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隐形王者,后宫女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前脚才正准备隐瞒自己的身份,雍王府的大总管就凑了上来,这位是傅家的老人了,几乎是看着先皇后长大,然后又看着赵毓珏长大。当他从赵毓珏口中得知,先皇后当年的儿子没有死之时,就万分惊讶,好几次都想去见见赵毓璟,但是都被赵毓珏以时机不对劲而推了,现在他可总算是见到小主子了。

“小主子,您这些年您受苦了。”

原来他都没有发现这瑞亲王的容貌,跟当年先皇后有着五分相似,尤其是一双眼睛,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赵毓璟从小长在南堂,南堂人信奉强者为尊,素来都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现在猛地瞧见一个老人家,如此老泪纵横地瞧着他,他倒是有几分说不出来的不自在,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直到他自己缓和了情绪才问道,“对了傅总管,你可知道大哥是怎么回事儿?”

赵毓珏失踪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是雍王府,傅总管不可能不知道。他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形来,这么段时间以来很多人问过他,他都说不知道,只有在此时此刻,才将实话告诉赵毓璟。“小主子,殿下他是自己离开的。”

赵毓璟脚步一顿:“你说什么?”

傅总管缓缓说起那天的事情了,那夜从宫里回来之后雍王兴致很高,叫了京城之中最有名的祥云班入府唱戏,他自己还兴奋地扮上唱上一段《白蛇传》,说的是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故事。傅总管问过他为何兴奋,他却说是多年夙愿得偿兴奋的,是以傅总管便知道明是先皇后含冤莫白多年终于可以昭雪了,他不禁喜形于色,陪着赵毓珏一起多喝了几杯。

那一夜,本来滴酒不沾的赵毓珏,就像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一杯又一杯的往下喝着,整个雍王府里都是他开朗的笑声?二十多年了,自从先皇后逝去之后,他再也没有听到过殿下如此开怀,只有那一夜,殿下完完全全放下心中所有的负担身上的枷锁,真真正正做回了自己。

那一夜整个雍王府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就连他自己也喝得酩酊大醉,第二日醒来之时,却不见了赵毓珏的踪影。曾几何时,为了谋划一些事情,赵毓珏时不时的便会消失在福府中,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次同以前一样,几天就会出现。然而他们等了整整七天,都不曾见到赵毓珏,傅管家这才觉得不对劲,去了他所居住的菡萏院,在书房的暗阁之中发现了赵毓珏留下的信。

信他看完以后就毁了,但大致意思记得清楚,就是在这一天要将雍王府所有的秘道封死,留下几个密室将里头放置的一些要命的东西移走,重新放上字画珠宝,以及他最爱的那些戏服,另外还有交代叫雍王府上下从精气神今日起听从赵毓珏的命令,同时还把自己多年经营的势力叫给赵毓璟。

赵毓璟捏着手心里的令牌,他现在才知道,赵毓珏早就做好了打算,只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小主子,殿下让你小心舒月兰,说那丫头有古怪,就好像跟当年的孟莲一样能够未卜先知。”

赵毓珏在势力损失几次之后,就开始调查其中怪异之处,经过他多番查探,最后线索直指舒月兰,一个年仅十几岁的豆蔻少女。赵毓珏并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女人,有些女人总爱用柔弱的外表、美丽的面孔来迷惑人,将自己打造成弱不禁风的模样,可实际上这一类女人的心比谁都狠。

舒月兰便是其中一个。

只是赵毓珏分外不懂,他跟舒月兰毫无交集,这小丫头是怎样得知的他的各处势力的,不过有孟莲先例在先,赵毓珏也只是怀疑——她恐怕和梦莲是同样的人。

赵毓泓在舒月兰的帮助之下,拿下了赵毓珏几个势力,之后便是在朝中如日中天。舒月兰似乎极为熟悉朝臣的弱点,每一次她指出来的地方,都没有失误之处,渐渐的让赵毓泓笼络了大把人心。赵毓珏冷眼瞧了许久,后来看够了戏,打算出手对收拾这个小丫头的,但是后来却不了了之。

赵毓璟走出雍王府的时候还是一脸茫然的,进入雍王府之前,他不过是一个手中无甚权利的瑞亲王,该离开雍王府之后,他竟然变成了手掌文官以及赵毓珏多年势力的隐形王者。赵毓璟觉得这种经历分外奇异,他上了马车,回到王府。

与雍王府的一草一木相比,瑞亲王王府就格外朴素了,毕竟那曾经是永乐帝的潜邸。赵毓璟穿过亭台水榭,一路到了书房,他吩咐道:“让施钦北过来。”

施钦北是赵毓璟近侍,当初在他要离开天京前往江源府平乱之时,就被赵毓珏地留在了身边。现在想来赵毓珏当时已经萌生退意,只是他不明白,本来已经如日中天的赵毓珏,为何会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切,突然消失。

施钦北来得很快,“八爷。”

赵毓璟把一枚刻着螭吻的令牌放在桌上,“当夜在宣政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施钦北就知道八爷肯定会问这件事,他说道:“当日奴才守在殿外,不知道里头到底发生了何事,傅总管恐怕是知道的。”

赵毓璟皱起眉,傅总管知道的的确比施钦北多,可是却也只知道当夜赵毓珏是如何如何兴奋,关于他失踪的原因只字没提。

赵毓璟现在有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赵毓珏失踪,又将雍王府上下所有权利都交给他,恐怕是想让他去争皇位。但是他的野心从来就没有表露出去,赵毓珏是如何得知的。

“雍王失踪前,跟你说过什么没有?”

施钦北摇了摇头,雍王失踪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一点风声都没有,就是他那段日子一直跟在他身边,也没瞧见有什么端倪?

赵毓璟挥挥手让他下去,看来所有的关键都在那天晚上了。顾公梅走了之后,父皇和大哥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一些什么?这偌大的宫中竟然没人知道,不可能,曹德庆肯定是知晓其中原有的,只不过曹德庆在父皇病重之后,竟然是已经早早得了恩典,回乡养老去了。曹德庆入宫多年,哪儿有什么亲人,恐怕是父皇让他走的。那个被隐藏至深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赵毓璟握紧令牌,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曹德庆,问清楚那一夜宣政殿中究竟发生了何事,他有预感,这件事儿定然跟大哥的失踪有莫大的关联,说不准——

赵毓璟心里偷着乱七八糟的想着,此时屋外有小厮道,“殿下,太后传召。”

永乐帝病重之后,百里太后可谓是过得风生水起,半数朝政大权都拿捏在手里头,后宫也尽在掌握。裴德妃虽然有协理六宫之权,但是到底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对上百里太后确实是有一些吃力,否则她也不会叫这个老妖妇,把属于他儿子的位置,让给赵毓泓。

“太后召见瑞亲王?”裴德妃得知此事之后脸上,满是戏谑的笑容。

“娘娘咱们要不要去阻止?”

裴德妃用手撑着额头,斜睨了一眼身边的侍女,直到这丫头额头上汗津津的才说道:“本宫为什么要阻止,太后多年不见瑞亲王,想享受天伦之乐,用什么好阻止的。”

侍女垂头,拍了一记马屁,“娘娘英明。”

裴德妃翘着手指上的,瞧着上天通红的凤仙花汁儿,“翠儿,说起来你跟了本宫也快三年了吧?本宫身边宫女死的死散的散,也只有你一直跟在本宫身边。”

翠儿笑道,“能为娘娘做事是奴婢的福分。”

裴德妃一笑,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啧啧称叹两句,“本宫时到今日才晓得,你竟然生的这么美,尤其是这双眼睛,我见犹怜。”

宫中宫女养尊处优多年,尤其是后妃身边的大宫女,其实比的上一般人家的大小姐生活的舒坦。翠儿一身肌肤如玉,尤其是这双眼睛,妩媚漂亮,仿佛能勾人夺魄。裴德妃带着指甲套儿玉手在她脸上轻轻划过,对上她美丽的眼睛。

这一瞬间翠儿只觉得浑身像被一只冰冷的毒蛇游走一般,身体不住的颤抖。她的嘴唇在哆嗦,奋力垂着眼睛。

“翠儿,本宫待你不薄,可你怎么就敢背叛本宫?”

翠儿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娘娘,奴婢——”

裴德妃笑语嫣然,不想听她狡辩,嗓音娇娇柔柔的,悦耳得紧,只是嘴巴里吐出来的话却教人肝胆俱裂。“来人,把她这双眼睛给本宫摘了,送到四皇子而去,就说是本宫赏他的!”

棋子都安插到她眼皮子底下了,当她是好惹的吗?

翠儿现在终于是知道怕了,她忙不迭地跪着前行几步,“不,娘娘您饶过奴婢这一次,奴婢不敢了……”

裴德妃看她的眼神如同蝼蚁,“看在你跟我本宫多年的份上,本宫也不要你的命,把你这双眼睛留下就行了。”

翠儿浑身惊恐的颤抖,想继续求饶就被人用帕子堵着嘴拖了出去。裴德妃神情厌厌,若不是有四皇子这个儿子在,惠妃那个贱女人怎么能争得过他。“还不派人去告诉惠妃娘娘一声,太后娘娘召瑞亲王进宫了。”

四皇子这蠢货想拉她入水,得罪太后,就别怪她朝他的母妃下手。

陛下病重,原来瞧着还乖乖巧巧的刘惠妃,还有四皇子一下子居然就跳了出来,想跟廷儿去争那个位置,他倒要看看他们两个,有没有这个能耐。瑞亲王手握名医,让陛下清醒过来的一下,孝心可嘉,诸多儿子如此不孝,难得有一个如此孝顺的儿子,难免陛下会起了别样心思。不过这八皇子出身太过卑微,就算是陛下有意立他为太子,满朝文武想必也不会同意。瑞亲王,不足为惧,反倒是着十皇子,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等,倒是个狠角色。

兴庆宫,百里太后穿着一身颜色十分庄重的袆衣,黑色为底凤凰作纹,金光璀璨却又庄严肃穆。赵毓璟恭恭敬敬拱手下拜,“孙儿见过太后娘娘。”

年轻时的百里太后是个少见的美人,年老之后身上那股韵味却更足了些,此时她手握朱笔,再奏折上勾勾画画,就像是没有看到赵毓璟一般。

曾几何时永乐帝也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一点儿也不着急,玉背挺立,漫不经心的打量起殿里的情形来。殿内各处陈设精美绝伦,一改百里太后刚回京之时朴素,多了几分富丽堂皇,青砖为底白玉为墙,琉璃做灯锦绣为幔,处处透露着一股奢靡之风,看来掌权了就是不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展示着自己的爱好,百里太后此时便是如此。

大约过了有一盏茶时间吧,百里太后身边的那个女官才轻轻道,“太后娘娘,瑞亲王到了。”

百里太后方才如梦初醒,瞧着依旧跪在地上的赵毓璟,她了拍额头笑道,“看哀家真是老糊涂了,你也真是的,瑞亲王到了怎么不早的提醒我一些。”

那女官笑道,“娘娘如今正是韵味十足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老,瑞亲王想必也是这样想的。”说罢,她用一双盈盈的眸子看着赵毓璟。

若是其他人,此时肯定就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了,可赵毓璟偏偏不是如此,他朗声道:“太后娘娘的确是年纪大了,耳朵都有一些背,连孙儿进来时请安也没有听见。知道的,当您年纪大了,可以理解,不知道的当您看救了父皇性命的孙儿不顺眼呢。”

百里太后面上的神色有些挂不住了,看赵毓璟的眼神都有一些不好,果然是出生卑微的民间农女所出,如此不知不识眼色,难怪这么多年在朝中不得永乐帝看重。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赵毓璟老神在,仿佛一点都没有看出百里太后眸子里几乎快溢出来的阴郁之色,品茶吃糕点自在得不得了。?

最后还是女官率先承不住气,她笑道,“娘娘您近来凤体有碍,还是不要动怒的好,瑞亲王也只是孩子气。王爷前先日子带进宫的神医不知是何从何处寻来的,太后近来身体欠佳,不如召他们进宫,给娘娘瞧瞧病。”

原来是在打那辛毅和若华的主意,赵毓璟勾唇冷笑,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百里太后现在大权在握,永乐帝一旦康复,对她来说那可是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

永乐帝的身体那么多御医看过,都毫无办法,只有那两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轻轻松松就把永乐帝给救醒了,再有几日永乐帝恐怕是能痊愈了,到时候她这个太后,还得像从前一样看儿子的脸色过活。

赵毓璟想通了其中关键之处,笑道,“太后惯用的太医似乎是太医院那一位小贾太医,据说小贾太医的一门三代都专门给娘娘瞧病,应当是极为了解娘娘凤体的。”

赵毓璟了解和凤体两个字说得十分重,宫廷之中那儿没有一点龌龊事,尤其实着太医和后妃之间。先皇时期孟氏之女独宠后宫,百里太后这个皇后也不得不避其锋芒,久而久之自然会生出那么点二三事,不足为奇。

哐当一声,百里太后打翻了手边都墨砚,当年之事她做得如此隐秘,这小子是如何的知了,还是只不过是威胁而已。然而赵毓璟接下来说的话,却是让百里太后万分忌惮,却又不敢拿他怎么样,“听说贾太医医术精绝,数十年如一日为妻子调理身体,还记得当年贾夫人老蚌生珠一事,轰动天京,得了小贾太医这一个幼子,终日又疼又宠,跟眼珠子似的,太后娘娘,您若是有幼子,想必也是十分疼爱他的吧。”

百里太后的声音似乎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一样,干涩而又愤怒,“放肆!”

赵毓璟微微一笑,眉宇间桀骜隐现,“太后过奖了。”

百里太后被他这几个字气得浑身颤抖,目光似钢针一样落下。

赵毓璟始终保持着淡然的气度,原本他也没有怀疑过贾太医一家和太后的关系,至不过是后来在查某些事情的时候发现了里头的怪异之处。永乐帝是百里太后唯一的儿子,她一身荣耀都是来自于永乐帝,按理来说母子两之间就算是感情不好,那也不至于如陌生人。而后来多查验之下才惊觉这两人母子情如此淡薄,不光光是因为权力之争,而是因为百里太后的另一个儿子,小贾太医。

“娘娘,这天下是赵家的天下,只能姓赵。”

他们作为皇子如何征如何斗,最后都要延续属于赵家的天下,而百里太后呢,拼命弄权是想扶持小贾太医的儿子。那个小孩今年跟皇长孙年纪差不多大,确实十分聪明,嘴巴又甜会说话,每每跟着小贾太医的夫人入宫,总是能把百里太后逗得开怀大笑。百里太后不喜白皇后,自然也就不喜欢他生下来的儿子,包括皇长孙在内。但皇室如今没有适龄的孩子,她只能帮主意打在小贾太医的儿子身上,至少那个孩子,身上流着和她同样的血液。

百里太后目露凶光,有些想以绝后患的意思。

赵毓璟微微抬着头,“太后最好还是莫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一个一个不小心,把这事儿给透露出去,可是有损太后威名。”当初父皇发现此事之后容忍,应当也是为了他这个母亲的名誉,可百里太后,却不知道父皇苦心,做出这么多威胁大齐江山的事情。

百里太后隐藏的多年秘密被人如此揭露出来,她恨得咬牙切齿:“哀家当初就应该放任你在冷宫自生自灭,不应该让你跟着楚明玥回南堂!”

赵毓璟不在意的一笑,血淋淋的把背后真相撕开,“太后莫不是忘了,当初为何会让我离开皇宫去往南堂?那是因为,你想让小贾太医,变成我,变成八皇子!”

百里太后恍然,大大退一步,瘫软在椅子上,完全没有想到,赵毓璟居然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你——”

在一开始他便查到了很多事情,只不过是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而已。在皇室慈眉善目的温情之下,永远是长着最恶毒的心思。百里太后看不起当年出身卑微的八皇子,放任他在后宫之中受人欺凌,可是后来又因为八皇子如此卑微,没有人去查因他的真实身份而起了歪心思,对当年年幼的八皇子日复一日地下毒,导致一个小孩子早早夭折。他敢肯定楚姑姑当年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所以在带他离开之时动了恻隐之心,想要将八皇子一同带走,有了楚姑姑的维护八皇子得以安全离开天京。可好景不长,八皇子身体太过稚嫩,又被喂了很多年的毒药,身体终于是垮了,而他同样身为皇帝的儿子,楚姑姑就用了移花接木之法,把他变成了八皇子。

曾几何时在不曾知道真相的时候,他感谢过百里太后,然而后来得知八皇子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百里太后,得知他生母之死也是因为百里太后……他对她的最后感激之情荡然无存,甚至在有的时候恨不得自己亲手掐死这个老妖婆。

“太后娘娘,你年纪到了就该颐养天年,那些有的没的的阴谋诡计,就不要想了。”

赵毓璟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忠告,然而此时,已经有些疯癫的百里太后却是什么都听不进去。在赵毓璟开之后,她异常愤怒的摔了殿中所有的奏折,赵毓璟站在殿门口,听着里头百里太后发泄的声音,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转头朝着宣政殿而去。

------题外话------

我写的百里太后和太医二三事是不是很含蓄?对,我就是这么一个含蓄的人,我都想夸夸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