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血缘关系,以次充好/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他有什么想法,从他跟楚云暖有交集的那一天开始,楚云暖确实只能是他的恩人。

议事堂里陈驷一丝不苟的禀报南堂近来发生的所有事,现在商会的情况,没有楚云暖想象的那么糟糕,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唐梦瑶这些日子,几乎是把手里头过半的权利都已给了谢游之,谢公子大名,到达了一种无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今日在聚福楼遇到的事情,不过是近来南堂的缩影而已,南堂许多茶楼酒肆,也被谢游之之以同样的方式逼迫,借他们四通八达的消息渠道来做某些事情,包括楚家名下一些没有告知众人的客栈,也被谢游之威胁。

楚云暖冷声问道,“族老呢,南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在做什么?!”陈驷只是负责经营家族事业,而不具有发号施令的权力,族老有这个权利,而这一久以来,她倒是从未听过这些人做了什么事情。

陈驷回答道,“陈老,近来身体不大好,索老和白老,虽然是有权利,可沧海月明簪和祖母绿戒指在您手上,他们不好发号施令……”

楚云暖一掌击在桌上,“这是他们跟你说的?楚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说法了!去告诉他们几个,知道年纪大了,就别在我背后耍手段,想颐养天年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楚云暖最恨这一群倚老卖老的人,仗着自己年纪大了,也仗着自己对家族劳苦功高,连她这个家主都敢不放在眼里,看来当年她还是对他们太心软了。南堂如此内忧外患,还只知道争权夺利。

陈驷面上有为难之色,族老那边他不是没有说过,可这三位进来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一个比一个强势。

楚云暖哼了一声面色格外不愉:“去叫他们滚过来见我!”

陈驷应了一声忙不迭地退下。

楚云暖心里头怒气难平,一连喝了两盏茶,也压不下心头火气,面上依旧怒容满面。

赵毓璟劝慰道:“行了,你也别生气了,家族之中的事情,不都是这样的。他们年纪大了,欺压你这个幼主也是想得通的。不过还好你当年手段威严,震慑了他们一些,否则你早就被架空了。”

“母亲在的时候,我就没见过他们几个敢这样嚣张跋扈,不过是看着我年纪小,当初贺梅的事情我也没有跟他们计较。”楚云暖是给他们几个面子,不然贺梅假扮楚老多年,索老又将贺梅孙子,也就是贺问养在身边,怎么可能不知晓其中猫腻,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他们三个也不过畏惧我一时,现在过了一年有余,当初的恐惧怕是全然都忘记了,敢在我头上动土。”

新宅不比老宅,这边的人几乎全捏在她手里,这三个族老就是想翻起风浪也不可能,而他们还以为这是嘉陵城老宅呢。

赵毓璟站在她身后,伸出食指在她额头上轻轻的揉着:“你也别上火,主幼奴长,自然是会嚣张一些,哪个地方都是这样的。”

对于这几个族老,楚云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与楚家共存亡,最后在楚家灭族时与嘉陵老宅一同被大火焚烧干净。可有时候,回想起来当初的事情可能并不是那样,当初南唐无主,云扬年幼,沧海月明没有男簪,无法继任楚家家主,楚家只能由几个族老一同掌控,族老权利空前膨胀,直到最后南唐城破,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去,自然是会跟楚家一同而亡。楚云暖都觉得自己想,把这些人想的他阴暗了些,可有些时候真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不需要他们为我效忠尽责,我只需要他们护住楚家。”效忠什么的,未免也太可笑了,他们在楚家呆了一辈子,不服他这个年幼的小家主也是情理之中,可是,她不能忍受这些人为了争权夺利,而放任谢游之在南堂兴风作浪。若不是她发现得早,南堂现在会怎样,唐梦瑶早就借助世家商会的东风,让南堂一半尽归谢游之之手。

“楚家主。”唐元在门口犹豫再三,直到陈驷出去以后,才和唐祺一同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楚云暖瞧着唐元,一年多不见唐元也变了,当初的纨绔少爷,现在脸上有了自信和刚毅之色,他已经朝着一个合格家主的方向稳稳迈过去。

唐元这时候倒是没有犹豫,直接开门见山:“我是为了唐梦瑶的事情来的。”

楚云暖冷下了脸,“你要为她说情。”

唐元一听,连忙摆手,生怕晚了一分被楚云暖认定是唐梦瑶一伙的人,“楚家主,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说句实话我跟唐梦瑶关系没有好到那种地步,后来接受她回唐家,不过是因为家主你赏识,让她当了商会会长而已,若说感情嘛,倒是真没有几分,为她说情,这倒不大可能。家主这一趟回了南堂,想必也是知道现在各处局势,也晓得唐家现在的情况。唐梦瑶心大了,不仅仅是把商会拱手让给谢游之,现在还想拿了唐家家主的位置。”

坦白说商会会长的位置,比唐家家主权利大得多,唐梦瑶怎么会放着会长不做,而跑去跟唐元抢家主的位置。

唐元叹了一口气,“唐家以冶铁术发家,如今虽然被纪家压了一筹,可在某些方面,依旧有着自己的人脉和无可比拟的地位。纪家多次上门,希望两家合作,唐家的现在地位实在是太尴尬了,我也愿意和纪家合作,经过多次商议,终于定好最后的合作计划,而就在前不久,纪家出事了。纪家内部产生分歧,要把冶钢术拿出来,献给天京的某位皇子,唐梦瑶也回来跟我抢家主的位置。”说到这里的时候唐元苦笑一声,似乎是很不能接受,“唐梦瑶是嫡长女,她继承家族有旧例可依。若她是真的想要继承家族那就罢了,可她是因为谢游之,才打上唐家的主意,想借唐家的作坊,以及纪家内部泄露出来的消息,把冶钢术给弄出来。”

纪家的冶钢术,是楚云暖交给赵毓璟的,而赵毓璟又给了纪家的,那么也就是说纪家所谓把冶铁术献给天京某位皇子,绝不是赵毓璟,应该是赵毓泓。现在难道是纪家内部有了奸细,唐祺这边我知道冶钢术的,他是为了制造更锋利的武器。楚云暖看了一眼唐祺,唐祺只是轻轻摇头,否认此事,纪家内部果然是出事。冶钢术是赵毓璟手里的一个王牌,泄露出去被赵毓泓知道,那可就是没有一丝胜算。

赵毓璟在一旁听着,这一次来南堂可算是没有来错,总归是知道不对劲的地方。他说呢,最近纪家送来的钢铁,产量怎么越来越少,质量也不大好,原来是曾改投他主了。

可是他们真就以为他们手里也冶钢术方子是完整的吗?

他没有那么傻,当初既然能不信任周家,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信任另外一个家族。天京里的势力,原来已经渗透到南堂如此地步。

楚云暖原本还信任唐梦瑶,没想她居然如此糊涂,没有了世家在,她唐梦瑶算什么,和谢游之又有什么未来。

谢游之如此仇恨世家,唐梦瑶身为世家之女,又怎么可能得到谢游之全心全意的对待,不过是利用居多,爱意参半而已。可惜唐梦瑶如此聪慧果决的一个女人,遇到了这种事情竟然是如此看不通。

楚云暖心中叹息万分,仿佛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当时的她就是这样的疯狂,不惜赌上楚家全部,去换赵毓璟的回头,然而最后发现她错了,赵毓璟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只是他太偏执而已,最后被司徒衍利用至于深。如今唐梦瑶同样如此,只不过她偏执的是她以为的爱情。

爱情,多么美的两个字,也是多么恶毒的两个字,有多少利用这一点来奴役对方。

楚云暖看向唐元,“你放心,唐家家主的位置只能是你来做,唐梦瑶,她没有资格。”

她需要一个听话的人,来管理唐家,这样她才放心让唐家居于四大家族的位置,若是换了一个人而来,而且是对楚家有着仇恨之心的人,她半点也不放心。唐元此人虽然不太聪明,可他最值得赞赏的地方,是他识时务,楚云暖欣赏这样的人,也乐意给他一个保障。至于唐梦瑶吗?楚云暖愿意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就看他如何选择了。

唐元大喜,“谢过楚家主了。”

这时候唐祺略微有一些迟疑,他说道,“谢游之,曾经来找过我,他想要千机弩,还有火统。”

火统是楚云暖前不久在江源府之时,才第一次拿出来用,谢游之的消息倒是灵通的很,这么快就知道了。顾兰现在人还在那边,不可能告诉谢游之,看来谢游之收复了南唐各处茶楼酒肆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至少让他这么快就得到了江源府那边的消息。

火统的威力有目共睹,若是被谢游之拿到,在入京献给赵毓泓的话,那夺嫡之争毫无悬念。赵毓璟从来都是知道,他十弟的野心大得很,没想到他胆子也大。现在一边跟着大哥在天京争权夺利,还有心思来插手南堂,想要冶钢术,又想要火统,他这胃口也太大了,不怕把自己撑死。

“给谢游之牵线搭桥的人,就是唐梦瑶,而火统的消息是从楚家内部透露出去的。”这个消息还是他不久前查出来的,他以为楚家姓铁通一样,可没想到里头还是有蛀虫的,而这个蛀虫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楚云暖最恨叛徒,就像当年的初期,他的声音很沉很稳,“是谁?”

唐祺从袖中掏出一封信,“白老。”

早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唐元就已经默默退了出去,楚家内部的某些事情不是他可以参与的,唐祺现在跟他不一样,他已经加入了楚家,是半个楚家人。

楚云暖拿过信,一行一行地仔细看,眉头紧锁,然后又递给了赵毓璟。这信上的内容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白老,居然和远在天京城的白国公府之间一丝丝的血缘关系,这天下实在是太小了吧。同一个姓氏而已,竟然会有血缘关系。白老是她外祖父,当年从外边救回来的孤儿,在楚家长大而后成为了楚家的一大族老。现在呢,这个老人家的野心大了,居然和赵毓璟合作,想要代替天京城的白国公府,要用楚家来当作投名状。好在当初她有先见之明,将楚家宅院由原先的嘉陵城迁往十万大山,否则楚家内部所有的秘密,几乎都被白老给卖个一干二净。

“这件事情你还跟谁说过?”

唐祺摇摇头,“这是我秘密查出来的,除了你,没有谁知道。”

楚家已经死了一个族老,因为她是贺梅,可如若再死一个族老,楚家的老人定然会不服,可白老……已经不容许她心慈手软。

“赵毓泓。”楚云暖低语,赵毓泓的本事倒是高,就连她以为外人不得渗进一丝一毫的楚家也能叫他钻出一个空子。白老为什么背叛,为了拥有自己的血脉,拥有以自己姓氏的家族。在楚家,为了断绝族老,对自己子嗣有私心对家族不利,所以历代族老都不能有子嗣,这是约定俗成的,倘若你想要拥有子嗣,那就放弃成为族老,白老想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背叛。可他也不想想,是他自己不愿意放弃族老的位置,而不是楚家逼迫。

“白国公已经送往天京认罪,白老就算是想取而代之也不可能,白国公府的名声已经臭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这天下未必不能有第二个白国公府。

楚云暖在房屋中来回踱步,显然是在思虑着此事。唐元瞧着她忧愁的模样,说道:“我这就去回绝了他们。”

楚云暖顿住脚步,回头,“不,不必,我要你跟他们合作,给他们千机弩,给他们火统!”

唐祺猛地摇头,“你知道这些东西的威力,一旦给了他们,恐怕——”

赵毓璟在这一刹那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笑道,“再厉害的神兵利器,那材料也要好,纪家出的钢正好,你就用他们送来的钢,去做千机弩。”

纪家曾经送过去的都是基本原料,最后在赵毓璟自己的作坊里进行最后一步加工,才成了所谓的钢。这一点纪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都以为他们拿出来的东西,就已经是神兵利器。

唐祺不傻,这一想也就明白过来了,他心里忍不住地长长叹息一声,他果然是不如赵毓璟,不仅是身份地位,而是对楚云暖的了解。“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准备。”

楚云暖点点头,“你小心些。”

赵毓璟这边却抬了一盏茶,凑到楚云暖身边,轻声低语,“阿暖你口渴了吧,喝一口润润喉。”

楚云暖不明白,明明是在说正事,赵毓璟怎么突然间变得这样奇怪,却还是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茶。

见到此情此景,唐祺这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赵毓璟一边递茶,一边不经意的看了唐祺一眼。唐祺只觉得那目光中充满了耀武扬威,样,他的鼻息沉下来,脚步顿了一顿,然后掉头走了出去。

赵毓璟的脸色这才松弛下来,胜利性的就着楚云暖用过的茶杯,抿了一口。别以为他没看出唐祺这臭小子的心思,想跟他抢,下辈子,不,下辈子也没这个机会!

“天京现在的局势恐不容乐观了,南堂都已经被他们渗透进来。”楚云暖敲着桌子,十分恼怒。天京要吵就吵,要打便打,何必扯上南堂,南堂就算再厉害现在也不过是商人而已,宋家也从离开了,而且他们还不可以参加科举,对天京的局势没有过去那么大的影响力,这些人竟然还揪着南堂不放。

就算他们把手伸到了南堂,那也只能证明天京的局势还是赵毓珏占着有利地位,否则的话,他们也不能这么冒险。赵毓璟心里有数,他问道,“白老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置?”

“还能怎么着,先让他把那批残次的兵器送出去,然后秘密解决了他,这件事情我要交给其他几个族老来做,也算是杀鸡儆猴。若下次再出现这种事情,其他几个族老也别怪我翻脸无情。而且楚家,日后也不需要族老了。”或许很久以前,族老的成存在对于楚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现在,她瞧着这几个族老,只知道固步自封,影响了楚家的发展。

赵毓璟透过窗外,瞧着从远处走来的三个族老:“他们过来了,这事儿还是你自己处理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周伯彦那里一趟。”

“周伯彦,他不是在忙着和夜郎做生意,什么时候回南堂了?”

“江源府暴乱的时候。”赵毓璟话刚落音,三个族老就已经到了门口:“见过家主,瑞亲王。”

赵毓璟让三人免礼,然后也没有多待,就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