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菏泽宝藏,为你洗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坤那老东西,竟敢肖想大齐国土,待将他擒回天京,本王便要活剥了他的皮。”

他笑的优雅,吻了吻楚云暖泛凉的雪腮,话中的嗜杀戾气却是可怖极了。楚云暖坐在他怀中,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赵毓璟本人性格其实是极度阴晴不定的,如果不是后来母亲潜移默化的教导,他可不是现在装得温润如玉的瑞亲王。

“而你么,通风报信死有余辜!”赵毓璟神色冷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爨奇珥死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落入如此境地。赵毓璟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他瞳孔幽深而又艳丽:“告诉本王,你是不是在地宫里找到了什么?爨氏的国宝,不知你还有印象吗?”

当年菏泽亡国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永乐帝想扩充他的江山版图,而是因为菏泽的国宝。水中水,化为火,火中火,源为水,这个神秘的宝藏能够带来无限的财富,曾经叫多少人梦寐以求。然而菏泽亡国以后,这东西被白家藏在地宫之中多年,没有人再发现。永乐帝没有追究爨氏亡国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以为爨氏毁了他劳心劳力想得到的国宝。

爨奇珥的脸色变幻莫测,赵毓璟却是漫不经心,他温柔地拥着楚云暖,拉着她的手,一同批阅起桌上的公文来。这里头大多都是赵毓璟一些隐藏的势力,他现在毫不忌讳地让楚云暖看见,几乎是在跟她摊牌。

楚云暖瞧着桌上乱七八糟的公文,努力从中辨别信息,她从前就知道赵毓璟有能耐,但现在直观的看到以后,她方觉得自己是小看他了。曾经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赵毓璟最后能够成为昭帝,靠的是军权吗?而如今她看着公文上布来的人脉,这才发觉其实赵毓璟在很久以前已经慢慢布下了一张大网,将大齐以及文武百官笼罩在里头。后来是因为他知晓自己的身世之后,悄无声息的将这些势力收拢,给赵毓珏腾出一条康庄大道。别人或许觉得他傻,有些东西明明唾手可得却放弃了。但是楚云暖知道他,赵毓璟此人最重视情义,为了亲哥哥后提一步,他甘之如饴。

一时间堂内久久无语,四周安静异常,似乎能听见屋外雪花飘落的声音,稀稀疏疏,带着凛冽的梅香。

爨奇珥依旧不肯多说,只是身体在隐约之间有些颤抖。赵毓璟终于批阅最后一个公文,放笔之间,无意将墨汁染到了楚云暖手指之上,抽了帕子未擦干净,立刻派人出去准备热水,亲自为楚云暖盥洗。

他本来是杀伐果断之人,那怕整个人再装的温润如玉,也掩饰不了他骨子里的薄凉和冷血,然而现在见他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一双手,竟然亲拿着罗帕,仔细为一个女人净手,谁都会觉得惊讶,然而赵毓璟却觉得乐在其中。他难得和楚云暖这样亲近,她的手有软又滑,生得十分美丽,纤白细长,如同上好美玉,赵毓璟忍不住轻轻捏了又捏,几乎是爱不释手。水都冷了之后,赵毓璟还在认真清洗,他那模样就不像是一个王爷,倒像是为讨心上人关系的毛头小子。大冷天的,再洗下去谁受得了,楚云暖抽会手,很不客气的在他衣襟上擦了擦,“王爷,水凉了。”

赵毓璟这才觉得盆里的水冰凉异常,摸了摸楚云暖的手,果然冰冷,他立刻亲自拿了暖炉放到她手心。

爨奇珥现在正是天人交战,赵毓璟却是有些厌烦他打扰了自己和楚云暖独处的时光,一挥手就叫人把他给拉下去。爨氏宝藏吗?他不在意,反正现在菏泽的版图在大齐境内,他有的是时间去找到那个宝藏。

爨奇珥下去之后,二十五十分有眼色带着堂内侍立的侍女下去,此时偌大的堂里只剩下赵毓璟和楚云暖。人都走了以后,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楚云暖一双玉手紧紧攥在手心里,看楚云暖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柔缱绻的情意,空气里似乎都充满暧昧的气氛。楚云暖不自在的动了动,而这时他一把将楚云暖抱在膝上,双手紧紧揽着她纤细的腰肢,下巴轻轻搁到她的肩上。

背后是赵毓璟宽阔的胸膛,他皮肤上的温度似乎能传到她身上,一时间楚云暖只觉得浑身烧得慌。赵毓璟轻笑一声,在他腮边吻了吻,而后又落到她的耳朵上,轻轻一咬,声音低哑,活脱脱能酥到人骨头里去,“阿暖,这段时间以来你有没有想我?”

当日焉支山相聚实在是太短暂了,他还没有来得及跟楚云暖互互诉衷情,楚云暖就被抓走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忙着处理江源府的琐事,到现在两人才能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

楚云暖小巧玲珑的耳朵通红,似乎是极不自在合照预警这样接触,她扭了扭身体,只得到对方更加用了的拥抱,好半天才放松下身体,靠在他胸膛上,“我自然是想你的。”

如若不是太思念他,她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江源府来。

赵毓璟低下头,一点一点吻着她的额头,然后放在她腰腹之上的双手紧紧收拢,再一次强调,“阿暖,以后你再也不许这样冒失,我不会有事的。我不需要你为我深入虎穴,你看,我现在有能力保护你。”

三年多以前,他只是一个南堂长大的八皇子而已,在朝廷之上除了拥有永乐的儿子这个名头,他并无实权。而现在,他是瑞亲王,没有人再能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他要名正言顺地告诉天下人,楚云暖才是他未来的王妃!

楚云暖能感受到他浓烈翻滚的情绪,恐怕那天的事情真的吓到他了。楚云暖迟疑了一下,捧着他的手放到脸颊上,温顺的靠在他肩头,“我知道。”她垂下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就像一把小扇子一样,忽扇忽扇的,能痒到人心底。她蹭了蹭赵毓璟的脖颈,乖巧的像一只猫儿。“我不会了,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赵毓璟紧紧抱着她。

暖气阵阵堂屋里,一对心意相通的男女交颈而靠,屋外大雪纷飞寒风刺骨,而里头却温暖如春。

不知不觉,江源府暴乱已经过了十天,景象渐渐渐渐趋于平和,义和军依稀早已被扑灭,白家几个人被收监,等待过堂审理。赵毓璟和楚云暖陪着四处闲逛了好几天以后,开始马不停蹄的处理起公务来,几乎是每天清晨两人一同用膳,到了黄昏时分才能再见面,有时候,说不准一整天见不到一次。

现在江源府百废待兴,赵毓璟召集人手重新规划城内事物。原本城中一群贪生怕死的官员在这个时候都跳了出来,说是愿意发放粮食,赵毓璟哪里不知道这群人打着什么主意,无非是想中饱私囊罢了。这个提议当即被他驳回,第二日就见这群不怕死的官员,其体罢工,赵毓璟愤怒之下一连抄了两三个官员的家,将他们的家产用于赈灾,如此才算消停下来。

又过了十日,城内暴动之事已解决,本该回津的赵毓璟却因为担心江源府的父母官继续结党营私,私自压下粮食,不肯分发,于是在这里又多呆了几天,先等一切事宜步入正轨再说。

原本赵毓璟是想送楚云暖回京的,但考虑到如今天京局势恐怕不稳定,怕楚云暖深陷其中,也就将这个心思给歇了下去。于是楚云暖心安理得的在江源府待下去,为了证明自己还是有用的,楚云暖把鹤云运河上的码头又整顿一番,没几日就开始接货。

江源府之地虽说是寒冷,但是有这许多楚云暖没有见过的东西,稀奇古怪得很。一时之间她都在城中有些乐不思蜀,以至于赵毓璟多次回到行辕,都没有见着楚云暖的身影,一问才知道她已经去了外面游玩。

这里是个好地方,南来北往,商人无数,恢复生机以后,繁华热闹不比南方几个重镇差。最有意思的是,那一群商人像是长了狗鼻子一样,这一边的暴乱才被压下去,他们没几日就跑到了这边开始做生意。商人的到来极大的缓解了赵毓璟的压力,这一群商人虽然是贪生怕死,但能慷慨程度,比大齐朝廷那一群蛀虫似的官员好上许多,许多人在自家商铺前发放粮食衣物。更加之有楚云暖在此坐镇,许多商人更是慕名而来,希望和楚家谈上那么一两笔的生意。

看在他们乐善好施的份上,楚云暖也愿意给他们一些面子,跟他们合作了一些小生意。如此一来,各地慕名涌到江源府的人就更多了,每天有这么多商人女眷,又有官家太太前来拜见。前几天楚云暖还有点兴趣,后来却是烦不甚烦,再一次后悔这次出门没有把春熙带出来,再不济她应该将秋芷秋桂带过来一个,

哪儿像现在,她身边只剩下夏妆夏华。这俩丫头神经粗得很,若是说功夫么倒是数一数二,但论接待外宾这些事情,远远比不上春熙细致。可是这也没办法,毕竟所学都是不同的。

楚云暖百般无聊的等着今天收了拜贴的夫人进来。

赵毓璟在今天一大早,就被二十五给叫去了,据说是爨奇珥愿意招了爨氏宝藏。楚云暖琢磨着十二个字的谜底,火中火,水中水,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家主,谢夫人到了。”

谢夫人进来的时候楚云暖还在发呆,她实在是好奇能够让爨氏王国的宝贝究竟是什么,或许历代楚家人都是这样,一听说宝贝什么的,就心痒痒的难受。

干坐了好半天,谢夫人见楚云暖依旧在想自己的事情,忍不住轻声咳嗽一声。楚云暖这才抬头看向她,谢夫人今年二八年华,一身杏色的衣裙,衬得她娇俏活泼。不过楚云暖很不喜欢这谢夫人的眼神,就像是在评估什么商品一样。楚云暖拂了拂袖,吩咐人上茶。这些日子天寒地冻的,但江源府此处梅花开得极好,远远看过去红梅雪白,漂亮的紧。楚云暖兴致来了,便命人用梅花花瓣制作了一些盐渍茶,今天这还是第一次开封。

谢夫人喝了一口茶,她喂叹道,“向来江源府是一个不毛之地,果然是没有什么好茶。我素来爱喝雪山银毫,这茶不太喝的惯。”她正说着话,便将手中杯盏放下,面带笑容,“楚家主应该不介意我在这儿泡一壶自己爱喝的茶吧?”

夏妆和夏华神经粗,还真觉得是这谢夫人喝不惯这边的茶,可楚云暖却知道这人是找茬来了。能来江源府的都是可客,她也不是这里的主人,没有必要跟人家计较。

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夫人请随意。”

就这一句话,那谢夫人像是得胜的将军一样十分傲慢,她挥手吩咐下人过去煮茶,脸上依旧带着一副骄纵之色。没有一会儿新茶就上来了,谢夫人摆着一副主人家的姿态,“楚家主来尝尝这茶,今年的新茶,味道十分好。”

楚云暖此时看他的目光跟看一个神经病差不多,这夫人究竟是脑袋不灵光还是怎的,居然跟他炫耀起自己的茶叶了?全天下最好的茶叶,都是南堂宋家所出,凭她和宋家的关系,有什么好东西是吃不到。喝了好半天的茶,谢夫人从头到尾都在说着自己对茶的种种见解,听上去的确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仔细一喘测,他就都是照葫芦画瓢从书本上搬来的。

说了好半天,这一位脑子有问题的谢夫人,终于是说到了正题之上,“从九原府正在开始,楚家主就如此乐善好施,一直到今日江源府暴乱,楚云暖也是十分慷慨的运来了大批粮食。楚家主既然如此大义,又何不对南堂的红顶商人好一些,本是同出一脉,何必自相残杀,不给人活路。”

她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矛盾了。楚云暖这才抬头看着谢夫人,顿时觉得这人的容貌有一些眼熟。这些年一直有春熙的身边,她都忘了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比如说记住这些人的姓名和关系。谢夫人,夫家姓谢,这个时候又为红顶商人说话,她认识的跟她有仇的红顶商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谢游之。

“顾兰。”谢游之的妻子,吏部尚书顾公梅卿之女,冀南郡郡守顾州的嫡亲妹妹。

对于谢游之,唐梦瑶也算是赶尽杀绝了,不过也是他活该,没事干嘛去招惹人家,至于这一位顾兰吗?楚云暖觉得,这大小姐的脑子是在是不正常,“让你来当说客的吗?”

顾兰此人素来骄傲,父亲得永乐帝宠信,而她又是顾公梅唯一的女儿,哥哥是半殿,又十分疼爱她,所以养成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她对楚云暖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点都不收敛语气里的傲慢,“不是夫君叫我来的,而是我自己想和楚家主说说话。这为人还是不要太贪心的好,终归得里给人留一点活路,你们世家把持了南堂这么就,该退位让贤了。”她语气里是满满的说教之色。

楚云暖最烦的就是和这种大小姐打交道,她语气也有一些冷,“谢游之有没有告诉过你,本家主为何针对于他,一个妄图动摇我南堂世家根本的人,我不收拾难不成还供着他。这能让人供着的是牌位,他谢游之要是死了,本家主一定去给他上柱香,高高供着他!”

这句话说的真是太毒了,顾兰瞬间都变了脸色。

楚云暖脸上浮现了笑意,“如果谢游之有一天要对付你们顾家的时候,你再来跟我说这样的话。”

她一时无语,早听哥哥说过,这楚家主十分厉害,当时也就不以为意。南堂有三姝,据说是聪明才智不亚于男儿,唐梦瑶她会过了,不足挂齿,孟莲这人早早折在了名声不显的楚云暖,宋茜雪足不出户,而南堂其他的世家女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故而放置这一段时间顾兰自信心极度膨胀,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而这位楚家主,才开口他她便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顾兰勉强一笑,“我们夫妻间的情深,夫君怎么可能会对顾家动手,家主这个假设不成立。”

楚云暖哦了一声,谢游之这一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推翻南堂世家,为此他可是愿意做出一些的牺牲。顾州在被她警告以后,在南堂的动作小了下来,似乎是安安心心做着他的官,等时间到了就回天京,再也没有打世家的歪主意。谢游之娶顾兰就是为了借助官府之力,而如今顾州撒手不管,谢游之又得面临来自世家商会的压力,他的户市商会恐怕是呆不下去,所以才想另辟蹊径。劫后余生的江源就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很可惜,她又先到了一步,所以谢游之才让他妻子顾兰先来试探一番。

顾兰如果聪明,就会按照谢游之原先设想的那样说下去,可这人带着贵族之女的臭脾气,不愿意对她这个南堂来得世家女陪弓屈膝。

江源府可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想来这里,不过这谢游之和赵毓泓之间可是有着合作的。谢游之放弃南堂肥沃的土地,扭头朝向江源府,是不是意味着赵毓泓已经开始蚕食其他地方的势力。

赵毓泓能有这么大的动作,永乐帝不可能不知道。

这段时间以来天京城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