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 内宅不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摄政王府,两个女人可谓是斗的你死我活,一个仗着正妃的身份,一个仗着宋家底蕴,王府上下可谓是小心翼翼,就怕伺候不周到被两位给发作了。

王府花园,天气还算不错,在屋子里闷了好久的宋茜如,在丫头搀扶下出门活络筋骨。

今日花园的花开得格外好,姹紫嫣红一片,红的红,粉的粉,各种各样的蝴蝶在其中飞舞,空气里都带着芬芳馥郁的味道。宋茜如一路走来,格外小心翼翼,她一只手紧紧箍着身旁的丫头红梅,一面小心翼翼看着地上的枯枝落叶和小石子儿。宋茜如大概是在一个月前查出有孕的,自从诊出孕脉以后,她在这王府中的地位水涨船高,有时候连王妃都得为她三分。

红梅瞧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更不敢怠慢,不禁扶紧了她。自从侧妃有孕,她现在到哪都被人阿谀奉承着。有的人还说,侧妃身子不方便伺候王爷,为了笼络王爷,许是会提拔身边的丫头,红梅私心里想着在侧妃身边的丫头中数她容貌最为出色,说不准日后她也能够成为主子,那种感觉肯定是十分美妙,不过当务之急是先伺候好侧妃,表表忠心。“主子放心,知道你要来花园,奴婢已经吩咐了下面的丫头婆子,把一路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保证看不到一颗点小石子儿,你放心走,横竖奴婢扶着您呢。”

宋茜如点了点头,她自己也知晓怀孕头三个月最是不稳当,这不是也怕木念云对她的孩子下手。这个孩子,是她唯一能和木念云较量的筹码,也是她恩宠的来源。

因为有了这个孩子,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来看过她的赵毓泓,前天夜里竟然罕见地来了她的院子里。

这还是赵毓泓第一次主动过来,不用她用怀念宋茜雪的名义约过了。每一次,赵毓泓来看她的时候,眼睛虽然看着的是她,可背后怀念的人是宋茜雪,天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嫉妒。她真的很庆幸,庆幸宋茜雪已经死了,了,可是她又恨,恨宋茜雪就算是死了也牢牢占据他心中的一席之地!

明明她和宋茜雪有着同样的容貌,同样的出生,明明陪他一起长大的是自己,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他会对宋茜雪动心!

前天夜里,几乎是赵毓泓第一次关心她,关心她这个人,虽然他只不过是盯着自己的肚子,说了一句,“好生安胎,要什么,就自己派人去库房哪儿取。”

虽然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足够让她兴奋了半夜,这几乎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就算他知道,赵毓泓关怀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她依旧是高兴。

花园里,宋茜如将手轻轻按在平坦的小腹上,她相信终有一日,赵毓泓会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渐渐会将送落在宋茜雪身上的心,转移到她身上。她就不信了,一个死人而已,怎么可能争得过他,况且宋茜雪活着的时候,都是她的手下败将。

红梅见宋茜茜脸上神色愉悦,显然是心情很是不错,也就笑着奉承,“昨夜风大,奴婢想着今日花园里肯定是一片狼藉,没料想这些花开的还不错,想来也是它们知道到主子今日是要来赏花,特意争相开放。”

两人往前走着,前头是一片辛夷,红白轻粉,各色不一,素雅可人辛夷点缀在华丽的摄政王府中,竟然有独特的清新之美。

红梅继续说道,“也是王爷心疼主子,知道主子今儿要来赏花,特意命人将辛夷花送了过来给主子赏玩。”

宋茜如明媚的笑意,顿时荡然无存,她从来不喜欢辛夷花,喜欢辛夷的人是宋茜雪。她的手轻轻放在一株花上,真是叫人嫉妒,无论怎样,她和宋茜雪同样出身于宋家,有着同样的容貌,而她们两人的一生却是千差万别。宋茜雪一辈子顺风顺水,什么都有,而她却不然……果然是同人不同命。

“呀,并蒂花开,主子,这是好兆头呀。”

宋茜如脸上笑意更冷,并蒂双生,就像她和宋茜雪,哪里是什么好兆头,分明就是恶兆!

前方传来脚步声,那边的人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怀揣着金疙瘩的宋侧妃,宋茜如自从怀孕以后,整个人金贵得很,这个不要那个不喜欢,搞得整个王府人仰马翻,更是和管家的木念云结下死仇。这一般情况下,这两人见面肯定会出事,被摄政王呵斥过几次以后,也就不见面的,免得生出风波,她们两人少说也有一个多月不曾见过面,现在猛的对上,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木念云也是困顿了许久,这边在花园里散着步,花园的花开得极好,尤其是河塘里的芙蓉,美丽漂亮的紧,她才听奴婢小意奉承几句,就看见了宋茜如,再好的心情也都没有了。

对面被一群丫鬟婆子拥簇着的宋茜如架子大得很,慢悠悠的走过来。木念云身边一个丫头道,“宋侧妃也太不像话了,不就是怀个孕吗?至于搞得这么大阵仗。”她说完话后,瞧见自家主子面上神色,赶忙跪下,“奴婢失言。”

“下去自己领罚。”

丫头垂下头退了下去。

木念云放松下来的脸颊,顿时紧绷起来,任谁出来散心,看见跟自己不对盘的人心情都会不好。

宋茜如捏着扇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屈膝,“妾身见过王妃。”然而还不等木念云说话就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姐姐今日也出来散步吗?今儿天气好,妾身想着孩子也该出来晒晒太阳,这也就出来,可巧还遇到了姐姐。”

“可不正是巧吗?”木念云的目光从肚子上一滑而过,带着审视,她语气微冷,带着异样的关怀,“怀了孕就好生躺着休息,等三个月后胎坐稳了再出来走动。”

宋茜如当时紧张的捂紧了肚子,后退一步,只这么一下子,她就觉得自己的动作实在是太突兀了,愣了一下以后,才慢慢将双手放下。

木念云意味不明的嗤笑一声。

宋茜如扬眉,“姐姐也晓得这后院里有个孩子不容易,妾身有些小心也是难免的,等姐姐日后有了孩子也会像这般小心。”说着宋茜如仰头看了眼天色,“今儿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歇息一下了,大夫也说我这胎,须得好生休养,姐姐,妾身就先告退了。”

话才说完,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木念云身边的丫头愤愤不平道,“不就是怀个孩子吗?瞧她那轻狂样,连王妃您都不放在眼里。”

木念云手指放在并蒂花上,用力掐断其中一朵,“花开并蒂有什么好的,一枝独秀才能独领风骚。”

瞧见木念云神色不好,旁边丫头道,“娘娘你也犯不着和她生气,十月怀胎这么久,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怀上孩子有什么稀奇的,平平安安生下来才是要紧事儿。”

在木家这种家族里,阴私事而不少,木念云若是认真起来,十个宋茜茜都不是她的对手。“行了你别搭理她,更不要去动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娘娘您瞧她轻狂劲儿,难免日后不会母凭子贵……”

木念云轻声一笑,“别人不知道她这个孩子怎么来的,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一个多月前宋茜雪鼻子病逝,赵毓泓听闻此事后苦闷异常,宋茜如将其灌醉,装成赵毓泓心中的那个人,这才怀上了孩子。

若是其他人,她倒是可能担心那人真的会母凭子贵,可偏偏是宋茜如,别忘了宋茜雪几乎可以说是死在她手里的。宋家虽对外放出消息,说是宋茜雪多年体弱,所以才病逝,但是明眼人都清楚,宋茜雪是因为在彩云班那日被宋茜如所害。

她原先也以为王爷心目中的人是宋茜如,可是在宋茜雪死的那一日,方才明白王爷心里的人是她。

活着的人是永远也争不过死人。

就算没有宋茜如,也会有张茜如李茜如,可这世上却是只有一个宋茜雪,与其让一个可能威胁她地位的活人占据王爷心目中的位置,还不如让一个死人永远存在。

若是宋茜雪不死,肯定会让她心中担忧,可如今她已经死了。

她也没有必要去争赵毓泓心目中的一席之地,她只消稳坐钓鱼台,瞧着后院那些或多或少跟宋茜雪有几分相似的美人去争去夺。至于宋茜如么,她会好吃好喝的让人照顾着她,等着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抱到自己身边,一个宋茜雪孪生姐妹生出来的孩子,想必也是和她极其相似的。

只不过宋茜如是不能活了,否则王爷一见她就会想到宋茜雪的死,这个孩子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不过宋茜如也真可笑,害了最心爱的女人,自己的妹妹不说,还假借其名义魅惑赵毓泓,赵毓泓心里定然是恨极了她的,就算是有三分心真心实意也凉了。

宋茜如若是聪明,就乖乖呆着什么事也不要做,不是像如今这样上窜下跳,平白惹得赵毓泓厌烦。

“娘娘,难保有个万一,还是一劳永逸得好。”

“不必管她,吩咐下去,日后有好吃好喝的都送到她那里去。”木念云的手无意识的在肚子上摸了一下,“我要你找的的人怎样了?”

绿玉回答道,“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在杏林堂里头,奴婢已经叫人把他给堵在那里了。”

木念云在成婚半个月后,遇到过一个自称神医的人,那人给了他一粒药,说是可以让人十分容易怀孕,她当时自己不敢用,派人下到了宋茜如的食物里,很快她便怀孕了。木念云怀疑,宋茜如的怀孕很那粒药丸有关,所以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把药丸拿到手,再诊一下脉,解除她的一个疑惑。

“备车,去杏林堂。”

木念云这一去几乎是一整天,等到天光散尽之后方才回府。

她神色极其不好,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阴冷之色,周身气压低的可怕,让绿玉一句话都不敢说。

今天去杏林堂,那老大夫都配合得,不像从前一样总是推三阻四,似乎不愿意给药丸,这一次却是异常爽快。

进了药芦,两人倒是说了许久的话。她想着应当是给了助孕的药丸,也应该是给王妃诊过脉,只不过结果定然是不好。因为从离开药芦开始,娘娘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她虽然很想问结果究竟如何,可是却迟迟不敢说话。

回到王府的时候,绿玉看见王妃身子一顿,侧头,朦朦胧胧的灯光打在她脸上,透露出一股阴森,屋顶上残月渐显。她用一种可以比拟十月寒风的语气问道,“侧妃的安胎药可送过去了?”

绿玉神色一惊,“您忘了,侧妃每日亥时服药?”

木念云沉默了,微微侧过来的半张脸,在月光照耀下雪白雪白的,映衬着唇上一抹嫣红,恐怖如同厉鬼一般。

绿玉觉得有些害怕。

“王爷今晚,应该是不会给回来了吧?”

绿玉有些惴惴不安,回答道,“王爷领了圣旨,要在三个月之内找到楚家主,如今过去一个多月,想必今夜也得忙着此事,不回来的。”

木念云起头,慢悠悠地瞧了一眼天光,轻声说道,“派人用王爷的名义,给侧妃送一碗安胎药过去。”

安胎药三个字咬的十分重。

绿玉一愣,“娘娘您可要想好了,这事儿——”

木念云扯着嘴角在笑,声音却却格外阴厉,“快去!”

绿玉跪下,还是再劝,“娘娘你要三思,要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千八种办法,可您不能这样冒险,这种正大光明的去,王爷回来要如何交代。”

木念云摸了摸小腹,又摸了摸绿玉的头,幽幽道,“王爷会感谢我,你还不快去!”

劝说无果,绿玉最后还是小跑着下去。

摄政王府东南,双福院就在此处,这一处小院子十分清新,四周又是依山傍水,可以说是整个王府景色最美丽的地方。

宋茜如正倚在塌上纳凉,红梅在一旁扇着扇子,有婆子喜气洋洋的从外头进来,“奴才参见娘娘。”

在这个王府里,有资格被人称呼为娘娘的,只有木念云一个人,除非赵毓泓再进一步,否则他这一辈子都听不到这个称呼,现在猛的一听别人这么称呼她,实在叫她心里头愉悦的紧。

“起来吧,有什么事儿还劳烦张嬷嬷你过来。”

这一位可以说是摄政王府的老人了,当年她还居住在这里的时候,就跟这人打过交道,此人贪财势利,可偏偏和赵毓泓的乳娘是同胞姐妹,所以她在王府的地位一向是十分高的,恐怕除了赵毓泓这个正经主子,没几个人使唤得了她。

“娘娘,王爷晓得您怀孕辛苦,特意让奴才给您送安胎药过来,还让您好生安胎,争取生下小世子。”张嬷嬷一张嘴说的是天花乱坠。

宋茜如刷地坐了起来,“王爷真是这么说的?!”

张嬷嬷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险些挤在一块儿,“这话奴才哪儿还敢作假,也是王爷记挂娘娘,外出办事儿也记着您的身子。”

宋茜如脸上的笑容大大,几乎不用猜测就能看出她心底的愉悦,红梅立刻在一旁阿谀奉承道,“娘娘您瞧,奴婢也说王爷心里是有你了,王妃么说的好听,不过是占一个正妃的名头而已,哪里比得过娘娘。”

宋茜如摸了摸肚子,这孩子真是她的福星,自从有了她以后王爷都能多关怀了她几分。

“嬷嬷快坐,你们怎么做事儿的,还不快请嬷嬷坐下。”宋茜如说着,就要亲自起身要扶张嬷嬷坐下。

张嬷嬷哪儿劳烦她,在两个小丫头的搀扶下,在一边的脚踏上坐下,“娘娘的安胎药还是趁热和喝了吧,老奴也好回去交差。”

宋茜如略微有些犹豫,这入口的东西还是要小心一些的好,张嬷嬷也不催,反而说起宋茜如小时候的事情了。宋茜如可以说是被张嬷嬷看着长大的,听她说起那些年她紧追着赵毓泓跑的事情,不禁会心一笑。“也难为嬷嬷还记得。”

“那可不,那时候呀,老奴就觉得你和王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成了侧妃,若不是有王妃在……”她长长叹了口气,显然是在可惜,不过她这话可算是说道宋茜如心坎儿里去了,比起木念云来,她的出生也不差,两人之间妻妾之隔,不过是她差了一个时间而已。

张嬷嬷转移了话题,“娘娘,这药你就趁热喝,我还得回去跟王爷复命呢。”

推心置腹一番话,已经足够宋茜如把张嬷嬷当成自己人,她看着眼前褐色的汤药,这时候并没有一点犹豫,一口喝了下去。

蘅芜苑。

木念云坐在葡萄纹的黄花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里的美人,还是如同往昔的容貌,她却只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可明明她成婚不过四个月,她的心怎么会一片荒芜?

“王妃。”绿玉从门外进来。

木念云轻声问道,“她喝了么?”

------题外话------

实在对不住,我最近直接是忙到飞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