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技高一筹, 登基为帝/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齐三分之一二的兵马都在他手里,周天寿当初去函谷关一事,也由他亲手推动,他如何能不知司徒睿会反,所以在当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错,周天寿的确是执掌帅印的统帅,可函谷关五万大军中未必不会有人与他意见相左。沙场之上刀剑无眼,周天寿意外身亡,自然有人接替他的位置!

楚云暖主意到赵毓泓神色发生了变化,那是惊讶,她心里头一动。早在江源府暴乱之后,赵毓璟就已安排府下十八谋士往函谷关而去,揽门客武将无数,更让霍清华把平南军中最骁勇的武将海德善派了出去,如今海德善恐怕早就在函谷关站稳了脚跟。

赵毓泓脸色发白,他以为的万全之策却在此时不堪一击,不过他还有后手,只要赵毓璟今日死在这里……“你决胜千里又如何?这四周弓箭手无数,你插翅难飞!”赵毓泓拉送了衣领,刷刷刷后退好几步,从腰间拿出一个东西,朝着空中一扔,瞬间一朵精致的红云在空中绽放,随即消失。

楚云暖看到这一幕,皆是瞳孔一缩,如若赵毓泓的人手如果再次赶过来,今日他们定然无法安然无恙的回京了。

“弓箭手,给我准备,射杀!”赵毓泓赤红着眼睛,怒吼的说道。

此时的赵毓泓,已经不去管,用这么多的兵力,只是去围剿一个赵毓璟是不是划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不狠心一些,让赵毓璟活着离开,那才是一个最大的祸患。

哪怕他登上了皇位,也不可能做的安稳。

这时,原本在大帐的秦王等人,看到这等厮杀的情况,完全选择了素手旁观,躲在角落里。

宁王赵毓筠握紧拳头,阴沉着脸,看着厮杀在一块的兵马,心中想着,打吧,斗吧,最好弄个两败俱伤,也好让他捡一个便宜。

抱有相同想法的人,可不是只有他一人,就连九皇子赵毓璜此时的脸上也是紧绷着,面无表情,低垂着头,坐在椅子上,让人看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和计较。

而在大帐之外,随着赵毓泓下达的射击的命令,原处山川里有无数带着火光的箭雨飞出。密集的箭矢就如雨点一般,朝着霍清华等人射杀而去。

嗖!嗖!嗖!

无数箭矢,从四面八方同时射向而来,帐篷原本易燃,火箭射中之后,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祜寿围场里火光漫天。

霍清华和金翔两人瞬间改变了战略,不再是随意的和晋阳军颤抖,而是三三两两组成队形,一方负责厮杀,一方负责掩护。

赵毓璟一手护着楚云暖,杀了一名士兵,抢过一把刀,步伐沉稳的一步步的向着外面走去。

即便此刻,被重重包围,而且还是处在劣势一方,可是,却是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慌乱,冷静霸气,气势惊人。

就这时,帐外传来激扬马蹄声,伴着一阵响动,九皇子赵毓璜脸色一变,出帐查看,只见有大批人马停定在大帐外面。

一个少年郎披着斗篷,一人下马,瞥了一眼围场上的横七竖八的尸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惶恐,阶下抱拳道:“属下见过王爷!”

孙勉站在下方,身后的两万鬼军威风凛凛。

孟玫的目光一下子穿透人群,落在华子靖身上。

孙勉抱拳:“山上三千狙箭手均以清剿完毕,请王爷示下。”

孙勉带军前来第一个拜见的便是赵毓璟,所有人都知道,赵毓泓这是大势已去。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识到,这一位不显山不漏水的瑞亲王手底下掌握的具体实力,全大齐赫赫有名的三支军队居然掌握在他手中,哪怕是没有永乐帝的遗诏,凭他这等实力,也依旧可以问鼎天下。

赵毓泓颓然坐于地上,他带来的军马尽数被除,如今他已经孤立无援,他哈哈笑了一声,瞧着站在中央众星捧月的赵毓璟,忽然觉得特别讽刺。从小到大,在宫廷之中他和赵毓璟都是一样的,都不惹人待见,可他始终觉得自己比赵毓璟好,因为在暗地里永乐帝待他十分好,几乎是先太子不相上下。先太子死了以后,他觉得自己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当然事实也是这样,可是后来他没想到一道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流言蜚语,毁了他所有的一切!

魏王之子,他很多年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生父不是永乐帝,可他却不想承认,他是魏王的儿子,此之一生他一直在隐瞒这个秘密,然而他不曾知道,在他即将功成名就的时候,他费心尽力埋藏着的不堪真相,竟然会被永乐帝知道,真是因为如此,永乐帝毫不留情的将他从心目中继承人的位置踢了出去,将所有的一切留给赵毓璟。他凭什么,就凭他在永乐帝心中白月光的楚明玥身边长大,就凭他是先皇后的儿子?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赵毓泓再如何不甘心最后被抓了下去,关押起来,等待新帝登基之后再行处置。

十月初,新帝继位。

庄严的礼乐声高高扬起,充斥在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之中,古朴的礼乐如同潮水一样,蔓过红墙金瓦、雕梁画栋,最后激荡在大殿前的白玉阶上,无数大臣跪在地上高呼万岁,气动山河。这片声音激荡如流,落在身上,仿佛将整个人都捧到了云端之上,这是一个男人最尊容不过的时刻,他终于站在了天下所有人的最顶端,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一样俯视芸芸众生。?

楚云暖站在原处,望着一身大裘冕的赵毓璟,十二旒冕冠之下她看不清对方的神色,只能瞧见金色的阳光下,他一身庄严肃穆。

十二道擂鼓之后,钟乐齐鸣,笙箫高亢,祭天结束,登基大典也礼成了。

隔着一道又一道的人群,赵毓璟捕捉到楚云暖的身影,冲她温温和和一笑。

这一刻,楚云暖心中仿佛涌动着什么,曾经种种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眼前晃过,最后却变化成如今声势浩大的场面,她低声笑了,最后一丝执念也荡然无存。

曾几何时,她不曾见证过赵毓璟荣耀加身,却因为他最后的庇佑,让自己得以离开那个肮脏污垢的北国,所以她这一生不遗余力的帮他,愿他达成所有的愿望。现在她成功了,她觉得自己终于是还了赵毓璟的恩惠,终于让自己,从前世无望的泥沼中脱身而出。

这一刻,她浑身畅快不已。

一方碧蓝的天空,明镜高远,无一丝云彩,旧的时代结束,属于赵毓璟的辉煌正式开始。

所有的典礼结束之后,官员退去,赵毓璟从高高的台阶下,缓步而来,他浑身气势斐然,是那般尊贵,他身上十二章纹饰的大衮服,满是庄严肃穆的色彩,衬托得她英俊非凡。这是权力带给他的魅力,不由自主的叫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

赵毓璟握住楚云暖的双手,脸上露出一个很不符合他此时身份的傻气笑容。他十分不重身份的拉着楚云暖踏上这一道象征着皇权的九龙玉阶,遥遥指着远方,挥斥方遒,这座皇宫仿佛是匍匐在他脚下,他就像是九天之上翱翔的巨龙。

楚云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层层叠叠,隐约可见金黄色仪仗顶端星星点点的璀璨,日光浓郁的如同黄金一般,将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点指的更加耀眼。楚云暖仰望着这一方天空,回头笑道,“原来在这儿看到的风景,果然是不一样的。”

这是整个天京城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整座皇宫,乃至于整个天京城都匍匐在脚下,渺小的如同蝼蚁,这是权力的味道。

高高的玉台之上,年轻英俊的帝王紧紧握住身旁女子的时候,“阿暖,五年之约快到了。”他脸上带着笑意,语气温柔如水,“你瞧,我成功了。你放心,日后不会再有人对楚家不利,你可以不必守在楚家了。”

璀璨的阳光照耀在楚云暖的身上渡上一层绚烂的颜色的,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确实是,几乎是在一眨眼的瞬间,五年就快过了,回想起当初在嘉陵城她定下这个约定的情景,只觉得物是人非。这一座皇宫,于帝王而言,是权力,是他们的居所,可于她而言,却如同囚笼。

楚云暖何尝不明白,赵毓璟称帝之后,就等于断送了他们之间的姻缘,因为她这一生,是不可能与人共侍一夫!北国之中,她所经历的厮杀太过惨烈,那些没有硝烟的战争,时至今日还让她头皮发麻。她是真的不愿意再投身在这些争斗之中,堵上自己孩子性命和将来!

她不是怀疑赵毓璟对她的心意,而是因为她知道处于这个位置,赵毓璟必须安抚百官,安抚贵族,他们家族的女儿是定然要入宫的……她自己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了,这一生,她绝不会再忍气吞声地活一遭。

赵毓璟注意到楚云暖有些晃神,他轻声问道,“阿暖,你怎么了?”

楚云暖摇摇头,“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有些东西,是个深入骨髓无法改变的,就像她的自私,她的自卑……她无法光明正大地要求赵毓璟做到曾经司徒衍对孟莲承诺的六宫无妃,也同样无法让自己,继续其接受一段不完整的感情和婚姻。

自从他称帝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变了,饱含敬畏带着畏惧,就连当初那些避他如蛇蝎的贵女们,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把目光黏在他身上,更是有人说是小时候和他一起长大。

笑话!他是在南堂长的,和他青梅竹马,从来都只有楚云暖一个人而已。但是从那些人的目光里,赵毓璟也明白了一些什么,他不需要她们锦上添花,而且他根本就不爱供人玩赏的掌上花,他只爱能和他共进退的凌霄花。

赵毓璟郑重其事的承诺,“阿暖,你要相信,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嘉陵城中娇憨刁蛮的少女,如今挥斥方遒、翻云覆雨的家主,她一点一点成长,阿暖也陪着他一步一步历经腥风血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比楚云暖更懂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楚云暖对他那般重要。

“阿暖,你是我的唯一。”他这一句话说的很轻,耳根子都有些泛红。

楚云暖眼神几有着动容,她突然间笑得眉眼弯弯,“毓璟,也是我的唯一。”他这一生之中唯一的救赎,唯一的希望。?

高高的玉阶之上,这一对的年轻男女依偎在一起,他们的心,也没有一瞬间想现在这般那般靠近!?

他们靠在一起,背后云海翻腾,这是一个新的时代。

新帝登基后诸事繁忙,按照惯例便是大赦天下,免除三年的赋税徭役。除此之外,昭帝赵毓璟为彰显仁义,并未杀了赵毓泓,而是封他做了平王,然后效仿永乐帝当年对待魏王的举措,将其流放猪呀,未得帝召,终身不得回京。三日后,赵毓泓及其家眷,在天子近卫的押解下前往珠崖。宋茜如疯疯癫癫,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前往苦寒之地,多次要求宋家接她回去,不同于她的吵闹,木念云则是很心平气和的上了马车。

三皇子秦王赵毓廷从龙有功,往上进了一阶,特赐封号为荣,并同意荣亲王将德太妃,讲德太妃从宫中接出,于荣亲王府中奉养。至于当时在祜寿围场内乱时于天京城中兴风作浪的各大贵族,家产充公,流放三千里。至于蒋裴两家,则是继续在国公位置上,虽说是没有再进一阶,可到底是保全了自身,昭帝对他们是十分看重。至于诸皇子,各自赐了封号,安排了职位,往各部门派过去。

草堂之上百废待兴,流放了许多兴风作浪的贵族之后,朝堂上一瞬间空出了很多位置,各大贵族子弟几乎是摩拳擦掌,托关系的托关系,想要在其中谋一份好差事。昭帝却是极其雷厉风行,将大齐各处政绩十分卓越的官员调回京城任用,其中最惹人注意的当属顾州。顾州南堂任冀南郡任职不过三年,如今回京,便官拜户部尚书,一手执掌户部,几乎跟他的父亲是平起平坐。?

昭帝知人善用,抬举了大批寒门子弟为官,如今朝堂上不再是贵族的一言堂昭帝如此举措触犯了贵族利益。然昭帝手握重兵,是掌了实权的皇帝,为人又十分强势,比当初永乐帝,更进一步。加上当初流放贵族一事太过凶残,生人勿近,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如此,他们也不敢,再继续触怒龙颜,只得默认这些寒门子弟在朝为官。不过这些从各处调来的官员,能力的确是十分卓越,不到三个月朝堂之上便焕然一新。这些官员不同于贵族只是为自己家族谋利,他们是真正深深的为国为民,忠心于皇帝一人。如此一来,昭帝手中权力更大,完完全全实现了高度中央集权,等贵族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切已成定局,昭帝权力比先帝时期还要庞大。

赵毓璟虽说是忙的脚不沾地,可每日依旧会抽出时间陪陪楚云暖。楚云暖的能力卓尔不群,完全不亚于朝堂之上的任何人,赵毓璟很多事情都会和她一同商量,偶尔间有几次楚云暖还会跟他一同上朝。这一举措,顿时让许多大臣忧心起来,就怕楚云暖牝鸡司晨。

暗地里有无数大臣,曾经直谏过赵毓璟,楚云暖听了几次也觉得十分烦躁,渐渐的,也不愿意去朝堂上凑。可饶是如此,这些大臣又怕楚云暖将来独宠后宫,于是又马不停蹄地要求赵毓璟选秀,充盈后宫。

霍清华便是此次,他们推举出来进谏的人选。

霍清华的却是最早投靠赵毓璟的人,如今的他已经晋封平南王,在朝堂之上也是极有地位和威望的。陡然间被诸多大臣委以重任,他推脱不过,便求见了昭帝。

宣政殿中,楚云暖和赵毓璟同坐在龙椅之上,她漫不经心的翻阅着奏折,偶尔间还提出一些意见。

霍清华见状不由自主的眉头一挑,“臣霍清华,参见陛下。”

赵毓璟对和霍清华是很温和的,叫他起身之后,吩咐内侍搬了楠木的圈椅给他坐下。霍清华坐下之后,目光依旧在楚云暖身上游移,楚云暖拿着朱砂笔,在奏折上随意地画了几下,她的姿态十分自然,显然往日也是这样做的。霍清华的心顿时重重一跳,“陛下,这些奏折都是朝中大事,让楚家主翻阅批奏恐是不好吧!”

楚云暖手中毛笔一顿,掀起眼皮子,有些似笑非笑。

霍清华成为平南王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当初他们两人之间相处的也还算愉悦,没想到继朝臣之后,再一次冲她而来的人会是霍清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