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压错宝,传位诏书/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大早,各处都忙碌起来,杂役们开始生火造饭。楚云暖散着步,看着各处的人忙忙碌碌,再看着只一夜就搭建的更精致的帐篷,最中间明黄色的顶子,是永乐帝的帐篷,上面绣着张牙舞爪金龙,金翔尽职尽责的在旁边巡守。

都到了这个时候,永乐帝还不曾露面,看来他的身体果然是垮了许多了。

各家女眷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显得尤为兴奋,并且还十分热烈的讨论,这一次跟过来的皇子们住在哪一顶帐篷里。这样热闹的场面,楚云暖确实是真的没有见过,一群群身穿骑装的贵女们个个花枝招展,脸上洋溢着笑容,明媚诱人。她们可不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青春洋溢,脸上始终是带着笑意。

昨天夜里,她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周围的场景,现在多倒是颇有兴趣的换了一身衣服,穿着小羊皮靴子,一路踩着软软的青草,向着外头晃荡而去。清晨的空气十分美妙,清风拂面,倒是也别有一番风味,不过这一份宁静,恐怕是持续不了多久了。

春熙道:“家主听说前面有一条小河,风景很是不错,不如去那儿走走。”

楚云暖点点头,怎么着她也得在腥风血雨之前,让自己松快几分。

两人沿着青草地一路前行,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瞧见了前头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清晨璀璨的阳光下,河面像是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波光闪耀如浮光跃金。这的确是一副很难得的美景,楚云暖驻足欣赏,河边是一些随风飘荡的芦苇,以及一些很普通的野草野花,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上面如宝石一般滚动的露水,却是熠熠生辉,带着一番很清新自然的美丽。

不过坐了一会儿,楚云暖就瞧见一群人拥簇着一个华衣美妇从远远走来。春熙小声道:“家主,是和妃。”

楚云暖打听过往年秋猎,陪同永乐帝前来的后妃当中根本就没有过和妃,连续多年同样如此,虽说今年和妃升了位份,可以陪永乐帝前来,可是楚云暖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和妃身边那人是谁?”楚云暖觉得很奇怪,“我看着似乎是像赵括。”

当初江源府一事中永乐帝虽然没有牵连魏王,可赵括怎么也该在天京城里夹着尾巴做人,可他倒不是这样,每天飞扬跋扈的,在京城里可以说的上称霸一方了。可这人,怎么会和和妃凑到一起,还如此和睦呢?

有赵括跟在身边,和妃脸上一直是带着笑意的。在楚云暖对和妃数次见面之中,这个温婉的女人几乎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开怀的笑容,可赵括几句话就能让她笑的如此欢颜,楚云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之感。

渐渐走近了之后,和妃才注意到站在不显眼处的楚云暖,脸上笑容顿时一凝,“楚家主也在这儿。”

楚云暖就跟没有看见她旁边的赵括一样,上前冲和妃一笑,“此处风景甚好,我在营帐那边也没什么事儿,就出来走一走。娘娘呢,摄政王没有陪着你吗?”

楚云暖只口没有提永乐帝,永乐帝如今身体状况谁都清楚,没有谁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讨好快要死去皇帝,所以这一次陪同前来的后妃,基本没有一个人到永乐的那边去侍疾。其中不乏永乐帝不许的原因,永乐帝这人疑心太重,就是皇子也不信任,更何况是枕边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云暖哪句话说错了,和妃脸上的神色变的极其不怪异,她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赵毓泓很忙。楚云暖倒是也没说什么让她两个儿媳过来陪她的话,目光移到了一旁的赵括身上,似是才发现这个人一般,“咦,魏王世子怎么在这儿?”

和妃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楚云暖却是笑道,“世子也是听说这边风景不错,特意过来的吗?”

赵括自然说是,几人不过说了几句话以后,就先后匆忙离开。

瞧这两人如此不自在,楚云暖都知道里头肯定是有猫腻了。

一个魏王世子,一个后妃,突然间凑到一起……楚云暖在心里琢磨着,难道是魏王还贼心不死,想趁着永乐帝百年之后,夺得大权吗?可细想之下,又不太像,那么这两人凑在一起究竟是为什么呢?

楚云暖那是怎么也有一点想不通了,她这边带着满腹疑问,晃悠悠的回了营帐。她到的时候下人正好把早膳送了过来,赵毓璟明显一副已经在那等了许久的模样,锦衣玉冠,风度翩翩,面上始终一片温和,似玉如竹,隽雅温润。

“等了许久了吧?”楚云暖坐下,夹起桌上一个糯米糍粑,咬了一口,这糯米糍做的不错,软香嫩滑的,叫人食欲大开。

“大清早的你跑哪儿去了?”赵毓璟给她盛了一碗热粥。

“没去哪儿,就在四周随意走走罢了,不过我倒是瞧见了一个人。”

楚云暖三言两语把方才的事情都说清楚,赵毓璟眉宇微蹙,心里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赵括他有没有说什么?”

楚云暖咬着食物,“也不知道在江源府的时候,他是不是被你给吓怕了,这看见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几句话就躲得远远的。”

赵毓璟笑了笑,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他当然是要躲的,他现在能有这么舒坦的日子,都是父皇开恩,自然是要小心一些了。对了,你还是第一次参加秋猎,必须得小心谨慎一些,还有云扬那边,你最好也派人去保护他,这周围今天看上去确实是风平浪静,可危险的时候是有很多猛兽出没的。”

“恐怕不仅仅是猛兽。”楚云暖放下筷子,“你和陛下达成了什么协议?金翔今天对待你,可是比往日更加恭敬。”

今日一大早她就看见了赵毓璟从永乐帝的帐篷里出来,身后跟着的是金翔。往日里,金翔虽然被这些皇子们都很恭敬,但是却不想今天对待赵毓璟那种,就跟对他自己效忠的永乐帝一样。

这一丁点儿的差别,别人看不出来,楚云暖难道还不知道。赵毓泓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摊开掌心,楚云暖定睛一看,“原来如此。”

赵毓璟手里拿着的正是号令精武卫的令牌,这是永乐的最后的保命符,现在永乐的交出来,恐怕他真的是命不久矣。那么既然永乐帝知道自己大限已至,又为何不留在京城,反而跑到这祜寿围场来?这样说或许有一些不对,让再说的明白一些,永乐帝为何不在朝中直接下旨立赵毓璟为太子,而是要如此迂回,来到围场来将精武卫交给他,这也太麻烦了些吧?

正在这时,楚云扬兴冲冲地从外头跑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柄十分精致的小皮鞭,身上宝蓝色的骑装,越发衬托得他唇红齿白。楚云扬额头上还明显有着汗珠,谁一眼都能看出他这是大清早的就去骑马了。

楚云扬进来,方才的话题也不好继续,秋芷和秋桂打了热水上来,让楚云扬梳洗。

难得出来一趟,楚云扬就是脱缰的野马一样,整个人兴奋得很,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以后就风卷残云的着吃起早餐。

楚云暖叫他慢一些,但是他含含糊糊说木郡马还在外头等他,约他一会儿出去是打猎。楚云扬说的木郡马正是平阳郡主的夫君木霄,木霄这人素来稳妥,云扬跟他在一起楚云暖还是很放心的。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楚云扬又像一阵风似地出去了。楚云暖原本还让他等一下,可出了帐篷的他像一只敏捷的小豹子,一下子就不见了踪迹。

“这臭小子跑得也未免太快了些,我还准备让他多带两个护卫在身边呢。”

赵毓璟劝道,“你别担心他,再过一个多时辰,父皇那边也开宴了,到时候他也就该回来。”

是啊,再过一个时辰,秋猎这一场厮杀便会彻底打响。楚云暖轻声问道,“赵毓泓那边的打算,你查得怎样了,他今天有什么计划?”

赵毓璟目色沉寂,目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冰冷之意,“他那边防守严密的很,前段时间时的势力折损了不少,他已经是有防范的,这一次大致只有几个心腹晓得他真正计划。”

楚云暖思索了一番,“算了,既然查不到,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她虽然是这样说,但心中还是担忧不已。据她前世知道的消息,赵毓璟最后的确是问鼎了皇位,可孟莲以神女之名入天之后,满天京皇子之中,选择的却是十皇子赵毓泓。楚云暖了解梦京莲,她不是一个愿意做无用功的人,她是在怀疑,在孟莲所知的历史当中,最后得胜的人会是这一位十皇子。

楚云暖现在压根儿就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只能听天由命。

正在这时,舒月兰陪着四皇子朝这边走来。四皇子神色之间满是阴郁,显然是心情极其不佳的。楚云暖早有耳闻,说是四皇子想要纳舒月兰做侧妃,所有人都说是舒月兰撞了大运,可瞧她的表情分明是不愿意的。走了几步路,四皇子瞧见了站在那儿的赵毓璟,方才在老十哪儿受了气,张口就嘲讽道,“哟,八弟你怎么在这儿,还不忙着去保护父皇。楚家主身边人才多的是,还不用你操心,父皇哪儿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四皇子这话可是太不好听啊,无非就是在指责赵毓璟为了自己的小小情爱,置永乐帝安危于不顾。赵毓璟不爱跟人逞口舌之一,不尤其是个四皇子这样直肠子的蠢笨人,“父皇身边有金翔呢,你这是在质疑精武卫的能力?”

精武卫卫可不能随意说,这几乎是代表着永乐帝的权威。四皇子勉强一笑,“精武卫自然是所向披靡的。”

两人你来我去的打着太极,楚云暖却将目光移向了在一旁的舒月兰。她的那么光很奇怪,看四皇子的时候有愤恨、无奈,而看赵毓璟的时候,愤恨之余却是满满的恐惧,若是仔细看,还能瞧见她身体在颤抖。楚云暖顺着她的目光瞧了瞧赵毓璟,身上华服精致,玉带束腰,哪哪都很好,而且赵毓璟如今并未上过沙场,根本就不像从前浑身修罗血腥之气,怎么就把舒月兰吓成这副模样。

两人互相挤兑了几句,四皇子就被赵毓璟挤兑的无话可说,只能用一种很愤怒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赵毓璟。这种眼神赵毓璟压根就不在意,“四哥若是没什么事儿就让开,父皇那边还等着召见我和楚家主呢。”

自从永乐帝重兵之后,若说还有谁能随意去见永乐帝,那除了赵毓璟以外也就只有楚家姐弟了。

四皇子鼻腔一声冷哼,他实在是不明白,父皇对着楚家姐弟居然比对他们这些儿子还要亲厚几分。若不是楚云暖是个女儿,楚云扬有姓楚,他还真怀父皇会把皇位留给他们。

四皇子甩了袖子让出一条路,赵毓璟大摇大摆的和楚云暖从四皇子面前离开。

老擦还是这么讨厌,四皇子暗骂一声。

舒月兰却始终一声不吭。

“不就是先皇后嫡子,有什么得意的,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四皇子愤愤不平。

关于京中这个传言,舒月兰也听过,可他当时不放在心上,现在要听四皇子这么一说忍不住好奇道,“殿下说的可是瑞亲王,是当年先皇后死去的那个孩子?”

舒月兰语气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有时候四皇子都不愿意相信赵毓璟竟然是嫡子,这一个身份卑微,任人搓圆捏平的人竟然会是先皇后的儿子。“这个消息,从宫中传出,最后由楚家确认,当初离宫八皇子据说早已经死了,而现在的赵毓璟,就是当年被楚家主偷偷带走的先皇后之子。”

偷龙转凤这种事情,若是别人做,恐怕是大逆不道了,可依照楚家的地位,依照永乐帝对楚明玥的心思,这种小事便不值一提。永乐帝甚至因为赵毓璟曾经长在楚明玥身边,而对他另眼相待几分,不过这一些事,谁都不会知道。

舒月兰大惊失色,“那么这么来说,瑞亲王,应当是行十,是十皇子?”

四皇子点头,“若他不曾顶替八皇子的位置,他确实行十。”

顿时舒月兰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十皇子,赵毓璟才是真正的十皇子……她的呼吸渐渐粗重,她押错宝了。从前她死之前最后的记忆,便是停留在那一份诏告天下的诏书之上,说是十皇子继承大统,所以他后来,才会找上赵毓泓不遗余力的帮他,想要在最后得到成功,可现在谁来告诉她,真正的十皇子是赵毓璟!

赵毓璟虽说是和楚云暖一起永乐帝这边来的,可走了半路,便被和霍清华给叫了过去,说是有事要商量。平南军一向威望甚高,霍清华本人也是一个卓而不群的人物,两人说要商量事情,楚云暖自然也不好的阻拦,于是率先来了永乐的这一边。

御帐里永乐帝洗漱完毕,裴德妃和刘惠妃两人陪在身边。这两位妃子往来关系虽然好,可在皇储之事也是明争暗斗,恨不得你死我活,可现在瞧着两人一左一右,十分温顺的陪着永乐帝身边的模样,要是叫人大跌眼镜。

楚云暖进了大帐目不斜视,也没有去管上头正在讨论一会儿宴会上该上的菜肴,只是道,“臣参见陛下。”

永乐帝每次看见楚云暖的是时候,心情都特别好,很温和地招手叫楚云暖来到他身边。

楚云暖靠近几步,不远不近的看着永乐帝桌案上的东西,只一眼就垂下眼睛,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只不过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这种时候写传位诏书,还是当着裴德妃和刘惠妃的面,陛下之是疯了不成?

“阿暖觉得朕的字如何?”

永乐帝的字可以说的上是锋芒毕露了,或许是因为他生病手中力气不足,所有的字笔锋都不太稳当。

“陛下的字,自然是极好的。”

“既然阿暖觉得好,那朕就赏你了。”永乐帝的语气很随意,仿佛真的就是赏了一份很普通的笔墨一样。

“陛下——”楚云暖大惊失色。

“朕给你,你就接着。”永乐帝很随意的将东西递给楚云暖,仿佛全然不在意这轻飘飘的一张纸代表着大齐的国运。

楚云暖拿在手中只觉得有千斤重,她双手捧着这一份传位诏书,俯身下拜:“臣谢过陛下恩赐,谢陛下信任……”

永乐帝若不是信任她,也不可能把这么要紧的东西给她。

裴德妃十分好奇,永乐帝方才写的是什么,正打算到楚云暖那边看看时,就见楚云暖小心翼翼的东西收进了怀里。

“楚家主可否给本宫看看陛下赐你的墨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