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驱除叛军,以她换粮/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这几人算是看出来了,周天奎根本就压不过赵毓璟,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周天奎的直属下属,而是从各个贵族选出来上战场立功来着,所以他们没有必要跟赵毓璟作对。毕竟赢了这桩战役,回京立功封赏才是要紧之事。他们立刻摇了摇头,“王爷是三军主帅我等自然是听令行事,剽骑大将军,如若要走那且让他先行离开。”

少了一个周天奎,分到他们头顶上的功劳就会更大。近年来大齐十分安,能上战场立功的机会少之又少,要不就是不会被白家包揽,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又能再踢走一人,他们自然是巴不得的。

周天奎也知道现在他是大势所去,故此也没有再继续跟赵毓璟叫嚣。

赵毓璟道,“你们都是我大齐数一数二的好儿郎,驱除北堂叛军,镇压白家谋逆,等回到天京之后,本王亲自上奏,为你们论功行赏。”

这上战场求的就是一个恩赏,否则他们在天京鲜花怒马,锦衣玉食的什么不好。于是众将笑着称是,开始向赵毓璟询问该如何进攻江源府。江源府的事情自从北堂军进入以后已经有了变化,现在城中布防图已经不是梁七儿知道的那一个,赵毓泓心里有数,可不久前梁七儿也已经将城中各处布防图,偷偷摸摸的送了出来,要攻下江源府只是时间问题。只不过北堂军实在是不好处置,这边动了他们,另一头北堂就能立刻造反,可若不动他们,大齐国威何在?

一时间众人也是这样想的。

却听上首的男子说道,“在江源府的北堂军一定要除去,北堂若要起兵犯我边境……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由剽骑大将军处理。”镇守函谷关的军队全部是骠骑大将军的亲信军队,把他派到那边去,谁也没话说。

赵毓璟脸上含着冷酷的笑意,“大将军现在即刻启程回京,向父皇禀明此事之后,估计就可以前往边境,阻击北堂军队。”

这边是要卸了他三军之权的意思。

没有人想到这瑞亲王看上去一个翩翩公子,清雅华贵的很,心性竟然如此冷酷,什么情面都不顾。

一时间剽骑大将军说不出话来,他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王爷,此事恐怕不……”

赵毓璟掀开茶杯,馥郁的茶香溢满一室,他的轮廓在袅袅的雾气之下显得有些虚幻,“本王是给你回京述职,建功立业的机会。”他眉目间凌厉毕现,“你这是不想去,还是你与那北堂确实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周天奎瞬间握紧了拳,北堂入关一事他已经备受怀疑,如若此事再受到永乐帝怀疑。那他这个大将军的位置坐不久了。他抬头看了一眼主位之上仪态标美的男子,鼻腔里发出一声浓重的冷喝,转身就走。

这最惹人嫌的一个眼线,都已经被他支走了,现在处理江源府之事,应当说的上是如鱼得水了,毕竟现在再也没有一人敢阳奉阴违。

“金将军怎么站在最后了?”赵毓璟道,

站在角落里的金翔走了出来,拱手,“见过瑞亲王。”

赵毓璟从桌后站起,从一旁锦盒之中拿出一张地图铺平,“过来看。”

几个将领围到桌前,低头一看。这是城中的布防图,和金翔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很相似,至少各处出口、民居都是一致的,然而上面所标注的数目却不尽相同。

这是大概是江源府现在最详尽的布防图吧。

赵毓璟指着城西城南两处,“这里是义和军军驻扎之处,白家人都在这里,不过白国公病了,现在只剩下白怀父子,白怀匹夫之勇,白越心狠手辣,都不堪为将才。孙川率领一队军马,从这儿出发,走水路,突袭此处,占据了之后放信号弹。”

“马斌。”赵毓璟又指了指另外一个地方,运筹帷幄,“你率军,到这里去,这个是焉支山和江源府连通之处,北堂军必定以重兵把手此处,你在这里吸引北堂注意力,不一定要攻进,但是让所有北堂军的兵力集中到此处。”

周天奎带来的两万晋阳军已经安排在了这两处,那么只剩下一万零五网,以及霍清华的五千军马,楚云暖的三十护卫。

“金将军从这儿,率精武卫仅供江源府,可以用上这个东西。”赵毓璟拿出了几个十分精致的火雷,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用这个制造混乱,然后趁机攻下城门,收到信号以后,你立刻往城北而去,将北堂军一举歼灭。而清华,你去往南边义和军驻地,梁七儿会跟你会合。”

听到原叛军首领的名字,众人都有些诧异,赵毓璟很冷静:“真正的梁七儿已经被我抓了,这个是我的人,原本的梁七儿是当年菏泽爨氏的皇太子,他做这么多事情是想要白家人的性命。”

菏泽爨氏和白国公府的事情,所有人都略有耳闻的,如果是爨氏为了报仇,那么有些事情倒也说得通。

赵毓璟一掌按在地图之上,一道凌厉的光彩,表情露出严肃的样子来,皱了一双斜飞入鬓角的眉,神色冷厉:“十日后午时,攻陷江源府,活捉白怀父子几人和司徒坤!”

金翔突然在这个时候问道:“王爷,不知楚家主现在身在何处?”

楚云暖竟然来了?众人面面相觑,觉得十分意外。

赵毓璟神色间有一瞬间的忪怔,霍清华道,“楚家主领人入山营救我们,自己却身陷囹圄,如今被困在江源府中。”

楚云暖来江源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已经上禀永乐帝,只是他还没有收到永乐帝的口谕。但是谁都知道,陛下对于楚云暖那是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若是知道她现在被困在了江源府,指不定会怎样的愤怒。不过这楚云暖也真够厉害,一万多北堂军的包围下,竟然平平安安的将瑞亲王给救了回来。

“行了,都下去准备吧。”

所有人都下去以后,夏华从外面走上来:“王爷。”

“周围都布置妥当了?”赵毓璟站起身,往外走去,他腿脚有些不利索,只是几步就停住了,隔着一道帘子,他望着外面正在操练的士兵,神色有些倦怠。

夏华担心他又把伤口崩开,岂不是白费了家主一番心思,然而她看着赵毓璟的脸色却不敢说什么。赵毓璟遥遥对着江源府的方向,偌大的城门似乎近在咫尺,楚云暖的音容笑貌似乎浮现在眼前,从当初娇憨少女,到后来南堂小霸王,她骄傲过,偏执过,也歇斯底里过,最后变得运筹帷幄……他几乎是见证了她的成长,看着她展翅高飞。

赵毓璟眼眸微敛,心里却是一动,他问道:“夏妆的功夫怎么样?”

楚云暖一个人在江源府,那边局势如此混乱。他现在心里真的太乱了,他真的很怕,怕阿暖在那边受到委屈,怕她丢了性命,也怕她的那里吃不饱穿不暖。阿暖从小就在南塘长大,生活富足,从未受过这样颠沛流离之苦。

赵毓璟的心一拧一拧的,都怪他自己,选择了这么一条危险的道路。

若是早知道,早知道阿暖会受这样的苦,他一定在南堂安安心心做着他的八皇子,然后按部就班的和阿暖成亲,绝不参与天京混乱。从小到大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阿暖一个人,赵毓璟里头突然升起几分酸酸涩涩的灼痛。

赵毓璟极力压下心里头种种慌乱,强迫自己静下心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楚云暖惹怒了司徒坤和白越,两人第一时间派人限制了她的自由。楚云暖也很老实,一步也不离开房间,她坐在书案后,提笔铺开一张宣纸。

夏妆知道家主想要写什么,却忍不住劝道:“家主,现在江源府的局势,您就算是写了,消息传递不出去。”

楚云暖的笔尖饱蘸浓墨,已经下了一笔却突然停了下来。是她太焦急了,看到司徒坤以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个人见证了她的悲哀,压榨她最后的价值的人,她真的很讨厌他,想立刻就让他死在大齐……然而没那么容易。

司徒坤为人狡诈,这一次敢来大齐,应当是做了万全准备的,那怕如今江源府城破,司徒坤也有办法逃生,她今天说的那一句话也不过是恐吓他而已。楚云暖丢下了笔,“现在城里楚家店铺商户还有多少?”

“大约还有四家吧。”夏妆说的不肯定,这些事情也只有春熙清楚。“不过现在都已经关门了,里头的粮食都被充军了,掌柜和伙计们,现在都编入了义和军。”

楚云暖敛着眉:“那码头呢?”

鹤云运河,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地方,两岸码头无数,楚家自然也有一个码头在这里。她他记得当初孟莲也有,不过孟莲的产业现在都属于杏林堂了。楚云暖下意识地转着戒指,码头、水路,“夏妆,找机会让人把咱们码头的船只悄悄驶出去。”

赵毓璟若是想要攻入江源府,其中一条路定然是水路,可短时间内他们哪儿来这么多船只,还是帮他一把。

这几日一直没有看到司徒睿的身影,仿佛从焉支山围困赵毓璟之后,这个人就消失了。楚云暖好几次看见司徒坤暴跳如雷,要求司徒睿领兵,却被他拒绝的场景,再然后司徒睿就不见了。现在局势紧张,楚云暖来不及去想他到底去做什么。

江源府外现在的情景,可以说的上是风声鹤唳了,楚云暖隐约间从司徒坤和白越嘴巴里也得到了一些消息,虽然这些消息很可能是假的,但是她抽丝剥茧,将这些消息混杂在一起,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赵毓璟要攻城。楚云暖了解赵毓璟这个人,知道他不会做没有准备的事情,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他难不成就摸清楚了江源府的底细,又或者,他在这里头有眼线?

还在天京的时候,她就肯定了江源府民变和赵毓璟兄弟两有关,为的就是调开永乐帝身边的军队,赵毓珏想要做什么这时都能想到,无非是要逼着永乐帝承认自己当年犯的错误,还先皇后一个清白。那么赵毓璟呢,他到江源府挑动这里的暴民叛乱是为了什么,白家么?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那么换句话来说,既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挑动百姓暴乱,那赵毓璟的眼线很可能是他!

楚云暖站在正厅里,抬头间看见两队士兵,正在交接,梁七儿正在这一次换班的士兵当中。原本他是江源府最先反抗的暴民,说的上是所有义和军头领,然而自从白家人加入了江源府以后,他这个头领的位置就被人给拉了下来,而且本人也被派到许多地方去,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比如来看守她这个说重要却也不重要的犯人,

楚云暖一直直勾勾的看着梁七儿,险些都让他觉得自己暴露了,然而楚云暖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反而派人搬了桌椅凳子跑到外头来坐着。这一下子,梁七儿敢肯定楚云暖是察觉到自己的身份了。否则这种刮风下雪的,如果不是知道了什么,她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跑到冰天雪地里来坐着。

但是,梁七儿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几天,江源府的粮食就一天一天地少了下去,这一日的上午北堂军的程将军和白家的白越,正在城中央的官衙商量粮食的事情。

北堂军来的时候搜刮了旁边几个小镇的全部的粮食,但是依旧抵不住消耗,目前整个江源府笼统五万兵马,再加上拖家带口的人数。人人都张嘴要粮,粮仓里许多米缸都已经见了底,士兵要抵抗外面,自然吃的多,而男人们也要日夜巡逻,自然也有比较好的待遇,可妇女和孩子们就不是这样了,几乎都是勒紧了自个儿的裤腰带,把口粮给省下来。但就算是如此,粮食还是不够用。

众人坐在大堂之上,各个愁眉苦脸。

楚云暖这边情况也不太好,或许是为了难为她吧,每日送到她手里的,都是一些杂粮馒头和一碗清得见底的粥。楚云暖是吃过苦头的人,在冷宫之中吃不饱是常有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粮食很不错了,她也不矫情,每天都把饭菜吃得光溜溜的。司徒睿前几天见到这样的情景,觉得心疼,多次把自己的食物送过来给楚云暖,但是楚云暖没有接受。

楚云暖知道,他和司徒睿之间的确是不能再多有纠葛了,否则对谁都不好。

这件事情还得从那天司徒坤跟她提亲之后说起,当时司徒睿的确是很气愤的走了,然后接下来每天都会在楚云暖面前出现,或许是早上或许是中午,他每次来都会给他带一些江源府的小玩意。楚云暖不是傻子,也渐渐看出来司徒睿对她别样的心思,她承认他对司徒睿好有好感,但并不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可能会爱上司徒瑞,她是把司徒睿当做弟弟的。更何况,如果她再次嫁入北堂,那根跟曾经又有什么区别?最重要的是赵毓璟,她无法忘记前世今生看到的一切,赵毓璟为她付出了所有,甚至不惜跟她共享自己的气运和天下,她此身是绝不会辜负赵毓璟的。

但是,她也不会利用司徒睿,毕竟谁都没有资格去玩弄他人的感情,并以此谋利。

渐渐的司徒睿也察觉到了楚云暖的心意,心中虽然觉得有几分伤心,但是却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楚云暖松了一口气。

官衙里几人低声说着,谈论现在的情况,有人提议道:“要不再去周边小城,抢些粮食回来。”

“再抢下去,我们可真就成叛军了,不行。”

“旁边几个地方的粮食都已经被我们搜刮完了,哪还有粮食,就算是有,人家都已经拖家带口的跑了。”

“唉,要现在是春夏之际,种一些粮食倒是也有可能,可惜现在是冬季,各处都是天寒地冻的,别说种地了,就连焉支山上能打到的野味,那都是少之又少。”

一时间所有人愁眉苦脸起来,白越敲着桌子,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建议道:“这有什么难的,把楚云暖绑了,威胁楚家送粮过来就行。”

站在后面的梁七儿,眼神一动,然后垂下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几人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就怕那楚云暖不合作了。”

白越早就看楚云暖不顺眼,新仇旧恨,今天他就要一次性报,楚云暖不是仗着她有楚家做后盾吗?那现在他们就狠宰楚一笔。白家现在已经通敌叛国了,那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给楚家安上这个名头。白越心里头翻滚着种种阴暗的想法,最上却说的好听,“楚家财大气粗,要多少粮食都轻而易举,不光是楚家,贺问也会乖乖送粮过来,到时候再放出消息去,说是楚家跟咱们合作了,到时候借她楚云暖威名,我们顺带把南堂也给扫荡了。”白越的语气从气势磅礴,渐渐平缓下来,带着诱惑,“南堂富庶,比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可好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