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似曾相识,追来/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知道他在看到她的时候,心里是有多么的雀跃,多么的不敢置信!她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救她于危难之中,她是为他而来的!这个人任认知,让赵毓璟很激动,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咚咚咚跳的飞快。他低头瞧着安静靠在自己怀里的楚云暖,温暖的火光之下,她浓密的睫毛扑了下来,完完全全遮住黑白分明的,娇嫩的唇瓣轻轻拱起,从侧面看,不禁叫人心跳加剧,手掌下身躯柔软凹凸蜿蜒,犹如绽放的花蕊。

眼前这个女孩子,曾经霸道过,偏执过,软弱过,也狠毒过,或许别人觉得她可恶,但是对于占据了他几乎半辈子的赵毓璟来说是那样的可爱。赵毓璟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两人鼻尖相碰,荼蘼冷香的味道迎面而来,他轻轻在他唇瓣上吻了吻,带着虔诚和感激。

他从来都是自卑的。

在楚云暖千里迢迢的赶来那一刹那间,他突然之间感受到了自己对她的重要,他感谢楚云暖来找他,可更多的是感谢她从来没有放弃他,爱着他,哪怕是当初他单方面的宣布退婚以后,也依旧待他如初。为此,他愿意用一生来回报对方。

“阿暖,阿暖……”赵毓璟呢喃。素来稳重的他,眸子里顿时有些轻邪之意,瞧着乖顺依偎在怀里的少女,忽的情动,一口含住对方翘起的唇珠,大力啄吮起来大掌向下,紧紧拦着她纤细柔韧的腰肢。

楚云暖能感受到赵毓璟火热的爱意,她面颊拖红,合上眸子,让自己回应对方。

山洞里一片缱绻。

山洞外天色渐渐阴沉下来,看样子又是一场大风雪,霍清华站在寒风里,瞅着这个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小屁孩,“这人是你们从哪儿带来的?”

夏华双手抱着剑,“他是引路人。”

“这么小,认识路吗?”

夏华没有理会他,转头对着夏妆说,“看来今天有一场大风雪,明天活动会更困难一些。”

山中积雪已经堆得很厚,明日若是在下一场,那肯定膝盖都的陷到雪堆里去。夏妆点头,“明日的事情明日再说吧,家主怕冷,今天夜里还是多备些树枝,手炉也多放几个。”

出门之前春熙就千叮咛万嘱咐了一遍,否则她们两个粗神经的丫头也不一定能想到这么多。

霍清华在这个时候长长的叹气,“唉,这人人都有人关心,就是我可怜,孤家寡人一个。”说实在的,他真的是很羡慕赵毓璟,能有一个这样全心全意对待她的人,也难怪他死活要霍静娴消失了。

山洞里,楚云暖闭着眼睛,卧在赵毓璟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可说着说着楚云暖就没有了声响。赵毓璟低头一看,她竟然枕在自己胳膊上睡着了,一双大大的眼睛紧紧逼他一起,就像一对月牙儿一样,双手还紧紧抱着他的胳膊,睡得香甜。

赵毓璟在想她娇生惯养这么多年,又是在南堂长大的,这边天气这么冷,又急着赶路,想必是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赵毓璟瞧着她眼底的黑眼圈,不禁觉得很心疼,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出楚云暖说的更舒服。自己也轻轻合上了眼睛,呼吸间,都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叫人心中异常安定。

因为今日这一场大风雪,给搜山的人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司徒睿心里觉得很焦急,然而却没有任何办法。司徒睿在大帐外,站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双腿冷得都有些麻木了,但是风雪只是越来越大,放眼望去都是搓绵扯絮的雪花,他意识到这几天进山恐怕是不可能了,但是他十分担心楚云暖。

这么大的风雪,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躲避风雪的地方。

司徒睿带着满腹担忧回到了大帐里,这时候已是掌灯时分,进来伺候晚膳的不是元宝,宝,而是一个很面生小婢女。

那婢女伸着一双十分美丽的眼睛,黑白分明,像是古井深潭一样,却是让司徒睿觉得似曾相识。

司徒睿看了他一眼,目光却是久久停留在她美丽的眼眸之上,他的声音和温和,“你叫什么名字?”

美丽的婢女脸颊通红,手里的托盘几乎都快端不稳了,她垂下眸子,呐呐道,“回公子的话,奴婢叫做云儿。”

云儿?司徒睿看着她的脸庞,好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云儿抬头羞涩的朝他笑了笑。

司徒睿一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楚云暖就不会再对着他笑了,他真的无比怀念他还是傻子的时候,跟他一起说笑,会逗他开心的楚云暖。知道他的楚云暖有异样心思的,应该就只有元宝了,估计是元宝看这段时间他郁闷,所以千方百计的找来了一个,跟她这么相像的人。他们也是费心了,这个人的模样真的是很像楚云暖了,可这个人终究不是她,楚云暖是骄傲的,绝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假的就是假的,

云儿放下了托盘,温柔的依偎到司徒瑞身边,她心跳如雷,“请公子用膳。”

她一边说,一边露出自认为最美丽的表情。她本是乡间来的女子,原本就容貌出众,也是有许多人上门提亲想要求娶她。然而她心高气傲,觉得他自己这副容貌,至少的荣华富贵的一身的,果不其然,她这不就等到了自己的机会,这个年轻公子,气宇轩昂,而且五官如雨墨渲染,浑然天成的俊朗,光是一笑,便勾人心肉,是她在小小的乡下人从没见过的容姿!尤其是这公子看待她的眼神也是异常温柔多情,云儿觉得自己飞上枝头的机会就要来了,她越发殷勤的布菜。

司徒睿虽然默不作声,却是将她放到碗里的菜都吃得干干净净,给云儿一种错觉,这一位富贵的公子是十分喜欢他的。云儿的面颊上染上了红晕,身子一转,就要落到他怀中:“公子。”

司徒睿却是躲过了,他看着这个女孩子,突然问道,“你喜欢我吗?”

云儿的脸上布满了彩霞一样色彩,红彤彤的秀色可餐,她轻轻垂下一双美丽的眸子的,“公子人中龙凤,云儿自然是喜欢的。”

从一张跟她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庞里,说出这样的话语,司徒瑞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可笑,他温柔的笑了笑,说出的话语却格外残酷,“可能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是你口中的公子,我只是公子的小厮而已,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云儿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司徒睿讽刺一笑,看这就是她所谓的喜欢,多么肤浅。

“你,你居然骗人?公子呢?!”云儿的表情刹那间变的狰狞无比,就像是北堂那些面目可憎的女人一样,一样知道他是傻子就用力欺负他。这个世界上只有阿暖一个人,不会这样看待他,是真心对待他的。

司徒睿冷下了脸,“滚进来!”

元宝垂着头从外面进来,他扑通一声跪下,“公子。”

“把人带出去,我不想再看见她。”

云儿对这一番变故惊呆了,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对方是在试探她。她脸上立刻带着令人心醉的笑容,婷婷袅袅地来到司徒睿旁边,“公子,奴婢刚才是跟您开玩笑呢。”

司徒睿又是一笑,半掀了眼睑,算是施舍了她一眼:“拖下去,冲为军妓!”

云儿心一颤,抖着腿,巍巍的跪在地上,“公子饶命。”

司徒睿并不愿意看她,余光扫过她哆嗦的身影,眸色一黯,笑容却愈发夺目,如同昙花绽放,勾魂摄魄,“拖下去!”

这次元宝的表情也很难看了,他赶忙把这个丫头拖了出去,然后又回来请罪。

司徒睿面上笑容转为冷肃,“元宝,看在你呆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今天这事我也就不跟你计较,若是再有下次,你就自己自行了断吧。”

元宝低着头道了声是,原本他找这个人来是为了讨主子欢心,现在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也怪那女人真是愚蠢,明知道公子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她偏偏就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司徒睿道,“绣球呢,把它抱过来。”

这一场大雪一下就是整整三天,司徒睿没有办法他进山寻人,恰好给赵毓璟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有楚云暖带来的各种珍贵药材,短短三天赵毓璟腿上的伤口就已经开始结痂,他的气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起来,只是如今大雪封山,他们都被困在这处山洞里,无法继续前行。好在有卫小铁这个活地图在,趁这段时间,已经把焉支山最详细的地图给画了出来,就算他短时间内没有办法突围,可叫司徒睿无法寻找到他的踪迹也是轻而易举的。

三天之后雪停了下来,肉眼所见之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若是前几天还能巡到一些踪迹的话,大雪覆盖之下,赵毓璟那边最后一丝痕迹也荡然无存。北堂军搜寻了整整一天,没有寻找到任何一丝有价值的线索,别说人了,连个动物也没有看到。

司徒睿穿着一身鸦青色狐狸领鹤氅,在冰天雪地里,尤为引人注目,他现在的心情可说不上好,整整一天,一个人影都没有。周围的将领没有一个敢惹他的,往常看他仪态幽沉,没想到一到战场上就是如此如斯冷酷凉血。

“公子,还要不要继续搜山?”

“方向都没有,搜什么搜,一群蠢货!”司徒睿命人翻开地图,从西边悬崖开始,一路向南而看,赵毓璟身受重伤,平南军带着他移动不快,只能就地安营扎寨。从这里看出去有三处地方最为合适,一是此处峡谷,易守难攻,可此地容有寒风穿过不是养伤的好去处,二便是这一处山洞,曾经是黑熊的地盘,只是此处山洞太小,五千人恐怕是住扎不进去。

最后,就只剩下东南方向了。

这一边地形崎岖,有什么他也不清楚,但是司徒睿有一种预感,赵毓璟一定藏在这里。他当即下令,全军往此处开拔,势必要活捉赵毓璟。

北堂军队一步步的逼近,前往探查的哨兵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带来了。楚云暖知道司徒睿聪明,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判断出准备方向。

霍清华现在的表情可说不上好,“这个司徒睿是长了三只眼睛吗?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我以为至少还得三天。”就他们这点人数,就算是他在用兵如神,也是寡不敌众。

赵毓璟腿伤未愈,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在迅速移动,否则整条腿可能都会保不住。可若是让士兵抬着他前行,那前行的速度就会大大减弱,也容易教人寻到踪迹。楚云暖盘算着对策,世间之事真是变幻莫测,她自己都想不到有一天,她竟然会被司徒睿逼到这等境地,进退两难。可是说句实话,她潜意识里还在相信,睿儿依就是那个善良的孩子。

赵毓璟神色间带上了几分郑重,他回头对着霍清华说,“你带人先走,司徒睿的目标是我,他们不会为难你。”

这一下子霍清华的脸色更不好了,“你看我像是那种丢下自己兄弟逃跑的人吗?我们要走一起走!”

临阵脱逃绝不是一军统领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可现在这种时候,能走一个是一个,何必留在这里送死呢。

赵毓璟花了大力气,才让霍清华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并不想让他就此舍在这里。再说赵毓璟也不相信,他自己可能死在这个地方,他现在这样做是为了让霍清华受他一个人情,免得日后平南军不好控制。

不过他这些打算是不可能跟霍清华说的。

从前在叶良城的时候,先生就曾说他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现在想来,先生的评价没有错,到现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依旧忘不了去算计其他人。

无论赵毓璟心里是这么盘算的,他面上却始终带着郑重之色,一时间叫一旁的几个平南军颇为感动。

“清华你放心,我是不会有事的,司徒瑞想要抓我,大概是为了向大气宣战,不会要我的命。”赵毓璟想的没有错,这的确是司徒睿一开始的计划。

从司徒睿得知司徒衍那个蠢材,被人给设计到天京当质子的时候,他就在准备这个计划了。至于楚云暖一事,的确是一个意外,司徒恪跟他说起楚云暖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蛊毒没有解,所以就同意了前来南堂,顺带也同意父王,把司徒衍给救回北堂。虽然司徒睿看司徒衍很不顺眼,可他身上的确是留着司徒家的血液,他是不可能让司徒衍在天京为定边王府丢人的。

司徒睿计划的很好,然而却忘记楚云暖。或者说那时候他因为中蛊太深,神智鲜少清醒过来,有些事情的把握就没有那么精准,而且他也没有想到楚云暖下手居然这么快。他那个弟弟居然会这么蠢,居然会听信孟莲的只言片语,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司徒衍死了以后,他那好父亲大发雷霆,当然是怪他办事不力,让永乐帝抓住了北堂的错处。于是在司徒睿的建议之下,本来要造反的定边王,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装作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来到天京,背地里却是暗渡陈仓,将北堂的军队带入大齐境内。这些事情都是他一步一步计划好的,若要说变故,那肯定是有的,楚云暖就是他整个计划中最大的一个变故。

司徒睿原本在想,只要楚云暖愿意嫁到北堂,那么他此生绝不犯大齐一步,甚至愿意出兵让赵毓璟去当皇帝,然而她拒绝了。

所以司徒要毫不犹豫的来到了江源府,将他的计划继续下去。煽动江源府叛乱已白国公,拖住大齐兵力,然后让北堂举兵犯大齐边境,如此双管齐下,北堂起事自然可以成功。但是在江源府的时候,她居然看见了赵毓璟,这个一直被楚云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当时司徒睿脑子里生出了另外一个计划,一个破釜成舟,不顾一切的计划!只要杀了赵毓璟,断了楚云暖的后路,她就一定会跟自己去北堂的!

然而再精妙的计划也会有变化的时候,楚云暖竟然千里迢迢跟随着赵毓璟而来。

凭什么,他凭什么得到楚云暖如此青睐。

司徒睿的计划天衣无缝,也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北堂众人,或者说是全天下认为是个傻子的司徒家的大公子,居然会有如此谋略心智,将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

楚云暖否认了赵毓璟要留下来的提议,她不想让他去冒这个险。或许对于北堂来说,他们损失了一个世子,就要抓走大齐的一个皇子,然后便以此为借口与大齐开战。赵毓璟对于别人或许说是无足轻重,但对他来说,确实这一辈子除了云扬以外最重要的人,他不愿意让赵毓璟陷于如此险地。因为身陷囹圄的俘虏,杀与不杀,都是对方一个意念之间,这种生命不被做主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先走,睿儿那边我会拖住他的。”

------题外话------

我想说睿儿真的是个乖孩子,不要讨厌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