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用心良苦,妇人之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外面已经是热闹非凡,四个皇子的人马齐聚一堂,各自在外虎视眈眈的对立着,而里头唱腔正浓,房梁上一支弓箭手悄无声息的对准台上唱戏的花旦身上,手指微动,飞射而出。那一刹那间赵毓璟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他伸手反射条件的按在栏杆上下意识就要跃出,然而下一刹那间那花旦水袖一甩将几支弓箭卷住,款款亮了一个相,底下喝彩声一片。

赵毓璟这才算舒了一口气。

另一边的雅间里,楚云暖双目之中陡然含上了冷光,她笑道,“雍王殿下,真是用心良苦。”

没错,来人正是赵毓珏,他身上还是一身花旦的戏服,显然是匆忙之间交换了身份,脂粉堆砌的脸上看不清他的神色,愈加显得他轮廓分明,刚毅秀美,两种截然不同的身材在他脸上相得益彰。“不及家主,手段高明。”他恭维了一句。

楚云暖冷笑一声,依旧保持着在桌前端坐的姿势,其实不是她不想改变姿势,而是现在她根本就动不了!她到这里来跟赵毓珏相见,根本就没有想到赵毓珏居然会对她下药,能让她现在浑身僵硬,一点儿都不能动弹。

“你这是想要抓我?”她面沉如水,丝毫不见焦急。

今日诸位皇子齐聚彩云班,肯定是赵毓珏已经设计好了的,否则他如此神通广大,又怎么可能叫别人发现他的踪迹,那个被所有人忌惮两分的舒月兰,恐怕早就落入了他的算计之中,可怜她还在那里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最了解赵毓珏的人。

的确,楚云暖再回天京之前,已经陆陆续续查到了各方来的消息,她能够确定一件事情,这个舒月兰就是她曾经记忆里弑夫杀子的那个女人。只是他不明白,为何何媛舒月兰都能跟他有同样的奇遇,能够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赵毓珏缓缓坐下,接过身边人递过来的湿帕子,一点一点失去脸上妆容,露出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赵毓珏的容貌不像先皇后,反倒是跟永乐帝有着七分相似,只是他的眼睛更锐利,五官更加深刻。

“看来你是想到了。”伴随着赵毓珏这一句话的是外面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从楚云暖这个方向看过去,隐约能瞧见外面刀光剑影,更是可以听到利刃划破血肉的声音,铮铮声音交织在耳边,不难想象外边是怎样的残酷血腥。

今日一事,四位皇子之中,不知道是谁最先落马。

“宋茜雪是什么时候投靠你的。”楚云暖想问清楚,既然舒月兰本人从头到尾都在赵毓珏的算计当中,那么宋茜雪呢,在今日这一场风波当中她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赵毓珏平生最欣赏的几个女人,无非是楚明玥母女,还有宋茜雪,这三个女人的心智谋略手段,无一不堪称为完美,赵毓珏对上她们的时候都需要格外小心谨慎。这种事没什么可隐瞒的,他说道:“当初她被十弟抓来天京的时候,就已经投靠了我。”赵毓珏脱下身上戏服,露出里头的青松锦袍来,“宋茜如之事我略有耳闻,那时她假扮宋茜雪,将趁九原府将南堂搅得一团乱麻,宋家险些因此而亡。宋茜雪心急如焚,她不能够确定你是否能帮助宋家度过灾难,所以他求到了我的面前,愿意投靠于我,要我保全宋家。”

赵毓珏说的简单,但可以想象当时宋茜雪在天京举目无亲,对家族变动束手无策的无奈和焦急。楚云暖可以理解宋茜雪的做法,毕竟当时情况如此危机,她又被困天京,无法解宋家之危,更何况宋茜雪也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毕竟有时候与宋家而言她不过是一个弟子而已,虽然从圣贤书院出来的弟子千千万万,可宋家一但大厦将倾,又有多少人愿意雪中送炭。

“后来我帮助了宋家,宋茜雪跟你就没有联系了吗?”楚云暖想到了很多事情,包括当初宋茜雪唯一一次助了赵毓泓一臂之力的事情,那里头又有多少真情实意,她原以为当时至少在那一刹那之间,宋茜雪是唯一一次顺着自己心意去帮助赵毓泓,现在想来恐怕不然,七分真心两分算计,一分顺水推舟罢了。“赵毓珏,你倒是一个玩弄人心的好手。”

楚云暖只能如此评价,天京多少人从始至终都是他掌中棋子,就连她和宋茜雪同样如此。

“那你今天呢,你今天把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想做什么,要了他们的性命?赵毓珏,至少里头有一个是你的亲弟弟!”

赵毓珏既然想好了一切,那么今天的事情肯定意识在计划之中。

“阿璟有时,太过妇人之仁!”赵毓珏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这样说道。他缓步踱到窗边,隔着一层朦胧的茜纱,瞧着底下厮杀的场面,假扮他的花旦被三四个人围攻,一旁贵妇惊叫着四处多单,狼狈不堪的躲在桌椅下、柱子后,全然不见往日的仪态万千的模样。

赵毓璟提着剑加入战局,全力去保护那个花旦,他手中剑影翻飞,一道道白色的剑光闪烁不止,随着他的动作围剿他的人四散开来。

赵毓璟文采出众,却没人知道他武功竟然也如此好。

赵毓泓在上头高高看戏,剑影光晕下,是两个上下翻飞打斗的身影。赵毓廷那边,飞快指挥人马将九城兵马司的人拦住。

“有你在,有我在,阿璟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毫无顾虑的去争去夺!倘若那个位置旁落他人,阿璟他就算手握三军也不可能活命。”

赵毓珏这一辈子什么事情都看的透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赵毓珏想要夺位的心思以及他的斗志都渐渐熄灭了,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这个皇位,这个天下,只能有母后的儿子来继承,他无心皇位,却放不下心中执念,所以汲汲营营多年,不肯让嫔妃占据属于母亲应有的地位。赵毓璟的出现,于他而言不仅仅是亲人,更是让他挣脱仇恨的一抹阳光。对于赵毓璟而言,他首先是哥哥,其次才是皇室兄弟,这样说可能有些矛盾,但确实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楚家主,为了激起阿璟的斗志,就先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如果可以,楚云暖真的想现在怒骂赵毓珏,赵毓珏不愧是永乐帝的儿子,如此自私薄凉,和他简直如出一辙。因为他不想要,所以他要赵毓珏去夺,因为赵毓璟达不到他所预期的希望,所以要逼着他变成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赵毓璟不是他,赵毓璟自小在南堂长大,受的是宋家最正统的儒道思想,在心性薄凉,也万万达不到自小受尽苦楚的赵赵毓珏。

她心里是不愿意跟赵毓珏走的,然而正当她欲要让十三出来的时候,赵毓珏却是突然笑了:“你想要叫你的影卫?”他笑着摇了摇头,“别白费力气了,他是不可能出现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为难与你,你就消失一段时间,让阿璟心无旁骛的夺得最后的胜利。”

赵玉珏说着一掌击在她的颈侧,楚云暖软软的倒了下去,他最后瞧见的一眼就是赵毓璟横扫一方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赵毓璟在那一刹那间,仿佛是感觉到一个极其熟悉的人在注视着它一样。他下意识的看过去,然而里头空无一人,他只觉得自己看错了,回头之间,尽心尽力再次加入战局。

宋茜雪跟在站在宋晗身边,看着四周的场面,只一眼她便觉得心惊肉跳,侧目看着赵毓泓的目光里充满着惊恐和诧异。她知道今天这事是早就安排好的,可是让她不曾料想到的是,会伤了这么多无辜小姐。下头穿绿衣服的那一个,有着一双三寸金莲,走起路来摇曳生姿,格外赏心悦目,然而在杀手过来的时候,她却因为脚小跑不开,活生生被人砍掉了一只腿,还有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些伤……这些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赵毓泓,偏偏没有!

楼底下,围攻那个花旦的人更加多了,所有人几乎都以为这就是赵毓珏,拼了命的朝他涌来。赵毓璟功夫再好,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的便有一些支持不住,可他不能退,那是他的哥哥。两人且战且退,施钦北已然带着人在外接应。然而就在这时候,“咚”的一声巨响,而后是浓烈的火药味,赵毓璟猛的抬头,只瞧着房梁上杀手颤抖着手,正正对着旁边的花旦。或许是因为这一批火统质量不佳,也或许是因为他技术不太好,竟然打偏了。这时候,赵毓璟飞快的拉过对方,往柱子后面一藏,也他不再和围攻的杀手纠缠,翻身飞跃,接着正中央垂下的红绸,一举杀了,夺在房梁上一个刺客,然后回手,冰凉的剑刃直直对着赵毓泓的鼻梁。

赵毓廷和四皇子两人无话可说,我巴不得赵毓璟可以杀了他。

宋茜如身体颤抖,下意识的挡在她面前,赵毓泓只是推开他。

然而这时候,周围突然传来跟浓烈的硝石,赵毓璟鼻梁一耸,顿觉不好,“是火药!出去,立刻出去!”

火药的威力,从刚才在火统之上就可以看出,现在这四周居然还藏着一些,一旦点燃,那可是死无全尸。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根本顾不上其他躺在地上伤痪。木念云偷偷把宋茜如挤到了后头,本来想趁乱让她待在里头,哪儿想到宋晗见她被人群冲得左摇右摆,赶忙把人护到了身边,他一边带着一个妹妹,也算顺顺利利的往外走。

宋茜如冷哼一声,看着木念云的目光充满恶意,回头看向被宋晗小心呵护在怀里的宋茜雪的时候更是不怀好意。就在所有人都撤出彩云的那一瞬间,宋茜如陡然用力,亲手将宋茜雪给推了进去。“砰砰砰”周围几声巨响,宋茜雪脸上还维持着惊讶之色,却已经被浓烟包裹住。

宋晗愤怒的一巴掌掐住宋茜如的手腕,眼睛里几乎快喷火。

赵毓璟菜回头之间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你——”这是他第一次来敦厚温和的宋晗脸上看到极致的愤怒,诧异半晌后看宋茜如的目光就不好了,当年他在叶良城求学时,虽与宋茜雪接触不多,但两人之间的情义也总比宋茜如来的强,更何况赵毓璟还有事想问问宋茜雪,宋茜雪当时提醒姽婳将军开唱了的那一句话里,已经充分说明了一件事,她和赵毓珏关系匪浅。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能了。

赵毓璟生于皇室,多肮脏龌蹉的手段都见过了,只是想不到会如此。陌生人尚且不会如此自私冷血,同胞姐妹怎么会亲手送自己妹妹去死。

劫后余生的贵妇小姐们在一旁嘤嘤地哭泣起来,宋晗却是给了宋茜如一巴掌,这妹妹自回到家里就不安分,总归是他们欠了她的,他们可以忍,偶尔间也认同她埋怨茜雪,但是不能送茜雪去死!

面对所有人或惊诧、或厌恶的目光,宋茜如简直就是懵了,她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宋茜雪给解决了,没想到现在却被所有人给看见。宋茜如先是猛地害怕,然后便是深深的不悦和委屈,她们明明是一母同胞,凭什么宋茜雪就能享受最好的,而她就什么也得不到,就连她的爱人都是宋茜雪不要让给她的……宋茜如脸色竟有一刹那的狰狞,全然没有想到宋茜雪往日对她的好。

这场爆炸地动山摇,惊动了旁边的人家,许多人陆陆续续地围过来看热闹。赵毓璟立刻派人将四周团团围住。

宋茜如不知悔改,宋晗也懒得多言,只是看她的目光同陌生人没有区别了。

爆炸的余波才过去,宋晗就立刻跑了进去。

赵毓璟深深的看了完全呆滞赵毓泓一眼,也抬脚跟了过去。他确实是怀疑赵毓泓的,因为在所有人当中,最想让赵毓珏死的人是他,而且当初谢游之在南堂利用商会,给赵毓泓送来了许多武器,有千机弩和火统,火药么,肯定也是有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赵毓泓也真够狠,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惜拉上这么多人作陪。

宋晗一进去就在废墟里寻找着宋茜雪的身影,而赵毓璟却是四处检查起来,他一身衣袍上染了血迹,面色严肃。

匆匆赶来的京兆尹,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告罪,而赵毓璟已经在里头查到了蛛丝马迹。这些火药放置的地方十分有规律,可以保证动静足够大,却不会伤了多少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吓唬一下么?显然,这不可能,没有谁会这么无聊做这种恶作剧。

赵毓璟皱着眉头,继续在现场寻找线索,他走了几步而已,就在对面的废墟下面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施钦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十分有眼色地命人抬他木块,将最下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赵毓璟拿在手心里,这是一个被烧了一半的团扇,模样很丑,但是却是在赵毓璟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记得前些日子还在南堂之时,楚云暖突然心血来潮,说是要学习刺绣,她兴致勃勃地跟着绣娘学,绣了一把团扇,说日后手艺好了给他绣荷包,不过当时看到她绣的扇子歪七扭八的,还被他嘲笑一翻。现在却是叫他在这里看到了,这也就是说,方才楼里恶战之时阿暖是在的,而现在扇子被烧了一半,那是否说明,阿暖遇到了危险?

不,应该不会,有十三在谁能为难的了她。赵毓璟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

施钦北瞧着他翻来覆去的拿着扇子看,小声问道:“八爷可有不妥?”

赵毓璟从怀中抽出帕子,小心地把这柄团扇包起来,吩咐下去:“立刻派人去查楚家主踪迹!”

京兆尹那边显然已经勘验,劫后余生的几个皇子已经安置好凳子在外面坐下。本来一个戏班子出事那可是小事儿,可今天居然遇到了这位皇子,还有这么多的贵族夫人小姐,处理不好,他头上这顶乌纱帽可就悬了。

“查出来什么没有?”

“下官,下官愚见,火药是故意被人放在里头的……”

四皇子冷笑一声,“这还用你说,废物!”他今日心情格外不好,本来是来找赵毓珏麻烦的,没想到自己倒是惹上了麻烦,想到方才惊心动魄的事情,的确是让他恐惧万分。

京兆尹心里也是委屈都很,爆炸之后又被火烧,就算有证据那也是无踪无影,要他上哪儿查去。再说了,没准这事儿就是这四位之中一个弄出来的,为的就是整死其他人,可这话京兆尹可不敢说。

赵毓泓没有说话,目光一直跟着宋晗移动,宋茜雪是在临出来的时候被推了一把,并没有深入其中,不过是被上头掉下来的木头压了双腿而已,说不上太严重。宋晗找到她之后,小心的吩咐人移开木头,把宋茜雪抬了出来。

宋茜雪自小身子弱,已然昏迷。

宋茜如瞧了一眼,却觉得惋惜,大抵就是在感慨怎么没有砸死她吧。

木念云见识多了姐姐妹妹之间的争斗,可是却没有见过,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居然会下这种狠手,一时之间难掩惊讶。

------题外话------

好吧,宋茜雪要下线了,赵毓珏也快离开天京,下面是赵毓璟的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