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重逢,不得不发/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茜雪出殡那一日,她心中郁郁难安,不能送她最后一程始终遗憾,只得放纸鸢以寄情,然而她却不曾料想到会被孟玫发现。

一个是她今生挚友,一个是她前世手帕之交,机缘巧合之下,竟将她从囹圄之中解救出来,这让楚云暖不得不感叹一句世事奇妙。可就算她当日脱困,可是不能送宋茜雪最后一程,也依旧是是她心头最大的遗憾。

“原来如此。”宋茜雪出殡那一日,正好是他离开大齐的时候,恰好就给了楚云暖可趁之机,让她都在人后搅得天京人仰马翻,有谁能够想到,早已被判定失踪的楚云暖,才是天京这一次风波背后的幕后推手。可怜赵毓泓还在四处寻找她的踪迹,却没有想到楚云暖已经偷偷摸摸将手伸到了他的王府之中,利用他妻妾之间的不和,给他致命一击,内宅不宁,实属大忌,尤其是想赵毓泓这一种正妃谋害庶子的,更是为众人所不容。

不出则已,一出惊人。

赵毓泓看楚云暖的眼神中有了赞赏之色,当初南堂初见,他对这个丫头不过是好奇罢了,而如今他是真真正正的欣赏她了,她很厉害,比她的生母楚明玥还要厉害上三分,这是一种睿智,女人正视致命情爱之后的一种睿智。

“我有一事很好奇,你既然早就能离开这里,又怎么会愿意在这里等到我回来?”

楚云暖嫣然一笑,说不出的灼灼其华,“因为我想看殿下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要跟她说什么兄弟之情,皇家之中哪有真正的情义。赵毓珏和赵毓璟之间虽然相识,可两人从一开始站的就是对立面上,不要说现在就因为知道赵毓璟是他的亲兄弟,赵毓珏就能手下留情,可要想想两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又怎么可能轻易说放弃。皇位,这个位置对皇子来说无利于米壳的诱惑,为了它,他们所有人可以泯灭人性,楚云暖是不相信赵毓珏会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转而让赵毓璟更进一步。

赵毓珏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那么你现在看出什么来了?”

对于赵毓璟软禁她这事,楚云暖的确是有几分不悦的,可她却也不得不说对赵毓珏说一句佩服。楚云暖微笑,敛裾屈膝:“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赵毓珏失踪以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心实意的把赵毓璟往前推一步。楚云暖原以为这只不过是他想要的一个挡箭牌而已,所以后来她才会破釜沉舟,要求杏林堂、要求锦绣山庄,将赵毓璟是先皇后嫡子的身份暴露出去,想要借此逼得雍王露出马脚,然而最后她发现确实是她想岔了。

她原来以为赵毓珏不把赵毓璟的身份露出去,是有其他打算,只要等赵毓璟身份传得天下皆知赵毓珏的其他打算自然会水落石出。然而事实证明她想错了,赵毓珏没有暴跳如雷,他所做的一切是真的在为赵毓璟好,其中原因为何楚云暖也不想深究。

赵毓珏低眉浅笑,拂袖让身后侍卫退下,“阿璟有你在身边,我也放心了。”

他声音里带着轻松,眉眼间似乎都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那么耀眼,那么明亮,比起初见时虽是一生风华,也掩盖不住眉宇间阴厉之色的赵毓珏,此时此刻的他更像是那山间树林里掩映的明月,和着清风,迎着天光,仿佛是卸除了浑身枷锁,冉冉而升。

楚云暖猛地意识到赵毓珏此生止步在皇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他汲汲营营多年不过是为了还他母亲一个清白,如今他的愿望达成了,先皇后的另一个儿子又可以继承大统,他也不必继续坐在这个他本就不喜欢的位置上。

这一生,楚云暖对赵毓珏最后的印象,便是今日一株雪白梨花树下,他眉目疏朗的模样,此后二十多年,她便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仿佛是从人间蒸发一般。但是她总觉得,就算他们都化作了枯朽,而赵毓珏依旧会流芳百世,如同从龙天下这出戏曲一样,千古流传!

楚云暖回到到楚宅的当天,十三就满面愧疚地跪在她门前,楚云暖说过好几次不是他的错,毕竟赵毓珏是有备而来。可十三却不这样认为,他身为影卫,无法保护主人安全,实属不该,楚云暖又说了几次之后也不见十三有所反应。她只得让云扬的影卫红鸢把人打晕扛了过去。

一段时间不见,楚云扬生的越发刚硬了,俊秀的眉眼间依稀可见果决之色,她看在眼中觉得十分欣慰——云扬就像是一株幼苗,在她的呵护下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可以独挡一方。

“姐姐你这些日子都去哪了,到底是谁抓了你?”只要想到注意这段时间以来,姐姐可能受的委屈,楚云扬着心里头百般不是滋味儿。

楚云暖的摇了摇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她只口不提着赵毓珏一事,“我被软禁在一座宅子里许久,后来还是孟玫巧合之下把我给救了出来。”

“孟玫?”楚云扬对这个人是有些印象的,孟家的代家主,“姐姐不知道这些日子,陛下还有孟家那群人一直在寻找孟玫。”

“找她做什么?”

楚云扬解释道,“当年某氏一族分崩离析之际,孟玫任代家主,孟家离开百花城之后,所有家族核心力量全部由孟玫一手掌握,孟家寻找她是想在依附与魏王和摄政王之余,可以再尽一份力重复孟家辉煌。而陛下找她,似乎是为了查当年的一个秘密,我听瑞亲王说,好像是和贵太妃有关。”

这个贵太妃,就是魏王生母,当年入京的世家之中最有可能接近太后之位的一个人,只可惜后来魏王功亏一篑。

南堂之中,有几家没有秘密,楚家的秘密那就是赵毓璟的身世之谜,而孟家的秘密呢,又是什么?

楚云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直觉,这件事一查出来,恐怕会轰动一方。

她沉吟片刻,“一会儿,我去找孟玫先问清楚。”

然而还没有等到楚云暖去找孟玫,收到消息的赵毓璟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楚云暖从来没有见过赵毓璟这种急切的模样,连身上的朝服都还不曾换下,就急匆匆跑到楚宅来。赵毓璟是一个情绪很内敛的人,这一次他几乎没有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下意识的把楚云暖整个人揽在怀中,“阿暖。”他手上力气很大,却又带着几分顾及和克制,紧紧把她拢在怀里,却又不让人觉得难以呼吸。

赵毓璟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很少如此勃然失色。

楚云暖看着他的时候,都能看出他有些手脚无措,她一时间有一些失神,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心底萌芽。

她对赵毓璟,更多的像是在为前世赎罪,而没有将他放在一个可以跟自己心心相应的位置上。在她心目中赵毓璟始终是哪一个名震一方的将军,是大齐未来的皇帝,而她不过是南堂一个长期和皇室尔虞我诈的家主。她心里,其实下意识的在防备着赵毓璟,怕他成为皇帝之后,同样走向历代皇帝的老路,对南堂下手,让南堂世家不复存在,所以她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忘记了顾及赵毓璟的感受。?

其实赵毓璟始终都是在南唐和她一起长大的那个小小少年。?

“你没事就好。”赵毓璟心中有千言万语的担忧,却在看到她安全回来以后,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么多个日日夜夜的担忧,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荡然无存。?

楚云暖缓缓伸手回抱住他,她能感受到手掌之下赵毓璟微微颤抖的身躯,他在害怕。?

夺嫡之争素来凶险,楚云暖如今身在天京,手无楚家权利,实在是有一些孤立无援,他真是怕极了旁人抓住楚云暖威胁于他,就像那封信里所说的内容一样。

“我没事,你放心,毓璟你放心。”楚云暖轻言细语的安慰。

赵毓璟拳头紧握。

上一次在江源府,他至少知道司徒睿不会伤害她,可这一次他是完完全全的一头雾水。

楚云暖失踪怎么着也有半年了,赵毓璟这些时日几乎是日日夜夜都在忧心,现在猛的见到人,到底还算是略略放松几分,他又问了几句楚云暖是谁抓的他,然而楚云暖同样适用刚才搪塞楚云扬的言语来敷衍了赵毓璟。赵毓璟不比楚云扬,他速来阅历丰富,自然能辨别出楚云暖话语里的真假,他这边知道楚云暖是不想说了,当然他心里还有另一个大胆的猜测,就是抓他的人跟他们之间都是熟识的,可这种猜测,赵毓璟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楚云暖突然间说道,“消息是我放出去的。”

赵毓璟蒙了一下,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楚云暖补充道,“关于你是先皇后之子这件事儿,是我放出去的消息,陛下那边也是我找人通知的。”?

赵毓璟的脑子转动起来,他前些日子还在查幕后黑手是谁,原先还以为别人是想借这件事情大做文章,没有想到幕后推手竟然会是楚云暖,不过也难怪了,他想不到到自然不会朝锦绣山庄上头查,其他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不清楚了。

“你这是想要做什么?”两人原来已经说好了,并不会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

楚云暖当然不会告诉他,她原本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为了试探赵毓珏,她搜肠刮肚地寻了一个很中肯的理由。

“在这座宫廷之中,首先是子凭母贵,而后才是母凭子贵,毓璟,八皇子身份如此,也就注定了他不可能问鼎皇位,满天京贵族,不会容许亦不会支持,可若你是先皇后的之子,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嫡子继承皇位,是千百年以来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说半个不字。”

赵毓璟沉默不语。

楚云暖继续道出一个事实,“你的确是有谋略,有能力,可单单身份二字就如同沟壑!”

她说的的的的确确是现状。

不过赵毓璟有时候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以血脉身份来甄别一个人的高低贵贱呢,贵族如何?寒门如何?平民又如何?不同样都是这大齐的子民?

他神色之间格外变幻莫测,其实说一句实话他宁愿让自己用八皇子的身份去问鼎那个位置,也不想让自己用先皇后嫡子之身份来获得成功。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他想要革除旧制,结束各大贵族世家占地弄权的现状。在这个天下里,总归是寒门子弟居多,贵族与他们对比起来不过只是沧海一粟。

楚云暖从来不知道赵毓璟会有这样的心思,她侧过头,瞧着外面渐渐散去的天光,语气缥缈:“雍王已经为你铺好了路,你无法让自己忽视他为你做的一切,不得不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赵毓珏已经逼着赵毓璟踏出了一步,现在赵毓璟若是退,那等待他的便是万劫不复。

赵毓璟现在能肯定一件事儿了,雍王失踪在前,楚云暖离奇消失在后,两件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他去争皇位,给他一点一点都不将路铺好,用他最柔软的地方来威胁他……这的确是赵毓珏的手笔。

赵毓璟有一瞬间的动容,而后却是深深的不理解,他从来就不懂,不懂着赵毓珏,为何在机关算尽之后陡然抽身,远离尘嚣,却转手将这一切都拱手奉与他。他们的确是亲兄弟,可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兄弟,见面不识对方身份,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相互算计。很久很久以前,在他拼死想要皇位的时候,无数次的将他当做自己的敌人,多次不死不休……现在却有人告诉他,曾经你对付过那人是你哥哥,你们当初之间的互相算计,是那么的滑稽可笑。

“阿暖,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皇位吗?”赵毓璟脸上带上了一丝肃穆。

话分两头,孟玫和华子靖刚住进楚家,华子靖那头就收到了一封飞鸽传书,这是统帅送过来的信件,华子靖一目十行的看完之后,就将信件焚毁。孟玫这才施施然的从外面走进来,她沐浴过,穿着一身水红色的织锦衣裳,衬托得她眉眼愈发艳丽,才进门就闻到里头一股烧焦的味道,也见怪不怪,自顾自的坐下。

孟玫是在找到华子靖之后才知道,华子靖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从所谓小兵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农门将军,他本人就是那支军队里的一个将军。华子靖所在的那个村落,所有的人都是军人,他们曾经有一个震惊所有人的名字——鬼军。没错,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孙家鬼军。这事儿还是她无意间把孙勉带回山村之后才晓得,她当时不过是好心,哪儿想到这一个不及弱冠的少年郎,就是所有鬼军的统领,他们誓死效忠的主人。

孟玫瞅着还站在窗前深思的华子靖,顿时挑眉:“在想什么呢?”

“今天我们救的人是楚家主?”

这下子孟玫更奇怪了,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瞒过华子靖对方身份,可他这个时候突然提起来是什么意思。“没错,是她,南堂楚云暖。”

华子靖回头,“孟家,是因为楚家而亡的吧?”

孟玫不傻,现在可算听出来华子靖是什么意思了。两人之间没有像前世一样历经过风雨,说信任谈不上,当初华子靖会娶她不过是因为他家里母亲一定要求他娶一个妻子而已,他对自己也说不上有什么感情,更多的可能是责任。是啊,她得陇望蜀了,原来不过是想着报答对方,后来却想着能得到他忠诚的爱。

孟玫冷笑了一声,“那你是什么意思?”

她语气里带着极大的不说,华子靖很奇怪地瞅了她一眼,“我只是奇怪,现在孟家有这么多人在她面前蹦跶,她居然都没有对她们下手。我方才收到的消息是统帅传来的,据说是孟昙成功搭上了摄政王这条线,预备在秋猎之中,对楚家主使下手。”

原本这事儿也不关他们鬼军管,可是统帅现在效忠的人是瑞亲王,瑞亲王和楚家主又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么他们自然是得顾及一二。

原来是自己想差了,孟玫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孟昙,她又想做什么。”

语气里全然是对孟家其他女儿的不屑。

所有?孟家女儿当中,让她畏惧三分的只不过一个孟莲罢了,其他人她还不放在眼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