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围城,火烧军营/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此番变故,回天京之事已经刻不容缓。赵毓璟用最快的速度规划了城中事宜,预备最快解决诸事。而这几日赵括带来的军队,已经逐渐逼近江源府,前几日还在五里开外,此时就已经在三里之内。

霍清华像往常一样出去巡视之时,就发现了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哨兵,他派人前去打探,这才知道前方局势。

雪珠子噼里啪啦的打在瓦片上,天空一片暗沉。

赵毓璟已经两天没有休息过了,霍清华来找他的时候他正伏在案头小憩,他一双眼睛熬得通红,眉宇之间可见疲惫之色,他揉了揉额头:“赵括他不是造反,而是要阻止我们回天京。”

“天京城到底怎么了?”霍清华这些日子沉浸在快意恩仇,轻歌纵马的日子里,几乎去没有搭理外头的事情。

赵毓璟这几日不光忙着处理江源府的琐事,更是派人把天京城的事情查得清清楚楚,包括赵毓珏、赵毓泓、赵毓廷三个皇子之间的争斗,百里太后兴风作浪,以及如今后宫的情形,这一查之下他才觉得触目惊心。歌舞升平的天京撕破了最后一丝伪装,赤果果的权利交锋如同最冰冷的刀剑,刀刀见血,次次入肉!赵毓珏稳掌监国之权,曾多次打压赵毓泓、赵毓廷等人。

裴蒋两家仗着劳苦功高,多次直言不逊,顶撞赵毓珏,而百里太后呢,一心支持赵毓泓,这三人在天京城之中斗得不可开交,最后倒呈分庭抗礼之势。尤其是赵毓峰,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把他大哥隐藏多年的棋子,都给毁了几处,赵毓珏现在已经是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偏他还相不在意一般,死死围着永乐帝住的宣政殿,每日晨昏定省,按时去侍疾。到消息传出来的那一天,已经有数名重臣想要联合满朝文武百官罢黜雍王,改立新太子。

至于这新太子的人选么?无非就是三皇子和十皇子中的一个。

霍清华是知道这两兄弟之间的关系,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他披露出来的,否则有谁会怀疑一个不受宠的八皇子,生母竟然永乐帝的元后,正统的嫡皇子。“你这是要入天京吗?”

“这是自然。天京之事已经到了如此境地,雍王若是败了,那么绝没有我们立足之地。清华,平南王府的荣耀安危,都系在了此时此刻。”

霍清华从来不想置身事外,只是他心中认定的未来帝君是赵毓璟,而不是雍王殿下,他曾多次表达过自己的不满。赵毓璟却始终一意孤行,自损了许多势力,给雍王让步。有时候霍清华都不知道,他将赵毓璟的身世查明清楚,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好,我们回天京。”

霍清华如实回答,从他多年前开始支持赵毓璟以后,平南王府的荣辱,就搭在了赵毓璟一个人的身上,他现在没有反驳的机会,毕竟此时的赵毓璟,不再是当初备受制衡的瑞亲王。“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赵括带来的可是精武卫。金翔就算再厉害,也是跟赵括那边势均力敌而已。”

“金翔不需要跟他们硬碰硬,只要他去发现城外的事情。”

金翔是永乐帝手里的一把利刃,一旦他发现城外异动,即刻会察觉天京奇怪之处。赵毓泓对外的名头在好听,也不过是想要一一个犯上作乱的逆子而已。永乐帝卧病只在床至今,赵毓珏一直死守宣政殿不让任何人进入,而他自己亲自侍疾,赵毓泓就算是说破了嘴,金翔查到消息以后,也只会判断他才是真真正正想要造反的人。

“金翔这一步棋至关重要!”赵毓璟神色里冷肃一片。

“你是想要借刀杀人?主意是好,但也要我们能活着回到天京。”阻截的人恐怕不知是赵括的人,赵毓泓肯定还有后手。

赵毓璟微微一笑,眸色如狼,“赵毓泓此举是围魏救赵,焉不知唇亡齿寒。”

楚云暖这一边在察觉到各方异动以后,就飞速命楚家各处查清消息,林宿壁所执掌的暗阁开始飞速行动起来,各方消息汇总于一手,她才晓得现在局势有多么的微妙。果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当初心软没有对孟家赶尽杀绝,而这一群人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

楚孟两家恩怨由来已久,并不是单单她这一代和孟莲之间的恩恩怨怨,上溯很远时期,或许是从天女之女的传言开始。

大齐所谓的天命之女,其实是楚家第一任家主舜华公主,但是在后来历史的演变之中,孟家变成了天命之女诞生的摇篮。这其中的变故不足为外人道也,但是楚孟两家的恩怨就此埋下一个种子。历代楚家都和孟家纠缠不休,最尖锐的矛盾应当是从母亲支持永乐帝登基,让孟们家支持了数代的魏王倒台,直到她后来,用手段将孟家一锅端了,如此才叫孟家和他们不死不休。

孟氏一族离开百花城以后,其中一支离开自理门户,而另外一支,也就是所谓的孟家嫡系,往朱崖而去,投奔魏王并与他合作,魏王重回朝堂,而孟家人要回到南堂,取代楚家地位。现如今孟氏之女就在南堂兴风作浪,企图动摇楚家根本。都说是做人留一线,她放了孟家一条生路,这群人却非敢着。

“让去让人通知陈驷,对于孟家,或者是跟孟家继续同流合污在商会作乱的人,全都踢出去,商会不需要这样的人。”当年对于很多嫁人的孟家之女,她并未对她们如何,然而孟家人现在就钻了这么一个空子,让这一群女人去吹她们丈夫的枕头风,让现在世家商会的人人人自危,有人还暗地里和谢游之取得了的联系。

想到这里,楚云暖的神色冷了下来,“另外去告诉唐梦瑶,如果她管不好商会,就趁早卷铺盖走人,别再让我发现她为了一个谢游之脑子不清楚!”

孟昙用来挑拨顾兰和唐梦瑶之间关系的话语,未必是空穴来风。如果不是唐梦瑶有心放水,那谢游之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世家商会里兴风作浪。这女人要为了爱情总是头脑不清楚,就连唐梦瑶,曾经受过如此伤害的人,也不例外。

三日后城外急涵在破晓之前送进了将江源府赴的行辕,前来传信的哨兵,一脸欣喜站在大厅外,因为急匆匆前来,他还有一些气喘吁吁。

“昨晚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伙人,火烧军营,烧了大部分的粮草,还把赵世子的侧妃给掳了去,临走之前放话,要赵世子是火速退兵,否则明日定来娶赵世子性命。”

室内传来一个声音,语气中是满满的喜悦之色,“天助我也,那赵括如何了?”赵括这次亏可吃大了,孟渥丹既是盟友也是妾室,当着这么多人被人给掳走,他面子想必是挂不住的。

楚云暖低笑一声,赵毓璟也怪会装模作样的,事情的真相如何,他们俩心里都有数。

“赵世子极其愤怒,点兵朝江源府而来,说是什么王爷使了这种阴招,他要摔军前来夺回他的爱妾。”说到这里的时候哨兵愤愤不平,“哪儿用这种理由开战的,赵世子还真以为他爱美人不爱江山呢?我看他分明找了一个借口,来对我们动手。”

赵毓璟的声音很温和,“赵括那就有造反之心,这个理由也算是有理有据。”

什么有理有据,分明就是视战事如儿戏。哨兵在心里腹诽着,然后又问到:“王爷,那明日如何应对?”

“通知下去,明日什么也不用做,好酒好肉的吃喝着!”赵毓璟语气脱去温和,乍然冰冷。精武卫就算是再彪悍也是血肉之躯,整整几天水米未进,又要他们玩命的攻城,而城里头另外一群精武卫则是吃香的喝辣的,谁看着都会眼馋。

楚云暖挑眉,看着赵毓璟使出这种手段,虽然说是有一些不光彩,但结果总归是好的,赵括要倒霉了。

昨天夜里去夜袭粮仓的人,不仅仅是赵毓璟的人马,还有她派过去的,本来一开始的目的就是烧粮草而已。再厉害的军队再彪悍的军队,没有了粮草,那就是一头没有了利爪的苍鹰,

然而意外的是,夏华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却见军中出现了很多娇滴滴、笑盈盈的侍女,整个军营华美异常。赵括竟然把她的心肝宝贝孟渥丹,也一同带到了战场上,整个大帐华丽精致,如同女儿乡一般。而赵括在此时此刻,还在里头孟渥丹一厮混,神经,打仗视作儿戏,全然不管军纪,导致本来严苛的军人变得异常散漫,夜里两个巡逻的人都不曾出现。

大帐里,孟渥丹和赵括耳鬓厮磨,吹起枕头风,要他顺势杀了楚云暖,让她一辈子留在江源府。赵括犹豫,孟渥丹诉说楚家倒了之后,他孟能得到的种种好处,比如粮草金银,以及不计其数的宝库。

赵括自然也知道,他父王当年与皇位失之交臂就是因为这楚家缘故,他对楚家也是恨之入骨,对于孟渥丹某些建议,是欣然应允的。孟家女儿么?聪是聪明,不过她们都是菟丝花一样的存在,只知道依附男人而活,而不像楚家女人,太刚强太正直,这样的女人一向是不招人喜欢的。

下意识的,赵括就想起了楚云暖一双略带着讥讽的眼睛,明亮璀璨,其中不屑之色浓郁。他年少之时,恰是父王首先帝宠爱之时,或许是爱屋及乌,他在先帝面前也是极有面子的,而后来一切都变了。父王失败以后,那些曾经跟交好的人,唯唯诺诺跟在他身边的人,个个都走了,最后用类似于嘲讽的眼神瞧着他。当年的一幕一幕,几乎成了他的噩梦。

而楚云暖,曾经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就让他极其难受,仿佛回到了那一段备受白眼的时光。楚云暖这个人太骄傲了,她从来没有受过一丁点儿的委屈和磨难,赵括很想看见,有一日她被打落神坛,是否会露出和他当年一样的愤慨。

“渥丹聪慧,是我之幸。”

孟渥丹看到赵括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以为自己终究是将这个男人哪捏在了手心里,愈加小意温柔起来。赵括素来爱美人,环肥燕瘦,他都能对他们格外宠爱,孟渥丹容貌美丽,对他又帮助,赵括乐意给这个美人面子。

于是乎,怀鬼胎的两个人亲亲热热地饮酒作乐,直到军中火烟四起,赵括者才从温柔乡中爬起来。漆黑的夜幕里,浓烟滚滚,军营里舔出来的火舌,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嘶吼着将满军粮草吞噬殆尽。赵括几乎是目眦欲裂,他立刻就想到做的手脚的人是谁。

他咬牙切齿:“赵毓璟!”

赵毓璟大摇大摆地下战书,那一夜军中损失惨重,精武卫,也就是魏军所用粮草几乎是全部烧的一干二净。这些粮草其中一部分是孟家筹资来的,另一部分是天京城中百里太后的私库,现在就这么毁于一旦……赵括实在是气愤异常!他料来料,防了赵毓璟很多次,生怕他在水源中下毒,所用的水源都是自己准备的,然而万万没有想到赵毓璟没有对水源下手,接就烧了他的粮草!

愤怒极了的赵括,责骂魏军统帅,这些事情统帅已经上禀过,只是贪图享乐,根本就没有注意其他事情,现在居然还破口大骂底下的人是一堆废物。曾经是精武卫,为大齐出生入死,后来变成魏王私卫已经够委屈的了,现在被派来保卫这么一个只顾自己享乐的世子,又被如此折辱,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儿都不能忍。

赵括发泄够了以后,这边才开始思考起粮草之事。

孟家,对了,孟家还能调来大量的粮食!

赵括想的异常完美,甚至立刻就回营帐去寻找孟渥丹,这一幕落余下的的魏军眼里无比失望的,鞍前马后的忙活了这么半天,而他们世子竟然什么也不管,又去找自己的爱妾!赵括可不管这些士兵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只是想强烈要求孟家出粮草,然而遍寻军营,他始终没有发现孟渥丹的踪迹,直到对方派人出言挑衅。

若真是算是一个小妾,他不心疼,女人嘛要多少有多少。可那是孟渥丹,几乎是代表了两家合作诚意的孟渥丹!

赵括出师未捷,就被赵毓璟给摆了一道,心里头是各种各样的不爽,他当即下令全军火速前往江源府,势必要一雪前耻。

楚云暖瞅着一脸正色的赵毓璟,“我才烧了人家的粮草,后脚城里各种各样的炫耀粮食丰厚。你这么挑衅,赵括就不怕他狗急了跳墙。”

赵毓璟满不在意,“就算是跳墙了狗依旧是狗,也变不成主子。”

楚云暖:“……”

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赵毓璟的嘴巴居然这么毒。

“都快兵临城下了,你就继续嘴巴毒。”楚云暖摆摆手,“军中之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你就自个儿慢慢处理吧,我这边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要去会会那个孟渥丹。

楚云暖前脚刚走,霍清华后脚就来了,他风风火火,“你说的那些事都办妥了,不过赵毓璟,你当心玩火自焚。”

赵毓璟抽出霍清华手里的信,仔细看起来,不想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也带着一分皇权在上的慵懒,“谁说一定会玩火自焚的?最后这把火指不定会烧的是头上,反正肯定不是我。”

霍清华站直身体,如青松翠竹,他美的雌雄莫辩眉眼之间满是不解之色。“要不是赵括来的突然,我都怀疑这些事情,是你事先算计好了的。”

楚云暖对待俘虏,尤其是女性俘虏一向大方,孟渥丹被单独关在了一处很精致的小院里,亭台水榭,装饰精致。从她被抓至今,孟渥丹表现的一直很冷静,直到楚云暖带着夏妆施施然从外面走进来,她的神色才激动起来。孟渥丹很漂亮,静静坐在那就像一幅画,就算是现在惊惧满面,也依旧是秀色可餐,她的一颦一笑,仿佛都是用尺子量出来的,时刻刻保持自己的完美和美丽。

做孟家女儿就是这一点不好,几乎每时每刻都得为着自己的仪态和没了端着架子,就怕在哪那一刻,自己不漂亮。

可是这样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原来是楚家主。”见到正主以后,孟渥丹所有的忐忑就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得意,“楚家主这是怕我了吗?怕我动摇了你们楚家根基,这才把我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