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先发制人,替罪羔羊/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扬这两天一直在担心宋昉,还是方才听了赵毓璟的话才算放下心来,勉强处理家族事物,现在听到宋昉过来了,顿时异常欣喜,几步跑到门前,“先生!”

宋昉从庭前缓步而来,拍了拍楚云扬的肩膀,而后道:“见过瑞亲王。”

他的礼仪态度做的分毫不差,规矩的仿佛是用尺子刻量出来一样。

赵毓璟让他坐下,楚云扬就跟一个小尾巴一样眼巴巴的跟在宋昉身边,殷勤的递茶递水。赵毓璟看的眼睛疼,他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他压低声音咳嗽一声:“不是说晌午之后才过来么?”

宋昉不愿意提家里那些糟心事儿,更不想说起宋茜如来,似乎从她来了以后家里就没完没了的出事。他端着茶轻轻抿了一口:“当堂传证若风馆,定然能打的木文平措手不及,你怎么就松口了?”

“前提也要木文平真的是幕后主使。”赵毓璟敛眉低笑,一派运筹帷幄的怡然自得,“我要引蛇出洞。”

“你怀疑谁?”

赵毓璟靠在座椅上,暝着双眼,配着那张清俊脸庞,整个人犹如一幅画卷,他薄唇微启:“这还用说吗?”

木文平掌上明珠嫁的是赵毓泓,两家人既已定了亲,无论成亲与否,他们俩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木文平扶持赵毓泓,只要他能够成功登基,那他的女儿就是未来皇后,后族,这对一个家族来说,是多么大的荣耀。木文平是赌徒的心思,但是也可以理解他迫切的希望,木氏一族曾经三代为相,算得上是大齐文官第一人,可就是如此荣耀也越不过头上的皇帝,也要和左相分夺丞相之权。木文平想拼一次,重新回到孙家当时任丞相的荣耀之中也是无可厚非,只不过木文平此人实在是太不聪明了,做政客的当有玲珑心思,而这木文平却只知结党营私,为权为利蝇营狗苟。

“摄政王。”宋昉如是说道,“看来摄政王从头到尾都没有放过圣贤书院的想法,哪怕是如今书院变成了太学。”

“如今管理太学的是翰林院,翰林院宁大人之女是先太子妃,皇长孙生母。”

被赵毓璟巾这么一提醒,宋昉顿时一愣,它将前后所有事情串联在了一起,皇长孙、摄政王,百里太后、翰林院、五石散,这些事情看似没有关联的事情在他脑子里渐渐穿成一根线。

赵毓璟道,“先太子去后,东宫名存实亡,太子妃从东宫迁出,住往东大街新居。”

楚云扬道,“就是我们隔壁那一座吗?”楚云扬撇嘴,显然是极其不喜那一位先太子妃,“原来她竟然是太子妃,怎的,怎的如此……”他皱起眉头,一是不知小该如何形容那太子妃,二是他身为男儿不好得如长舌妇一般评价其于其他人。

春熙眉头略皱也是想起了隔壁那位主子,那一位先太子妃可不是好相与的人,从先太子走了以后,府中姬妾被她打的打杀的杀,现在哪个不是谨小慎微地伺候着。听说原来太子最宠爱的那位良娣,都被他效仿先汉吕后对付戚夫人的手段,做了人彘,丢在粪坑里泡着,还每日叫府中姬妾全去观看,听说有一次更是把皇长孙都给吓傻了。

其实春熙不是很懂这个太子妃,她出身清贵应当是最知道其中道理的,太子已经走了,于她而言皇长孙就是她的未来,而她不知好生交养皇长孙,却只顾发作满府姬妾,并没有去搭理皇长孙。她好几次都瞧见,那个可怜巴巴的孩子坐在两家墙头上,他那个模样可不像是天家贵胄,倒像是一个备受虐待的孩童而已,胆小如鼠的很。

“太子妃迁出东宫以后,先太子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到了她手里。”春熙说道,“其中有好几处产业因为太子妃不善经营,都转手给了楚家,只有这若风馆,后来听说是被太子妃转让给了其他人。”

太子妃名门贵女,自然不可能经营若风馆。男人经营这些地方,是风流倜傥而已,若是女人来经营那就是放荡不堪了。

宋昉托腮,“如今看来,最后接手这若风馆的人就是摄政王了。”

“十弟的确是主子,可代为操持的却是木文平。”

宋昉笑道:“好一个替罪羔羊。”

楚云扬眨巴着眼,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心里想着的却是如今天京城的局势,天京动荡,皇子各自为政,永乐帝还未康复之前,独领风骚的便是摄政王赵毓泓,而现在天京三位皇子几乎是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赵毓璟漆黑的眼眸如黑曜石般闪着光华,但又深沉内敛,“太子妃与赵毓泓早有来往。”

宋昉轻轻点头,显然也是这意思。

天京城里不止是太子一个人儿子,七皇子、十一皇子他们也都有儿子,比木讷的皇长孙好上不少。百里太后和白家素有嫌隙,赵毓泓当年也曾经被先太子数次羞辱,这两人其实都没有必要捧先太子的儿子为皇太孙,最后两人依然这样做了。据说此事还是有赵毓泓力保,他功利心极重,若不是太子妃和他有了交易,怎么可能促成此事。

太子妃不过女流之辈,哪怕手里紧握先太子留下的势力,也没有办法为儿子去争夺那个权力,为自己种争来未来皇后应有的荣耀。所以她应当是把先太子所有的势力交了出去,换一个儿子能够成为未来皇帝的机会,她此举无异于杀鸡取卵,愚蠢至极。

本来她可以享受短暂的成功,但是永乐帝康复以后,皇长孙就是皇长孙,这一辈子不可能再进一步,而且因为先前险些成为皇太孙,日后等待皇长孙的肯定是其他几个皇子毫不留情地刺上。

一个小孩子,没有自保之力,又没有聪明的母亲维护,怎么可能活到成年?

楚云扬听着两人所说,不由自主瞪大眼睛,仿佛怎么也想不到天京之中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赵毓璟原本也是不应说女人长短,可太子妃一事又跟若风馆莞息息相关。“若风馆出现五石散,应当适十弟的意思,只不过他是如何想到这个办法的?”

大齐禁石,没有人会贸贸然提起用五石散控制人。

宋昉面有愧疚之色,“此事儿,和宋家有关。”

赵毓璟抬头,“如何说?”

“宋茜如和孟昙关系过密,孟昙曾经向她说过,孟家时如何被赶出百花城的,以及当年孟玫,是如何成为代家主。”

“米壳之乱。”赵毓璟沉声道,当年那件事情他也是参与其中的,哪儿能不知道。阿暖说的果然对,孟家女儿最是无耻,这种事情都能拿出来沾沾自喜,甚至是怂勇宋茜如。“十弟想必也是听了宋茜如几句话,他决心用五石散。想向当初孟玫控制孟家上下一样,控制太学的莘莘学子吗?”

赵毓璟有些心惊肉跳,还不是未来天子,就能为了创造自己争权夺利的筹码,而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服用五石散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虽能在一瞬间令人才思敏捷,精神倍爽,但是这是以燃烧自己以后的生命为代价。

宋昉愤愤道,“只可惜没有证据!”

“这不就快有了吗?”

木文平只要去处理若风馆的琐事,他就能抓到其中把柄,到时候那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正如赵毓璟所的料,木文平第一时间就去了若风馆,要求老鸨把里头的五石散都销毁干净,并处死了一些知情人士。若不是天京城里认识老鸨的人太多了,木文平也就也想杀了她,不过她聪明立刻就表忠心。

木文平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狠厉,一时间落在了背后的一个小尾巴眼里,不一会儿就传到了赵毓璟耳朵里。

他看了宋昉一眼,“这不是有人送东风来了吗?”

宋昉微微一笑,“只怕这东风吹的太大了一些。”

赵毓泓在得知此事时,正是木文平前来拜访他之际。木文平显然是想来邀功,说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告诉赵毓璟他已经把若风馆给处理好了,当时赵毓泓便勃然大怒,可再想到什么以后,硬生生把自己的怒火压了回去。木文平的身份背景,更是他未来的岳父,此时局势如此微妙,赵毓泓都不能在这个时候从他撒火,不过他心里头也确实是郁闷异常。

赵毓璟能在当时明说了此案移交大理寺卿,又能给木文平留下毁灭证据的时间,傻子都能看出来,他这是明摆着在故意放长线钓大鱼。可木文平愚蠢,咬了鱼饵不说,竟然还把长长的鱼线给带到了他这儿来,现在赵毓璟哪里还能不知道。

赵毓泓气得冒火,可木文平还在那里沾沾自喜,他可就不明白了,原先看上去这么精明的木文平,怎么会这么蠢。他难道看不出来,赵毓璟分明就是想借此事把他给拉下马。若是天京城其他贵族知道他用五石散,诱惑太学的学生,他们指不定会怎么想自己,而且太学里有多少人是贵族子弟,想到这里赵毓泓就觉得头疼。

木文平这个蠢货,若他不去处理若风馆那也就罢了,这些事情可以推到太子妃和先太子头上,现在呢,他倒是去把那里处理的一干二净,谁会不知道这是若风馆换了主人之后才有的问题。这桶脏水真的是又脏又臭,让他洗都洗不下来。

“王爷,此事我办的可妥当?”

赵毓泓虽然心里在咆哮,可面上端的是一副笑容绵绵,风度翩翩的模样,“木相办事本王自然是放心的。”

木文平眼见赵毓泓在朝堂上的地位水装船高,有心拉拢一下他,好好培养和这女婿的关系,否则这等小事也轮不到他一国丞相前去收拾。

赵毓泓看着木文平脸上得意的笑容,后槽牙磨得咯咯响,若不是木文平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赵毓璟那里会顺藤摸瓜查到他这里,真是愚蠢!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父皇为什么这么宠信这个木文平,他也不聪明,不过是靠着先祖庇荫而已。可无论赵毓泓心里头是怎么暗恨,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先发制人。

然而还没有等赵毓泓有何动静,赵毓璟已经一状告到了永乐帝面前。五石散那可是祸国殃民的东西,太祖皇帝打下江山之后就定下三条律令:杀人者死、盗窃者罚,沾石者剐?无论是大齐律令几经修订,这三条从未动过,如今赵毓泓居然在天子脚下搞起这些东西,简直就是在藐视国威,这让永乐帝愤怒。而且最让永乐帝不高兴的是,赵毓泓在他还没有死的时候,就伙同百里太后弄权,当上了摄政王,这可不是他这个皇帝亲口封的,如此看来他果真是野心勃勃。

永乐帝身体几乎属于强弩之末,辛毅几乎日日跟随在他身边,愤怒之下,脸色都有些异样的潮红,辛毅赶忙施针安抚。

赵毓璟瞧见永乐帝大口大口喘气,不着痕迹的上了几句眼药,“父皇切莫动气,十弟之事兴许是误会,他最是孝顺不过,那里会忤逆父皇。”

永乐帝脸色又是一变。

楚云扬却是心直口快,“太学建立不过一年左右,要五石散少说也要三四个月,若要上瘾时间也要更久,这不就是说明从建立之初就有夫子服用这些五石散。夫子都如此,那其余学生呢,是不是是谁给了他们五石散,他就把谁当主子。”

这话就是很不客气的说他们有奶便是娘了,赵毓璟憋着笑,云扬不愧跟阿暖是姐弟,两人说话都是这么的不客气,一针见血。

这样一听永乐帝的脸色显然更黑更称,如若在宋家圣贤书院迁往天京之诗,赵毓泓心里就有这个打算,那他的心思实在是太深沉了。他这个当皇帝的还没有死,下头的儿子就一个个的惦记这个位置,实在是该死。

赵毓璟才得永乐帝召见,便马不停蹄的进宫了,黄太监代替了曹德庆的位置站在宣政殿门口,一旁是王石带领着司礼监的太监,整个宣政殿的气氛压抑异常。有王石在一边虎视眈眈,他倒是也不好的多问黄太监几句,黄太监很是恭敬的请了他进去。赵毓泓目光闪了闪,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近来黄太监对他实在是有一些过于冷漠,好多宫中消息都没能传出来,这个阉人是不是也背叛了他?近来他在宫中势力多处折损,他虽然面上不显,但心中也是格外忧愁。

永乐帝还在里头等着,他也不好的跟黄太监多做寒暄,忙进了宣政殿中,他俯身跪下:“儿臣参见父皇。”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永乐帝一本奏折砸了下来:“逆子,你还知道有朕这个父皇,朕还以为你巴不得朕早点死,给你腾位置呢!”

帝王雷霆之怒,叫所有人忙不迭的跪下下来。赵毓泓余光瞟见了,站在一旁低眉浅笑的赵毓璟,眸光闪烁,却不敢多做辩解,立刻俯身跪下,“儿臣不敢。”

赵毓泓不是傻子,他在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是他这位八哥在背后向父皇参了他一本,赵毓璟这个人看上去风光霁月的,没想到也会在背后使出这种手段。不过现在他就算是狡辩也没有用,毕竟父皇以及先入为主,认为他图谋不轨,如此的话便只能釜底抽薪了。

赵毓泓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到了一旁的楚云扬身上,刹那间楚云扬的身子不自觉一抖,他在大殿里四处张望起来,都没有看到那个让他不安的源泉。

方才是他感觉错了吗?

呵斥玩赵毓泓之后,永乐帝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楚云扬原来听姐姐说过永乐帝对他们姐的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原先他也不以为意,甚至在多次收到永乐帝的赏赐之后,还觉得惴惴不安,而后来,在姐姐离开天京的这一久渐渐和永乐帝熟悉起来……他有时候觉得,永乐帝挺可怜的。

若不是楚云扬有如此想法,辛毅和若华两人也不可能因为赵毓璟的几句话,就进宫去给永乐帝看病。看着御座上永乐帝咳撕心裂肺,他赶忙从黄太监手里接过一盏热茶,递到永乐的嘴边,“陛下,喝口热茶。”

楚云扬生的酷似其母,永乐帝每每瞧见他,都有一种楚明玥还在身边的感觉,对于楚云扬,他比对楚云暖更有耐心,更喜爱几分。若是他和明玥真的有云扬这个儿子,他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违,也定然是会将皇位传给他的,只可惜这个孩子身上没有赵氏血脉。

永乐帝目光充斥的怀念和遗憾之色,叫楚云扬觉得有些奇怪,赵毓璟却是明白父皇这是又想起楚姑姑了。

毕竟云扬模样实在是像极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