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日后,你就是楚家家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百多只的狼群,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也不过省了寥寥几只,许是因为畏惧,狼群的纷纷退却。有惊无险的一场厮杀过后,众人方才得空喘息,这时候只觉得手臂酸涩的厉害。

空气里都是血腥味儿,有狼的,也有人的。赵毓璟俊眉微皱,“走,一会儿血腥味引来了其他猛兽,可就危险了。”

众人一愣,纷纷动作起来。

夜里像是猛兽出没的时机,这里又有如此浓重的血腥味,肯定会引来其他的野兽。他们本来就已经有些筋疲力尽,若是再拉一波,那肯定是必死无疑。

一群人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行囊,急匆匆离开。

月明星稀,天空中繁星如钻,夜晚的森林里去是鬼影黢黢,哪怕十多个火把开道,足以看路,但很多地方依旧笼罩在阴影当中,像是一只长着巨大嘴巴的饿鬼一样,无端端的楚云暖的心开始慌乱起来。没有哪一刻,她像现在这样觉得恐惧,她总觉得,两边茂密的树林之间,仿佛会有什么东西突然间扑出来一样,那里仿佛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们,带着森冷而又无情的光芒,想要将这一群人吞噬待尽。

楚云暖喘息了一口气,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毛骨悚然。

“小心!”

下一瞬间,她整个人突然从马背上跃起,一把扑向旁边的赵毓璟。两人从马背上滚落,还在奔跑的马儿撞上了前方,一根薄如蝉翼的丝线,一瞬间无数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将两匹马射成一个刺猬。

赵毓璟倒吸一口冷气,若是方才楚云暖没有察觉到,那么现在死的,就是他们两个人。赵毓璟脸色格外难看,他们方才,就是从这条路上过来的,但是那时候明明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那这么说来,是有人故意他们前来了,楚云扬被狼群围困一事,根本就是陷阱。

两人对视一眼,显然是同样的想法。

楚云扬是楚云暖的软肋,若是她有个什么意外,楚云暖定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依照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要楚云暖来这里,他定然也会一同前往,好一个一箭双雕的计划。

“营地那边恐怕是出事了。”楚云暖如此道,“好一招调虎离山。”

背后出手的人是赵毓泓无疑,可他们原先的预测里赵毓泓至少在明天才会出手,霍清华那边也只是商量了一个大概,没想到他竟然在今天就动了手,实在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楚云暖曾经经历过无数场厮杀,不过那时候她身无长物,无所顾忌,可现在……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楚云扬,又看了是一直护在他身前的赵毓璟。她不怕死,从来都不怕,可是却怕这两人受到伤害。

林宿壁仿佛能感受到她的担忧,“家主放心,属下定然誓死护卫少爷。”

楚云暖点了点头,看着面容之上褪去了稚嫩的楚云扬,“好好保护自己。”她选择走这条路,就注定不会平静,可她终其一生,也想要让楚云扬一生平安顺遂。

“你别担心。”情况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下,赵毓璟还在安慰她,他冲着楚云暖微微一笑,赵毓璟容貌本就出色,在火把之下更加熠熠生辉,仿佛是雕刻出来的一般,“阿暖,我会保护你们。”

楚云暖握紧他的手,很快速的从一旁抽出一柄剑,唐祺新作,名叫浣月,薄如纸轻如水,如月辉洒落,最适合女子使用。

曾几何时在沙场之上,他们站的是对立面结,而今却是能够光明正大的赵毓璟和一同抵抗敌人,还楚氏一族一个威名。楚云暖用动作表明了自己的绝不退缩的决心,今日一战无论她是退是进,最后都是难逃一死,她是楚家女儿,要死,也必须死得其所。?

赵毓泓和孟昙联手设下的这一局可还真毒,用楚云扬做诱饵,诱使她和赵毓璟前来好在此处一网打尽,想必营帐那头永乐帝肯定是被这些人给控制了。楚云暖不看好在那待着的四皇子,这人有勇无谋,不是赵毓泓的对手,至于裴德妃和刘惠妃么,不过后妃,手中又并无实权,哪儿能抵得过赵毓泓手底下的兵马。?

赵毓璟也知道他此时此刻是不可能再退后,伸手虚虚握住楚云暖的左手,“我们一起杀出去。”?

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更了解楚云暖的话,那么就只剩赵毓璟一人了,楚云暖从来都是不肯退缩与人后的,无论是在处理世家一事,还是在天京之中,她均是一步一步的站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向世人宣告楚家人的卓尔不群。天京女儿多柔美,都习惯了藏在身后,附庸于男子,成为一朵娇美的菟丝花,而楚云暖不一样,她是让人仰望的凌霄花,独挡一面,这是属于她的尊严和骄傲。

两人说话,不过在两呼吸之间,四周便跳出了一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一个个出来之后,二话不说,便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冲过来,如同凶恶的夜叉。

这边对于在方才已经被一群狼弄得精疲力尽,现在的抵抗都有一些力不从心。

先是用狼群来消耗他们的体力,最后在此处伏击,叫他们所有人有来无回。

楚云暖的唇紧紧抿在一起,她带来的人,不是楚家的精英部队,大多数都只是从大齐军队这边临时征调出来的人,现在她只希望,营地那边留守的楚家人能察觉到不对。

一两边人马在刹那间厮杀在了一起,刀刀见血,拳拳到肉。楚云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双目都不自觉地瞪大,眼睛中有着恐惧,也有着不解。

张合州那边更是完全恐惧了,这群人打杀起来压根就没有顾及过他的生死,另外两个寒门子弟还有人保护,他这边么,就是完完全全的被人给当作活靶子。他神色之间是深深的惊恐,压着嗓子喊起救命来。

然而这个时候有谁会顾及他的生死,张合州现在真的是后悔了,后悔把楚云扬引到这里来,他现在才晓得当初寻求跟他合作的人,压根就是把他当作一枚可丢的棋子,现在呢,他为此得罪了楚家。如若不是这样,他跟楚云扬搞好关系,现在这时候,他们肯定会救他,那儿会像现在这样,要死要活的。

楚云扬回头瞧了他一眼,面上倒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宁华一转头看见他的表情,连忙说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他都那样狼心狗肺了,你难不成还为他求情不成?你放心吧,他死了,咱们也死在这儿了,你还担心他,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宁华说的是实话,楚云扬现在心里,虽说是格外难过,可瞅着现在这种局面,他这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若不是这个人引他们到这儿来,姐姐何必身陷囹圄。不过也是他自己傻,听了别人三言两语的几句话,就跑到这里来,不过这种时候他就是后悔,也没办法了。

楚云扬愈加用心的对付起周围的敌军来,宁华见楚云扬下狠手,当然也是不甘示弱,两人功夫虽然不太好,但合作起来倒也是游刃有余。楚云扬好几次都抗不住,把最后把红鸢给叫了出来,作为楚云扬的影卫,红鸢甚少出现在人前。宁华就是和楚云扬的关系好,这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楚家传说中的影卫。

红鸢十分擅长箭术,她翻身飞跃而起,藏身在一边的树干之上,唰唰唰的几箭射出,将楚云扬保护的滴水不漏。楚云扬杀了几个,压根就不见有人跑进来,抬头朝着红鸢喊了一声,红鸢会意,总会不留痕迹地放进几个人来,让两人练练手。

相比于他们这边的游刃有余,楚云暖和赵毓璟边可以说的上凶险万分了,十三早就已经出来了,他身手鬼魅,一刺一挑之间总能多夺走一个人的性命,可饶是如此,周围源源不断的人马冒出来,也有一些撑不住。楚云暖正眉头紧锁,赵毓璟在一旁配合的天衣无缝,但是在不留意之间胳膊上总会多添几道伤口。

楚云暖软剑向前方一扫,逼退一群人,回首间却意外对一道寒光。距离太近了,躲不过去,楚云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赵毓璟奋力一搏,生生劈断了那柄剑,转身之间他整个人就暴露在了各方攻势之下。楚云暖这边被人缠斗脱身无望,赵毓璟又是格外危险,而火统最后一发火雷,在她方才救楚云扬的时候给用完了,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赵毓璟才可以说是生死一线之间。

楚云暖心急如焚,“十三!”

十三动作奇快,下一瞬间就飞掠而出,但是对方是铁了心的要赵毓璟去死,无数人阻截着十三。

没人能过来帮忙,只能自救了,赵毓璟他脸上不见一点焦急之色,反而用力将身子往后一折,对方纷至沓来的长剑顺着他的面门划过,赵毓璟以手撑地,双腿一剪,迅速将敌人横扫一低,而后迅速翻身而起,一剑封喉。

楚云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楚云扬瞧见这一幕,跳到嗓子眼儿的心落了下来,冷哼一声,算了,看在赵毓璟救了姐姐的份上,他就原谅他当年退婚之举。

赵毓泓这次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不仅调来了他养的私军,更是买通了江湖上的杀手再此围堵。这些江湖人本来是最不受束缚的,如今却愿意为赵毓泓卖命,想必是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把手伸到了江湖之上,难怪他丢了九城兵马司的职位不见消极,原来是更好的后盾。

“王爷,人太多了挡不住,您和楚家主先走。”不过说话间,就有无数人前仆后继的出现,他们这里不过五十余人,加上刚才与狼群厮杀友好费了大量的体力,如今哪里是对方的对手,节节败退。

赵毓璟自然是不肯先走的,成为所有人的头领,怎么能够不战而逃,不过阿暖和云扬的确是要先走,这是他的事,他们不能掺和在里头等死。

还没等赵毓璟说话,楚云暖却突然偏过了头,“云扬,你日后就是楚家家主!你要以家族为重。”

楚云扬心中咯噔一下,只觉得姐姐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姐姐……”

回应楚云扬的是楚云暖决绝的神色,“宿壁,带云扬他们走!”

今日一战,若无援兵到来,那必然是你死我活,对方人多势众,死的人定然是他们。他这一事原本就是偷来的,她可以死,但是楚云扬绝不能。家主的位置,她已经给云扬稳固好了,沧海月明的男簪虽然依旧没有寻回,但如今的楚家族老已经不敢再指手画脚,云扬可以放心的继任家主。

林宿壁深深的看了楚云暖一眼,他哪里会不明白,家主分明是存了要和瑞亲王生死与共的心思。楚云暖是一个心性果决的人,他决定了的事情,就再无反转的可能,林宿壁也无法再劝,带着楚云扬和宁华,在众人掩护下杀出重围。

赵毓璟知道楚云暖这是为了他,一瞬间百感交集。

楚云扬安全以后,楚云暖摸了摸袖子里的火雷,她出来时总共带了三个,进入狼群腹地时用了一个,离开狼群时又用了一个,如今只剩下这最后一个了,可是这些人离得太近,若是贸贸然的把火雷丢出去,不仅仅是对方会死,他们所有人都一样。

楚云暖琢磨如何是好,而赵毓璟那边却突然上了马,一把抱起楚云暖放到身前护着,拼命杀出一条血路。只要冲出包围圈,楚云暖手里的火雷就有用武之地,他吩咐道,“杀!”

张合州现在是一声都不敢叫了,方才勉强升起来的几分胆气,在那瞬间又蔫了下去,安安分分地窝在马上。这一群人如同杀神,不停地向前方压近,然而他们根本就无法离开对方的包围圈,这转了许久,依旧是有人源源不断的从里头跑出来围住他们。

这群人分明是想耗干他们的体力。

“十三去看看林子里有多少人。”楚云暖吩咐道。

十三是影卫。最擅隐匿身息,众人只听见一个是字,刹那间就不见了他的踪影,不过这个时候,没人去关心这一个神出鬼没的人究竟去了哪里。

不过几个呼吸,十三便出现在楚云暖身边,“林子里还有伏兵,夜色太黑看不清楚。”十三说话一板一眼,“不过听呼吸和脚步,至少还有一千余人。”

赵毓璟倒吸一口冷气,这分明就是不想让他们活着离开的打算,他这十弟的心够狠的。赵毓璟深深地看着楚云暖,无论如何,他都要将楚云暖好生生的容出去,本来多嫡就是他的事儿,依照阿暖的本事,她只要回了南堂她就能安全。赵毓璟下定决心殊死一搏了,楚云暖却在这个时候把火雷拿了出来。

十三曾经因保护楚云暖不力而十分愧疚,现如今也根本不可能让楚云暖陷入危险之中,当下就道,“家主,让属下去。”

十三的轻功比她要好,若是由十三去定然能投在那群人的中间,自然是再好不过。楚云暖把火雷递给他,“你要小心些,扔完赶紧跑。”

火雷的威力凡楚家之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十三重重地点头,拿着火雷就往前方掠去。两边厮杀还在继续,十三却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将掌心火雷往密林之中埋伏的人群里一扔。轰隆一声,地动山摇,明亮的火焰冲天而起,仅仅是这里的所有人被震惊了,不远处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感受到这一阵,强烈的震感。

其中一个少年郎抬头,“殿下在那边,快走。”

火雷之力威慑了所有人,众人难掩惊疑之色,他们听着被大火笼罩的丛林里一声又一声惨叫忍不住的毛骨悚然,到底是什么东西,天神发怒了吗?居然能叫这地下都剧烈震动起来。

楚云暖示意赵毓璟上前,她呵道,“楚家和各位处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们派人截杀我楚家人,是要与我楚家为敌吗?”

雇主也没说这一头竟然有楚家人,其中几个江湖人面面相觑,楚家无论是在朝在野都是极有地位的。据传楚家所出的血参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再者说这几年来大放光彩的鲁班门就可是和楚家私交甚笃,鲁班门出来的武器天下无双,他们江湖人最是重视武器,这得罪了楚家可不好收场。几个江湖人的神色有一些犹豫,如若是刚才楚云暖等人被困,做困兽之争,他们自然不会怕得罪楚家,而现在楚云暖拿出如此神兵利器,刹那间就杀了树林里的一千多人,那么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畏惧三分的。一时之间竟有人想退,他们前来接下杀人的单子,不过是求财而已,论财富天下人何处比的上楚家。

楚云暖再接再厉,“你们若是就此罢手,我楚家绝不和你们计较,否则,我楚氏一族和你们不死不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