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城破,畏妻如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以为自己在找到她的第一瞬间,一定会狠狠训斥她一顿,然而现在看着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却不忍心苛责于她,只得在自己心里暗暗生着气。他不由觉得十分挫败,从小到大他对上楚云暖,都没有胜利的时候,不是因为她撒娇卖痴,就是因为她娇蛮霸道而退了一步。

赵毓璟拧着眉毛,黑着一张俊脸,再次下定决心飞得把她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给打压下去。“等今天这事结束了,我再跟你算帐!”

楚云暖伸手拧着他露在外面的耳朵,“你要跟谁算账?”她语气里满满地撒娇和威胁的色彩。

被她软软的小手一捏,冰凉的耳朵刹那间火热火热的,顿时赵毓璟觉得自己怂了,说句实话他现在还真不敢说阿暖什么。但是这么多人在一边偷偷瞧着,他这名必须得正,于是他立刻沉声斥责:“江源府的事情原本就跟你没有多大关系,你瞧瞧你还深入虎穴,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不说,还平白叫人关押了这么久。”

楚云暖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双手在他腮帮子上重重一掐,赵毓璟鼻梁一红,他不自在的咳嗽一声,扭头间注意到林素璧等人憋笑的神色,他手掌一划将她一双软软的小手捏在了手心,“阿暖这么多人看着,你给我点面子,等没人的时候,你想要怎么都行。”

楚云暖眉头一挑,“你说的。”赵毓璟连连点头,楚云暖这才心满意足的哑了声,紧紧捏住他的手。赵毓璟的手掌十分温暖,在这寒冷的天气当中,这一份暖意似乎顺着手心之间一直流淌到心里。

船只继续向前行走,梁七儿带着已经归顺的义和军,装作一副得胜归来的模样,行至鹤云运河上面设置的关隘。好在这一群人看到粮食眼睛都绿了,并没有去问领兵出去的白越为何不在。由此可见,其实白越在意何军当中的地位是十分尴尬。然而最让楚云暖好奇的还是白国公,在江源东的只十多天里,她竟然从未见到过这个叱咤一方的老元帅,就算是病了,也不可能如此悄无声息。

刚到渡口,林素壁就觉得不对劲,这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竟然没有人过来搬粮食,实在不正常。

“家主。”林宿壁喊了一声,以示意提醒。

携手并立的两人人,顿时转过了目光,已经看到了前面的情况。北堂的程将军站在最前头,此时他见到赵毓璟一行过来,眼神一暗,“瑞亲王果然是来了,看来白越那蠢材,根本就斗不过你。”

程将军是老将军了,有时候考虑事情比年轻人强的多,他见白越去了那么久,心里已经隐约有怀疑了。所以才立刻带着人跑到这里来堵他们,若是白越回来,那好说,如果是其他人么,那他就在这里将人给堵死。

他从一开始对于楚云暖信任,就没有白越了高,而且也没有像白越那样对女人抱有偏见。南堂虽然不比北堂,但也是各种势力错综复杂,楚云暖一个女娃娃,能在南堂站稳脚跟,可见她的本事。楚家生意遍布天下,难保江源府没有楚家的人,反正程将军是不信如此有能耐的一个女人,能轻轻松松束手就擒。她在江源府只能说明,她有着更大的谋划,现在看来他果然是没有估计错。

赵毓璟不慌不忙,压着步子慢慢踱过来,“你现在还有功夫在这堵本王,你主子呢,逃跑了吧?”赵毓璟已经示意马兵等人做好防范的准备。

程将军冷笑一声,背后弓箭手准备起来,“你能有多少人?拿下一个白越而已,真以为可以逼得王爷逃跑。”

原本交换粮食时就言明,赵毓璟一方不得带上超过一千的人马,而白越带了八千人出去。说起来有些不公平,可人质在他们手里,规矩由他们说了算。

赵毓璟面上含笑,潋滟眼眸如浸晨星,神色冷厉,“咱们拭目以待。”

话语一音,不远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而后是明黄色的火焰在半空里炸开。这时他们联系的信号,江源府城门已然失守。这一次交换粮食之事,并没有延迟原先攻城的计划,一切都如常进行,唯一不同的的地方在于赵毓璟亲自带人于鹤云运河上面跟楚云暖汇合。

在程将军呆滞的目光中,船只上陡然出现了许多整装待发的士兵。

所有人都觉得船上面根本装不下多少人,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些被派来接送粮食的船只里面藏着无数暗道,这是楚家特有的船只,足足可以藏下五六千人。当金翔那边胜利的响声传来之时,隐藏起来的士兵一溜的跑了出来,他们个个手持长矛弓弩,直直的对向凶狠残酷的叛军,这一群人仿佛是从天而降一般,惊呆了程将军。他现在手边只有两千人,对上五千人那是毫无胜算!

他现在可算是明白了,本来两方交换粮食一开始是定在江源府城外进行,而后来赵毓璟却突然改为鹤云运河,他们只以为是水上交易更加安全,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内幕。

楚云暖微微笑着,双手交叠于腹前,一派世家贵女的做派,“鹤云运河是南北往来的要塞,楚家在这里自然是有自己的码头、商船,你们用于交换粮草的船只都是楚家的。”

原来是这样。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里头肯定是遍布无数的机关,难怪这些日子以来楚云暖会这样安分,原来是早就做好了打算。如今也算得上是大势已去,程将军却依旧想殊死一搏,至少要给王爷和大公子他们留下喘息的机会。程将军哈哈大笑,刷的把剑拔出来,“要打就打,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弓箭手,准备!”

一排排箭雨飞出。

楚云暖心知肚明,程将军是司徒坤的心腹大将,在北堂也是鼎鼎有名的将军,他现在此举无非是想拖延时间而已,只可惜焉支山后路被堵,司徒坤恐怕无法轻易脱围。就算他能走,北堂这一万多将士的性命也是要折在此处了。这是司徒坤的亲信军队,如若在此时全部阵亡,那对于司徒坤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了。

程将军全力抵抗朝廷军队的进攻,然而他却依旧节节败退,重型兵甲在前开路,千机弩在后,程将军已无抵抗之力。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更何况北堂军队哪一边,许多人都已经放弃了抵抗,大旗官兵一路碾压前行,北堂防线一退再退,几乎是没有再战之力。仓皇之下,程将军带着一些余下一千人急匆匆逃走。

朝廷军队紧追不舍。

焉支山方向一枚信号弹在天上炸开,霍清华成功了,“走!”赵毓璟牵过一匹骏马,将楚云暖揽在怀里,一路策马奔腾。

楚云暖看得出来,赵毓璟现在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义和军和白家,现在他真正的目的是北堂,是司徒坤父子。司徒坤来大齐本来是为了向永乐帝请罪,但是他一转眼却到了江源府这边,跟暴民一起犯上作乱,如此大罪如同谋逆,能抓了他对于赵毓璟来说是大功一件。

坐在马背上,风吹得她脸蛋很生疼,赵毓璟注意到了这件事情,立刻脱下身上的披风,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甚至将脸都团团围住。楚云暖坐在他怀里,呼吸之间全是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她不由自主将脸靠在他的胸膛之上,冰凉的盔甲下是他强劲有力的心跳。现在的情景简直就是像梦一样,楚云暖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她会和赵毓璟一同奔赴战场,并肩作战。

耳边是军队集结的声音,训练有素的脚步声不停响起,她听到赵毓璟冷静而清冽的声音传来,胸廓振动让她觉得酥酥麻麻的。不用看,楚云暖都知道现在江源府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战火纷飞,哀鸿遍野。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她,忍不住从缝隙里去看现在江源府的场景,比她想象中的好上一些,或许是因为,因为有着梁七儿的劝阻,许多妇女、老人,都只是瑟缩在自己家中,并没有出来添乱。朝廷军队一路长驱直入,从城南穿过,直至城北。半路上遇到了金翔,攻陷城门以后,他立刻带着精武卫前来会合,他禀报了伤亡情况以后,目光像是不经意间,扫过了卧在赵毓璟怀里的楚云暖一眼。

金翔这人虽然有些粗心,但是也能看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当初霍静娴来到江源府的时候,可没有见赵毓璟这般小心翼翼。金翔终日在军营所见的瑞亲王浑身威仪,似乎高不可攀,而他待楚云暖的时候,每个动作里似乎都是灌满了温情,就像是呵护易碎的琉璃一样,而此时的楚云暖也不像他那天初见一样,虽然温和有礼,但隐约之间依稀可见盛气凌人,现在的她温顺乖巧的,就像一只猫儿一样依偎在赵毓璟怀中。

金翔倒是不觉得这两人如何,只是霍清华那边恐怕会有意见,毕竟他妹妹前脚才死,这赵毓璟后脚就跟另外一个姑娘卿卿我我,平南军那一头恐怕是不能服气。

无论金翔是怎么想的,军队还是火速前行,没有一会儿就到了城北。城北和城南不同,这里场地更加开阔,房屋也更少,只是几天前在这里操练的士兵已经不见了踪影,显得异常荒凉。赵毓璟派人挨个挨家挨户的搜查,担心有漏网之鱼。楚云暖很安静,只是一双眸子不停转动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一样。司徒睿那么聪明,想必在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走了,走了也好,他们这就是谁也不欠谁了。

搜查了一圈,除了几个躲在家中的老百姓以外,并没有见着北堂的余孽,赵毓璟打马,朝着焉支山和城北的那处通道而去。这一处通道,叫做玉蛹道,两边崇山峻岭,中央只有一条通道,最适宜守难攻,就像一个蛹一样。

还未靠近此处,便杀声震天,北堂两万士兵,在这里几乎就有一万,已经逃走的程将军也出现在了此处。他的武器是一把大刀,刀锋所到之处所向披靡,然而再厉害的人都有弱点,都会有体力不支的时候,程将军不知道坚持了多久,面对连番上阵的士兵,他渐渐也有一些支撑不住,他终于力竭,杵着大刀单膝跪在地上,吭哧吭哧喘着粗气。

霍清华在最后指挥着军队攻击,他总共统领六千余人,好在他指挥得当,又占据天险,死死守住关口,不叫北堂军前行一步。可饶是如此他也知道自己撑不住多久,霍清华心里怒骂着赵毓璟重色轻友的家伙怎么还不过来,难不成救了楚云暖之后跟他卿卿我我去了。赵毓璟你再不来,这边可是真撑不住了!

霍清华正在向天祈祷的时候,玉蛹道的另一头有士兵从两侧夹击而出,赵毓璟高高举着手中的剑,指挥着军队进攻、防守、前行,顿时霍清华那一边压力倍减,他立刻配合着赵毓璟的步调,从各个方向夹击。首先阵亡的就是程将军,力竭之后,程将军无力再战,眼见着四分五裂的军队,他忍不住怒吼着叫人集结,然而此时没有人听他的,生与死面前,所有的军纪都不重要了,他抓住身旁最近的一个士兵怒吼,要他停下。然而这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听他的,所有人都只顾着自己逃命,在这一群四分五裂的军人之中,程江军突然被撞倒,然后被人踩出了右手。最后怕不起来的他,渐渐被人群淹没。

没有了主帅,这一群人就是乌合之众,轻而易举地失败,被赵毓璟收服。

这一次战役打得漂亮,霍清华终于带着人和赵毓璟会合,这是他以男儿之,出现在人前时赢得最漂亮的一场战争。他霍清华可以很骄傲的告诉所有人,他不负平南王府威名!

这一次的战争简直是叫他酣畅淋漓,不知道有多少年他没有享受过这种振奋人心的场面了。霍清华骑着马,一路前行至赵毓璟面前,神色之间还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和激动。

楚云暖瞧着霍清华一张美得雌雄莫辨的脸上带上了心满意足的神色,一时间感慨万分,对于一个叱咤沙场的将军来说,没有让他发挥的平台才是最让他痛苦的地方,曾经的霍清华正是如此。

“你速度也太慢了吧,白越那臭小子,能值得你花这么大的功夫?你再晚来一会儿我这边可就撑不住了。”霍清华如是埋怨。

赵毓璟神色间却是一丁点儿不悦都没有,他和霍清华的关系素来要好,也不会在意这一点小事的。赵毓璟今日心情很好,脸上难得带上了笑意,调侃道,“我还不知道你的能力,就算是再撑一会儿也完全没有问题,说不准你还能将北唐军杀得片甲不留。”

霍清华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哈哈笑了,这的确是他最值得得意的地方,毕竟他的领兵才能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霍清华这个时候才转头看着楚云暖,她坐在马背上安之若素,一声清泠泠的眼睛里如盛满了月色一样,干净漂亮,她面对的仿佛只是兴致来了以后,散步的花园一般,并不是如今鲜血满布的修罗场。霍静娴清华看楚云暖的眼神里不由带上了几分赞赏,对赵毓璟来说,这样的女孩子才是最适合他的存在。毕竟他选择的是一条充满血腥的路,若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那绝对会拖他后腿的。

楚云暖正好,有家世有能力。

这是霍清华第一次不带私人情绪的看待楚云暖,也是客观的评价这件事情,没有掺杂任何一丝的私人情绪。

这一场战争已经结束,官兵们开始打扫战场,但是很奇怪,所有人遍寻各处都没有发现司徒坤父子。当这个消息禀报给赵毓璟的时候,他是十分惊讶的。

楚云暖皱着眉思考了一番,很快就想到了司徒坤在哪里,她和赵毓璟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城门!”

的确司徒坤这个人只要一注意到江源府被破,他一定不会呆在城北这里等死,离开江源府只有三条路,鹤云运河、玉蛹道以及城门,这两处里一处有霍清华镇守,一处有赵毓璟围堵,只有城门处……金翔破开城门之后一路前行,于城中跟赵毓璟汇合根本就不会想到,有叛军会从城门处溜出去。司徒坤正是把握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注意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偷偷摸摸的跑了,这家伙实在是狡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