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代替,世家之首/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在小楼里,瞧着底下唐梦瑶的窘态,内心深处最后一点怜惜之情荡然无存。

“我以为她会明白。”

今日唐梦瑶若是就此离去,不做纠缠,她绝不会为难于她。对于唐梦瑶,她其实是有代入感的,当初在北堂沉沉浮浮的日子,她多么希望有人拉她一把,就像此时她对唐梦瑶这样。

其实赵毓璟有很多地方觉得奇怪,楚云暖应该是嫉恶如仇,当初还在南堂时有多少人得罪了她,都被她毫不犹豫的解决了,只有唐梦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了机会。赵毓璟不懂,他有时候会在楚云暖身上看到一种绝望之色,譬如现在,让他心惊肉跳。刹那间伸手抱住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心底的恐慌抛去。

他的阿暖,在他看不到的时候,究竟经历过一些什么。

好半天赵毓璟从刚才的心悸之中缓过来,他扬起头,看到不远处缓缓靠近的人影:“谢游之来了。”

?谢游之翩翩公子,一身青底云纹衣更衬得他容貌如画,丰神俊朗,或许正是如此,才能够吸引的顾兰和唐梦瑶两人,叫她们如此魂牵梦萦,不惜做出这么多脑子不清楚的事情?。

他不曾上前,一守护者的姿态站在唐梦瑶身旁,刹那间给了唐梦瑶一种无法言喻的安心。方才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唐梦瑶,现在就想和受了委屈的小女儿一样,十分委屈的瞧着谢有之?。

楚云暖饶有兴趣:“你说谢游之,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败露了?”

“若他知道,今日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阿暖你把他想得太厉害了。”

“能不厉害吗?他一个人,几乎就把南堂这边搅得混乱不堪。”楚云暖哼了一声,“要是我再晚回来几日,世家说不准就已经被他扳倒了!”

这世界上再牢固的城墙,也抵不过里应外合四个字。有唐梦瑶在其中穿针引线,赵毓泓在外提供助力,又有白老吃里扒外,楚家再牢不可破,也不过这么多豺狼虎豹。

“阿暖,楚家的确很强,但是你也不可能护得整个南堂世家安危。”赵毓璟推心置腹,有些话他很早以前就想说了,“到时候,也只是墙倒众人推,你不必要把南堂的荣辱都扛在自己身上。”

“唇亡齿寒,世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何尝不知,她护着的世家背后再对她捅刀子,但是她却不得不这么。

赵毓璟看了一眼在底下看好戏的世家人,他记得这些人不久之前还是唐梦瑶一方的,现在眼见唐梦瑶倒霉,立刻就调转枪头,说得像自己忠心不二,对楚家始终如一一样。

如此趋炎附势……

“那你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试试自己去面对外面风雨,如此他们才知道乖乖听话。南堂人就算是记吃不记打,这一次只要一次性把他们给打怕了,叫他们乖巧下来,否则日后再出什么问题,你怕是鞭长莫及。”

赵毓璟说的极是,楚云暖面上有着冷酷之色,是该好好教训他们一番了。从前母亲还在的时候,就一直护着南堂这一群世家人,南堂之内争斗如何,不过是为了生存,而他们又将外面的人拉进来,对南堂不利,视楚家如肉中钉,唐家就有先例在前。母亲护了南堂一辈子,却被唐家伙同南楚用蛊毒杀害,她曾说绝不会像母亲那样。而她现在,何尝不是走着母亲的老路?

她如京为质,就是为了给南堂一个安定繁荣的环境,而他们呢,什么也不知道,就只晓得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现在还去投靠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推翻他们的谢游之,世家,是该给一些教训!

底下几人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谢游之突然朗声道,“楚家主在上头是否是看够好戏了?”

一年不见,谢游之身上的清朗之气更盛,他本就少年成名,如今在南堂更是混得风生水起,自信之色,溢于言表。

楼上窗户缓缓推开,楚云暖站在窗边低头瞧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站的位置十分巧妙,叫旁人看不见赵毓璟的踪迹,却能让肖赵毓璟清楚看见下面众生百态。

唐梦瑶抬起头,果然看见了楚云暖。康华楼设计十分十分巧妙的设计,尤其二楼这一处向外突出看上去像是装饰的地方,实际上可以能居高临下,望清楚所有地方。曾经唐梦瑶就十分喜欢站在这里,瞧着底下一群人阿谀奉承。而如今同样的地方站上了另外一个人,她却变成了在底下被嘲笑的,这一时间唐梦瑶心里说不出的尴尬,也有后悔之色。?

他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是楚云暖给的,而她却—……唐梦瑶虽然如此想,但却是回头看了谢游之一眼,顿时,神色坚定下来,她这是为了能和谢游之在一起,她不后悔。

“家主今天才罢免了梦瑶商会会长的职务,未免有些太迟了吧。”两人一高一低,谢游之现在却分毫不见弱势,仿佛是能和楚云暖平起平坐。

楚出暖扯着嘴角,冷笑一声,的确像赵毓璟说的,谢游之恐怕现在还觉得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下去。那不防她就借谢游之的手,给满堂世家这些一个下马威。

“商会真是一个好地方,若不是世家成立商会,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掌握南堂实权。”谢游之面上从头到尾都是闲适的笑容,“今天也赶巧了,恰好是召开例会的日子,不如我们就来讨论讨论,楚家是否再有这个资格领导世家!”

楚云暖神色一肃,突然间低声笑了起来,谢游之今日赶来果然是做了万全准备的。唐梦瑶自诩聪明,却被这样一个男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南堂商会,谢游之掌握的力量恐怕已经到了一半,剩下一半全都在观望之中。

能把楚家拉下马,南堂谁人不愿意?更何况谢游之还有这么多支持者。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很多人附和起来,楚云暖粗略的扫了一眼,大多数都是一些在她整合南堂势力之后新进的小世家,其中最为显眼的当属纪家。纪家在短短两三年之间能达到今日的成就,靠的是赵毓璟的秘方,靠的也是她的提拔,底下一群人里叫嚣的最厉害的恐怕就是他们了。当时传来消息,纪家内部产生分歧,现在看来,恐怕不是分歧,阿生真正正的反叛之心。

楚云暖冷眼瞧着谢游之,被康华楼里出来的一群世家子弟迎入楼之中,面上神色越发奇异了:“今日召开例会,果然是一个好时机!”

否则她怎么能看清,原来对她卑躬屈膝的南堂世家里,竟然有这么多人看她不顺眼,不知死活的跟她为敌人,这些家族活该被谢游之利用至死。

“人心不足蛇吞象,原来楚家几乎在各行各业都是领头羊,现在你把楚家全部势力收拢,最引以为傲的粮食上,也有了贺问种植园跟你们平分秋色,这一群人当然以为你们楚家已经日落西山,不足为惧。”

欺软怕硬是人之常情,倘若楚家从头到尾表现的都是那般强势,这一群人定然不会背叛,。很可惜楚云暖在南堂收拢了楚家明面上的势力,却在背地里壮大楚家,暗地里的事情谁都看不到,自然也就让人不以为意?。

康华楼下,世家商人们分宾主而坐,原本坐在最上面的唐梦瑶换成了谢游之,唐梦瑶只能很憋屈屈居一旁。从楚云暖这个方向,可以看出她的神色很挣扎,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目光频频看向谢游之。此时此刻的谢游之就像是指点江山,挥斥方琼的一方豪杰,他在此处大谈楚家没有资格继续担任是四大世家之首的位置,请求商会众人重新选出南堂的四大世家。

自始至终楚云暖都没有出现,只是瞧着底下人一番闹剧,他们不是没有把注意打到楼上的楚云暖身上,然而楚家的死士们个个手持刀剑在楼梯口里守着,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小命,强行闯上去,只得在楼底下打着口水战。

“原来纪家背叛你,是想要成为四大世家。”楚云暖这才看明白,下面带头的人,就是纪家的公子,长房长孙,纪位澄。这人楚云暖曾见过一次,那时在赵毓璟把钢才也练出来,送到了秘方到纪家的第二天。现在四大世家都已经名存实亡,平白担了一个名头,曾以为还能像原来南堂那样,称为那些行的的领头羊,做这一行的商人个个都要把自己孝敬他们几分?白日做梦。

当初做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当时战火纷飞,若是没有这四家领头,南堂不可能如此快的恢复生机。而如今南堂花团锦簇,百家争鸣,又何须这一个领头羊来打压下头的人。这些小世家们都不会傻,如何能统一意见,选出代替的家族?

楼底下唐梦瑶的脸色已经是十分难看了,他看着谢游之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她不是要对楚家动手,而是要对南堂根深蒂固的大世家动手!唐家若是没有了四大世家的位置,那她去争唐家家主还有什么意思?唐梦瑶再此时此刻终于反思起来,谢游之,他和顾兰成亲之后再度来找她,究竟是为了什么,真的是后悔了吗?

唐梦瑶在这时忍不住怀疑起来,这个疑惑随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越变越大。

赵毓璟却是百般无聊的听着楼底下的争吵,谁都想做四大世家这个位置,短时间内底下是争吵不出一个结果的。赵毓璟轻轻转动拇指上的扳指,似乎是有心事,出楚云暖饶有兴趣地重视着下面吵得面红耳赤得一帮世家人,也没有注意到赵毓璟神色间的不同。

楚云暖大概看了一会儿也没兴趣了,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楚唐孟宋四大家都没有人来,就是周家也没有出现在里头,他们争来吵去有什么意思。这几家都不承认,或者说是不愿意退位让贤,他们就是吵出一朵花来也没有用。

“我该下去添一把火了。”楚云暖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想下去搞事情。

“我还以为你就打算在这里看着。”

楚云暖转头,捏着赵毓璟的腮帮子,摆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整个人半倚在他怀里。“谢游之这是在做给我看,我不下去这台戏可没法唱。南堂这群趋炎附势的人,是该好好收拾一下,免得以为我楚云暖好欺负。”?

赵毓璟哑然失笑,全南堂谁都好欺负,就她楚云暖不。当初一个孤立无援的孤女,做到如今天下礼让三分的楚家家主,其中她付出的艰辛无人能懂。

旁人都只说她生于楚家,所以才有了今日成就,然而她为了能担得起楚家家主这个名头,做出的一系列努力,他都是看在眼中的。别人说她轻而易举玩弄人心,然而背后又有谁知道,不是被人利用得彻底过,有谁会有这样独到的眼光?所谓看破一切阴谋诡计的聪明才智,只不过是没有人在你以前为遮风挡雨,不得不独立的坚强。若是可以,有谁不愿意躲在羽翼之下安安稳稳的生活,但是她的出生,他们所面临的环境,决定了他们这样的想法是痴人说梦。

多少次午夜梦回之时,他躺在冰冰凉凉的瑞亲王王府,还以为他所处之地是南堂的楚宅,他少年时代,给个他庇佑的地方。

南堂实在在是埋藏了太多的秘密,让多少人难以食不下咽,夜不成寐,所以南堂必须得除去!

赵毓眼神复杂地瞧着楚云暖离开的背影,阿暖以为,南堂被人如此猜忌,是因为南堂财富太盛,然而实际上这仅仅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罢了,南堂世家存在的时间太过久远,很多被皇室埋葬的秘密,为天下人遗忘的故事,都可以在这里寻到蛛丝马迹,没有人会愿意自己先祖最卑劣的过往的被暴露出去。

“百里,百里萱……”?赵毓璟低声喃喃。

若要说南堂最让人恐惧的人是谁,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告诉你,楚云暖。现在这个让所有人恐惧的人,就那么笑意盈盈的站在楼梯口,宛若神祗一般俯视着蝼蚁般的人群。

方才他们商量的所有话语,应该都是落入了她耳中。

唐梦瑶张了张口,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楚云暖将商会交在她手里是信任她,而她……现在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没有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谢游之最不喜欢看见的就是楚云暖这种神态,世家的高高在上姿态,几乎是他幼年时的一道噩梦。“楚家主终于舍得出现了?”谢游之心里在不喜欢楚云暖,但现在表现出来的模样,依旧是风度翩翩,语气也是温和异常,就像是许久不见的两个老朋友在闲话家常一样。

楚云暖不止一次感叹过谢游之卓尔不群的能力,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可惜了,他对世家的敌意太深太重,已经到了无可化解的地步。楚云暖拾级而下,目光在场上区区一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和她对视。

不知怎的,唐梦瑶突然间就想起了当年在唐家那一场风波,她默然无语,垂着脑袋,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她这番做法过于掩耳盗铃了。

“哟,你们人来得挺齐的吗?既然是想要罢免我楚家四大家族之首的例会,怎么连我的座位都没有,这是直接想把我逐出南堂吗?”

众人就算是有这个心思,可以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楚云暖这小家主平常看上去少说话,可若你惹恼了她,那简直就跟疯子一样。孟家那种百年世家都能被她给逼的举族搬迁,他们这些小世家更是毫无还手之力。可滴水穿石,他们这么多人,想必也是赢的过一个楚云暖的。

这一群人都是老狐狸,楚云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可这种时候她是万万不会说话的,针要扎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楚家给了南堂众人很安定的生活环境,他们却总以为楚家得到了天大的好处,现在就让他们自己去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吧。

她但笑不语,所有人顿时觉得毛毛的。

“楚家主说哪儿的话,刚才这不是瞅着你不愿意下来。”

说话的人不知是哪个家族的小辈,这句话才说出来就被家里长辈给斥责了,他带着自己儿子站起来连连道歉:“楚家主最是有容人之量,别跟他一小孩子计较。”

楚云暖似笑非笑:“哦,原来是一个小孩子,本家这眼睛还真是不行了,竟然把一个小孩子,看成了一个正值弱冠的公子。”

众人哄堂大笑,那父子两讪讪坐下。

康华楼的下人从二楼搬了一个雕刻得十分精美的桌子下来,很不客气的移开谢游之用过的桌凳,把新准备的放了上去。谢游之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唐梦瑶犹豫半晌,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谢游之,这一下子她从一个可以参加商会女人的位置,变成了解有志的贤内助。

人各有志,唐梦瑶或许就享受这样的生活。

楚云暖吹着一杯热茶,没有说话。康华楼内的气氛一时凝滞,所有人喝茶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在众人紧绷了神经的时候,上头楚云暖叮的一声把茶杯一合,多人反射条件的被吓了一跳,楚云暖好整以暇地瞧着下面战战兢兢的人,撇嘴。

谢游之的脸上一丁点儿笑容都没有,这群人真没用,这么一下子的而已,就被吓得半死,若要他们真的和楚家对上,那非得吓破了胆子。

谢游之终于是看不下去楚云暖悠哉悠哉的模样了,“楚家主拒绝的,那一个家族能代替楚家成为南堂的第一世家?”

他这句话问得还真有意思,直接没有问她是否同意让楚家让出第一世家的位置,直接就问了接任之人。南堂这么多世家觊觎这个位置,谢游之这不怀好意呀,想看她的好戏,没门。

谢游之既然这么想要南堂,那她助一臂之力,让他真正知道手握南堂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让这群世家子弟,楚家曾经对他们诸多容忍,而现在她实在是不耐烦再容忍这一群唯利是图的小人。楚云暖慵懒抬头,在所有人饱含期待的目光中,轻声说道,“谢家,你,谢游之。?”

纪位澄本来以为这个位置已经唾手可得,但是现在——他顿时抬头看着谢游之,心里头的不爽,赤果果的表现在了脸上,“谢家不过红顶商人,没有资格成为世家之首。”?

谢游之本来也不需要这个位置,但是说句实话,他也不想听到别人这么辱没于他的家族。红顶商人怎么了,他们也是靠自己的实力活着的,这群世家人有什么好骄傲的!

楚云暖用一半孔雀羽扇遮住嘴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哟,坏事了,纪位澄这纪此事真的惹怒谢游之了。谢游之本来就怨恨世家,纪位澄还摆出这一副姿态,不是明摆着给谢游之拿他们纪家开刀的机会吗?楚云暖轻轻转动扇面,笑容满面,只要他们倒霉了,她这心里头就觉得格外舒爽。

他们这群人真有意思,明明是为了征讨楚家而来,现在却是自己吵了起来。再吵再闹又有什么意思,反正最后不都得贡献出自己家族所有的力量,来供谢游之驱使。

楚云暖觉得自己格外心地善良,担心谢游之不能更好的掌控他们,亲手把他捧上第一世家的位置上,他们不是说这个位置好么,可以号令南堂,那就让他们去试试,一个真真正正狼子野心的人和楚家的区别究竟在哪里?世家的确仗义疏财,可同样他们也极其崇尚权力,这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想必是够谢游之忙和了。?

“如若不是谢家取代楚家第一世家的位置,我是绝不会同意,你们想要取代楚家的决定。不过我到是希望你们否认,这样我才好收拾你们这一群……”楚云暖顿了顿,声音轻柔,然而话语里隐藏的意思却叫人敢胆俱裂,“叛徒?。”

被楚云暖定义为叛徒的人下场有多惨烈,他们可都看到。在谢游之和楚云暖时间,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谢游之,毕竟这个人是他们选择的合作对象,而且为人厚道。

“我同意。”

有了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接下来人人都同意了。

“谢公子大义,由公子继续代替楚家的位置,我等心服口服。”

“谢公子少年英才,定然能领导好南堂世家。”

……

各样赞美的声音,以及最华丽的词藻,从这一群世家人嘴巴里说出来,拼了命的朝谢游之身上堆砌,仿佛他就是天生该领导南堂的人一样。

楚云暖笑而不语,他们很快,就会尝到苦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