府一共六万军马,加上城中暴民,笼统七万。白家骁勇,白越擅长布阵,就算你和骠骑大将军全力以赴,至少也要一个多月。焉支山现已大雪封山,虽然可以缓解北堂军带来的压力,但山中食物稀少,瑞亲王根本等不得。”

金翔听她分析的头头是道,就知道她在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准备,只是要让她这么去,实在不妥。“楚家主,不如我派人随行,保护你?”

楚云暖摇头,婉拒了金翔的提议,“精武卫是军队里的佼佼者,理当上阵杀敌,用来保护我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金翔也不再劝了,反正楚云暖在外面有个闪失,也总比在精武卫出现意外连累于他得好。金翔二话不说,就把焉支山的地图给送了出来,楚云暖谢过之后,又浩浩荡荡的离开。

焉支山在江源府城门在八里处,此处是大齐极品熊掌的盛产之地。胭脂山附近又一句俗话一掌十年富,意思就是说有幸猎到一只熊掌,十年都不愁吃喝,就是因为熊掌价格高昂,每年都会有无数猎人进山去寻找黑熊,尤其是每年冬日之时,是猎熊最好的时机。然而焉支山十分危险,不仅黑熊。更有很多凶猛的豺狼虎豹,冬天尤其凶恶,且胭脂山地形十分复杂,除非是十分有经验的猎人,否则便是有来无回。

楚云暖要入焉支山,得避开山脚下的北堂军,就必须得找向导,时常入山的猎人就是最好的选择,可江源府如今城门紧闭,楚云暖也没有办法从里头寻找到引路人,她只能顺着焉支山一路前行,希望找到地图上找到标志着的那个小村庄。此处人烟稀少,他们找了好久,也没有见有村庄。夏华不由道,“家主,我们是不是让那个金将军给骗了,这儿哪有什么村庄,他给得地图是假的吧。”

楚云暖借着雪光看着地图,吩咐道,“再往前走一公里看看。金翔才不会这么做,他一个精武卫的首领忙的很,没那么多的时间去做这种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