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退位让贤,私会佳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议事堂里挂满了深色调的织锦,多宝架上是各种各样精美的玉器,其中一个三尺多高的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正中是一张大紫檀雕富贵流云纹的桌子,一边是各色笔墨,一边是累叠起来的各种书册、账簿。四周挂满着精致的灯笼,最为巧夺天工的是中央一盏耗费三年而制作的琉璃灯,无论外形还是色彩都分外迷人。数到蓝底绣银花布帘垂在四周,厚重的布子随清风荡开,南堂温暖的阳光下,照得这一处富丽堂皇。

从赵毓璟出去以后,楚云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三个族老偷偷用眼神交流,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儿惹了这位家主不快。

楚云暖自顾自地翻阅着账簿,近来楚家支出太大了些,不算上她调往江源府的粮食,还有好几处有漏洞,不多不少,刚好挪出去一万两白银,三百担粮食。这些东西去了哪里,被谁给挪用了?

三个族老的心越加忐忑,尤其是白老,他本来就心虚,现在心里头更是不安极了,就怕楚云暖知道他背后的小动作。

眼见火候够了,楚云暖放下了最后一本账簿:“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三个族老不明所以,想了好半天,最后说道:“家主,议事堂是楚家十分重要的地方,怎么可以随便让外人进来,您当初继任家主的时候,承诺过绝对不会为了儿女私情——”

楚云暖手里的茶杯啪的一下搁到了桌上,茶水四溅,她面上不辨喜怒:“这就是你们想说的!我让你们过来,不是为了让你们评论我的私事,你们几个还是好好想想,近来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白老的忐忑不安渐渐变成了凶狠,恐怕楚云暖早就知道了所有事情,他眼睛里暴露出凶光,藏在袖子里的手也是蠢蠢欲动,似乎在下一瞬间就要掐断楚云暖的喉咙。如此毫不掩饰的杀意,就是十三不曾提醒,楚云暖也能感受到,看来白老是不能留了,心都不在楚家,留下来也只是危害家族。

楚云暖话锋一转,“唐梦瑶要在我的地盘兴风作浪,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传信到天京通知我,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白老这一瞬间松了一口气,楚云暖注意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冷笑一声,死不知悔改。

白老狡辩:“家主,此事不是我们不说,而是那唐梦瑶,每每将您的名头抬出来,说是您受意的——”

“荒唐!我受意的,我难不成还想借人家的手,对自己家族下手?”楚云暖面无表情,可谁都能感受到她的愤怒,三个族老垂手肃然。“瞧瞧你们三个,在南堂这一久什么事也不做,等着我回来给你们善后是吧,这样的话,你们这族老当的有什么意思?!趁早退位让贤!”

自知理亏,这三人都垂头不敢说话,楚云暖威严太盛,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自从嘉陵城继任以后,家主的威严一日胜过一日,他们有时候都不敢拂逆楚云暖。

楚云暖舒了口气,语气缓下来,“唐梦瑶的事情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不过你们都记住了,若是下次再让我发现这种事情,让我亲自过来给你们善后,你们三个就给我趁早把下一任族老给选出来!”

这句话说的算是毫不留情面了,这三个族老的脸都红了起来,“属下知道。”

楚云挑着眉,很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你们都下去吧,索老留下。”白老装作不经意的抬头,楚云暖很难得的解释道,“大哥前些日子带了一些云州特产给过来,知道我要回南堂特意托我带过来。”

白老的耳朵一时是竖直着听的,听到是贺问有东西要带给索老,这心里的怀疑也就没那么深,这才跟着陈老慢悠悠地离开。

人都走了以后,楚云暖立即起身,屈膝给索老道了个歉,“索老,今日事出有因,还请您海涵。”

依照所索老对楚云暖的了解,她知道这丫头不是这么莽撞,今日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恐怕是真的出事儿了。“这是怎么了?”

楚云暖很简略地说起了白老的事情,索老听完之后只是摇头:“糊涂,真是太糊涂了,他难道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来的楚家。”

两人之间也算是有大半辈子的交情了,他是真的被伤透了心。

楚云暖的语气很严肃:“各人自有各人缘法,我们也不好多做评判,只是这些日子劳烦索老您好生看着他。”

“属下知道。只是族老之中一而在再而三出了这种事情,我实在是愧对家主。”索老俯身跪下,他身份族老之首,先是贺梅顶替楚老,而后是白老背叛,他实在是无颜面对家主。

楚云暖扶起他,“自古以来人心都是最难揣测的,也没有什么可以说道歉的。”楚云暖十分慷慨,这种事情她也想的明白。

“那家主接下来——”

“引蛇出洞,我要一次性解决所有麻烦。楚家,容不下任何一个叛徒,哪怕,是族老也同样如此!”楚云暖这一句话,杀气腾腾,这几乎就是决定了白老未来的生死。

索老有些于心不忍,犹豫再三,说道,“家主您看在,他曾经也算为出家鞠躬尽瘁的份上,至少留他一个全尸。”

楚云暖负手,“此事最后我会交由你们来解决,该怎么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索老倒吸口冷气,楚云暖这一招真是比杀了人还要难受,让他们亲自来动手,日后其他族老哪还敢生出半分反叛的心思。“属下知道了。”

楚云暖的面容很冷酷,“索老,你也别觉得我不近人情,我这都是为了家族。”

他知道,他都知道。

索老这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恐惧,当初的耍痴卖娇的小丫头,变成了如今果决冷酷的家主,为了家族安康,可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楚家拥有这样的家主,是家族之幸。

南堂的冬天哪怕温暖也是带着寒意的,说变天就变天,一场雨下来之后,湿冷异常。这几日阴雨连绵不断,空气里都带着冷意。

楚云暖挑明此事以后,索老几乎是是日日观察着白老的种种动作,他果然发现,白老在背后做的某些事情,索老多次明里暗里的劝过,然而收效甚微。渐渐的,索老也歇了这个心思,果然如家主所说,心都不在楚家的人,就算是说破嘴皮子也没有任何用处。

赵毓璟和周伯彦见面的地方不是聚福楼,聚福楼今天才被众人知道也是楚云暖的产业,现在每个人都是盯着不放,实在不好再去。两人这一边很干脆的,去了乌蒙城的一座茶楼,周伯彦点了最好的一壶茶,配上精致可口的茶糕,惬意听着悠扬、清越的琴声。

这是南堂最出名的茶楼,不仅仅是里头的茶叶好,更是因为这里有许多琴技高超的琴师,许多人慕名前来,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听这里琴师弹琴。柳如是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茶楼之处清贵,比青楼楚馆好上许多。这南堂人,没有一个不知道柳如是和周家大少爷的关系,许多人都在猜测周大少何时能将柳如是纳入家中,而如今过了这么许久,也不见分毫动静。

南堂都说是柳如是看走眼了,平白蹉跎了岁月。但是只有柳如是心里明白,她和周柏彦之间并不是外人以为天那种关系,说白了她也只是周伯彦的下属,她是周伯彦放置在这里的一枚棋子。

她是一朵最温柔的解语花,几乎跟所有男人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他们拿她当红颜知己,什么会跟她说,会跟她吐苦水,而这些消息,转头之后就会被她告诉周伯彦,这才是她真正正正的用处,什么情夫,什么入幕之宾,不过是旁人揣测而已。若是可以,她还真希望周伯彦把她放在心里,可是这想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主子和奴才,天生就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思绪慌乱之间,柳如是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音,她慌慌忙忙跪下,“公子。”

周伯彦抬头,脸上依旧是风流不羁的笑容,“你该做什么,忘了不成?”

柳如是垂头,咬唇:“奴婢不敢忘。”她备受追捧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琴技,其次才是因为她的容貌,若遇上了挑剔的客人,她经营了许久的名声也算是会蒙上一层污渍。

说话之间,赵毓璟从外头缓步而来。柳如是松了一口气,瑞亲王的容貌甚为华美,俊美无俦,丰神昳丽,若清泉上时,湛然有神。柳如是却知道,能和主子私交甚笃,这位瑞亲王,定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温和。

赵毓璟揽袍坐下斟茶,动作行云流水,极富美态,“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柳如是乖乖坐下,继续弹起来,只是这次她却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半点差错也不敢出。琴声铮铮,掩盖了两人谈话的声音,周伯彦一面喝茶一面奇怪地问道,“我说你没事,去查魏王做什么,他这都流放珠崖那么多年了,怎么说也不可能威胁到你吧?”

“废话少说,你到底查找什么没有?”

“从魏王出生开始,我倒是样样都查清楚了,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一些什么。”周伯彦拿出一本厚厚册子。

魏王是孟家女于所出的儿子,当年孟家全力支持魏王夺嫡,而永乐帝借楚家之手成功登基,所以也就有了世家参与多嫡的先例。因为有了永乐帝成功在先,所以现在他的儿子们个个想要效仿他当年,乐此不疲的拉拢世家。可以说世家现在会有的局面,是因为当年楚明玥造成的。

赵毓璟飞来的翻看着,里头写的倒是详细,几乎是连魏王第一次宠幸女人,还有他做过的事情都是明明白白写着的。只不过有一处,倒是奇怪了些,这是先帝三十六年冬天的事情,据说是魏王去寒山寺礼佛,这件事情奇怪的地方在于,魏王在寒山寺居住半月之久,其中却没有人查到他究竟家里头密谋一些什么。

“寒山寺,这怎么没查清楚?”像周家这样的百年大族,就算是没落了,有一些自己的人脉和消息渠道,是其他家族无可比拟的存在。

周伯彦瞧了一眼,这个他有印象,“这件事情查不清楚,有人说魏王在那里是密谋造反,而有人说他在那里是私会佳人。不过这种事情,谁都说不上来。”

“密会佳人?”赵毓璟若有所思。

周伯彦觉得很奇怪,他笑道:“怎么,你也对这种桃色消息感兴趣,魏王的桃色消息可不止这么一桩呢。据说他在寒山寺密会的那个佳人,早年跟他私定终身,只不过是对方身份太过低微,没有被当时的皇贵妃所接受,如此一来魏王只能偷偷摸摸的和她相会。当时这件事情在天京,可也是让人津津乐道的。你难不成不知道吗?”

“你能不能查清楚,当年跟魏王互许终生的人到底是谁?”

当时赵毓璟让他去查魏王,他就觉得奇怪了,而现在居然去查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女人,这就更奇怪了。“你不是来真的吧,这种消息也信,当年天津城还传言永乐帝对楚家主心思不纯呢。”

赵毓璟心里暗道,这可不是传言,否则的话望月殿也不可能存在这么多年,还变成宫中禁地。楚明玥对他有恩,那怕他母后真的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死的,也不该楚姑姑去担这个责任,父皇漠视,白皇后有错,百里太后推波助澜,可是这些都跟她没有莫大的关系。楚姑姑曾经已经做了她觉得对的事情,拒绝父皇,留给他母后一个稳定的姻亲关系,只是他父皇太偏执了,觉得他是帝王,总想天下所有的东西都该是他的。

“你去查就是了,这件事情很重要,顺带去查查百里家。”

吴会长被丢到了唐梦瑶门口,唐梦瑶看到他双手尽断的样子,先是觉得愤怒,暗道这聚福楼好大的威风,居然连她的人都敢动,才想亲自找上门的时候,便听说下人说,这是楚云暖亲自下的命令。

唐梦瑶顿时吓了一跳,好几次向下人确定确是是楚云暖,楚家那位,下人都回答是,而且不光他们知道,现在整个乌蒙城都知道楚云暖回南堂了。唐梦瑶从谢游之那里得到消息,楚云暖被困在江源府的,正是因为这样他胆子才会那么大,而现在居然告诉他楚云暖来了,而且人已经到了乌蒙尘,那么这些日子她做的所有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谢游之看着惊慌失措的唐梦瑶,“你怕什么,就算她现在回来,也控制不了局势,南堂上下现在都听你一个人的,就是商会里也没有人违逆你的心意。”

谢游之想得太天真了,真以为世家商会是她做主,所有人都唯她马首是瞻吗?南堂真正的主人,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楚云暖,曾经在弱势之时就能搅得南堂天翻地动的楚云暖,跟他作对,实在是教人力不从心。

“你没有见过他收复南唐世家的手段,不明白她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的让人恐惧。”楚云暖或许不是南堂最聪明的女人,但是她身上那种气势,简直就是忘叫人望而生畏,几年前还不明显,现在的话,站在她面前,自己有时候都不敢大喘气,那是泰山压顶的沉重。

“南堂现在已经不是她离开的那个样子,当初她能收复整个南堂,是因为楚家众心归一,而如今楚家内部人心不齐,你就放心吧。梦瑶,为了我们的将来,你要撑下去。”说到最后谢游之眼睛里满是情深之色,他伸手握住唐梦瑶的双手,“只要世家倒了我们,红顶商人成功翻身,那时候我们倾南堂全力,去支持十殿下,十点下成功了,我们可以请求他为我们赐婚,那时候,我们更是名正言顺。”

唐梦瑶的犹豫,被谢游之一番对未来的憧憬,打的支离破碎。

谢游之所说就是她最大的愿望,曾经她是唐家的掌上明珠,享受着所有人的追捧和喜爱,最不需要的便是所谓的平安度日,她想要嫁一个夫君一个能配得上唐家明珠的夫君,所以她看不上宁王。而后来发生了种种事情,她才知道平,平安过日的难能可贵,可那个时候所有人避她如同猛虎。这个时代对于女子,虽然不是很苛刻,可像她这种情况,这一辈子也是找不到任何好夫君了。她也在当时死了心,只一心想着能够在世家商会做出一番功绩,能像楚云暖一样,叫南堂所有人高看一分。她也是这样做的,而后来她遇上了谢游之,一个基本是改变了她想法的人,带给了她只能真正正的爱情。

她如今所求,不是变成个楚云暖一样的强人,而是能和谢游之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题外话------

这里我又埋了一个伏笔,来猜猜,赵毓璟为什么要查魏王和百里府?里头有个大秘密,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