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发生什么事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双极其妩媚的眼里染着疑惑和不安,修剪精致的眉毛不由蹙起,巴掌大的脸上也恍若无血色,显然没有从刚刚的遭遇中缓过神来。

她微微眨了眼,出声问:“曼曼,发生什么事了?”

岑曼曼双手握着方向盘,白净的脸上有些忧愁,“初夏,就如你听到的,倪伯伯被抓,现在珠城各大媒体为了挖那些边角料,都守在公司和别墅外。”

岑曼曼和倪初夏两人结识于小时候,从小学同伴到大学同寝,关系极为亲密。现在倪初夏家中出事,作为好友,岑曼曼自然焦急,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倪初夏沉默了一会,拿起手机开始浏览珠城各大日报,之后便将手机放下,眉宇间满是震惊。

“初夏,你先别急,现在只是立案调查,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会开庭的。”趁着红绿灯,岑曼曼将手覆在她手上,轻声安慰。

“我爸是不会涉嫌非法集资的,整个倪氏集团在那里,足够他不愁吃穿一辈子,他根本没有理由做这样害人害己的事情。”倪初夏坚定开口

即使报道上是这么写,但没有见到倪德康之前,她是不会相信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嗯,我也相信倪伯伯。”岑曼曼点头应着,“我先送你回倪家,其余的都等回家再说。”

倪家别墅,毗邻江边,风景很好。

倪初夏和岑曼曼进了别墅,倪家管家倪程凯迎来,“大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倪程凯额头浮起薄汗,抬手擦干额头上的汗,将两人迎进家中。

再不回来,怕是倪家就要散了。

“程凯叔,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倪初夏让下人把行礼送回房里,跟着倪程凯来到客厅。

“是,大小姐。”倪程凯连忙点头,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如实说出来。

倪氏集团,是经营建材的大型公司,除去向各地厂商供应建材外,还包括了大型工厂,但就在近段时间,公司谈成一笔大生意,不是说对方给的钱多或者要的货多,而是这笔生意的买方是政府采购部门,这算是对公司的一种肯定,也能对外打响知名度。

只是——

合同签过后,工人罢工,工厂无法运转,货物自然交不出来,本来这也不算大事,可谁知有人向质检部门举报,倪氏建材不符合标准,这事曝出来,倪氏股票下跌,合作方纷纷毁约。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倪德康也不知得罪了谁,竟然也被调查。

听完倪程凯的这番话,倪初夏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她大学学的并不是经济方面的,所以很多都是一知半解,但却是了解,如果不尽快解决问题,倪氏面临的是破产,而倪德康也可能被判刑。

“柔儿,东西都带齐了吗?”别墅二楼传来一道女声,声音有些尖锐,听在耳中会不舒服。

“妈,该带的我都带上了。”另一道女声传来,语调轻柔。

没一会,两人拎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她们身后还跟着十五六岁的男孩。

“娟姨,你和妹妹这是做什么?”倪初夏从沙发上起来,目光清冷落在两人身上。

“呦,是初夏回来了,别怪娟姨没给你提醒,德康前阵子就察觉到不对劲,说是他若是被抓,就让我带着孩子离开国内,这事情越闹越大,我看不走也不行了。”

说话的是黄娟,穿着黑色连衣裙,四十岁的人,因着妆容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

“姐,爸爸的确这么说过,你也收拾东西赶紧离开吧。”倪柔开口说。

人如其名,身材娇小,长得也很柔美。只是,娇滴滴的模样,却是令人生不起喜欢。

“夫人,二小姐,你们……”

倪程凯一脸震惊,根本没有料到这两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路?老爷还没有被判刑,一切都只是在立案调查,这两人还有没有亲情可言?

“程凯叔,让她们走。”倪初夏面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目光平静地看着黄娟,轻吐出声,“只是你们给我记住,今天是你们主动离开倪家,他日若想再回来,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瞧你说的这话,我们也不过是去外面避避风头,等事情过了,自然得回来。”黄娟眼珠转动,心里已经在打着小算盘。

倪德康这家伙这些年虽然对她们都挺好,但存款和家中的财政大权她可是一点边都没摸到,想来是要留给倪初夏和那个和他断绝父子关系的倪明昱。

现在他自身难保,倪氏也怕是要破产,她已经把家中能变卖的全数变卖,这些钱也足够让他们娘三用上一段时间,以后的日子再说。

“呵……”

倪初夏只是冷笑,看着他们离开倪家,才算明白什么叫树倒猢狲散。

“初夏,你没事吧?”

岑曼曼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两人做的实在是过分,黄娟怎么说也是倪伯伯的妻子,就这么带着孩子离开,把摊子甩给了倪初夏。

“我没事。”倪初夏说完抿了抿唇,眸光流转光亮,倏尔沉了下来。

她说过,她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离开倪家,至于再次回来,绝没有那么简单。

“初夏,现在这个时候是想办法了解情况,倪伯伯那边能见一面是最好。”

岑曼曼一直在珠城,要比倪初夏知道的多,冷静分析。

“我相信爸是不会平白无故地挪用资金,肯定是有人陷害。”倪初夏双手紧紧握拳,愤懑开口,“妈的,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一定把他抽筋剥皮!”

“这里还有佣人在,你的名媛形象别毁了。”岑曼曼见她元气十足还能骂人,也就放下心来。

要说珠城名媛,自然是属倪家的大小姐倪初夏最出名,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闺秀的风范,优雅如斯。

岑曼曼突然想起媒体曾写过的一句话,‘能让倪小姐在外人面前生气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

不了解的人称她为名媛千金,了解的却知道她最擅长的就是、装。

------题外话------

唐唐这个月在鲜花榜上,厚脸皮来求花花~

爱你们,么么哒~

看出女主的属性了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