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天子寿元尽,退位让贤/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家生意遍布全天下,杏林堂那边又和楚家关系极好,若是楚家执意要杀他们,他们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躲的过。这下子这一群江湖上几乎个个都退了,为这么一点小情得罪楚家,不划算。陆陆续续离开的江湖人足足有五六十人,然后这边至少还剩下,五六百人多人的部队,他们都是赵毓泓的人自然是不可能退,在其中一个首领的指挥下,在都朝着这边冲来,他们不相信楚云暖手里还有另外一个神兵利器。

一群杀红了眼的人,几乎是不要命的向前冲。赵毓璟这边人手本来就少,助楚云扬突围之后,大只只剩下二十几人,还在负隅顽抗,所有人生命将休矣的时候,不远处传来马蹄声。

众人回首看去,只见马背上一个弱冠之龄的少年郎,打马而来嘴里高喊着,“殿下,属下来迟了。”

楚云暖不认识他,却认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华子靖。华子靖是鬼军之人,那么他能在他前头发号施令的,应该就是驸马孙攀之子,当初被赵毓璟救下一命,被平阳郡主留在府中,得了身份的孙勉。

有了孙勉带过来的人马,这一边压力锐减,不一会儿就把对方杀了个片甲不留。

被林宿壁带走的楚云扬一直沉默不语,他坐在马背上,一开始是挣扎愤怒,最后渐渐归于平静。宁华看着他周身奇低的气压,他虽然混不吝,但也知道楚云暖肯定是难逃一死,他干巴巴的安慰道,“云扬,你,你还是节哀顺变。”

楚云扬面上表情冷静自持,而一双眼睛却已经通红,“是我太没用了,轻易受人蒙骗,还连累了姐姐,我自傲于自己的出生,嘴巴里口口声声说着要为家族奉献,要保护姐姐,可从头到尾,都是她在保护我。这么多年,我在姐姐的羽翼之下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的保护,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为姐姐做什么,为家族做什么。先生说我稚嫩,我不以为意,到现在我才真正觉得我懈怠了。”?

他因为有姐姐在前面遮风挡雨,便忘了自己身为楚家男儿的责任。

宁华罕见的沉默了,他跟楚云扬的情况差不多,宁家唯一的儿子,自小泡在蜜罐里长大,小霸王一个,文不成武不就,若非他想逞匹夫之勇,又怎么会和张合州一起去劝说楚云扬去林中寻找什么狼王。狼王他们是看见了,不过付出的代价太惨烈了。宁华下定决心,从今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好生学习。

赵毓璟那边形式渐缓,营地这一边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诡谲之中,无数个御医在永乐帝大帐里进进出出,个个都是面如死灰的出来。永乐帝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今日又被藏在衣服中的毒虫给咬了,身体便迅速崩溃,就算是有大罗金仙在,也毫无回天之力。

裴德妃怒喝一声:“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快派人,把太医院的的全部带过来!”

永乐帝不曾定下太子,他若一死,赵毓廷怎么办。裴德妃的目的不是真正要去救永乐帝,而是想借此时机,通知远在天京的儿子这边情况有变,好让他能够做出准备夺下帝位。

一队兵马往天京而去,然而半路上,却被一道冷箭射中,摔下马背。

裴德妃伏在永乐帝床前痛哭不已,“陛下,陛下,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刘惠妃也在一旁嘤嘤哭泣起来,天子薨逝已是成定局之事,若是能在此时让他松口,立下太子,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两人均是各怀心思,想要趁着最后的机会,在永乐帝面前为他们的儿子说上好话,不过这两位后妃太过高看自己在永乐帝心目中的地位。永乐帝盛年时候登基,又因百里太后野心篡位一事与太后离心离德,最是忌讳后妃干政。当初真白皇后哪怕身受他宠爱,也半个字不能提及朝政,更何况是如今的两位。

姗姗来迟的四皇子像一个最孝顺有加的孩子,跪在有了的床头前痛哭不已。

永乐帝躺在床上,若不是胸膛微微起伏,众人都会以为他已经去了的。永乐帝勉强支起身子,瞧着下头虽是在哭泣,可掩饰不住眼神之中野心和算计的妃嫔、儿子,以及盘算着如何站队的大臣,心念电转,沉声问道,“老八呢?”

这么一久以来永乐帝对赵毓璟的看重,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在这个时候又提起他了,难不成还真有要立他做太子的打算?

底下的人个个都是神色各异,四皇子的脸色都快扭曲了,脱口而出,“楚云扬被困狼群,他和楚云暖去救人了,现在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回不——”

永乐帝浑浊的目光里透露出一种阴冷和森然,“你说什么?”

四皇子一向都是极其惧怕永乐帝的。哪怕这时候,他已经命不久矣,他当时战战兢兢,“又不是儿臣一个人说的,所有人都知道。”?

永乐帝知道这一次秋猎会出事,所以他做了最周密的安排,不仅是让赵毓璟主管此次秋猎一事,更是在多处布下皇室暗卫,整个围场的一举一动都被他观察着,然而百密一疏,没想到他们没有对楚云暖下手,转头去对付楚云扬。

永乐帝很喜欢楚云扬,不仅仅是因为他跟楚明玥的容貌相似,而是因为他看的出这个孩子赤忱,那是一个和楚云暖完全不一样的纯白。他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出楚云暖入京之后一举一动都是有目的的,为保家族,为支持赵毓璟。他没有去处置楚云暖,不是因为他对楚云暖有多么多么的疼爱和宠信,而是因为,从头到尾楚云暖都没有犯过他的底线,他乐意,给楚明玥的女儿一个面子。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这丫头,有着和她母亲一样卓尔不群的能力,所以他便默认了很多事,也容许楚云暖带着世家,再次参与到夺嫡里头。

只是叫他不曾想到,会有人将手伸到最无辜的楚云扬身上,他的这些儿子,果然是一个比一个有本事。

永乐帝已经为命不久矣,他的愤怒,并没有被人看在眼中,尤其是刚从外头进来的赵毓泓,他往日的谦卑温和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他漫不经心的行了一礼,“儿臣见过父皇。”然后不等永乐的作答,便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用一种极其放肆的目光在大帐里逡巡着,如同视察自己领土的帝王。

永乐帝这一次离宫,只带了曹德庆,王石则是又在宫中稳定内局。曹德庆一向装聋作哑惯了,没得到永乐帝的指示,只当没有看见赵毓泓充满勃勃野心的打量,依旧尽职尽责的守在永乐帝身边。

永乐帝靠在一个软枕上,费力的抬着眼睛,打量这一个他陌生又熟悉的儿子。赵毓泓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曾经最除太子以外,最让他的得意儿子。许久以前,在太子走了以后,他也动过让这个儿子继承大统的主意,然而后来他查到的种种事情之后,便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主意。

永乐帝不说,不代表其他人能够允许赵毓泓如此无礼的模样,四皇子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呵斥一声,“十弟在做什么,居然对父皇如此不敬!”

赵毓泓这一次不在收敛自己对权力的欲望和野心了,他仿佛没有听到四皇子的话,用一种完全不屑的态度忽视了对方,慢悠悠的上前走到永乐帝身边。

四皇子被如此藐视,脸都涨得通红,这是愤怒。

赵毓微微俯下身子,“父皇龙体如何了?哦,不过儿臣也看的出来,没有神医医治,你这龙体,可也是快速的腐朽下去。那些毒虫,都是儿臣精心培育的,不知道父皇觉得如何?”

辛毅被他派人引了出去,如若他在,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的算计到永乐帝?

永乐帝是因为被衣服上的毒虫咬了之后,才导致现在病危,赵毓泓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四皇子自觉得自己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大声呵斥道,“赵毓泓,一这个不忠不孝的逆子居然敢对父皇下毒。”他立刻朝永乐帝跪下,用一种期盼而又恶毒的目光看着赵毓泓,掷地有声道,“请父皇立刻处置了他!”

赵毓泓原本一直在盯着永乐帝的目光,这个时候终于舍得分一丝给在旁边说的慷慨激昂的四皇子。仿佛是恩赐,仿佛是嫌弃,又仿佛带着丝丝缕缕的杀意,刘惠妃心头一惊,下意识的起身按住儿子,然而已经晚了。赵毓泓幽幽道,“四皇子谋杀父皇,拖出去,押往天京候审。”

随着他这一句话落音,无数铁甲侍卫从大帐外冒了进来,他们一个个手持利刃,身上带着铁血的杀气,叫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赵毓泓是有备而来,根本就不怕他们知道永乐帝是被他杀的,因为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得死。

“父皇,您觉得儿臣的决议可正确?”?赵毓泓面带微笑,就像是一个最孝顺的儿子一般?

永乐帝一声冷笑,随手那个手表的茶杯砸了过去,“逆子。”

到这个时候还逼他,想要用着四皇子的性命,来逼他妥协,逼他写下传位诏书。永乐帝的心肠最是冰冷,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儿子,轻而易举松口把皇位传给这个人。

赵毓泓被茶水泼了一脸也满不在意,从袖中掏出帕子漫不经心的擦拭着脸上的水渍,带着温和笑意的面孔完全阴沉下来,“父皇在等人来救驾吗?精武卫,金翔已经被我的人拖住了。晋阳军是你亲手所建,它的战斗力如何,相比你是清楚的,精武卫再所向披靡,恐怕也不提三万晋阳军的对手。”

晋阳军也属永乐帝亲信部队,然而没有人料到,这支军队竟然会被赵毓泓给收服了。

永乐帝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并不说话。

四皇子现在面如土色,刘惠妃和裴德妃将两人更是惊讶的什么话都说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是三公之女,一个是藩王之女,又如何不知道,一旦晋阳军被收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皇城之中第一道兵力被赵毓泓控制,意味着他即将以这支军队作为最大的支持,成功问鼎皇位。

一时间这两人看着赵毓泓的目光充满着复杂之色。

百里萱,从贵嫔到和妃,她们没有一个人将她看在眼里,没想到她的儿子,确实如此有本事。

在大帐里的一群大臣,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些人投靠了赵毓泓,说着什么众望所归,天命之子之类阿谀奉承的话。

顾公梅始终一声不吭,他是保皇派,在永乐帝不曾下旨立谁为太子之前,他绝不站队!更何况顾公梅知道,未来最有可能继承的大统的人,是谁都可能,唯独不可能是赵毓泓。虽然顾公梅不知道,为什么永乐帝前后对赵玉红的态度,会变化得如此迅速,但他知道没有皇帝的支持,赵毓泓并不可能力压贵族和世家,问鼎天下。

夜深千帐灯。

霍清华极其不雅的叼着一根不知名的草,翘着二郎腿躺在一处高高的草垛之上。

不远处两支军队正在厮杀,精武卫的确是号称军中之神,可蚂蚁多了咬死大象,金翔带过来的精武卫只有五千余人,哪儿能扛得过三万晋阳军,强行突围了几次之后,依旧无法进入营帐之中,金翔最后只得带人退下。他憋着一肚子火气来到霍清华身边,低头看了看这个没有正行的平南王府继承人,江源府一战成名的霍清华。

霍清华跟他的几个哥哥不同,他就像是一个纨绔少爷一样,压根就没有一点身为统帅的自觉。

“哟,金统领怎么过来了,不继续突围去救驾了?”?霍清华揶揄道。

金翔没有理他。

站在这个位置能清楚的看见晋阳军的情况。

这一支军队是当年永乐帝亲自组建,拥有大齐最精良的装备,可以说和精武卫是不相上下的,他们训练有素的在营帐里巡视着,不露出一分破绽。这样金翔觉得十分苦恼,根本就攻不进去,也不知道陛下那里如何了。

营帐里,各家女眷都战战兢兢地缩在一起,她们哪怕再愚蠢也知道变天了,一个个的都不敢吱声,更不敢点灯,瑟缩在角落里期盼着这一场腥风血雨赶快过去。

不同于她们的恐惧,宋茜如却是激动万分,只觉得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终于要到来了。宋家不是看不起她与人为妾吗?只要赵毓泓成功,那到时候宋家定然会支持她,只要她当皇后,就不算是辱没宋家的名声,那时候木念云也会被她死死踩在脚底下,终日给他卑躬屈膝。宋茜如忍不住笑出声呀,只觉得美好的未来在冲她招手一般。

木念云那边却不如她喜气洋洋,她呆坐在床上,一脸怅然若失。此事之后,是成,总归不是她的荣耀,是败,她便要和赵毓泓一同赴死。想她木念云曾经也是闺阁娇女,如今却所嫁非人……

御帐里,赵毓泓的行为已经发展到逼迫永乐帝写退位诏书了,然而永乐帝始终不为所动。赵毓泓愤怒之下连拖了好几个大臣出去,就地斩杀,希望以此来逼迫永乐帝。为帝者,素来心狠绝情,更何况死了一个大臣,还有千千万万的人补上来,永乐帝只当没有瞧见。然而底下一群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分分劝说永乐帝立赵毓泓为太子,一个个的舌灿如莲,夸耀着赵毓泓的种种好,仿佛方才如修罗一般,已经打算逼宫弑父的人不是他一样。

永乐帝十分了解这着大臣奴颜媚骨的模样,可这个时候却忍不住寒了心,贵族官员们,只要家族不倒,他们便能长治久安,所以谁当皇帝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永乐帝深深看了一眼他们,已经将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家族深深刻入脑海里,如此没有节气的家族,如此小人,如何能在朝为官?

永乐帝心中杀意正盛,还在劝说的官员顿觉齐备一凉,只当是摄政王的杀意有茂了几分,劝说永乐帝的语速都加快了,是希望摄政王能够满意。

赵毓泓果然满意。

这一群大臣虽然是墙头草了一些,可是若能在此时说动永乐帝回转心意,那倒也是有几分用处的,不过就算是他们说服不了永乐帝也没关系。他有军权在手,赵毓璟又葬身狼腹,天京的赵毓廷最是孝顺自己的母亲,有裴德妃在手,他还有什么可怕。

赵毓泓现在可以说是意气风发,“父皇,你已经老了,该退位让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