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智近乎妖,美梦破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说的实在是太笼统而且神秘,楚云暖想了好半天,也把南堂上下查了个底朝天,包括当初的孟家,也没有查出什么值得赵毓璟在意的地方。不过她倒是发现了很多阳奉阴违的家族,楚云暖没有去处理它们,南堂只需要在表面上臣服于同一个声音,这些小世家在背后支持谁都是无关紧要的。

楚云暖的大动作,没有引起忙碌的赵毓璟的注意,反倒是惊动了顾州。近来顾州忙于公务,几乎是今天才知晓楚云暖回了南堂。他回想起那日在天京城见过的楚云暖,冰雪聪明,有勇有谋。顾州还记得恍然一刹那的心动,顿时觉得心痒难受,或许他是该过去在见见楚云暖,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的女人。

顾州一路轻车简行,从嘉陵城出发,来到了乌蒙城,一入城他就发现了其中不平常之处。距离他上一次起来乌蒙城,大约已经有两三个月了,那时的乌蒙城民风可说的上是格外彪悍,他这个冀南郡的父母官,都不够这边的商人看,这一边的百姓,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打架斗殴是常有之事。而今日城中风气变得极其礼让,就连双方做生意,都没有因为让价不合大打出手,好说话得紧,这应当就算是楚云暖的魅力吧。

“这可不是我个人魅力,而是他们都畏惧于我罢了,而且现在他们也在观望,想看看我和唐梦瑶,究竟是给谁更胜一筹。”楚云暖在回廊下,逗弄着一只红嘴绿鹦鹉,“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在这一点上南堂人更甚。在我和唐梦瑶之间未分出胜负的时候,他们只会摇摆不定。”

“唐梦瑶。”顾州初到南堂之时,还是十分欣赏这个女人的,能够将世家商会处理得井井有条,可见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但是后来他对唐梦瑶的印象可就极其不好了。谢游之这件事情上他妹妹有错,唐梦瑶也有同样错!虽然大齐民风开放,但是她每日和谢游之厮混在一起,实在是——顾州都想不到用任何词语来形容这两人,谢游之是他妹夫,而他却把妹妹支到江源府那种危险的地方,自己却在这里和唐梦瑶谈情说爱,转头居然跟他说,这全都是为了十皇子的计划。

完成赵毓泓需要的结果,有千百种方法,根本就不需要他谢游之出卖色相,跟一个世家女搅和在一起,至自己发妻于不顾!如若不是顾兰一直拦着他,他定然是要这谢游之好看。顾州在天京称备受人尊重,谁人不是阿谀奉承着他,可他妹妹在南堂的时候,因为他一时疏忽,竟然被一个油嘴滑舌的小人给骗了。

“唐梦瑶的事情你就打算这么放着,不准备处理她了吗?”

楚云暖添了一把鸟食,“唐梦瑶不足为惧,现在就看你是怎么想的了。”

顾州轻笑一声,楚云暖才叫心思玲珑人,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来警告、试探他一番。“谢游之的死活可跟顾家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会让顾兰跟他和离。楚家主不必试探我,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和谢游之站在同一个阵营里,我效忠的人,可不是十皇子。”

楚云暖原先最担心的地方,就是顾州投靠赵毓璟是假,政客多狡诈,她不得不防,免得日后伤了情分,所以她才在现在用谢游之这件事情了试探他一番,只要顾家不掺和进里头去,基本就已经确定顾州不是赵毓泓的人。赵毓泓对南堂虎视眈眈,她这一次不会心慈手软,定要将他羽翼斩断,叫他知道楚家不是好惹的!

“顾大人既然直言不讳,那我也就直说了。”楚云暖心里头一直有一个疑问,这一件事情困扰了她许久,叫她百思不得其解,“顾大人既然不是赵毓泓的人,那当初为何跟白严合作,对南堂不利。”

顾州想到了和楚云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几乎是他二十年来唯一一次心动,天京贵女多柔弱,而他欣赏的是像楚云暖这一类,独立自强的南堂女人。“我那时候就跟你说过,南堂楚家树大招风,就是不是我,也有其他人。”

“我现在就想知道那个所谓的其他人,究竟是谁。”当时白严的某些计划漏洞百出,顾州是个聪明人不可能打动他。她当时揣测,顾州是因为想封王,所以才做出那一系列的事情,但是仔细回想一下,顾州本人在京中受尽众人追捧,自小又被永乐帝收为义子,他跟宫中诸多皇子关系十分亲厚,想必是十分了解他们。

顾州想要从龙之功,的确可能挑一个式微的皇子,但在这一些皇子之中,赵毓泓的能力哪怕是在卓尔不群,可是他的身份就摆在那儿。先不说他太子,就说三皇子和四皇子等人,哪一个母族身份不比他强大,再说雍王,虽然在宫中身份尴尬,被永乐的厌弃多年,可他是嫡长子,名正言顺。顾州是个聪明人,不可能放着好走的路不走,去走一些崎岖的道路。

所以楚云暖有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那就是顾州,是赵毓珏的人!

“雍王殿下。”顾州倒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早早将自己的立场摆出来,比什么都强。

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先皇后之死,和永乐帝有莫大关系,但是跟她生母也有着隐约之间的联系。永乐帝当年能够因为母亲不接受于他,而迁怒于南堂,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南南堂往死里打击。身为他的儿子,赵毓筠珏又怎么可能以德报怨,不对南堂动手?后来他为什么放手了呢,估计,是因为赵毓璟,因为楚家抚育了赵毓璟长大,保全了他的性命。

有些事情若你不知道,那都是一团花团锦簇,而当你知道一切之后,你才会晓得,那繁花似锦的花丛下面,是怎样的触目惊心。

楚云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一个聪明人,而现在看来,天底下聪明人多的是,尤其是这位雍王殿下,那才叫智近乎妖。

恐怕只要他愿意,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

现在楚云暖倒是压根儿就不担心天京城赵毓珏的情况了,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倒霉的应该是其他人。

唐梦瑶近来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心,楚云暖那边迟迟没有动作,她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不仅仅是在商会之中大展拳脚,更是多次上门逼迫唐元,让出唐家家主的位置。唐元烦不甚烦,最后闭门不理,直接通知府中上下,若是唐梦瑶再来就把她给打出去。如此一来,才算消停了几天。

这一日一批来鲁班门的兵器,陆陆续续从十万大山中运了出去。白老一开始还躲躲藏藏的,最后大概是看到了楚云暖每日不理俗事,只顾和赵毓璟在新宅之中各处赏玩,渐渐的也没有偷偷摸摸,反而光明正大的把这批兵器运了出去。

十万大山楚宅依山而建,在南边一座山顶处亭子里,便能纵览整个楚宅的情况。白老不知,楚云暖这些日子一直待在这里看着他忙碌。

山中泉水甘甜,用来泡茶是一绝,楚云暖煮沸泉水,泡了一壶热茶,“他这边应该快运完了吧?”

赵毓璟瞧着山底下渺小的像蚂蚁一样的人,“这一批兵器,由纪家人以送钢为名,去往沫水河畔,走水路离开南堂。”

“呵,纪家的钢还能用么?”楚云暖看着手中茶杯,茶水倒映出莲瓣藻井,顶心明镜闪耀,“这一次被坑的人是倒霉了,纪家也惨了。”

纪家么,还不会走就开始想要飞。

他们的根基是基于冶铁钢术,可惜他们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技术。若是纪家在老实几年,赵毓璟指不定会把真正的秘方给他们,可惜了他们不过是受追捧几年而已,就如此狂妄自大。

他们如此,都是自己作的,怨不得旁人。

“纪家这一次的钢材,是连着兵器一同送给赵毓泓的,他不是担任九城兵马司吗?他这是想给自己带的那些官兵换上最精良的武器。”赵毓泓不看好他,大齐最精锐的士兵都被他收入麾下,剩下的都是些歪瓜裂枣。“天京的官兵个个都是靠裙带关系上的,那是有什么战斗力的,再说金翔都认定他想造反了,十弟想翻出风浪,估计是不大可能。”

楚云暖顿了顿,笑道,“赵括呢,他带的魏军也是所向披靡。”

赵毓璟顿时露出很嫌弃的模样,“赵括那人就是个傻子,白长着一张精明强干的脸,实际上什么东西都不大会。吃喝玩乐,他倒是样样在行。你把孟渥丹送了过去,枕头风一吹,他哪里还会继续帮赵毓泓。”

楚云暖笑容格外深刻,“孟家女人最是识眼色。”

孟渥丹才知道他想对付赵毓泓,就立刻示意自己可以帮她一同对付。她是信不过孟渥丹的,所以效仿赵毓璟对付爨奇珥的方法给她下了毒。性命威胁,她就是不愿意,也得乖乖听话。

山脚下最后一批兵器也已经装箱离开了楚宅,楚云暖轻声吩咐了一声,“去找人看着那一批兵器,离开乌蒙城以后,立刻把白老抓了。”

只要这些兵器离开乌蒙城,白老作用也就没有了,背叛了楚家,他应该去接受他应有的惩罚。

当日夜晚,月明星稀,白老还在做着美梦。梦中,他成为了国公,拥有自己的家族,他膝边是讨好者他的孙子孙女……梦中的情景是如此美妙,都让白老忍不住笑出声来,直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落在他脖子上,他才从睡梦中惊醒来。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满脸冷肃的林宿壁,以及一脸失望的索老和陈老两人,刹那间他脑子里空白一片,只剩下完了两个字。

楚云暖的动作格外迅速,白老还在一脸茫然的时候就已经被关入了暗阁之中。他背叛者的身份已经板上钉钉,楚云暖并没有再分心去处理她,直接就让索老和陈老两人处置。一开始的时候,白老本来自觉对家族有苦劳,什么话都不不肯说。林宿壁一番严刑逼打之后才愿意将他背后之人说出来,不过交换就是要饶他一命。这个条件,莫要说是楚云暖,就是索老他们也不会答应的,楚家家规甚严,凡背叛者均没有好下场,当初贺梅同样如是。

白老的结果不言而喻,看在共事多年的份上,索老两人并没有继续折磨他,而是给了他一个痛快。临死之前白老一直在骂骂咧咧,诉说自己对楚家的功劳,说楚云暖黄口小儿,翅膀硬了就拿他这个对楚家有恩的族老开刀,然而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是对楚家恩同再造,也难逃一死。

白老死威慑了楚家上下,现在新宅之中都明白了一件事情,楚云暖就算人不在南堂,可她对南堂动向一直都是严密把控,若要想背叛家族,参考白老的结局。这一夜楚家上下几乎是难以入眠,楚云暖却是睡得格外香甜,而赵毓璟在接到了一封他名下小将华子靖送来的书信之后,久久沉默,然后便是彻夜难眠。

到了后半夜,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正做乌蒙城笼罩在蒙蒙的烟雨之中,如梦如幻。

掀开车帘,空气里的湿冷扑面而来,眼前这座小楼,名叫康华楼,是商会每月十五举行例会的地方。

唐梦瑶今日特意换了一身颜色庄重的衣服,来到康华楼主持例会。而她才到商会门口便被人给阻拦了去路,唐梦瑶脸色格外不好:“你眼瞎了是不是,怎么连我都拦。”

门童神色格外严肃:“今日是商会召开例会之时,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唐梦瑶柳眉倒竖,“你说我是闲杂人等,瞎了你的狗眼。”

门童拦着,死活不让她进去。

唐梦瑶觉得很愤怒,而在她旁边陆陆续续进出的商人,没有一个人把眼睛放到她身上,甚至是一些早先被她和谢游之威胁过的商人,暗地里用着嘲讽的眼神望着她。唐梦瑶只觉得难堪,然而这种难堪在门童做了个请的动作之后更胜。“唐常小姐请让开。”

唐梦瑶在世家商会里这么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打脸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把路给我让开,耽搁了我的事,小心我让你好看!”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高傲之色的。

旁边几个商人的神色很奇异:“唐小姐难道不知道吗?”

唐梦瑶猛一回头:“知道什么?”

那商人讪讪一笑,脸上有些看好戏的神色,“今日一早,唐小姐就已经不是世家商会的会长了,这是我们开例会的地方,还请唐小姐移步。”

唐梦瑶面色不愉,“你这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何时不是商会会长了,难到是你说罢免就能罢免的!你什么身份,嗤,一个小商人而已。”

那商人只是好心提醒一句罢了,却被唐梦瑶如此贬低身份,当时脸色也就不好。

“唐小姐的身份自然不是我说能罢免就罢免的,可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儿,难道心里会不清楚?楚家主已经不同意,你继续担任商会会长,今天一早,楚家主可是就挨家挨户地通知了,难道唐小姐不知道?不过想来也是,您正和谢游之忙着郎情妾意的过小日子呢,哪儿能知道这些琐事。”

这番话已经是毫不犹豫的奚落了,唐梦瑶脸色大变。

明眼人都知道,世家商会明明面上是唐梦瑶做主,可势力上却楚云暖是的地盘,她说一基本没有人敢说二。后来众人畏惧于唐梦瑶,其实也不过是看在她背后楚云暖的份上,并不是真真正正的怕她。当然更多人是想看到唐梦瑶和楚云暖斗起来,好让人从中获利,可是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唐梦瑶引以为傲的商会会长身份,被楚云暖说夺了就夺了,压根儿就没有一丁点儿容她后悔的机会。

“你说什么,楚云暖?她什么时候把罢免我商会会长的身份的?!”唐梦瑶此时在听说此事的时候,才晓得恐惧和畏惧。她现在能这么舒舒服服地过着日子,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她是商会会长,在南堂这一亩三分地上,谁不巴结讨好着她。可现在呢,她已经没有了这个名头,谁会畏惧她?

楚云暖,是楚云暖,她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唐梦瑶的双手在颤抖着,那是一种恐惧,一种对不定的未来的恐惧。

她曾经以为在世家商会之中,她的地位已经是牢不可动,而现在,楚云暖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就轻而易举地剥夺了她所拥有的一切!

“这不可能,楚云暖在哪里,我要见她!”

门口的小厮眼神有一些嘲讽,他是从楚宅调过来的人:“家主身份贵重,又整日忙着许多事情,唐小姐有事,就请去楚家投拜帖。现在还请唐小姐不要挡了路,往旁边移一移。”

自从她当上会长,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如此赤果果的落了面子。

旁边人顿时哄堂大笑,唐梦瑶的脸色臊得慌。

------题外话------

这一章是过度章,大概还有一章才能结束,然后就是天京争斗,我终于写到了大纲里提到的情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