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铺路,扶持新帝/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廷心里头莫名有些惶惶,他退到一边。

曹德庆缓缓将头抬起来,神色间有一些惊恐,“和妃娘娘当年的确出现在南堂,正是贵太妃拿着先帝遗旨去往南堂省亲之时。她当时未曾入宫,是百里家很不起眼的一个人,不知怎的就入了贵妃太的眼,特意点了她陪着省亲。”

这件事儿赵毓廷也知道,这贵太妃说的正是魏王生母。魏王当初造反,永乐帝将他贬谪里京,而贵太妃却是一直安安心心地在宫中颐养天年,只不过那一年,贵太妃说是自己想念家乡,还拿出了当初先帝允许她省亲的遗圣,回了南堂孟家,之后贵太妃便在半路失踪,至今生死不明。当时所有人都说,贵太妃之死,是百里太后有意为之,否则的话永乐帝又怎可能不去彻查,而是草草了事,不过如今看来恐怕是另有隐情。

“如何?”永乐帝沉声问道。

曹德庆说的比当时王石得到的消息还要更准确一些,“据老奴所查,贵太妃当年并未死,而是诈死,据闻贵太妃后来去往珠崖,当时带着一个婴儿,那人便是如今的魏王世子,其他事情,恕老奴无能,无法查清楚。若是要查清当年的真相,还是需要寻找孟家代家主孟玫。”

消失了的孟玫才是掌握孟家全部的势力的人,包括当年孟家的辛秘,孟氏一族与皇室关系素来密切,多少跟皇室有关的秘密里或多或少都有着孟家的身影。

“退下吧。”永乐帝并没有责怪曹德庆,少说也是二十年的事,能查到这里曹德庆也算是尽力了。

曹德庆下去以后,宣政殿里只剩下永乐帝和赵毓廷两人。永乐帝剧烈地咳嗽起来,赵毓廷赶忙端了热茶过去。

永乐帝喝着茶水,说道,“你从小就敦厚老实,从来不争不抢,朕都看在眼里。你是个聪明人,今日朕叫你来因为什么,想必你心里头也是有数的。”

赵毓廷自然知道,前些日子父皇御案上出现了要求立他为太子奏折,这是由蒋裴两家带的头,这两家人显然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但是赵毓廷知道,蒋裴两家虽说是他的助力,但同时也是他的阻力,外戚强盛,则会导致皇权旁落,父皇是中央集大权者,不会希望看到自己儿子受权臣制衡,他如今一举一动几乎都是被他们推着走的,父皇也应该知道,所以他在父皇立皇储的名单上已经被剔除了。

说不失望那是假的,毕竟已经到了这个位份上,他争与不争,最后都是死路一条,争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父皇,儿臣……”

“你不必说,朕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过你却不是朕想要的继承人,你的确敦厚孝顺,这么多儿子之间也只有你真心孝顺朕,可是老三,你实在是太过优柔寡断,容易被你的母妃所牵制。老三,朕的意思你应该懂。”永乐帝一番话语重心长。

赵毓廷垂下头,这的确是他的短板,这么多年以来,很多事情那怕他不愿意做,最后都会败在母亲的眼泪之下,就像他的正妃,他原本是不愿意娶她的,可是最后因为母亲一声又一声的哭泣和指责,他不得不妥协,让自己心爱之人另嫁他人……若是他能够强势一些,他便不会有这些遗憾。

“后宫弄权,外戚专权这是为帝者的大忌,老三,你告诉朕,你真能治住他们吗?”永乐帝混浊的眼神却很锐利,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赵毓廷真能治住他们,他就愿意把皇位给他!

赵毓廷顿时哑口无言,他的确确是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够制约权臣,他不是父皇,没有他那的杀伐果断的心。

“父皇,儿臣不才,也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可以制衡权臣,可父皇十弟就可以吗?十弟为人如何,父皇您也清楚,他如此——不择手段,难道您是想要立他做太子?”这一刻赵毓廷说出自己的心声,赵毓泓真的不适合当皇帝,他手段太过阴狠、凌厉,为人又过于狡诈,他若为帝定然是好大喜功之人。

他从来不想争着当这个所谓皇帝,说句实在话,他只不过是想安安稳稳的做着他的富贵闲人,品茶论诗,逍遥自在。若是雍王还在,他更会躲得远远的,因为那才是他心目中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无论身份人品,无一不让他佩服。所以当初在他得到雍王可能出现在彩云班的消息,他才会助赵毓璟一臂之力,为了就是能够让雍王安安全全的回到朝堂之上,然而最后,他失败了,雍王压根儿就不想回到朝堂之上。

永乐帝瞧着他,乖巧的懂事的孩子从来都会被人忘记,他记得调皮捣蛋的老四,对他的印象却没有很深刻,裴德妃如此功利,她养出来的孩子却异常纯善。“廷儿,无论是后是谁称帝,你都要效忠于他!”永乐帝死死扣住他的胳膊,“你答应朕!”

永乐帝这是想要用自己的权利,给日后登基皇帝的一个相对安全稳定的环境。赵毓廷是联系天京各大贵族的一个纽带,他不能死,可也不能称帝。永乐帝在位多年,好不容易才将贵族打压下去,让他们为他这个皇帝马首是瞻,若是赵毓廷称帝,他有能力也就罢了,可惜他太软弱,贵族有他在,最后肯定会死灰复燃,威胁皇室的通知。可若是新帝能力卓越,又有赵毓廷支持,定然是如虎添翼,那贵族是不敢犯上作乱。

“廷儿,朕赐你丹书铁券,你日后安危不必担心,朕也会给新帝留下圣旨!廷儿,你一定要扶持新帝,天京贵族需要你来稳住,世家那边朕会着令楚家稳住。”

他几乎把未来的路都给新帝铺好了。

赵毓廷看着永乐帝,他心目之中威严的父皇已经渐渐老去,神情激动之下喘着粗气,如同破旧的风箱一般,如果能保证他性命安全,能保全他背后的蒋裴两家,只要不是赵毓泓,那谁当皇帝于他而言都是一样的。赵毓廷一字一句保证道,“父皇,儿臣定然会全力扶持新君,也会压制主蒋裴两家,绝不会让他们犯上作乱!”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永乐帝轻一笑,很是温和的拍了拍赵毓廷的肩膀,“好孩子。”

这一声迟来的夸奖,几乎让赵毓廷激动不已。

王石那边将已经准备好的丹书铁券捧了上来,赵毓廷一见,便知道父皇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能在夺嫡之中保全性命已经是最好的了。赵毓廷也不在意永乐帝算计于他,这不过是各取所需,他接过丹书铁券,跪下谢恩。

午后阳光有些浓烈,永乐帝眯上了眼睛,喘息了好半天,“传瑞亲王入宫。”?

永乐帝传诏的时候,赵毓璟正忙着核准各官员资历,将人派往最合适的岗位。永乐帝这一传召,他便马不停蹄地入了宫。永乐帝召见赵毓璟的地方并不是宣政殿,而是未央宫,这是大齐历代皇后所居住的地方,也是赵毓璟的出生地,先皇后傅氏最后逝去的地方。?

自先皇后以后,这一座华美的宫殿多年不曾有主人入住,一派荒芜华丽,璀璨的金色从窗棂间漏下来,透过织锦幔帐照耀在永乐帝的身上,依稀可见头发上有白色杂驳其中。?

赵毓璟这时候才意识到,儿时他心目中高大威武的父皇已经渐渐老去,成了一个迟暮的老人。他走进殿中,俯身下拜,“儿臣参见父皇。”?

永乐帝放下手里一直在把玩的玉瓶,抬头,“起吧。”?

赵毓璟恭敬起身沉默的站在一旁,儿时他也曾经期望过能够有父王的宠爱,而且渐渐长大之后,他便也不再奢望了,所以父子两之间的话语少得可怜。?

永乐帝又摸了摸掌中的玉瓶,“这还是你母后在世时,最喜欢的一个东西。”?

赵毓璟抬头看了永乐帝一眼,面无表情,有些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母后,是指所有皇子的嫡母,还是晓得了他的身份?赵毓璟谨慎的没有接口,也没有说其他多余的话。?

人老了之后就容易念旧,当然很多让他不屑的东西,现在都让他弥足珍重。他有时候都忘了,他和先皇后少年相识,当年他自己曾经说过若他为后帝,定然要娶傅姐姐为后。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是从他有了权力之后,是他成了天下之主以后。?

赵毓璟依旧没有吭声,身体都有些紧绷,仿佛时时刻刻在准备,在提防。?

永乐帝看了他一眼,言归正传,“牵涉五石散一事的官员,差得怎么往了?”?

谈起正事,赵毓璟的身体便没那么紧绷了,“启禀父皇,牵涉此案官员二十六人,其中有十二人与天京八大贵族关系密切,百里家旁系牵涉其中,木家除木文平以外,亦有旁支子弟在其中大肆牟利,太师府同样有人参与。”?

永乐帝听着他禀报,脸色有些凝重,“也就是说天京城把八大贵族,都有人参与了这事!”?

赵毓璟确实不想跟他们为敌,可确实是这些人太过分,服用五石散,有的是为了享乐,有的是为了迫害寒门子弟。经他查证,贵族之中有多家利用五石散,迫害当界最有希望夺魁的青年才俊,并以此威胁他们代笔,这种事情斑斑皆是,触目惊心。贵族本来就占据了大部分的资源,科举一是原本是寒门子弟唯一的出路,无数学子从天下各处而来,就是为了飞黄腾达,却生生被贵族折断翅膀,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的太痛苦。而且这些贵族出来的官员,一心维护的只有家族利益,而不是天下百姓的利益,这样的官员上任之后,等于是扩张贵族权利,到时候,皇室还有什么威严!?

他实事求是道,“正是如此。”?

这八家都是天京的老牌贵族,或多或少都曾与皇室有着姻亲关系,或者是几家中间会有联姻,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不得。赵毓璟就算有心,却也无力,当然前提是没有有永乐帝的支持。?

永乐帝虽然疑心病重,可手腕能力是历代皇帝当中最厉害的,在他多年治理之下,可以说是历代中央集权度最高的时候,但凡贵族就每一个敢和永乐帝叫板的。或许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厉害的皇帝,压得各贵族喘不过气来,于是永乐帝病重以后一个个的都争先恐后么支持着皇子。?

若是永乐帝能够支持赵毓璟,那些叫嚣的贵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永乐帝不是一个鼠目寸光的皇帝,他深谙君臣之道,君臣之间是一个不断试探的过程,你进我退,你强我弱,若是永乐帝这一次让了贵族一步,这些人肯定得兴风作浪,况且赵毓璟需要功绩。永乐帝拍板定案,“此事由你全权处理,其中有不服的,该杀的杀,该斩的斩,都叫他们老实下来!”?

有永乐帝一句明话,比在背后压下奏折让人来的心安。不论永乐帝这一番心意究竟为什么,但总归是对他有利的,赵毓璟俯身,“儿臣一定幸不辱命。”?

这父子两生疏的,都叫旁边人看着尴尬。

永乐帝曾经也没有注意过这个儿子的变化,大致只觉得他长于南堂,跟皇室有些无缘罢了,现在仔细一看,他生得果然肖似先皇后,尤其是那双眼睛,几乎是一模一样。?

若说曾经他还算是属意赵毓泓,除太子之外还培养他的话,现在却在得知某些事情之后彻底对这个人冷了心肠。他现在还记得他病重之时,一直守在他身边威胁他,下罪己诏还先皇后一个清白的赵毓珏,那时候精武卫在江源府,晋阳军同样在外,他可以说是孤立无援,所以他当时同意了赵毓珏的威胁,不过条件便是要他永不回宫!他的确是愧对先皇后,可这不代表着他能够容忍一个儿子如此算计、逼迫于他,所以他要夺了赵毓珏继承皇位的机会。?

赵毓珏欣然同意。?

那不过权宜之计罢了,他只说是要在新帝登基之后才能将诏书下达。他原想着,未来的新的会是赵毓泓,这个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儿子,那晓得赵毓珏居然会提议让赵毓璟成为下一任皇帝,性命威胁即在眼前,他表面上是答应了,然而实际上却不是如此想的,所以他重病痊愈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所有的儿子们争斗起来。?

不过是想用养蛊的方式,选出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如果赵毓璟有本事杀出重围,那么足够证明他的能力,当然更让他属意的一直都是十皇子,只可惜这人身份未明。算来算去,如今诸多皇子之中也只有赵毓璟能得他青眼,原本他还略微有一些犹豫,然而在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以后,倒是半点犹豫也没有,中宫嫡子,没有谁比他更有资格了。?

永乐帝看着赵毓璟的眼神,罕见的慈爱,“今年祜寿围场秋猎一事,朕就交给你来办。”

大齐是一个马背上夺得江山的国度,上至皇亲贵族,下至平民子弟,人人都善骑射,每年秋猎更是重中之重,往年督办此事之人已知是太子,今年落到他头上,到时让他觉得格外惊讶。先是支持他在朝政上大展拳脚,放任他安排属于自己的官员,现在又让他主持秋猎,父皇的心思实在是叫他不懂了,难不成这是要提拔他的意思?可明明方才,赵毓廷才从这儿出去,听黄太监说他当时分明是心满意足的。有什么事儿能够叫一个皇子露出那种愉快的表情,无非就是皇位罢了。?

赵毓璟心里各种各样的草椎侧,觉得父皇恐怕是让他和赵毓廷厮杀,让最后胜利的人登基。

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不会放弃。

“儿臣定幸不辱命。”赵毓璟躬身跪下,而后抬头,“父皇——”

他吞吞吐吐了半天,永乐帝皱眉,“你有什么就说。”

赵毓璟道,“父皇可有楚家主的消息?”

楚云暖失踪足足有三个月,除了最开始有一丁点儿的消息之后,至今他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楚云暖的消息。现在他也算是大权在握,可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楚云暖的安危一直日日夜夜萦绕在他心头,使他夜不能寐,他几乎把自己全部势力,散了出去,也去找了周伯彦帮忙,然而至今了无音讯。他现在有了最坏的打算,恐怕楚云暖已经遭遇不测。

永乐帝确实也担心楚云暖的下落,赵毓璟问道的时候,脸色不好,“老十那个蠢货,查了这么久一丁点消息也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