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悬崖入山,睿儿心思/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又走了一里多路,前面终于看见了一处小山村,或许是因为江源被暴民占据的原因,这个小村庄里的生看见有生人进来竟然家家户户禁闭家门。楚云暖看在眼里,估计这些人都被暴军给吓唬怕。早就听说将江源府的义和军打着让那里的百姓吃饱穿暖的幌子,四处搜刮粮食,附近几个村庄和城镇,几乎都没有了余粮,然而这些粮食究竟到了什么地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义和军是吃饱了,看看周围这些人,个个面黄肌瘦。

楚云暖下了马车,徒步前往最近的一间房屋,这座房屋是青砖所建造,与周围的泥巴墙有很大的差别,算得上是这村庄里的富庶之地。按照她的猜想,能建造这样房子的至少家中曾有人是猎户,而且还是打过黑熊的。

夏妆敲起了门,屋里并没有人理会,她道,“家主恐怕是没有人吧,不如我们去别处问问。”

就在这时候,背后传来喝斥声,“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楚云暖回头看去,那是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他骨架十分瘦小,紧紧抱着怀里一个小小女娃娃,那小姑娘胆子十分大,眼睛滴流滴流的看着楚云暖。

“我们家已经没有粮食了,你最好去别处寻。”少年郎的目光很警惕,生怕楚云暖会动手,再次强调了一遍,“现在城里发生暴乱,我们家的粮食几乎都暴军给拿走了,已经没有一点粮食,你若是想要粮食最好去别处寻!”

楚云暖打量着他,他脸上脏兮兮的,带着灰尘看不清原本面目,大冷天的只穿着一个破烂夹袄,可还怀里那个女娃娃倒是气色红润,想必他应该是把所有的食物给她吃了?对待小孩子楚云暖的态度一向温和,她朝那女娃娃招了招手,女娃娃似乎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扑腾着要从哥哥话里跳下来。

卫小铁抱紧自家妹妹,对着楚云暖得目光更警惕了。

这种目光楚云暖曾经看过,就像是对待人贩子一样,她觉得很新奇,这倒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看待。她这人也算一个坏人,可绝不会对孩子下手,这是原则。

“大冷天的,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顿了顿,“我对你们的粮食没有兴趣,再说看你的模样也不像是有存粮的。哦,对了,我对你们两也没有兴趣。”

站在门口也不是长久的事,隔壁已经有人在偷偷在看了。卫小铁又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妹妹,从怀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这座小院修建得十分宽敞,地板都是青石板,能看的出来这家人曾经也是十分富庶的。

楚云暖神色一动,“你们的粮食是不是都被义和军给抢走了?”

卫小铁呸了一声,“什么义和君,一群暴民而已!那梁七儿仗着自己民夫的身份,骗取江源府百姓的同情和信任,杀了当地官员,转头又说他主子是什么白国公,做这些事情是为民除害。谁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想自己当土皇帝!现在为了养活那些士兵,四处搜刮,搞得我们这边民不聊生!”

楚云暖微微一笑,这个穷乡僻壤倒是有个明白人。“夏华,把吃的拿过来。”

卫小铁一听食物两个字眼睛的都瞪大了,夏华从马车里拿下两个荷叶式的多宝盒,打开盒盖,露出里面做工精美的点心来。女娃娃一看眼睛都亮了,她怯怯地看了看哥哥一眼,小嘴努了又努,显然很想吃,可他哥哥没有发话,她也不敢动。卫小铁也是咽了一口口水,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可是他相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一位千金小姐如此大方恐怕是想要什么。可他如今家徒四壁,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让对方看上眼的,除了他妹妹。他早就见过,这段时间又很多人把家里的小女儿给卖了,换去粮食,这个人也是这样想的吧。

卫小铁抱紧了妹妹,前几天三叔也劝他把妹妹买给大户人家做丫头,可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是绝不会同意的。“你想要什么,如果你要我妹妹,我是不会给你的!”

又是这种眼神,跟一只小狼崽子一样。楚云暖支着下巴,手里端着屋子里一个洗十分干净的破陶碗,倒了一杯水轻轻抿着,寒冬腊月的,水都凉得很喝下去都觉得牙齿疼,只一口就放下陶碗。“我就是看你们两可怜,发发善心而已。”

卫小铁很显然不相信,把所有的食物推到了她面前,一副打死都不吃的模样。楚云暖瞅着她这么倔强的模样,突然间来了兴趣,试探道,“我想找一个有经验的引路人进焉支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

卫小铁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表现的很惊讶,冬日里的焉支山的危险是其他季节的几倍,但是收货也是丰富的,他正准备过些日子就进山一趟。“你想要进山做什么?”

“找人。”楚云暖看着卫小铁,“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引路人,我给你五百两银子。”

这就是一个熊掌的价格了。卫小铁咽口唾沫,觉得无比诱惑,依照他自己的力量若是进山杀熊,那是九死一生。倘若是去找人的话,恐怕他还可以活着回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妹妹,在不知觉间她已经捧上了一块糕点大快朵颐起来,她吃的两边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一只小松鼠。

楚云暖的神色很温和,到过一碗夏妆热好的水放到她面前。卫小铁神色突然一动,“我可以带你进山。”

“就你?”夏华很挑剔的看了他,“你才多大,认识路嘛,可别耽搁我家家主的事情。”

卫小铁昂首挺胸,“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个村庄里最有名的猎人,我爷爷和我父亲曾经都达到两只熊!”说道这里,卫小铁神色萎靡下来,江源府民变的时候,他父亲正好入城卖熊掌,就被困在了里面,听说是被人押着上了战场,死在了战场上面。“自会我说话起就跟着爷爷和父亲两人在焉支山上摸爬滚打,焉支山对别人而言是危险异常的,对我来说如同我自家的菜地一样!”

楚云暖也是运气好,遇到了这一个活地图。“如果你能立刻带我进山,五千两!”

对于卫小铁来说,这是一笔巨款了。他按耐住激动,“可以,但是至少再过五天。”

楚云暖看得出他的妹妹的疼爱,“我等不了这么久,我可以找几个人照顾你妹妹,你立刻带我进山?”

卫小铁显然是犹豫,他实在不放心不认识的人照顾妹妹,万一有个意外呢,可可要是白花花的银子从他面前溜走,他肯定是会更后悔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若是再不能进山,赵毓璟多一分危险。楚云暖浑身的态度冷了下来,气势很逼人,“我姓楚,来自南堂楚家,这下你的放心把你妹妹交给我了吧?”

天下人谁不知道数一数二的楚家,据说他们家的粮食可以堆积成一座的大山。卫小铁看她一身华丽异常的衣服,又看她如此坦然的态度,心道她应当也不会说谎,可要是把妹妹交给一个不信任的人,他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两天,你再等我两天,这个是时候进山很危险,至少得做足准备。”他也得等着小叔叔过来照顾妹妹。

无论他是如何想的,楚云暖也没有时间再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大不了没有想到她就亲自进山去探探路。楚云暖皱起眉头,不想去为难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她站起身,“兴行了,我也不为难你。”

卫小铁就叫住了她,五千两银子对父母双亡的他们来说是一笔巨款,至少在短时间内省着花他们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好,我去,可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妹妹!”

“这是自然。”

楚云暖立刻派人把女娃娃送到了楚楚最近的店铺,嘱咐人精心照顾,而后带着三十余人轻车简行各自背着包袱,带上食物药材等物朝着焉支山出发。

焉支山周围都是士兵,楚云暖没有靠近,就查探回来的消息初步估算了一下,单单在这守着就一万多人,还不算现在镇守在江源府的,战报上的消息根本就不准确,定边王府从北堂派到这里的军队少说也有三万多人。只是楚云暖想不明白,这么多军队入关,边境怎么会没有一点儿消息。出去探查的另外一队人回来了,“家主,山脚下都是都是巡逻的士兵,现在要上山恐怕是不可能。”

楚云暖坐在马车上,抬头望着白茫茫一片的焉支山,眉毛紧紧连在一起。卫小铁问道,“我听说有一个王爷被困在了山里,你说你来找人,就是来找这个王爷的吧。”

这孩子倒是挺聪明的,从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语中就判断出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你现在是上不了山的,山脚下的士兵已经将所有入山的道路,还有几处走险路或都给堵死了。”卫小铁觉得很可惜,真不是他不愿意赚这五千两银子,实在是他也没办法。

楚云暖铺开地图,在图上寻找着出路,她看了这半天最后指着南边一处悬崖,“这里有没有士兵守着?”

其中一个护卫回答,“这里没有守卫,包括旁边一里之内都没有。”

楚云暖点点头,回头朝着卫小铁道,“如果从这里上去,你能不能找到路?”

卫小铁仔细辨认着她手指下的方位,脸色刷地就变了,“你疯了,知不知道这里是个悬崖,从这里上去哪有这么容易!”

楚云暖将手按在地图上,“你就说能不能找到路?”

“能是能去,但是太危险了。”卫小铁想退群。

“两万两!”大雪封山,这一张地图基本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只能依靠对焉支山地形十分熟悉的人去辨别方向,否则楚云暖也不想为难一个小孩子。

听到她给出这么诱人的条件,挣扎着的卫小铁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着端坐在马车里的楚云暖。这一架马车是他平生见过最豪华的,车地上铺着柔软的白色地毯,他方才上去的时候还怕自己脏兮兮的脚丫子弄脏了地毯,四周放很多精致茶水点心,更是有很多他闻所未闻的装饰。

见识到她这样的财力以后,说句实话,他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后悔为了五千两银子就跟着她跑上山来。然而他自己又想想只是带个路而已,就能赚了这么多也纯属是意外之财了,现在又猛地听见对方把价格往上涨了四倍,他顿时惊喜了。两万两银子,足够他带着妹妹进城去买一间比较好的房子生活,或者还可以让他买下一个店铺……如此大的诱惑叫他咕咚吞了吞口水,“但是那一处悬崖我上不去。”

“这你就不用担心,你只要放心引路就好。”

楚云暖一声令下之后,马车掉了个头向南边而去,地图上所标识的悬崖只不过是一个平面,远远没有见到时来的这样震撼。这处悬崖此呈现一个飞檐鳞翅的形状,十分陡峭,山壁上因为冰雪十分光滑,依稀只有几个石笋飞立在上面,从底下向上看去,只能看见一根根倒挂着的冰棱。到这里的时候众人只能弃了马车,楚云暖而带来的三十余护卫从包袱里抓出一个鹰钩爪向上甩去,固定之后,先是一队人借力飞起,上去探路,确定上面没有危险以后,夏妆夏华两人方才带着楚云暖向上腾起。至于卫小铁,已经有人带着先踏了上去,虽然是借助工具,但是这种飞檐走壁的感觉,是每个男孩子都拒绝不了的诱惑。少年了眼睛亮晶晶的,格外激动雀跃,最后一丝不愿意也没有了。

到了山顶之后,四周显得更广袤了,树木光秃秃的一点叶子都没有,四周也是安安静静的,只能听见了风呼呼呼吹的声音。楚云暖裹了个大斗篷,看了卫小铁一身破棉袄,又让夏妆拿了一件斗篷给他。裹上上斗篷以后,卫小铁才觉得暖和了,四处看了看确定方向,“这边有一处山坳,避风挡雪,你要找的人很可能在这边。天色晚了,就算他不在,我们也必须得在哪儿休息一夜,晚上的焉支山有狼。”

楚云暖跟着少卫小铁前行,一脚深一脚浅,大约走了有两三个时辰,才勉强到达目的地。那是凹字形的山谷,两边挡风,中央温暖,的确是一个遮挡风雪的好地方,只是赵毓璟他们并不在这里。夏华探查一番后,发现有许多燃尽的柴火,不过看它的颜色形状,估计好几天前就已经被弃用了。虽然这一次没有找对地方,但是好歹也算顺着赵毓璟的足迹走了。眼见天色幽暗,夜里在山间行走并不安全,所有人决定在这里休息一夜,明日一早再出发。

护卫们留一队人在这里保护楚云暖,另一对队人去寻找树枝,山里的夜晚很危险,气温也很低,必须准备足够的柴火。不一会儿,温暖的篝火就烧了起来,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楚云暖坐在火边,从包袱里拿出干粮来。这鬼天气冷的要死,馒头都冻得跟冰渣子一样硬邦邦的,她拒绝了夏华他们的帮助自己捡树枝在火上烤起馒头了。卫小铁也怕冷,缩在火边就不愿意动了。楚云暖朝他扔了一个馒头过去,“你还不赶紧动手,等着谁上了伺候呢。”

被砸了个正着,发愣的卫小铁回过神来,慢腾腾的用树枝穿着馒头在火边烤了起来。火光照映的楚云暖脸色通红,给她这个人渡上一层温暖的颜色。“你一个大小姐居然还会吃这种东西?”

楚云暖觉得很有意思,这种思想不仅仅是卫小铁一个人有,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你家世那么好,就应该锦衣玉食奴仆成群,让人伺候着,就不应该吃这种食物……可是只要能果腹,什么食物不都一样吗?当年她在冷宫的时候,就是一个冷馒头都得求许久,从那以后她就知道傲人的家世,只是让你有了享受的机会,而不是让你有这样的优越感,从始至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希望平等着,却又在食物区分出三六九等。

楚云暖笑了笑,“如果我觉得吃白馒头是委屈的话,那在有些人眼里这就是很大的幸福了。”

大齐这些年来,总的来说是国力已经更胜从前,可是有很多根源性的问题未曾解决。比方说贪官污吏,结党营私之事,谢谢事真的是越演越烈。就像现在的江源府民变,就是大气弊端最大的显现。若不是因为赵毓峰在这里结党营私,白家又想从中牟利,也不会爆发这么大的民变,当然其中也有赵毓璟他们兄弟故意放纵的原因。

卫小铁沉默了。或许从前他不知道食物的珍贵,然而在这次灾难里他认识到了粮食的珍贵之处,很多人或许就是因为一个馒头从而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

天渐渐黑了下来,夜色深沉,苍穹似墨染一般。

这里只是山谷,虽然是孟遮风挡雨,但夜深之后也是十分寒冷。

夏妆夏华他们都休息了,只剩下两个守夜的护卫。楚云暖眯了一会儿之后就冷的睡不着,这里不像京城那边,有的龙瑞碳椒泥等取暖物,只有柴火。楚站了起来,她坐在篝火边,帮忙添着柴火,守卫的两个人顿时觉得受宠若惊,“家主,还是我们来吧?”

“夜深了,家主快去休息。”

楚云暖摆摆手,“行了,你们去休息吧,我来守夜,明日还有得累呢。”

两人哪里敢,楚云暖却不由分说,把人给赶了过去,自己坐到他们的位置上,慢慢朝火堆里添着柴。

这边的天气实在是太寒冷了,夜色越深风雨寒,楚云暖一张小脸都被吹得粉粉红红的,她紧紧裹着披风,靠近篝火努力取暖,盼着快点天亮。今夜还有月亮了,她双手拢在唇前呼了一口热气,抬头望着天幕上圆盘一样的月亮,这时候周围传来一声又一声的狼嚎声,楚云暖立刻在火堆里又添了一些柴火,尽量把火堆弄的大一些,狼都是怕火的,果然,一会儿四周就没了声音。

楚云暖忍不住担心起赵毓璟来,只是一夜她就已经冷得受不住了,赵毓璟被司徒睿围困在山上这么多时日,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于等待的人来说,这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北堂军第二日一早在南边山崖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痕迹,司徒睿得知消息以后,赶忙带着人过来看。曾经赵毓璟也想从此处突围,却被他当了回去,难道他又来了?

很快,司徒睿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在雪地里,他看到了一朵珠花,红珊瑚雕刻而成,十分名贵,这是楚云暖的东西,他曾经在楚云暖头上看到过。

她来了这里么?

司徒睿仰头看着高高的悬崖,隐约间似乎可以想象她昨天从这里入山的情形,为了赵毓璟,你居然如此冒险!

他到底有什么好!

司徒睿紧握住手里的簪花,脸色变化莫测,眉宇间有一缕阴沉一闪而过,他当下下令,令全军火速开拔,前往焉支山搜山。其中一位马将军很不满意,他本来就对司徒睿有些不满,就算是他傻病现在好了,他看待司徒睿依旧是带着几分鄙夷之色的,仿佛在看曾经那个傻子。他当时语气就有些不好,“大公子,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我们就在这里围着,只要等到赵毓璟粮尽,抓他是轻而易举的,何必现在进山去,劳民伤财!”

司徒睿很和煦温暖的眸子,刹那间变得很冷漠,沉声道,“还有谁不同意的!”

陆陆续续有几个人又站了出来。司徒睿执掌军队的时间较断,加之他本人常年在幕后,看上去又没有什么阅历,这些人自然趁着这个时候出幺蛾子。

司徒睿呵呵笑了一声,面上的冰冷刹那间如冰雪消融,众人都以为他迫于压力会放弃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却是突然转身,从身边士兵腰上拔出剑,一下子横在了马将军的脖子上,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割破了他的喉咙。殷红的鲜血飞溅而出落在雪白的,雪地之上,似红梅点点。

马将军双眼仍是不可思议的睁大,仿佛是不明白司徒睿怎么会突然动手。他手持染血的剑,“现在告诉我,还有谁不同意的?”

司徒睿现在的模样,真是像极了杀伐果断的定边王。这下次谁都不敢说话了,他温温和和的笑着,“既然这样,那就各自带着人去搜山,今天傍晚,我要看的赵毓璟,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收到命令以后,众人赶紧去忙了。

远远的元宝抱了一只雪白的小狗上来,低声唤道,“公子。”他原来时常自诩是公子心腹,可他确实也不知道公子的病竟然是时好时坏的。

司徒瑞抚摸着雪绒绒的小狗,这是楚云暖曾经送给他得那只,自从他离开天京以后,就时常带在身边。“绣球今天有没有好些了?”

元宝回答,“这边天气太冷了,它不适应,就算日后回了北堂,绣球还是会这样蔫不拉几的,楚家主也一样,她不会适应北堂的生活的,那儿太冷了。”

别人不懂,可是他看得出来,公子做了那么多事情,是希望楚家主跟他一起去北堂,但是,楚家主是不会去的,不仅仅因为她是南堂一方霸主,仅仅是因为她对公子没有其他的心思。就算公子阻断了她所有的退路,依照楚家主的性格,只会拼个鱼死网破,根本就不会低头认输,在天京城的这些日子公子难道还没有看明白吗?楚家主这人向来是遇强则强。元宝不忍心看公子亲手断送了自己和楚云暖最后的情意,忍不住劝他。然而此时铁了心的司徒睿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元宝沉默可片刻,突然间说道,“公子,你真的要抓瑞亲王吗?楚家主——”

这个时候司徒睿的脸色完全变了,再也不温和,再也不是元宝认识的主子。“元宝,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也是明白的,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这样的话!”

元宝垂着首,“是,奴才明白。”其实他有时候也会看不懂自家公子了,他对楚家主分明是有几分好感的,而楚家主的心里明摆着是有瑞亲王的,公子自己都明白,却非得千里迢迢来到江源府杀死瑞亲王。他这样做,楚家主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题外话------

我看到评论说讨厌司徒睿,难道我把他写崩了吗?明明是男二,不是该叫人心疼来着,而且我也觉得他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而且说句实话,我不太喜欢把所有人都写死,因为我写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脑补一群配角在造反,我做什么了,你非的让我死,主角了不起啊?

……

我怎么觉得我有病……

今天看到一群作者在群里交流自己的读者,我就默默的看着不说话,因为我的读者都被我自己给作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