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姽婳之戏,谁人执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京有三个最有名的戏班,分别是祥云班、彩云班和王家班,这三家戏曲各有所长,彩云班戏曲细腻缠绵,是天京贵妇人不二之选,祥云班偏爱华丽铿锵之风,被受天京男儿好评,王家班因一曲赞扬永乐帝功绩的《从龙天下》而闻名于世。没有知道,这三家戏班背后的主子都是同一个,那些风靡一时的戏曲大多都出自于赵毓珏之手。

赵毓珏失踪之前请了祥云班入府唱戏,这一久以来祥云班的门槛儿都快被踏破了,班主无数次被带去问话,同样的话他都快说了一二十遍。就是赵毓璟最先也来问过话,而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他却不曾想到去其他戏班子走一走。

彩云班今日唱的是一出《汉宫秋月》,赵毓璟坐下的时候台上正唱道:

花垂秋断自难安。?

叹去时香残。?

金风玉叶坠,乱乱乱、扰人寰。?

清冷月,似姣容,照尘凡。?

……

赵毓璟自不爱这类无病呻吟的靡靡之音,听了几句便没有兴趣,隔着珠帘打量起下头的情形来。

天京各处紧张的气氛似乎在这里荡然无存,华衣美鬓的贵妇小姐,均在这里言笑晏晏,或品茶或低语,仿佛四周从不曾见血雨腥风。这是一个十分舒适安逸的环境,没多大一会儿赵毓璟似乎都被感染了一样,敲着拍子,应和起来。余光中恍然瞧见一个人,赵毓璟几乎都觉得自己看错了,这种时候,他怎么还有时间跑到戏楼来听戏。

施钦北难掩惊讶,“八爷,是十殿下。”

楼底下赵毓泓正陪着木念云往楼上雅间走,身后跟着宋家姐妹以及宋三公子宋晗。宋茜如几乎的紧紧跟着赵毓泓,很快便跟宋茜雪和宋晗拉开距离,若不是方才看到他们一起进来,还真以为这是两波人。

他这前脚才知道彩云班可能知道赵毓珏的踪迹,后脚赵毓泓就陪着木念云来了,他可不信这是巧合。舒月兰,她恐怕不知道自己身边有赵毓泓的眼线。

赵玉景自然不会怀疑舒月兰有意出卖于他,舒月兰此人最为怕死,他当日已经给她服用了毒药。为了保舒月兰相信毒药是真的,隔一天,便会让她好好的痛上一痛。赵毓璟向后一靠,目光冷然,舒月兰这个人其实和孟莲犯了同样的错误,总以为自己掌尽先机,便让所有人对他以礼相待,不,准确来说是卑躬屈膝,可是她太高看自己的能力,万事万物都会变化,所谓未卜先知不过是以其他手段,推测出事情可能发展的结果而已,赵毓璟私心里认为这种能力,实在是太过鸡肋了。

赵毓泓和木念云去了隔壁雅间,而宋晗和宋倩雪则是去了他对面。那一头宋茜雪才将珠帘掀开,便看到了坐在对面的赵预警,宋晗略晚一步,也看到了他,当下掉过头来,到了赵毓璟这边的雅间里。

“瑞亲王今儿兴致挺高的,也到这来听戏了。”宋晗笑眯眯的,从小他就和楚云暖的关系极好,自然也跟赵玉锦十分熟识。

赵毓璟让两人坐下,施钦北十分有眼色的上了茶,而后关上房门走了出去。宋晗和宋昉不同,宋昉少年老成,速来古板自持,而宋晗那就是一个风光霁月的贵公子,一声白衣,精致如云,柔软得像天边云彩。楼下唱腔缠绵优越,宋晗侧耳听了一会儿,“这首曲子,太过悲凉了些,说句实在的我还是喜欢当初安家班的戏折子,孟莲这人虽然沽名钓誉,可写的戏的确实好。”

“你们今天怎么来了?”在赵毓璟印象中宋晗这人最爱的是书画,一般绝不出门,而宋茜雪身体极其不好,大约也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今天这两人素来不爱出门的人,一前一后居然来到了这彩云班,实在是叫人费解。

宋晗笑了笑,“我是陪茜雪来的。”宋茜雪难得求他一次,再加上今天大哥去了官府办事,三弟在太学教书,算来算去也只有他一人得空,这不就陪妹妹出来了,至于宋茜如梦,则是两人在半路遇上的。宋茜如自从即将成为赵毓泓的侧妃以后,几乎是日日粘在人家身边,长此下去恐怕宋府的门朝哪边开他都不知道了。

赵毓璟转头看着宋茜雪,宋茜雪素来有宋佳智囊的美誉,他并不小看这个人。“师妹?”

宋茜雪微微一笑,蘸着茶水在桌上写出一个珏字,赵毓璟目光一凛,“愿闻其详。”

宋茜雪道,“今日十皇子也是为寻他而来。”宋茜雪容貌精致而又脆弱,脸上透露着一股病态的苍白,却更显得她唇色绯红,“从雍王失踪伊始,总共四个月,祥云班是雍王失踪前最后见过的人,所有人都盯着它,但是这何不是雍王的障眼法。既是障眼法那也就证明雍王绝没有离开天京,纵观天京上下,能让雍王有藏身的地方那也只有他素来最爱的戏楼。天津戏楼多如牛毛,而其中彩云班最值得让怀疑。”

宋茜雪侃侃而谈,她拿出点戏的折子过来,一页页的翻开,“不知师兄可曾注意到,这两个月以来,彩云班的戏多出了很多新的?姽婳将军,汉宫怨,这两出戏都是近来京中贵妇极其爱听的。”

宋茜雪指着最前头用金色烫过的字体。这两出戏她也听过,辞藻身为华美,让人口齿生香,她曾经推测过从龙天下是赵毓珏所写,后来却将将这两出戏和从龙天下做了一个对比,从辞藻意境和细节处的渲染,从细微之处可见这三出戏出自于同一个人。换句话来说,赵毓珏从雍王府失踪以后,就藏身于戏楼,而他一时技痒为彩云班新添了两出戏。若是旁人的话恐怕不会观察得如此细致,可偏宋茜雪自小体弱多病,为了打发时间只能看了这些戏折子,这才发现其中奥义。

原来两个月前宋茜雪就知道了。赵毓璟从来不觉得自己小看了她,可到此时此刻,还是觉得自己看低了她的聪明才智。“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宋茜雪唇畔浮现一个笑容,“我们今日前来戏楼,是为了的师兄你!”宋茜雪足智多谋,她相信赵毓璟很快就能查到彩云班,按照她推测的时间应当就是今日,所以她早早的就预备在这守株待兔,“十殿下。”

她是看着赵毓璟说出这几个字的,赵毓璟并不认为这是在喊赵毓泓,那么是在喊他了。的确,他不是真正的八皇子,按照皇室排行来说,他应当行十,这么说来宋茜雪也是早就知晓他的身份。赵毓璟不自觉地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问道,“宋家不是投靠了十弟吗?你这是想做什么?”

宋茜雪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雍王殿下身份贵重,因为他是先皇后的儿子,可师兄你,同样是嫡子。雍王占据大好局面就此失踪,为的就是替师兄你铺路,只有师兄,登上那个位置,才是合乎宗治礼法。”

宋茜雪用的是最冠冕堂皇的理由,然而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她所想跟楚云暖当年欲要扶持赵毓璟多嫡的原因是一样的。赵毓璟长于楚家,所以他成功之后不会对楚家下手,同样,赵毓璟授受业于宋家,他夺嫡之后必不能不顾天下指责,而对授业恩师的宋家下手。本来宋家因为楚云暖代献逐鹿图,交出圣贤书院,来到天京当官,已经是消除了对当权者的威胁,而且宋茜如对赵毓泓一往情深,利用宋家声望,让赵毓泓鼓动了大批文人墨客前来投靠,又再一次让当权者见识到宋家的威胁。宋氏之人一日不除,一日入咽中之刺,让人寝室难安。她此身命不久矣,唯一能做的,便是让宋家所有人安康,让姐姐如愿以偿。

赵毓璟不用想就知道宋茜雪心理准确的想法,他只是轻声一笑,“师妹的算盘倒是打得妙。”

当初他愿意受阿暖算计,不过是因为他爱阿暖而已,宋家如今很可能是他的敌人,他凭什么网开一面?

宋茜雪却是笑道,“瑞亲王,姽婳将军开唱了。”

楼底下先前一曲已唱完,如今唱的便是姽婳将军。抑扬顿挫的梆子声音敲响,台上款款上来了一个装扮好的花旦:

秾歌艳舞不成欢,列阵挽歌为自得。

眼前不见沙尘起,将军俏影红灯里。

……

闺阁习武,任其勇悍,怎似男人?

……

“大哥。”赵毓璟低语。

各方气势顿时一凝,赵毓璟似乎都能听见空气凝滞的声音。不光是他,就是宋茜雪宋晗两人也都看出来了,赵毓璟猛的回头直勾勾的看着宋茜雪,她微微一笑。

上头扮相的人正是失踪已久的雍王赵毓珏,所有人都以为雍王离开雍王府,避免被人找到,那应当是乔装打扮,没想到他竟然光明正大的在彩云班扮妆唱起戏来。戏子不过是下九流,赵毓珏堂堂一个嫡长皇子,居然好放着好好的雍王不做,跑来做这种事情。一时间,但是让众人极其不屑,而台下的夫人小姐们却是掌声如雷,显然极其喜欢。赵毓珏不仅戏折子写得好,唱起戏来也是一流,端看那些沉迷在其中的听客,可见一斑。

赵毓璟身体微微前倾,恍然间看到一抹冷光投射在下头窗棂之上,他目光一凝,猛然看了过去,那是房梁上卧着一个手持弓弩的侍卫,箭弩正对着台上的赵毓珏。

这是想要他的命!

赵毓璟当即吩咐死士在四周待命,务必要保证赵毓珏的安全。宋茜雪缄默温柔,坐在雅间中品着茶,而宋晗却是沉浸在美妙的词曲中不可自拔。旁边的雅间门打开,赵毓泓站到了外头,一偏头两人的目光便对上,噼里啪啦似乎能爆起火花一样,最后还是赵毓泓笑道,“八哥,好巧。”

赵毓璟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九城兵马司。”他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讨厌赵毓泓任职九城兵马司,把天京城所有不成器的官兵都拧在了一起,这些家伙虽然个个都是靠裙带关系进去的,可到底人多力量大,实在不好叫人轻举妄动。赵毓泓再次是同样不敢妄动,这里头的人可个个都是京城贵族的夫人小姐,若是有一个意外,被这些家族联合起来,他这个有名无实的摄政王,可没有多大的力气能够阻挡,可若是他能祸水东引呢?

赵毓泓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赵毓璟身上,然而此时此刻赵毓璟已经没有注意了,他的目光一直观察着四周,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赵毓珏行踪既然暴露,不光是十皇子,三皇子、四皇子、蒋裴两家、燕王之流,想必都是想要大哥的性命,好让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夺皇位。

得了命令的施钦北已经带了瑞王府一队亲卫,埋伏在旁边。此时彩云班中只听见悦耳的戏曲之声,赵毓璟和赵毓泓虎视眈眈的对视,而对面雅间之中赵毓廷和四皇子竟然先后出现。这一下子,这一幢戏楼之中出现各自为阵的四个皇子,他们目光厮杀在一起,所有人都在防备着对方。

赵毓璟目光逡巡在场上,寻找最有利的位置。他们这四个人中,至少有三个是想要赵毓珏的性命,就他一个恐怕难以匹敌。

宋晗在转头间才发觉自己的视线被赵毓璟给阻拦了,他见怪不怪,毕竟是好曲子喜爱之人众多也是理所应当,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才走了一两步,他就敏锐的察觉了不对劲,然而面上依旧是笑容,“师兄,也太不够意思了,跑这儿来也不叫上我。”

他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落在旁边几人身上,原来是他们,难怪叫赵毓璟如此忌惮。

自从永乐帝病重之后,诸位皇子忙着争权夺利,宋家虽然才到天京但也是诸位皇子争相拉拢的对象,宋晗也曾经见过其他几个皇子,但都没有赵毓璟和赵毓泓的印象来得深刻。

“诸位殿下平日里可都是大忙人,怎么今天扎堆的往这彩云班里跑,莫不是里头有什么宝藏不成?”宋晗站在上头笑道。

这里头可不是有宝贝么?

当年精才绝艳的雍王这么多年以来,退守雍王府,留下人脉不可小觑,这些东西,以及他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几人的目光,纷纷移到他的身上,宋茜如跟赵毓泓联姻,而宋晗和宋茜雪却站在了赵毓璟身边,这宋氏之人心中支持的到底是谁?

众人都有一些迷惑,审视的目光落到宋晗身上。

宋晗微笑,怡然不动。

宋晗来京城时间尚短,自然是不认识赵毓珏,但是看宋茜雪的表情她分明就是知道此事内情。赵毓璟不得不重新审视宋茜雪这个人,她隐约记得宋茜雪来天京之时并不是跟随宋家,而是被赵毓泓挟持首先到达的天京,那段时间他也不曾回京,不知晓宋茜雪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跟什么人接触过?

赵毓璟觉得,宋茜雪当日在天京之事十分值得人推敲。

台下戏曲称唱得如火如荼,似乎是最进行到最精彩的部分,女儿家弃红妆改戎装,千里奔赴沙场救夫。乐曲由缓转急,塞北荒凉,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一如上头虎视眈眈相对的众人的心情一般,一旁赵毓泓的目光却越过了赵毓璟,直直落到里里头巧笑嫣然的宋茜雪身上,一直站在她身旁的宋茜如主意这副表情,面上闪过一丝阴鸷,却意外间叫木念云给看见了。后宅之间,木念云的能力可谓是数一数二,可要说朝堂之上阴谋诡计的对决,那她可就略逊一筹,绝对比不上宋茜雪,对于这一点她十分有自知之明。而且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也隐约看明白了,赵毓泓和宋茜如之间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并没有所谓的真心实意。宋茜如愚蠢,在她手里下根本过不了几招,她现在可是要防着的是她那个聪明的妹妹,突然插手帮助于她。

一时之间,在这个狭窄的小楼里个人自有盘算。

楚云暖没有想到她才到天京就看了这么一出好戏,她摩擦着手中赵毓珏送来的信封,三天前里他才到京郊就收到了赵毓珏送来的信,要她在今日于与天京城中彩云班一聚。她原以为赵毓珏十分是有事相商,没料想他却在此处布了一个局,不过他到底想做什么,楚云暖也不明白,但总归不会伤及赵毓璟的性命。

楚云暖瞧着外面各自盘算的人,并没有说话,而是安安静静坐着看戏,然而这时候房门却被敲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