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借刀杀人,群狼环绕/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骑着的这匹马,本来就十分烈性,如今猛地一惊,便更是撒了蹄子的跑了起来,旁边人一声声惊呼,“惊马了!快去叫御马监的人过来!”

往年这种事件发生的也不少,御马监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妥当,瞧见了惊马的人是楚云暖,这群人立刻吓了一跳,慌慌忙忙骑着马上去。

平阳原本也有一些着急,可瞧见春熙还是一份镇定自若的模样,也就渐渐将心放下来。楚云暖早知道有人想要对付她,又怎么可能不做出准备呢,更何况春熙还在这里,一点着急之色都没有。

随着马儿疯跑,楚云暖看上去是有好几次,就要从马背上颠簸下来,孟昙虽然装做万分焦急,可眼睛里的得意和开怀是掩饰不出的。

不远处,一张弓,偷偷的拉开了。

平安郡主瞧见一道亮光朝着楚云暖而去,急忙大喊,“危险,闪开!”

孟昙眼睛里的恶意,几乎是可以凝结成实质,她似乎可以看见下一瞬间楚云暖浑身是血的模样。

楚云暖猛地伏低身子,拿下头上发簪狠狠刺入马背之上,被疼痛一惊,这马儿跑得更加快,那一根锐利的箭顿时压着楚云暖按头顶而过,直直插入一旁的土地之中。

御马监的仁者才赶上楚云暖,制服了发狂的烈马。

楚云暖下马,迎着一群来关怀她的人。

功亏一篑,孟昙有些不愉快,“你还真是好运。”

好运么?平阳冷笑,方才她是看见春熙动作的,以簪花上的琉璃反射光芒,提醒楚云暖有危险,也提醒了她危险藏在何处,这哪里是好运二字说的清楚的。

楚云暖一下,冲个孟昙的摇了摇手上的红绸,“怎么样,这一次是本家主赢了吧。”

众人这才看见楚云暖手里拿着的东西,正是方才终点决胜的关键。没有人能想到当时如此危急的情况之下,楚云暖竟然还把东西给拿到手了。

孟昙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万万没有想到会的楚云暖能逃过一劫,冷声道,“你倒是好本事,自然是赢了,我可比不得你,要赢不要命。”

春熙那一边,已经把方差射过来的箭头给拿上来。

狩猎之中,每个人的箭上都有一定的标志,这便是为了区分猎物。

楚云暖摸了摸箭头,“哟,还挺锋利的。”

孟昙不言不语,一点儿也不担忧,箭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标志,楚云暖就算是想查,也无从查起,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她想的很好,却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会不按常理出牌,她摸着光滑的箭身,“狩猎偶有误伤是正常,若是上头有名字,本家主是很愿意相信这是误伤,但是现在什么刻字都没有,这名明白摆着,是想要本家主的命呢!”

负责此处的官兵个个战战兢兢,神佛打架小人遭殃的,楚家主若是真要计较,他们这些人,可个个都跟都得脑袋搬家。

?楚云暖不为难他们,将箭头扔给过去,“此事,三天之内给我答案,否则别怪我告到陛下哪里,求陛下给我做主。”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秘密,孟昙做的虽然隐蔽,也依旧能叫人查到蛛丝马迹。

楚云暖吩咐人将那匹烈马拉下去好生调教,自己倒是漫不经心的瞟了孟昙一眼,和平阳郡主说说笑笑的离开。

才刚到营帐那边,就瞧见有人来报:“楚云扬和几个小少爷遇到了狼群,现在已经被困住了!”

听完这个消息,楚云暖瞳孔一缩,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出现狼群,再说狩猎不是已经会把这些危险的猛兽赶得远远的吗?可就算是出现了狼,楚云扬他们几个也不至于那么傻,专往危险的地方跑。现在可好,他们在哪里侍卫也说不大清楚。

孟昙还在那里幸灾乐祸,“这草原上的狼啊,可都是饿极了的,楚家主还不快去,免得一会儿去晚了,狼群就把小少爷啃得骨头都不剩。”

孟昙来的比楚云暖稍晚一些,按理是不可能知道楚云扬被困狼群之事,可现在她却说了出来。楚云暖看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森冷的杀意。原本她怀疑,孟昙想要对付的人是她,所以从惊马开始,到后来那一支不知名的箭头……而现在看来,恐怕不是如此,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对付云扬,这一边算计她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

楚云暖回头,阴恻恻地看了她一眼,“孟昙,你最好祈祷云扬没有事。”她可以容忍孟昙算计她,可以容忍孟家或者其他人对付她,绝不能容忍他们来对付楚云扬!“若是云扬有事,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狼!”

所有人都能清楚的明白他的意思,这一句剁碎了的意思,是真真正正的要将她碎尸万段。孟昙畏惧楚云暖的气势,恐惧的往后退了一步,只一步就觉得自己的行为格外不恰当,就像是是心虚了一样。

远远的裴德妃的这一场闹剧,悠悠一笑,“孟昙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能惹的楚云暖如此愤怒。对了,方才那人收拾好了没有?”

女官垂下头,恭敬回答,“娘娘都已经解决了。”

裴德妃仰头瞧了一眼天色,“如若孟昙手段再高明一些,这一次楚云暖便是插翅难飞,只可惜她最终的目的,不是要楚云暖的命……不过也好在这不是她的目的,否则本宫怎么能借刀杀人呢?”

她从来都信不过孟家女人,这一群人最是口腹蜜剑,两面三刀。当时孟昙来找她,说的好听是要为她出出气,可实际上那丫头是想利用她。到底是年纪太小,不太能掩饰自己所有的想法,可裴德妃是那么好利用的人吗?于是她就顺水推舟,来了一招借刀杀人,楚云暖最后就算是去查,也不过能查到孟昙身上,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不过娘娘这一次不成,恐怕下一次就没机会了,楚家主定然会有所防备。”

裴德妃美丽的面孔上冰霜一片,“这事就此打住,不要节外生枝。”

她不是怕了楚云暖,而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引麻烦上身,后宫妃子多得是,裴家的女儿也多得是,若是她自持身份得罪一个握有实权的家主,莫说是永乐的不愿意,就连他背后支持的贵族也会觉得棘手,那是得不偿失。今日就算不成,日后她也是有的是机会去收拾她。

她在次强调道,“你好生把人给处理,别留下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楚云暖这边压根就不想去查背后放冷箭的人究竟是谁,她带上一些人马,往云扬那边冲过去。在林中狩猎的赵毓璟显然已经得到消息,在半路上等着他,楚云暖紧紧握着缰绳,骨节都有些泛白。

赵毓璟一早得到消息的时候,就派了先锋兵去那边探查,一路上他粗略地跟楚云暖说了说情况?大致是有一二十匹狼,将楚云扬等人围住,被困在那边的有翰林院宁大人的小儿子,以及两三个寒门学子。

“他们究竟是怎么跑到那儿去的?”路越走越偏,根本就是出了往年狩猎的范围。

楚云暖的这个问题,赵毓璟回答不了,只能尽力安慰她,“你别着急,好歹云扬也知道把人出来报信,而不是自个儿在那里抗着。”

“这倒也算是那小子聪明。”

两人不在不说话,更加快速的驱那往头奔跑。等两人到达那处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四周都是嗷嗷嗷的狼叫声,越靠近哪里马儿越加躁动不安,楚云暖尽力控制着身下的马儿,放眼望去,周围的狼多得让人头皮发麻,远远不止五十多只,至少要也得有一百来只。她倒吸一口冷气,一百只以上的狼在狼群当中就算得上是规模庞大,楚云扬这是掉进狼窝里了吧。

楚云暖没料到会有这么多得狼,如果一二十只的话,好歹能轻松应对,可现在瞅着密密麻麻的一片,谁过去都得尸骨无错,况且这又要天黑了,夜晚之后狼群的杀伤力可是比白天更强。

赵毓璟修长的眉眼也深深的蹙在了一起,按理来说就算是出了围场范围,也不可能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狼,况且今年秋猎一事由他一手操办,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纰漏,除非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边山顶上,几个少年郎有些委屈地缩在一起,他们中间对着一个巨大的篝火,但是渐渐的可以燃烧的柴火越来越少,估计没有多大一会儿就要熄灭了,那时候没了火焰威慑,四周这一群虎视眈眈的狼群,非得把他们都吞了不可。楚云扬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不少,虽然依旧很害怕,却比其他三四个人看上去镇定自若。

“宿壁,你说姐姐会不会过来救我们?”楚云云扬方才已经派人前去报信,可都这么久了,怕都怕那个侍卫死在半路上,没把消息送出去。如果姐姐知道了,一定会赶过来,可都过了这么久了。

林宿壁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这是方才救楚云扬几人留下的,依照他的功夫,就算是带着楚云扬也可以全身而退,可偏偏楚云扬死活不肯丢下其他几个人独自逃跑,没办法他也只能留下保护他们。这一群少年郎平日里被保护的太好了,会一些拳脚功夫,不过都是花拳绣腿,再加上他们都被吓破了胆子,好几次都没砍到狼身上,还劳烦宿壁去救他们。有好几次,因为他们的莽撞,林宿壁多次被狼爪给抓伤了手臂。

“家主自然会过,小少爷还是安心等一下吧。”

林宿壁一边说,一边不露痕迹的将楚云扬跟其中一个少年郎隔开。这个人名叫张合州,正是怂恿他们来此的人,据说是来自汉穆府的一个寒门学子,汉穆府是是前汉时期的首府,九族曾经有着无数门阀贵族,这一位似乎就是那些门阀之后。

楚云扬没有注意到林宿壁的动作,他心里的担忧充分反映在脸上,他既怕姐姐不来救他,又怕姐姐来了之后跟他同样被困在这里。

周围的狼叫生也加了高几分,似乎是有些在庆祝着去渺小的猎物终于可以下口了一样。

夜色渐深,宁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实在是太害怕,“云扬,到底有没有人来不来救我们?”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若是楚云扬和宁华两个人在这里,都没人过来救他们两,那么他们这几个寒门子弟更是死定了。

楚云扬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不远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而起。楚云扬刷的站了起来,瞧着那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出处,空气弥漫了几分硝石味道。楚云扬眼睛一瞬间亮的惊人,掷地有声,“会有人来救我们!”

所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能瞧见不远处火光冲天而起,至于所谓的援助之人压根就没有看到。四周的狼群立刻躁动不安起来,也不畏惧火焰,猛的嘶吼一声,朝着那边冲去。刹那间,这一边压力锐减,林宿壁握剑的手不自觉松了几分,应当是家主带人过来了,这么大的动静,只有楚家的火器。

一看见周围的危险差不多都没有了,宁华抓起火把就想往外走。林宿壁赶忙抓住他:“你要到哪儿去,外边很危险。”

“现在狼差不多都被引走了,我们还不快走,它不是怕火吗?我举着火把就能出去,你还不快点,一会儿狼群回来了,我们都走不了了。”

林宿壁都想为宁华的天真鼓掌了,“可就你这么一丁点儿火,它们不怕,还没等你走出去就被狼给吃了,除非你能把你自己浑身都点上火,不过到那时候,你应该也就活不下去了!”

“那你说怎么办?在这里等死不成?”翰林院的宁大人得了三个女儿,才有都这么一个独苗,素来在家中都是称王称霸的,方才能忍这么好半天也实属不易,现在压根儿就憋不住自己心头的火气,当时冲着林宿壁大喊大叫起来,“你厉害,那怎么不带我们出去?我好不容易想到个办法,你还在这里阻拦!”

林宿壁没有兴趣跟一个小孩子吵,他不过是担心这臭小子死在这里让家主难做,否则谁管他的死活。

宁华喊了几声见别人压根就没有搭理他,当时也就有些负气,从地上捡起个火把,就愤愤不平地往前走着,他不过走了几步而已,就看见狼群畏惧的后退,当时有些得意洋洋,举着火把回过头,脸上的笑容十分得意。

林宿壁刹那间皱起眉头,在这个时候将背后留给后面的野兽,这不是嫌命太长了吗?果然不出林宿壁所料,宁华背后有一批狼蠢蠢欲动,林宿壁手边的长剑陡然出鞘而出,投掷而出。

宁华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野兽的嘶吼,他陡然回头,只看见在他离离她三步远出,那泛着绿光的眼睛正直勾勾的对着他。宁华的腿几乎投降软了,他不敢想象,如果林宿壁再慢一些,这只狼会不会咬断他的脖子。

就在林宿壁忙着救宁华的时候,一旁一直很害怕的张合州站起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楚云扬给推了出去。林宿壁隔的稍远,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拉住楚云扬,只能看着她朝那一头凶猛的野兽倒过去。

这是楚云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股恶臭从它翻着森冷光芒的狼嘴里扑了出来,那是一种血肉发酵腐烂后的恶心。一时间楚云扬呆若木鸡,张合州脸上的得意还在,他温和的脸上充满着厌恶和恐惧,也充满着扬眉吐气的神色,万般复杂的神色如同调色盘一样,让他的脸色彩纷呈起来。

所有人都以为楚云扬必死无疑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扑向楚云扬的那只野狼的头颅上顿时出现一个血窟了,它扑向楚云扬的动作一顿,狠狠砸在在楚云扬身上,楚云扬被死死压在下头。林宿壁终于在这个时候赶到,他一把掀开压在楚云扬身上的狼,把惊魂未定的楚云扬扶了起来,护在身后,宁华也乖巧,老老实实的躲在后头。

张合州回头看去,只能瞧见一个容姿绝美的女人骑在马上,她手里还举着一个冒烟的管状物,月光照耀之下,她的面孔呈现出一种艳丽,以及一种无法言语的阴冷,诡异姿态,她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最美艳的魔鬼一样。被那种不带感情的目光一扫,张合州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畏惧的垂下脑袋。

楚云暖带着人杀出了一条血路,两边都是死掉的狼,她深深看了一眼方才推了弟弟一下的那人,挥手,“都上马。”

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等离开这里,有的是时间处理。

已经腿软了的几个人,被楚云暖身边的护卫,一手抓一个,像拎鹌鹑似地领上了马背。

不远处,为首那只狼,嗷嗷的又叫了几声,它一身雪白的毛发,在夜月里尤为醒目,这是狼王,很难一见的白狼狼王。若是平日里出现这么一只,谁都会把它打下来好去永乐帝面前请赏,游然而这种时候,傻子才会做这种事,一个个都都忙不迭地逃命。

狼王嗷的叫一声之后,各处因为恐惧而退却的狼群又渐渐围拢过来。楚云暖让人先走,自己殿后,一路打马前行,直到狼群逼近的时候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往空地里一扔,砰的一声地动山摇,大火立刻烧了起来,成功威慑了一群咄咄逼近的狼群,趁着这一空档,一群人迅速打马离开。

赵毓璟在外头接应多时,一听到马蹄声,立刻让弓箭手准备,不远处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渐渐靠近之后,赵毓璟一挥手,箭雨浩大,将后面追来的零零散散的几匹狼就的斩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