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何故失踪,引狼入室/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此多的赞美之词,无论是任何人都会觉得有些飘飘然,尤其是谢游之。他从他憎恨的世家嘴巴里,听到了种种对他的赞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谢游之觉得,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是对的!他受了如此多的委屈,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几乎是刹那间,他脸上的得意之色藏到无法藏住,此时的他完全不复方才从容。

开心吧,笑吧,很快,你们就都没有这个心情了。楚云暖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然而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暗挫挫地准备着在谢游之上台之后,如何从他手里抢占一些生意。

谢游之会让他们如意吗?这些人就是不可能的。

南堂第一世家易主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南堂各处,所有人惊诧不已,就是唐元也百思不得其解,好几次登门拜访,瞧见的都是楚云暖悠然自得的模样。唐家其实在第二天就已经被丢出四大家族的位置,取代他们的是纪家,唐元原本的着急,在看见楚云暖之后荡然无存。他是楚云暖最忠实的支持者,既然她都不在意第一家族的位置,那么他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唐元默默回到了唐家,一进门口,却看见了怅然若失的唐梦瑶,她形单影只的站在角落里,落寞得很。

“你怎么来了?”唐元对她的态度很冷淡。

唐梦瑶的目光都是呆滞的,他抬头,定定地看了唐元许久,最后沉默,转头摇摇晃晃地离开。唐元只觉得莫名其妙,而楚云暖那一边却很快知道了,唐梦瑶如此失魂落魄的原因。

顾州前来拜访时,赵毓璟正在作画,楚云暖坐在秋千上,重重素雪绡裙如同大丽花般在地上盛放。这秋千是今早她兴致来了以后,赵毓璟给她做的,别说还挺漂亮的,这一整天都叫她爱不释手,坐在上面就不想下来。赵毓璟嘲笑了她几句,一转头就派人取了笔墨过来,说是要把这一幕给永久的记下来。

此事正和楚云暖心意,她舍不得这个秋千,也不过因为这是赵毓璟亲手给她做的。他们之间聚少离多,可以说是很难的有这样相处的机会,楚云暖格外珍惜。

大抵是在京城之中,赵毓璟的身份有些尴尬,所以谁都没有想到他其实书画双绝。顾州没有打搅两人,只是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赵毓璟作画,他的画技很好,笔墨之间浓淡适宜,勾勒人物极其传神,几乎把楚云暖的美全部展示出来。楚云暖身上没有那种柔弱的气质,她仿佛天生就是遨游九天的凤凰,如此美丽,动人心魄,繁花似锦压不住她的美艳绝伦。顾州一时之间有些惊艳,如此多娇美人,此生难忘。只可惜,如此美人心中却已经有了其他人,他顾州也不是那等夺人所爱之人。

赵毓璟落下最后一笔,将花藤之上朵朵盛开的鲜花勾勒的极其细致,楚云暖坐在中央,巧笑嫣然,倩影窈窕,姝丽媚人。

“二位好兴致。”

“顾大人是大忙人,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了?”楚云暖低头看画,笑意满满,赵毓璟这幅画极合她胃口,简直是让人爱不释手。

“楚家主都知道我无事不登三宝殿,那应该猜得出我今日来是有事儿。”

“是因为顾兰。”赵毓璟放下笔。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王爷,还真就是舍妹顾兰有关。”顾州也不买关子,“今日我亲自登门拜访,让顾兰和谢游之和离了。”

“你这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楚云暖小心翼翼的卷起画,那天才听他提过此事,今天就办妥了。

顾州冷哼一声,脸上带着嘲讽之色:“谢游之可不愿意,还有着娥皇女英的打算。你知道她跟我说什么了吗,说是他对顾兰情根深种,让我别棒打鸳鸯?。”顾州冷笑一声,“鸳鸯?他这是在恶心谁呢。我看人家唐梦瑶才是对他情根深种,他不知深浅,白白伤人家女孩子的心,还想再把顾兰拉下水。”

顾州对唐梦瑶没有丝毫好感,现在能提起到她,楚云暖就能知道,当时谢游之这话的时候肯定被唐梦瑶听到了。楚云暖真的能理解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像是你费尽心机帮助一个人,而他最后告诉你,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唐梦瑶之于顾兰,跟当年她之于孟莲有着三分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顾兰不像孟莲那样无耻。

赵毓璟对这些女儿之间的消息不感兴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儿,就这种小事,值得你亲自跑一趟吗?”

“当然不是,我来是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们。纪家运出去的那一批钢材,出事了。”

本来就是一些残次品,不出事才怪了。

“纪家接了朝廷的军需供应,一转头用他们家钢铁打造了兵器上去,经过查验,质地十分脆弱,他们以次充好,朝廷要彻查此事。”

顾州身为冀南郡郡守,此时应当交由他来查办。楚于暖大致明白谢游之现在是惹火烧身,所以才不愿意和顾兰和离,希望顾州看在亲戚的起面上通融一番。

赵毓璟的眉头敛起,顾州前来应该是想问问他的意见但纪家已经不是他的人,何必享受他的庇佑。“这事儿你该怎样办就怎样办,军师作假这不是小事。”

顾州点头,话锋一转,“可这事儿牵扯到了周家。”

楚云暖道,“周伯彦已经不炼铁了,这跟周家有什么关系。”

赵毓璟冷哼一声:“纪家恐怕是说,因为周家没有供给他们黑金,所以导致钢材品质不佳。”

这种说法听上去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实际上跟周家八竿子打不着一起。

顾州点头,“正是如此。据查纪家从周家购买的那一批黑金,有问题。”

周伯彦怎么算都算的上是自己人,楚云暖可不想看见他掉在这事儿的漩涡里头。“周伯彦可没有那么傻,他出手的东西,从来没有假的,恐怕是要好好再查一查那批黑金的来源。不过纪家也该好好敲打一下,自己炼出来的钢材品质不佳,还推卸责任,这种家族哪能做了军需供应的单子,日后还是要让红顶商人来做保险。”

纪家现在引火烧身,求到了谢游之面前,这事儿谢游之可不好插手,他因为和唐梦瑶的关系被顾州视为眼中钉,恐怕是自身难保,那儿有兴趣管他们。纪家这几位公子可都不是好相与了,听说着昨儿就带人去谢游之那边闹了,说是他既然占了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理当给他们排忧解难。

还排忧解难呢,谢游之不打他们纪家一锅端了,那都是看在共事一主的份上。楚云暖现在可是就等着看好戏,瞧瞧这一群人是怎样被谢游之把血都给吸干了的。

楚家都有家族,自然看不上南堂南通市世家手里的那点东西,但是谢游之不一样,他要的从头到尾都是世家权利。

这一群人引狼入室,活该被收拾了。

“谢游之的事情,严格说起来也算是小事,劳烦不了顾大人远道而来,雍王那边是否是又有什么最新的指示了?”

自从知道顾顾州市赵毓珏的人,而赵毓珏曾经又暗搓搓的在背后想要收拾南堂,楚云暖对他就没有了一个好态度。顾州也自知理亏,这一段时间甚少在出现在她面前,就是出现了也绝不提到雍王,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

顾州笑道,“楚家主果然料事如神,我此次全来,确实与雍王有关。”他顿了顿,“不知家主近来可有收到天京传来的消息?”

春熙前日还禀报过那边的情形,说好不好说坏不坏,总归就是三方胶着而已。

顾州显然很着急,“楚家主,此事事关重大,在你收到消息里,是否有和雍王有关的消息。”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赵毓珏既然料事如神,天京城又有谁是他的对手,你杞人忧天了。”

顾州深吸一口气,“据天京城传来消息,雍王殿下,失踪了!”

“你说什么?”赵毓璟猛地抬头。楚云暖神色之间更是一片惊诧:“赵毓珏失踪了,谁做的,这怎么可能?”

顾州苦笑,他也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们和雍王之间有自己联系的暗号,半月之前,殿下传出一个让我们所有人效忠瑞亲王的消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我父亲曾经夜入宣政殿,替陛下写过一道罪己诏,这一道诏书,据说是只有新帝登基之时才能公布天下,雍王几乎就是在写下诏书的当日回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雍王府。至今,一月有余。”

顾州说的罪己诏,应当是还先皇后清白的诏书。赵毓珏既然心想事成,又何故会失踪?既然他已经不见了,那几方势力胶着,又是指什么?难道春熙那边也出事了?楚云暖在这个时候非常担心,在天京孤立无援的弟弟。?

“我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雍王他——”楚云暖脑子飞快运转起来,赵毓珏是在罪己诏写了之后消失的,换句话说,这件从头到尾透露着几分怪异的事情,跟诏书有关。“顾尚书可清楚那晚发生了何事?”

“家父写了诏书之后就离开了宣政殿。”顾州摇头,他不是没问过,而是他父亲也不清楚。因为此事顾家门槛都被踩破了,多少人以为永乐帝的传位诏书藏在顾家,然而根本就没有。

楚云暖喃喃,“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毓璟脸上完全是肃然之色,赵毓钰的失踪并不是他们原先计划里商议过的,所以他现在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计划恐怕有变,赵毓璟如是想到,“我们得尽快回京。”

天京局势剧变,那就不能继续滞留南堂,可是南堂现在的局面,楚云暖绝对是走不开的,可天京之事,又是不容缓。

“你先回京,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立刻出发。?”

现在的局势确实只能这样了,谁让两边的事情好巧不巧竟然凑到了一起。

赵毓璟离开得很匆忙,当日收拾行李夜晚就出发了。楚云暖瞧着铺置在桌上的画,画上美人巧笑嫣然。

“赵毓珏,你究竟想做什么……”

永乐帝罪己诏已下,还先皇后清白指日可待,他为什么消失,这不合常理。最为不合理的地方在于,为何罪己诏要在新帝登基之后才能昭告天下,永乐帝和赵毓珏到底在玩什么?

世家动荡不安,比楚云暖想象中来得还要快,首先是从纪家崩溃开始的,然后渐渐蔓延,直至整个南堂。谢游之成为了第一世家,享有控制南堂世家的权利之后,对于世家诸多逼迫,他制定出了一系列极其苛刻的条例来针对世家,红顶商人们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

此时此刻,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谢游之是想要对南堂世家动手!然而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为了能从谢游之那里获得更多的利益,很是乖巧地把家中的权利,都给上交了一部分,现在谢游之突然发难,整治世家,不允许世家子弟离开南堂,在外边做生意,只能自产自销。南堂人虽然富裕,可是如此多的商户,又有如此多的商品压积,堆在这一亩三分地里,根本没人要,最后就只能砸在手里。

谢游之却在此时用最低的价格买进这些东西,自己倒卖到了外头,不仅比世家卖出去的价格更低,还挤压了其他地方世家的生意,一时之间他赚得盆体满钵。世家都惶恐了,开始有意识地抵制起谢游之来。但是现在他们手中一无商品,二无运输途径,只能眼睁睁地瞧着谢游之那臭小子,拿着他们的东西在别处赚钱之后,又回来压榨他们。

此时此刻,很多人想起了楚家的好处来,纷纷到十万大山求见楚云暖,希望楚家出面,抵制谢游之。这一群人想的很好,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连十万大山都进不去,建立在深山之中的楚宅易守难攻,只有一道蜿蜒的山路通向其中。然而自从在那日十五楚家被逐出四大世家之后,这条小路就已经封了。众人现在是欲哭无泪,这才想起曾经楚家还在时的种种好处来,心中更加怨恨谢游之,当然也怪楚家不近人情。

任凭外面风风雨雨,楚家依旧屹然不动,很多失望万分的人渐渐退去,联合抵制谢游之,宁愿自己亏死,也绝不便宜谢游之。一时间南堂一片混乱,楚云暖却无心理会,一心扑在天京一事上,她派出去很多人,查探消息,也打听赵毓珏的消息,可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半点痕迹都没有。

所有传入天京的消息宛若石沉大海,如今楚云暖只是大概知道,赵毓璟今日到了哪里,何时入的天京,然后再详细的消息并就没有了。如此看来天京局势果然不妙,就是不知道赵毓珏失踪以后,这三个皇子,到底是谁独占鳌头。

“家主,商会那边的人又来了。”

楚云暖相当不耐烦这些人,这才几个月,就撑不住了,真是活该。昨天来的是几个老头子,说是曾经跟她母亲有一点交情,舔着脸来求她帮忙,可姿态却摆的足足的。“今天来的人是谁。”她一边写着密信,随口一问。

“唐梦瑶。?”

楚云暖笔尖一停,她等了唐梦瑶许久,从南昌局势有变化开始,到如今的动荡不安,她居然才晃晃悠悠的过了。如若是其他人,楚云暖肯定不见,但是唐瑶梦——

楚云暖挥手:“让人带她进了。”

南堂三月万物复苏,处处生机勃勃,鸟语花香,楚宅虽然是新建,可各处都是精雕细琢,名贵花草不计其数。天气回暖以后,唐梦瑶也换上了精致轻薄的春衫,她一身翠绿站在一片花团锦簇之中,尤其显眼。她一回头间,楚云暖看清了她脸庞,她气色不太好,当初娇艳欲滴的模样变得非常疲惫,脸上都是浓浓的倦怠之色。

就她现在这状态,谁都看得出来她近来生活的不太好,就是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顾兰和谢游之已经和离,她应该也算是心想事成了。

“我没想到你会见我。”两人在亭子里坐下,下人们捧上热茶。

晌午时分,阳光很好,亭在繁花争艳,郁郁葱葱的树叶染了新翠,曲台里碧水瑱瑱,清溪上落花微漾,楚云暖倚在凭栏上,兀自看着潺潺流水中的袅袅倒影。

“我也没想到,你这个时候才过来见我。”

唐梦瑶的神色极其不自然,好像是悲伤:“谢游之,是为了推翻南堂世家才接近我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唐梦瑶断断续续好几次,眼睛里都染上了泪光,“其实他心里是看不起我的……”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那怕她刻意去忘记,旁人也都不再提醒,她也记得她曾经掉落污泥,肮脏不堪。?

楚云暖无话可说。

“顾兰,顾兰她比我聪明,看清楚谢游之的本质。”

楚云暖依旧没有说话,唐梦瑶眼睛里氤氲着的泪水渐渐蜿蜒,“是我太天真了。”

------题外话------

以后我的小说没人看了,我就去当美甲师←_←今天自己做了一个火红小狐狸的美甲,技术不减当年啊^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