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重回南堂,本事见长/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向南而去,跨过秦岭之后,眼前景色陡然一变,不再是满目荒芜,光秃秃没有生机的大地,一下子变得青翠欲滴。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碧色,一阵微风吹来空气里都带着温暖的色彩。

许久不曾回南堂,如今南堂依旧歌舞升平,仿佛跟她离去那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不,也要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所有人嘴巴里谈论的都是世家商会的会长唐梦瑶,以及所谓的谢公子。

乌蒙城,楚云暖坐在聚福楼的大堂里,十二色仕女茜纱屏风将里外隔开。

“天京一见,不过半年有余,唐梦瑶的本事倒是见长,现在世家商会倒是人人都听她的。”楚云暖侧耳听着外面种种谈论。

赵毓璟夹了一筷子鱼肉在她碗里,“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不足为惧。尝尝这个,今天刚从嘉陵城运来的鲈鱼。”

楚云暖尝了一口,这个鱼叫鲈鱼肉质细腻,是南堂特有的鱼类,每年只在深秋和冬季时分上市,肉质十分鲜美,几乎得南堂众人喜爱,可这种鱼产量太小了。楚云暖素来喜欢清淡口味,尤其是这清蒸鱼,她忍不住吃了一口又一口,“虽说她是狐假虎威,但是如今商会里可是人人都听她的。董家不听话,战马就被做了手脚,呵呵,唐梦瑶这女人,聪明是聪明,就是可惜被爱情迷花了眼,不辨是非了。”

赵毓璟不可置否,他十分心细地挑着鱼刺,“南堂大多数世家和红顶商人都入了商会,唐梦瑶权利膨胀,虽说是而后来听了你的主意,对谢游之步步紧逼,让户市商会不成气候,可也说不准她是故意斩断谢游之的羽翼,好让人家对她言听计从。”

皇宫,这一座集合了天下女人的地方,最不是不缺勾心斗角,以及聪明女人的。宫里最最厉害的女人不是家世最显赫的,不是最美丽的,而是最无情的。赵毓璟自小受尽冷暖,其中的弯弯道道,自然最了解不过,唐梦瑶的手段是宫里女人玩剩下的。

楚云暖说道,“顾州那一边拒绝和谢游之共同对付世家,而顾兰,也因为谢游之和唐梦瑶走的太近而闹翻了,又怀疑上他居心不良。谢游之被逼迫至此,这是没有办法,才转头再搭上了唐梦瑶。”

这几乎是这件事情的全部真相了。

楚云暖真的很不屑谢游之这个人,当初他是有意引起唐梦瑶的好感,而后又娶了顾兰,他娶妻之后竟然不好好对待人家,转头又勾搭上了唐梦瑶。而唐梦瑶呢,本来就被所谓的情情爱爱伤过一次,竟然还不知教训,和谢游之凑在了一起,不惜耍尽手段。也难怪孟昙会用这件事情做文章,不过也是顾兰聪明,没有进了她孟家的局,否则这事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母亲说女人能顶半边天,我原也是十分认同,可是这女人最大的敌人,便是自己的爱情!”

她信任唐梦瑶,给了她很大的权力。若是唐梦瑶脑子清楚,兢兢业业,日后定然会在南堂成为一个不亚于她的存在。可惜了,唐梦瑶一心只有所谓的爱情,谢游之究竟爱不爱她这还不好说,而她居然一头栽了进去。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突然吵吵闹闹起来,来人是乌蒙城商会的分馆的吴会长。吴会长是一个腰圆肚滚的人,长着一双小眼睛,看上去十分刻薄无礼,他一进门就吆喝开了,“把你们东家给我找来!”

这谁不知道聚福楼的东家,是周家的周大公子周伯彦,周伯彦入天京做生意,又专心和夜郎通商,南堂这边生意已经交给底下人来管。吴会长分明是知道,这明摆着就是来砸场子的。

“你们东家呢,还不出来?这是看不起我吴某人?”吴会长继续吆喝。

在整个南唐出了聚福楼以外,所有商人均加入了商会,这位吴会长曾多次派人来请聚福楼入商会,然而都是被聚福楼的人拒绝。前些日子谢公子亲自来了一趟,说是定要将聚福楼纳入商会,如若聚福楼不从的话,就将它从南堂除名。

聚福楼在南塘立足多年,曾经有无数人看不惯他占据了餐饮行业的巨头,多次对它打击最后都不了了之,所有人都不愿意来蹚这趟浑水,愤愤推拒。最后还是这吴会长自告奋勇,他来了好几次都吃了亏,这一次他带了足够的人,一定要把这聚福楼给拿下。

大掌柜从后面出来,拱手:“吴爷今儿怎么来了,小刘你是怎么招呼的,还不请吴爷去二楼的雅间好生伺候着。”大掌柜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沓银子塞到吴会长的手里,原以为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那一打银票少说也有好几千两,要是往常吴会长肯定就收了,可今天这事儿不成。他一把手将银票推开,正色道:“大掌柜的,我今天可不是来要钱的,你这拿钱出来,是看不起我于某人吧。我前几天就派人来说了聚福楼入商会之事,你今天就给我个准信,你们到底入还是不入!”

从商会建立之初,聚福楼压根就没有想入过,不仅仅是缴纳会费的原因,而是因为商会想借用聚福楼的消息渠道,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大掌柜当时就推拒了,“吴会长,我原也跟你说过我家东家不在,这事儿我可做不得主。”

这种话已经不是他第二次听了,原先时候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如今谢公子点名要这聚福楼。吴会长皮笑肉不笑,“大掌柜这是成心不给我吴某人面子,今儿我就把话放这,若是你们入了商会,这生意就好好做下去,若是不入么……”他顿了顿,身后几个打手齐刷刷的站了出来,一下子就把大堂中一桌饭菜都给掀了。

吴会长笑得阴测测的,“从今儿开始,你们就关门,不必做生意了!”

大掌柜的脸色很难看,小二们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起桌子,并给客人赔礼道歉。

“吴会长这是来闹事的,当初楚家主建立商会之时就说过,这入商会不入商会,全凭自愿,怎么,白会长这是在逼迫,我们还是威胁?”

“楚家主都不在南堂,她定的规矩有什么用,现在商会是唐会长说了算,你有本事就和她去说!大掌柜今天还是就乖乖入了商会,免得在谢公子和唐会长面前不好说话。”

大掌柜的皮笑肉不笑,“聚福楼不入商会,吴会长就请吧!”

来了这么多次,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聚福楼如此强势,吴会长顿时气氛得不行,这件事情他可是跟唐会长领了军令状的,一定要让这聚福楼乖乖听话,现在被这么回绝,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当下他怒道,“来人,把这聚福楼给我砸了!”

聚福楼里乱七八糟一片,楚云暖坐在里头,瞧了镇定自若的赵毓璟一眼,“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还不出去看看,不怕他把你这聚福楼给砸了?”

赵毓璟这边正倒好一杯热茶,推到楚云暖面前,“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你这主人家都没有说话,我怎么好意思越俎代庖。再说了这聚福楼里,有三分之一是你的,人家都打上你的门了,你就不出去瞧瞧,免得日后人家都不敢来聚福楼吃饭,你的损失可就惨重了。”

楚云暖就说么,赵毓璟哪儿是能吃亏的人,轻哼一声,瞪了他一眼。可他心里也明白,聚福楼虽然是赵毓璟的私产,可他也确实不好出头,而商会这群人么,果然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商会她只交由唐梦瑶做主,何时由谢公子称王称霸了。

楚云暖这一边还没有准备出去呢,外头的屏风一下子被人给砸了,三两个打手朝里头来,就要把桌上的菜肴给掀翻。楚云暖捧着热茶好整以暇,夏妆夏华姐妹却一下子出来,剑未出鞘把几个人打得落花流水。这些人都是地痞流氓而已,没有几下子便跪地求饶,这一边的动静惊扰了所有人。楚云暖坐的地方恰好在逆光处,她又是侧着脸的,聚福楼里头的人都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是白会长见手底下的人被打成这种样子,当下就怒了,“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楚云暖捧着茶杯,“我倒不曾听说商会何时,还逼迫人家入会,不入就把人家店铺给砸了,吴会长你知不知道这聚福楼背后的主子是谁?”

吴会长只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但是他在南堂横行霸道惯了,谁一听说他是商会的人,哪个不给他几个几分面子,一口一个吴爷的喊着。

而周掌柜,在听到这个声音又看清里头坐着的两人时,神色一惊慌忙上来要行礼。赵毓璟却是摆摆手让他退下,周掌柜了然,有些幸灾乐祸默默退到一旁。这聚福楼背后有三个东家,周公子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其中便是瑞亲王和楚家主,现在这两人都来了,姓吴的恐怕落不得好。

“你是外地来的人吧,恐怕是不知道,聚福楼实在是不识好歹,拒绝了谢公子和唐会长的好思。唐会长在南堂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你若是想要在这边呆下去,就别说话,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聚福楼的主子再厉害,他能打得过楚家主和商会会长吗?”吴会长脸上得意洋洋。

楚云暖第一次知道,原来在南唐的时候还有人拿着她的名头作恶。

听到楚家主这个名字所有人都有一些畏惧,楚云暖的手段可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这时候,有些见过楚云暖的人忍不住抬头一看,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吴会长,可我方才听说是谢公子要收了聚福楼,谢公子是何人,难不成也是商会的?”楚云暖最后的声音十分低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愤怒了。

谢游之和唐梦瑶的关系几乎是人尽皆知,他也算是半个商会的人,他说一句话底下下的人个个都听。吴会长哈哈大笑,“你既然知道谢公子,那就乖乖赔礼道歉,今天这事儿我也就不跟你计较,否则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楚云暖手中的杯子唰的往下一砸:“否则什么?”

碎瓷片在地上四分五裂的炸开,其中有一个正巧落在了吴会长的脸上,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吴会长顿时怒骂起来:“你这贱丫头不识好歹!”

他这个歹字还没有落音,就被赵毓璟的护卫一剑敲在了嘴巴上,他疼的呜呜咽咽。楚云暖这边缓缓从里头走出来,“本家主只任命唐梦瑶为商会会长,那谢游之凭什么在里头幺五喝六?谁给他的权利?”

这是楚云暖,她竟然回来回南堂了!不过想想也对,南堂这一旧正处多事之秋,楚云暖回来才是对的。世家商会这一次可是有好戏看了,多少人看那谢游之不顺眼,这就是一个小白脸。

吴会长看到是楚云暖,当时愣住了,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楚,楚家主……”

“掌柜的,拿算盘来。”

大掌柜一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拿着算盘递了过去,赵毓璟接过来,很嫌弃的擦了好几遍才拿给楚云暖,大掌柜嘴巴抽了抽。楚云暖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今日损毁屏风一个,价值八千两,桌子十二张,酒菜十二桌,另加一些瓷器,总共三万八千两,客人们因今天受了惊,要赔礼道歉,再加上一万两千两,总共是五万两。”楚云暖瞧着他,“这钱什么时候给?”

“家主,家主……”吴会长惊呆了,跪行上前要抓住楚云暖的裙摆。

楚云暖往后退了一下,赵毓璟很不客气脚踹在他的肩上,“滚远一点,别脏了衣服。”

“家主,家主,我这可是为了商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五万两银子,你这不是让我去死吗?”

“为商会鞠躬尽瘁?”楚云暖念了一遍,声音很低,还很清脆,如泉水叮咚,她瞧着对方,“恐怕你没有弄清楚一件事儿,这聚福楼是本家主的地盘,那带着人到我这儿来闹事,还跟我说是为了商会?若是日后商会的人,个个到我楚家的店铺里去闹事,我难不成还得一人给你们奖励万把两银子,你这是在做做梦呢。”

楚云暖欣赏着他惨白的脸色,“行,银子不出也成。”

吴会长喜形于色,楚云暖刚才就打听清楚了,这白会长这么多天以来可是唯谢游之马首是瞻,在背后不知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楚云暖瞧着他的眼神温温柔柔的,“来人,把他两只胳膊都给我砍了!你这两只胳膊虽然不值钱,可本家主心善,就当它值几万两银子的,我这就大发慈悲放你一马。”

吴会长瘫软在地上,却被人提着双手拖了出去,外面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声音。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而胆大的人看着他被整齐削了下来的两只胳膊,顿时吞了吞口水,不敢说话。

“记住了,世家商会里如果还有人再敢闹事,逼迫不愿意入商会的是商人,以此为戒!”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反驳半句。

楚云暖的目光一一在众人脸上扫过,尤其是那几个为虎作伥的打手,他们吓了一跳,立刻跪地求饶,楚云暖越过他们,吩咐道:“把这位吴会长,给丢到唐梦瑶府门口去!”

这一招实属杀鸡敬猴。

楚云暖未曾回来之前,唐梦瑶在这一边,说一不二,所有人都忙着讨好与他,而现在,一个个恨不得跟他划清关系。

楚云暖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十万大山的新宅之中,新宅建筑大气华美,虽然比不上老宅古朴秀丽,但也是亭台水榭,精致无双。江湖传闻的鲁班门就在此处,唐祺听到楚云暖回来的消息也是兴奋异常,赶忙抛下手边所有的事情,去见楚云暖。

议事堂中,陈驷正在报备近来南唐发生的种种事情,赵毓璟坐在一旁,时不时给出些颇有见地意见。屋外唐祺瞅了一眼异常和谐的两人,一时间有一些郁闷,他不吭一声,就往外走。半路上遇到了匆匆而来唐元,“怎么样,楚家主在里面吧?”他可是收到消息立刻就赶过来了,唐梦瑶跟谢游之吭瀣一气,不仅仅是在商会里兴风作浪,也因为他不愿意交出唐家家主的权利,没少被她穿小鞋。他现在可就怕楚云暖会以为唐家和唐梦瑶是一伙的,当年事情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唐祺的神色有一些恍惚,“嗯,她在里头呢。”

他说完这句话就要走,唐元顿时抓住了他,“三弟,我们唐家可就剩咱两个了,你可别跟唐梦瑶一样犯傻。楚家主,她是我们的恩人,只能是恩人。”

唐祺说不准他对楚云暖是感谢还是喜欢,或许两者都有。可他也明白,他们两人之间是星汉之隔。

“走吧,我们一起进去。”唐祺似乎是想通了一样,谢游之为了千机弩多次来找过他,他需要和楚云暖说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