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是死、是降?/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Y国著名水城,傍晚时分,天空乌云密布。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倾盆大雨。

国际机场外,倪初夏左手推着行李箱,右手摘下装bility的墨镜,抬起头望着天空,来得不是时候啊?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家大哥的电话,冗长的“嘟”声后,电话自动挂断,修剪精致的眉毛微蹙,垂眸细想,拨了电话预约出租车。

等车过程中,大雨势如破竹般落下。

嘭嘭嘭——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响,引得正在躲雨的人大声尖叫,各国语言肆起。

我去,不会这么倒霉吧!

倪初夏神色变了变,都说Y国正处于暴乱时期,她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差,所以才敢这个时候过来。

“让开、让开!”

一群身着黑色正统西装的男人,手里握着枪支,厉声呵斥。

倪初夏听到他们口中所说的‘让开’是她所熟悉的母语,赶忙扔了箱子跑到一边,和一群人挤在一起。

就在她以为安全时,那群人又去而复返,为首的径直走到倪初夏跟前。

那人站在倪初夏跟前,手习惯性地覆在腰间。

倪初夏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目光落在他的腰间,看到手枪的轮廓,眼眸瞪地大大的,心里有些犯怵,却不敢轻举妄动。

男人脸上从眉间到唇角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右手握住枪柄,眸光闪过一丝精光,“华夏国的人?”

他到底想做什么?

就算是华夏人又怎么样?难道他们仇视华夏国的人?

倪初夏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不动声色继续后退了两小步,笑脸已经发白。

“带走!”那人阴冷出声,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姓厉的,今晚凌晨我在老地方等你,迟一分钟我杀一个!”

“你们放开……呃……”

倪初夏话还未说完,便被那人用枪柄直接敲晕,彻底昏死过去。

夜,渐浓。

此时,倪初夏五花大绑被关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求生无门,求死……她怂。

逐渐适应了黑暗,倪初夏注意到屋子里除她之外,还关了不少人,只是他们都已经不再挣扎,目光呈现呆滞状态。

自醒来,已经过去很久,却没有一个人进来,静的只能听到屋内人的呼吸,和……好似是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

这么说她是在海上?

回想被打晕前那人说的话,因为恐惧她记得不太清,但大致知道那个男人是在隔空喊话,那么这些人和自己来自一个国家。

想到只针对华夏国的人,倪初夏已经开始脑补,绑架他们的不会是有仇华倾向,想虐杀他们吧?!

她不过是来旅游的,运气怎么能这么背。

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想见大哥,很想……

嘎吱——

破旧的门被打开,微弱的光亮照射进来。

亮光虽弱,但倪初夏一直在黑暗中,突然接触到却是刺痛了眼睛。

“老大说带走。”

带走?要去哪里?

倪初夏见到几道黑影过来,看身形都是男人,她惊恐地挣扎,不让他们触碰自己。

而被关押的人也都在挣扎,眼中满是惊恐。

“都给我老实点,否则开枪毙了你们!”

“婊子,给我安分点!”一人粗鲁地拽起倪初夏的头发,将她拖出了屋里。

由于嘴巴被堵上,她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疼痛、恐惧,只能自己忍着。

“呦~我说老三,你可悠着点,她好歹也是女孩子,可经不起你这么拖拽。”一道娇滴滴的女声传来,随后便是“噔噔”的高跟鞋声音。

倪初夏被女人扶起来时,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涌进鼻尖,呛得她眼泪直接飙了出来。

“你看,小姑娘都被你弄哭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伸手抹干了倪初夏流下的泪水。

倪初夏脸颊突然刺疼,企图挣开女人钳住自己的下巴。

女人手劲用力,看到她下巴上的血迹才罢休,嗓音忽而变冷,“带到甲板上。”

“是,娇娘。”

话落,倪初夏整个人被他扛起来,上了几次楼梯,终于感受到流通的空气时,被人直接扔在了地上。

靠!

倪初夏咬牙闷哼,她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死也得被他们弄残废了。

还未来得及看清四周,身边陆续有人被丢下来。

海风呼呼而过,睁开眼便见海水翻滚,浪若是再大,都快直接扑打到船上。

“呜……呜呜……”

倪初夏一双眼睛充满了惊恐,她不懂自己千里迢迢从国内飞过来,怎么就遇到这档子事情了?

她要回去,一定要活着回去。

“松开她的嘴,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说什么?”不远处男人坐在躺椅上,唇角扬起玩味,手上把玩着手枪。

听到男人的声音,倪初夏眸中一怔,是他?

他就是绑她来这里的刀疤男!

“是,老大。”刚刚扯拽倪初夏头发的男人得令,上前勾住绳子把倪初夏嘴里塞的东西拿出来,恶狠狠地说:“臭婊子,给我仔细说话!”

倪初夏本就觉得委屈,被他这么一凶,更加委屈,嚎叫出声,“你才是婊子,你全家都是。”

“你……”

“老三,退下。”男人抬手定在半空中,让那人离开,目光悠悠看向倪初夏,语气阴冷,“若你们今天不幸死了,记得去找厉泽阳。”

“嘭——”

一道枪声响起,子弹直接穿过倪初夏的耳边落在船杆上。

倪初夏小脸吓得煞白,身子不由颤抖,“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等会就要赴黄泉了。”娇娘妩媚一笑,目光落在她下巴上的血痕,笑得更欢。

这个小姑娘长发飘飘,脸比男人的手还要小,虽然没化妆,但那双眼睛眨动时,却是极为勾人,呵……

这样的狐媚子留下来不是威胁自己的地位?

好在大哥心思并不在此。

娇娘收回视线,直接歪坐在男人腿上,“大哥,等会他来,你想怎么对付他啊?”

刀疤男冷哼出声,伸手推开娇娘,起身踱步走到甲板上,目光紧盯着倪初夏,“你不怕死?”

抓过来的俘虏,听到枪声都会尿裤子,这个女人也就脸被吓白,还敢质问他们是谁,胆子挺大啊。

倪初夏见他和自己在手说话,壮着胆子说:“你说的那人我都不认识,他肯定不会为了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出面的,你……不如放了我们吧?”

倪初夏原本就白净的脸现下已然是煞白,但被绑的人只有她能说话,不管怎么说也要为自己争取活下来的机会。

“放了你们?你们的生死就在他的一念之间,祈祷吧。”

男人大笑起来,大手一挥,手下的人出动,将被绑的人用绳索绑在船舷上。

海上狂风怒号,乌云已经遮了半边天。

离海港停靠的船五百米处,是一艘驱逐舰,它正缓缓驶来。

舰上,男人身着军装迎风而立,光线昏暗,看不清他的脸。

“头儿,被绑的人现在都在那艘船上,是否要派快艇去救他们?”

说话的人是裴炎,他看向男人,见他冷峻的脸透露寒意,心里拿捏不准他的意思。

男人目光幽深转暗,看向停在海港处那艘船,嗓音带着哑意,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攻上去。”

“头儿?”

裴炎似乎没料到男人会下这样的命令,有些惊讶。

“你家头儿让你下令你就去,能出什么事?”一道痞痞的男声传来,走过来与男人并肩而立,“泽阳,为了一个影刹,真打算牺牲他们?”

厉泽阳眸光扫过,寒意染着不耐,“必须抓到影刹,至于他们……不是还有你?!”

“得,我是医生又不是神医。”那人无奈开口,而后将视线落在深色海面上,见裴炎已经带人上了舰艇,眸色转深。

忽而,一道火光亮起来,海水伴随人的尖叫声响起。

船舷被震碎,被绑的人在海水的冲击下,被狠狠摔在甲板上,倪初夏也在其中。

她被海水呛得,肺都快被咳出来,嘴里还全是海水的咸腥味,难受极了。

“靠,老大,他们竟然真的不顾这群人的生死,开火了!”

“大哥,我们怎么办?火力根本不如他们……”娇娘说话不在娇滴滴,很严肃。

影刹看着不远处快速驶来的驱逐舰,眸光猛地阴沉下来,“真是小看他了,在Y国都能弄到军火!”

眼见船已经被火力攻的差不多,影刹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他的手下已经开始慌乱,有的甚至直接跳海欲要游上岸。

嘭——

一声巨响,船上剧烈抖动。

倪初夏顺着响声向那处看,在见比她所在船还要大两倍的舰船时,不由咽了口水,她没做梦吧,怎么有种拍科幻大片的感觉?

紧接着,一群人登船,手里端着枪,身着军装。

待他们上船之后,分站两边,面色敬畏。

舰艇上,男人跨步走来,浑身散着寒意。

“厉泽阳——”

影刹恶狠狠出声,眼中杀气十足,恨不得冲上前和他决一死战。

“裴炎,松开他们。”厉泽阳看了眼地上被绑的人,吩咐出声。

“是,头儿。”

裴炎派人救下人质,安排他们登舰。

厉泽阳将视线悠悠落在影刹身上,轻吐薄唇,“是死、是降?”

雨滴落下,配合着黑漆漆的海面,一丝光亮都没有。

倪初夏跟着那群人准备登舰,路过男人身边,刚巧听他说出这四个字,偏头朝他看去,黑暗中只能看到他脸庞的轮廓,刚毅冷硬。

就在此时,船突然晃动起来。

倪初夏脚下一滑,直接摔出船舷,慌乱之际,伸手拽住不明物体,下秒便撞上一堵肉墙。

------题外话------

没错,唐唐新文挖坑了~

爱唐唐、爱文文大美妞要点击收藏哦~

凡是冒泡的美妞都会奖励XXBB,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