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先帝遗诏,参见陛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赵毓泓的命令,一群人一拥而上,平南军护主心切,随即而出,跨刀与铁靴如巨浪击岩,厮杀一片。

?晋阳军人数虽然占大部分,但是平南军已在不知不觉中将整个大帐围拢,长戟一致对外,让晋阳军一时不好靠近。

赵毓璟不曾回头,伸手往后一挥,帐外喧哗声方才退下,“你可还要拿下本王?”

他手一滑,覆在精瘦腰际刀柄上,似有挑衅,昂起头颈,月光照得一双眸清幽无比,唇角噙着一丝笑。

赵毓泓眼皮一抽,这才知道赵毓璟直是有备而来,就在方才,他还不曾将那区区几千人的平南军放在眼里,而现在这一群人,却是轻而易举的扼住了他的命脉。皇位之争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彻底底的爆发了,这两人之间,非争个你死我活,众皇子在这一场风波之中,就跟一个看客一样,却也不同于一个完完全全的旁观者,他们浑身每一块骨骼都是紧绷着的,战栗着。

?楚云暖很闲适,她幽幽道,“先帝,曾留下一道遗诏。”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了她身上。

此时相争不过是为储君之位而已,一旦明确谁是储君,那谁就能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位置上,略胜对方一筹。

楚云暖突然间就明白了永乐帝写下这封圣旨的意图,他恐怕是早就料到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才率先留下诏书,避免大齐内乱,至于选在祜寿围场,也是为了在赵毓璟身份暴露之前,让天京的贵族,不至于成为他的一个威胁。用乐的如此苦心孤诣,不仅仅是为了,让赵毓璟能够顺利皇位,同样也是为了让大齐不乱起来,让虎视眈眈的外族可趁之机。永乐帝想到了很多很多,唯独没有料到自己会横死,会死在赵毓泓手里。赵毓泓一直觉得永乐帝待他不好,连个皇位也不曾传给他,可他也不想想,若不是他突然间对永乐帝下手,这件事情,永乐帝会替他瞒住,瞒一辈子,天下人谁都不会知道他赵毓泓是魏王之子。

楚云暖镇定自若,颇为不舍的砸碎了手里半成品的玉簪,从中间将一小卷折叠的十分整齐的纸张拿了出来,“先帝遗诏。”

赵毓泓早就有所怀疑,觉得永乐帝肯定将传位诏书给了楚云暖,他曾在楚云暖住处里里外外的搜了一遍,都不曾发觉一丝蛛丝马迹,他还以为是自己想错,如此看来他果真没有猜错。永乐帝对楚云暖的重新是有目共睹的,为此也没有人怀疑遗诏为何会在她手里。

翰林院的宁大人亲自上前接过圣旨,一字一句的看完,他脸上的神色很惊讶,而后迅速把圣旨递给其他人。这一次为了避免出现方才的情况,一群人十分郑重的看了又看,又让宋昉鉴别过笔迹是否作假之后,刚才敢肯定圣旨之上所说内容是真。一行人神色格外复杂的看了赵毓璟一眼,而后齐刷刷俯身下拜,“臣等参见陛下。”

永乐帝已然去世,传位诏书在手,赵毓璟如今差的不过是一个登基大典,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率先坐实赵毓璟的身份为好。

几个在朝中举足轻重的老城都承认赵毓璟的新君身份以后,诸位皇子都是一脸懵的,这反转未免也太快了些,方才还说未来新君是赵毓泓,现在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赵毓璟。

赵毓璟其实也是有一些茫然的,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阿暖手里,竟然有父皇的传位诏书,而且还是立他为帝的诏书,这惊喜实在是太大了。不过既然有遗诏证明他是名正言顺的,那么赵毓泓便是一个乱臣贼子了。

赵毓璟能想到,赵毓泓自然也能想到,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投降,就算赵毓璟为了彰显仁慈,不要他的性命,最后也只是终身圈禁,在四四方方的王府里度过一生,如此的话,他宁愿去死!赵毓泓冷笑一声,“本王才是父皇钦定的未来帝君,赵毓璟你和楚云暖两人假传圣旨,忤逆先帝遗旨,该当何罪?”

“是真是假公道自在人心。”楚云暖也不过说了这样一句话,而后便也不欲和他都做辩驳,此时已经是赵毓璟的主场,与他没有多大干系。

赵毓璟依旧笔直地站于大帐之内,右手放于佩剑之上,脊梁笔直,薄唇轻合慢启,一字一顿道,“该当什么罪,圣旨是真是假,你心里应该有数,再说了,你赵毓泓弑父在先,才是罪该万死。”

宁王惟恐天下不乱插口道,“瑞亲王有一句话可说错了,赵毓泓不是弑父。”

众人的目光移到他身上,难道他这是要保赵毓泓?

宁王不疾不徐的说道,“赵毓泓非我大齐皇子,父皇也不是他的生父,又何故说的上弑父二字?依本王看,弑君之罪是极其合适的。”

早在方才赵毓泓真假着皇子之事已经搁置一边,听宁王此时言语便是要将此事做实,其余皇子当即附和。再如何永乐帝是他们的生父,他若是真的因病而去拿也就罢了,可偏偏据曹德庆所说,永乐帝是死于赵毓泓之手,他们拿会愿意饶过他。?

这些都是已经成年皇子,手上或多或少都握有一些实权。赵毓泓原本的计划是拉拢,现在看来只能全部斩草除根了!他面皮一紧,无端端肃穆而又森然,他举起手里的长剑,喝道:“来人!”他指着十四皇子几人,“将这几个目无尊上谋逆之臣抓起来!”

赵毓璟冷笑,“你还真当晋阳军所向披靡呢。”

他举起的手臂往下一压,帐外的人得了令,无数人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两方军队摄影迅速缠斗在一起。一边是永乐的精心组建的晋阳军,一边是镇守边关多年声名赫赫的平南,然后便是身为天子近卫,可以以一敌百的精武卫。

帐外杀声漫天,赵毓泓却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毕竟晋阳军的武器是他从鲁班门运来的精品,不可能轻易败给这两支军队。

霍清华仿佛天生就该生在战场上,他一上了战马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像一柄锋芒毕露的一利剑,势如破竹的直插敌人心脏。金翔面露赞赏之色,如此才是平南王府男儿的风采!

大帐里气氛很凝滞,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赵毓泓还没有听到外头传来晋阳军获胜的消息,他气息竟有点不大稳。

夜色渐深,帐外的灯火更亮了,晋阳军只怕已经背完完全拖住,或者是剿灭。赵毓璟心中更是稳妥了,他再在迟疑,站起身上前一步,“你投降吧。”

赵毓泓稳住心神,冲他一笑,“你得意的太早了。”,他霍然从袖中拿出一柄火统,指着靠她最近的楚云暖,“都往后退!”

这是来自鲁班门的神兵利器,众人都略有耳闻,只不过鲁班门一向不出售这种东西,赵毓泓是从何处得来的?楚云暖金丝圈椅上,脊背挺得笔直,眼皮都不曾掀一下,只是凉凉道,“你还是小心些,若是走火便不好了。”她只是好心一句提醒,而赵毓泓确实更靠近她,将那冰凉的统管状物置于她的头上,楚云暖眼神里有一丝厌恶,耳边赵毓泓的声音,“都退后!”

投鼠忌器,所有人都往后退,留出中央一片空地。

赵毓璟眉目阴厉,全然没有想到赵毓泓竟会出此下策。他手掌紧紧蜷起,牙齿也咬得紧紧的,“你不要再反抗了,今日你就是插翅也难飞。”?

“是吗?”赵毓泓轻笑一声,随着他的话音才落,大帐外一阵惊叫,伴随着呼啸而来的倏倏声响,还有重物倒地的声音。顺着半开的帘子,能清楚地瞧见外面的情况,空空的围场内,半空飞着点着的箭矢,明亮的箭头划破夜色呼啸而来,射到一旁的平南军和精武卫中,刹那间死伤无数,霍清华和金翔两人喊着让他们躲在两边低洼之处。从这个方向,可以清楚看到箭矢是从南边山头上射过来。

难怪,赵毓泓笑得如此轻松,还敢挟持楚云暖,原来是留有后手。都说狡兔三窟,像赵毓泓这种狡诈的人,又如何不会做好两手准备,倒是他失算了。

大帐我已横尸数百,有的人身上还燃着火焰。

大帐内沉得犹如静止的湖水,赵毓璟目光幽幽,却死死盯住遭遇后迁至楚云暖的那只手,“你倒是聪明的很……”

余下的话赵毓璟也没有明说,想必他也听得懂,聪明的知道用楚云暖,他的软肋,来威胁于他。

今日成败,在赵毓璟尸骨不曾找到之时,他已经有所预料,不过参半而已。他早就做好了一系列应对方法,其中就包括用楚云暖来威胁赵毓璟。楚云暖的身份真的是一个很好利用地方,上可威胁赵毓璟,下可震慑于楚家,有她在手中,楚家万贯家财,还不是易如反掌。

大帐外,箭雨渐密,平南军依旧在躲避,根本就顾不得这边。赵毓璟抿唇握拳,面无表情,“放了楚家主,本王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

赵毓泓暗嗤一声,“你当我傻还是你傻?现在楚云暖在我手里,我哪怕要你去死,你恐怕眼睛都不眨一下。八哥,真瞧出来你这样冷心冷情的一个人,竟然还是个痴情种。”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异常温柔,脸上更是带着笑意,而眸光中却是冰寒一片。“把遗诏烧了。”他冷声命令道,这是唯一能够证明赵毓璟名正言顺储君的证据,只要毁了它,赵毓璟便不可能名正言顺继承皇位。

赵毓璟目光冷静,穿过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大大臣,落到其中一个老臣手中的圣旨上,那老臣下意识把圣旨往后一藏。

他手臂抬起,“拿过来。”

“陛下,此事不可!”老臣死活不愿意将遗诏拿出来,且不说遗诏一旦被毁,赵毓璟无法登基,就是其他皇子也会伺机而动,这对大齐来说是一场灾难。

赵毓璟却不顾及这么多,他身长玉立,俊眉修眼间冷肃一片,不过是一个遗诏而已,楚云暖现在备受威胁,叫他如何能够安心。他再度重申:“拿过来!”

他这一生,汲汲营营的事情太多了,见识过的阴暗也太过残酷,楚云暖是他一生唯一可见的光明和温暖……那怕是要他用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去交换,他也觉得,甘之如饴。

赵毓璟是关心则乱,完全忘记了十三的存在很是固执的要求烧毁遗诏。楚云暖偏了偏头,出冲着赵毓璟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稍安勿躁,而后对着赵毓泓笑道,“你有一件事恐怕不清楚。”

她是不可能,让人烧了那道圣旨的,她亲手拿出来的东西,不会让人随意毁了,更何况,那是永乐帝对她信任的真实写照。如今剑拔弩张的形式,楚云暖有些不放在眼中,她微笑,峨眉婉转,自信飞扬,却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你恐怕失望了。火统的确出自于鲁班门,可鲁班门,是由我楚家在背后支持的!”

赵毓泓瞳孔一动,想到了什么,手指竟然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

楚云暖哼了一声,当初南堂再度内乱,她在那边布置了很多,也除掉了楚家最后一个内奸。她伸出食指移开指着自己脑袋的火统,验证了他的猜想,“这东西不能用。”

过了这么久,当初布下的一步棋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纪家当初受赵毓璟,最后却另投他主,唯赵毓泓所用,可是他们从不晓得,他们手里所谓的秘方根本就不完整。由这一份不完整的秘方炼制出来的钢材,都是残次品,当初用这些残次刚才打出来的武器,便是如今赵毓泓手里所依仗的一切。唐祺曾经也说过,因为当初打造武器的钢材达不到一定的标准,所以这一把火统初次使用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后来不仅不能够伤人,而且还会自伤,想必从赵毓泓拿到火统开始,并不是第一次使用。同样的,从十万大山里运送出去的刀剑,的确是锋利无比,但是多次使用之下,极易折断。

赵毓璟突然间也想到了当初南堂叛乱、还有那一批武器一事,顿时便松了口气,可是他的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赵毓泓。

“楚家主对南堂掌控果然是令人发指!”赵毓泓咬牙切齿,不知是夸奖还是愤怒。

楚云暖缓缓起身,转头,压下火统,微笑:“过奖了。”

赵毓泓的确堪为人才,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数次对渗入南堂,其中一次还是光明正大的得了永乐帝的允许。若不是他是魏王血脉,永乐帝定然是会立他为储君的。

眼见楚云暖脱离危险,赵毓璟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人拉到身后紧紧护住,不留一丝空隙。赵毓璟如此重视楚云暖,直叫一旁的老臣皱起眉头,他们多次想要说话,但观此情景,也知道不是进谏的时候。

这为帝者需冷情,新帝对楚云暖实在是过了些,而这楚云暖又出生世家……世家重嫡庶,不重男女,日后朝堂恐会再生风波。

赵毓璟瞳仁泠泠,已经掩饰不住杀意。

“你想要杀我?”赵毓泓嗤道,“若我今日有个意外,函谷关恐怕是要门户大开了。”

函谷关是大齐和北堂交界之处,当初司徒睿回归北堂,兵反在即,由骠骑大将军周天寿前往镇守,半年又余未得消息。他还以为司徒睿放弃了,如今看来恐怕是两人之间达成某种共识。

赵毓璟脸庞肌肉震颤,如若函谷关失守,北堂大军便会挥军南下,他这是用大齐的江山社稷来威胁自己!“你这是在恐吓本王,函谷关不止周天寿一个统帅。”

赵毓泓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可周天寿却是执掌帅印的主帅。赵毓璟,这江山我得不到,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他神色间一片疯狂偏执。

重人心头一惊,不知该如何反应。

赵毓璟冷冷一笑,赶尽杀绝的心思更重了几分,原本他也没有要赵毓泓性命的意思,想必父皇也是如此,否则生前就会要他死。只可惜父皇一片心意,赵毓泓不懂,竟然还敢伙同北堂对大齐不利,这人绝不能留了!他上前一步,一把拽起对方衣襟:“你果真是个疯子。”

赵毓泓只觉得他在一用力,自己的筋骨就会断裂,“我一死,便立刻有人会千里传信,不知道你这未来皇帝的,有没有时间准备和北堂开战,能不能护得住大齐的江山社稷?”

此举已是釜底抽薪,彻底断了自己的退路。

赵毓璟手劲一猛,骨骼嘎嘎直响,赵毓泓气息一紧,脸色涨红,渐而泛紫。他一字一顿,凑到他耳边道,“周天寿是本王同意派到函谷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