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前夕,马场之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德妃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从看到永乐帝赐下的墨宝的时候就觉得心惊肉跳的,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可是她想破脑袋也万万想不到,永乐帝居然会将,至关重要的传位诏书如此随意的交给楚云暖。

楚云暖在大帐前脚步略停,回头嫣然一笑,“娘娘陪伴陛下多年,难道不知道陛下最厌恶什么吗?”楚云暖一字一句,“陛下最是厌恶,后宫干政!娘娘也别怪我说话难听,好歹臣也算一方封疆大吏,陛下赏赐的墨宝说不准事关朝政。”

楚云暖哪怕是再狡舌如簧,黑裴德妃想要看的依旧得看。她哼了一声,“楚家主这是拿身份压本宫了,你不过是臣,是奴才,本宫要看还敢推三阻四不成?”

楚云暖面上笑容和煦,满不在意,却是反唇相讥,“方才在里头是,娘娘不直接说要看,现在拿在臣手里,偏偏说想要瞻仰陛下墨宝,您这是跟臣过不去,想要强抢。”

裴德妃再一次体会到楚云暖的牙尖嘴利,她好言好语,楚云暖却是如此不识好歹。“楚家主好大的威风!”

“那是自然,谁教我楚氏一族握有实权。”这是属于她的骄傲。

宫中消息楚云暖虽不甚清楚,可她却也知道,秦王赵毓廷无意于皇位,是裴德妃一直在背后逼他。秦王是一个耳根子很软的人,素来有孝顺有加,裴德阳便是以此控制了自己的儿子。赵毓廷可不可怜的暂且不说,可永乐帝是明显不会让一个有着勃勃野心的女人成为日后的太后,若秦王继位,裴德妃很可能会是第二个百里太后,而秦王未必会成为第二个永乐帝,他没有永乐帝杀伐果断的决心。

被权力迷晕了眼的人,总会去忽略很多事情,都会忽略了自己的儿子,孩子果然都是后宫争斗的消耗品。

裴德妃想到了很多,也铺好了路,可最失败的地方在于她忽略了永乐帝的心意。她满以为,只要有着贵族支持,她的儿子就可以问鼎天下,雄霸一方,可事实如何谁都晓得。南堂世家是大齐的毒瘤,难道天京贵族又不是吗?世家如今也算是夹着尾巴做人,可贵族呢,依旧如此咄咄相逼。贵族的昌盛十年二十年,却也不可能一辈子兴隆下去。

“你,你——”裴德妃身体气的直哆嗦,后宫多年,哪怕是面对当年盛宠的白皇后,她都没有受此折辱。

楚云暖却冲着她微微一笑,“娘娘您可别生气,怎么着也得顾及还在京城的秦王殿下。”

裴妃脸色蓦然一变,“你竟然敢要挟本宫?”

“这哪里是要挟呢?”楚云暖温温和和的笑着,“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谁都秋猎知道以后,所有局势都会大便,天京更不可能好到哪里。永乐帝留下赵毓廷,赵毓筠他们在天京,还让左右丞相留下,为的就是能够威慑在天京的贵族。贵族一向是养着府兵的,赵毓廷在天京只有御林军在手,那可不是真的危险吗?只可惜裴德妃竟然会看不清楚,不过若是让她在权势和儿子之间选择,她选的恐怕是自己要的权利。

裴德妃神色晦暗不明,最后一声冷笑。

楚云暖继续微笑,“娘娘,臣还有事儿,就先行告退了。”

裴德妃莫名其妙的被人威胁一番,搅乱了心绪之后,楚云暖倒是走的潇洒,却让裴德妃心里那口气不上不下。

孟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戏,这时候方施施然的走出来。“民女见过娘娘。”

裴德妃扭曲的神色顿时一收,重新变得温柔典雅,目光不带感情的从她身上划过,“你是什么人?”想到刚才她被楚云暖折辱的画面,被其他人瞧见,裴德妃这心里头是怎么都控制不住杀意。

孟昙俯身,“民女是孟家家主,孟昙。”

裴德妃这才仔细看着她,模样么果然是孟家女人那种让人厌恶的娇媚。谁不知道孟家已经名存实亡了,她一个小丫头,当家主有什么意思,最重要的是裴德妃自己也是不十分不喜欢孟家女人的,就像当初的的贵妃孟玉兰,一身娇柔做作,让人恶心。

“娘娘,这楚云暖如此嚣张跋扈,不就是仗着他背后有楚家吗?”

说了句废话,谁不知道是这样,可这楚家在南堂根深蒂固,在大齐也是赫赫有名,且这楚云暖又极得陛下宠爱,她们怎么办?明着跟她过不去,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怎么,你找上本宫,是要对本宫说你能对付楚云暖吗?”裴德妃在后宫生活多年,一眼就能看出孟昙打的什么主意,不屑的笑了一声,“呵呵,若你能对付她,你们孟家当初又何必被人逼得离开了百花城。”

孟家当初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个笑话了,孟玉兰那贱人素来是傲气十足,最后却因为家族之事在宫中被他们嘲笑。想到那时候的舒爽,裴德妃这心里头也是高兴万分,他她时确实十分感谢楚云暖,让她出了一口恶气,可同样的场景落到自己身上,倒是教人心疼没有那么愉快了。

孟昙的脸色很不好,很快便镇定下来,孟家落败是所有孟家人的耻辱,她从来不相信楚云暖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毁了孟家。不过是因为孟玫和孟莲两姐妹,在家族内斗给了楚云暖可乘之机而已,若当时她是家主,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娘娘,楚云暖如此口无遮拦三番五次顶撞于你,难道您就不怒么?她楚家再家大业大,那也不可能赢得过所有人,娘娘难道就不想报仇,难道就任她一个臣女,在您头上作威作福吗?”

她当然是不愿意的。可这能有什么办法,陛下信任于她,他们所有人在陛下眼中,恐怕都抵不过一个楚云暖。

孟昙见裴德妃面色阴晴不定,当时再接再励,“娘娘,听说往年秋猎都出现猛兽伤人的情况,不少是功夫十分好的公子,都是奄奄一息的送回京城。听说王侍郎家的小女儿,在去年之时,也是被猛兽活生生咬断了脖子,这人再厉害,用哪里会抵得过猛兽呢?”

裴德妃眯起了眼睛,“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倒是有这份手手段。”

孟昙笑得很腼腆,“民女愿意为娘娘分忧解难。”

两人最后不知道达成了什么交易,都是心满意足。孟昙离开以后,裴德妃身边的女官道,“娘娘,这孟昙恐怕是不怀好意。”

“孟家出来的女人,有哪个是好东西?孟昙那点手段在本宫眼中还不够看。”

“那娘娘还为何——”

“本宫有和她承诺过什么吗?孟昙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本宫没瞧出来,她想和楚云暖一较高下,当初孟氏一族强盛之际,都被楚云暖整的分崩离析,如今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又怎么可能动的了她?不过给楚云暖添添堵,也是不错。”

“娘娘——”

快接近中午的时候,狩猎正式开始,永乐帝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语之后,拖着沉珂的病体射出了第一箭。尖锐的呼啸声,仿佛是刺穿了沉重的帷幕一样,无数猛禽从四面八方飞天而起,噗噗啦啦地朝着各个方向飞去,钦天监那一边高声歌颂,诸多皇子公子们也是纷纷搭箭,高亢的箭声,应和着庄严肃穆的吟唱声中,让人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赵毓璟拉弓搭箭,他剑术惊人,获得头彩,一下子就将其中一只震翅高飞海东青的射下来,周围人一片欢呼雀跃。赵毓泓也不甘示弱,一箭射中两只飞翔着的猛禽,四周看台上更是爆发出一声声强烈的喝彩之声。

“八哥承让了。”赵毓泓盛气凌人。

赵毓璟倒是风度翩翩的一笑,“十弟剑术果然是十分精妙,深藏不露,是我们这些兄弟之所不如。”

女眷看台上,楚云暖始终是正经危坐,她面孔上呈现出一丝冷淡。赵毓泓向来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如今做出如此大放光彩的动作,是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如此看来今日之事,果然是不能善了。

所有人都射出第一箭之后,一个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郎纷纷跃上马背,向着林中而去,各家小姐虽说会骑马,不过都是一些花架子而已,故此也没有掺和进去,只是在猎场里都随意一地跑上几圈,各处安静祥和的很,楚云暖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一份危机。

她只能感觉到,一道充满恶意的目光如影随形,楚云暖不动声色,在周围逡巡着,然而始终没有发现,那道目光的来源,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欣欣向荣。

“云扬呢,他去哪里了?”木霄她方才还发现,云扬倒是一点踪迹都没有,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春熙道,“小少爷,好像是和几个太学的同窗去狩猎了。”

楚云扬在太学里也有几个好朋友,不过这些人楚云暖都没有见过。可话又说回来了,见过又如何,他也不能阻止云扬交朋友的心。

“熙儿,让宿壁过去,保护好云扬。”

今天开始,她的心就慌乱得很。

楚云暖是不打算下场的,然而看台上的女眷去一起稀稀拉拉的都去马场那边骑马了。平阳郡主瞧着她孤身一人,便也过来约她一同前去。楚云暖还想推辞一番,平阳却笑道,“你也该合群一些,你看那些小姐们的模样,多欢快啊!你一个年轻小姑娘,就不要终日这样绷着脸了,好歹也该快活一些。”

楚云暖哑然失笑,她为母亲守孝三年,今年刚好是最后一年,如今她也算满十八了,放眼瞧去,满天京城的像他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现在呢,倒是有一些不上不下的。况且就是不论如今的年纪,她也觉得自己的心都沧桑,实在是不能像那些小女孩如此开怀玩乐?然而平阳盛情难却,楚云暖也只得和她往马场那边儿去。

这边已经有很多夫人小姐选好了马儿,咯噔咯噔的跑了起来,其中有骑术十分惊艳的,也有不过尔尔的。这群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一马当先的红衣女子,她一身火红的骑装,如同天边最浓烈的彩霞,引人侧目。

“原来是孟昙。”楚云暖喃喃自语。

她原以为孟家女儿,便只会琴棋之类,如何魅惑男儿,却也不曾想到孟昙的骑马术如此了得,恐怕这里所有的贵女都不及她一二,甚至是比许多自小学习骑术的男儿还要强上几分。

“孟昙骑术很棒。”平阳郡主也称赞道。她还未成亲之前,骑术也是数一数二的,当年还曾得到永乐帝的一句赞赏,如今这一看她却觉得不如孟昙英姿飒爽。

两人说着话,御马监的人已经牵了两匹马儿过了。基本上所有的好马都被贵女们给选走了,就只剩下一匹桀骜不驯,打着响鼻的烈马。平阳瞧了一眼,“这匹马似乎是没有训练好的,怎么会被带到这儿来。”

楚云暖上前,抚摸着这一匹格外暴躁的棕色毛发的马儿,马儿很暴躁地刨着蹄子,前头的人死死拉着缰绳,深怕伤了这位金贵的家主。她的神思竟有些不大在意,似乎是在闲话家常一样,“郡主每年都来参加秋猎,大概也知道,这马,是最容易让人给做手脚的。”

这是自然,哪一年,这么马匹上没有出过事。“看来今年有人算计到你头上来了。”平阳神色间有着揶揄之色,每日都如此吵吵嚷嚷的全,他们也不嫌累得慌。平阳倒是真讨厌这种休止的算计,可她身在皇室,又怎么可能不避免呢?其实平阳有时候觉得很有意思,一群人不愁吃不愁穿,便在哪里相争相斗,若是吃穿都愁苦了,便也不会这样,贵族么,表示太闲了。

两人刚好说到算计之人,就瞧见孟昙驱马过来。

?“早在南堂时,我便听说你骑射惊人,不知你今天可否可敢与我比试一下。”孟昙现在自持孟家家主的身份,张口之间便是颐指气使的语气,倒是让人觉得有些目中无人。

楚云暖冷笑,“我难不成还怕你不成。”她虽然老说自己骑射不成器,可那也是和宋昉他们几兄弟比起来,可若和其他人想起并论的话,她觉得还是勉强可以的,更何况她现在想瞧瞧这孟昙到底准备了什么招来对付她。

孟昙高昂着脑袋,她早就听说过楚云暖这个人顽劣不堪,早年学习之时便也是高不成低不就。她正好趁这个机会,压压她的威风,好让所有人知道,在南堂之中不仅是她楚云能够如此受人尊敬,让所有人看看谁才是南堂最优秀的人。

平阳郡主笑道,“不如就上我来给你们当评判。”

楚云暖自然点头,她也不换马,径自就翻上了马背。楚云暖身手矫健,身姿美妙,一看便是一个骑马的好手,旁边围过来的人不由叫好。

对于楚云暖,天京大多数贵女都是只闻其名的,不是因为这人低调,而是因为她们家中长辈,曾多次告诫于她们,叫她们决不能与楚云暖多起冲突。在天京没有几个人是傻子,能得到永乐帝如此看重,又能与女儿之身执掌南堂,哪里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现在能瞧见这一位声名在外的楚家主,和那一个让人厌恶的孟昙撞在了一起,众人无一不是看好戏的神色。

?孟昙面带挑衅地看了楚云暖一眼,“楚家舟可别输不起。”

楚云暖只是一笑,“笑话!”简单一句劝,可她那份自信飞扬的姿态,无疑是在告诉众人,孟昙不是她的对手。

孟昙这就是更加愤怒了,只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人扫了一地。

平阳郡主面带微笑,无论这两人谁输谁赢,可当这一分气度,孟昙就落了下乘。她笑道,“就以那边红绸为界,谁先夺得红绸,谁便赢了。”

平阳郡主数了三声,两匹马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嗖的飞了出去。

刚开始,孟昙稳稳压着楚云暖一头,她回头挑衅笑,再度扬鞭,速度更快,就像一阵风一样,刹那间就跑得老远。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赢的一刹那间,孟昙身下的马儿像是受了惊一般,马蹄高高扬起,几乎想要把她甩下来,周围一阵惊呼。就在这一空档间,楚云暖立刻超过了她,马儿奔跑途中,楚云暖回头一看,只能隐约瞧见孟昙脸上怪异的笑容,那个笑容消失的很快,迅速变成了惊恐。

楚云暖沉下了脸,看来孟昙的下招就在这里了。

天空中,一直在盘旋的苍鹰突然间俯冲而下,咻的从前头草地里抓出一只兔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