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你这背后谁挠的呢?/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区大院专门隔开的将军楼,两层别墅,自带小花园,年代久远。

客厅内,除了两把红木椅,便是古色古香的书架,摆着古董珍品。

“二少爷回来了!”

还未看到人,洪亮的声音便传来了。

紧接着,从后院走进也是一身军装的男人,五十岁上下,眉眼硬气逼人。

“裴叔,爷爷呢?”厉泽阳甚微地颔首,目光环视四周。

“老爷和老夫人刚吵一架,正闹别扭呢。”裴勇瘪了瘪嘴,有些忍俊不禁。

听及此事,厉泽阳一向淡漠的眉宇舒展开,心里也有些无奈,“我晚些时候再来。”

等在院外的穆云轩见他这么快出来,不解道:“厉老爷子见你没伤没残,竟然没逼你娶妻生子?”

“皮痒了想挨揍是吗?”厉泽阳警告看向他。

“三十岁了,还想打光棍?”穆云轩幸灾乐祸笑着。

其实像厉泽阳这样常年在部队,三十来岁没老婆的人大有人在,但厉老爷子每次回来都会死命催促,唯恐他打一辈子光棍。

“你比我好哪去?”厉泽阳目光鄙视看向他,从他身边走过,离开将军楼。

“嘿,我比你小,你都不急我急个屁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长这么大还没遇到真爱,哪能就这么跳进去?!

一路上,穆云轩的话都没停过。

两人走进军区里的室内游泳池,穆云轩还未停下,“泽阳,我说你和那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长得真勾人,尤其是那双眼睛……”

厉泽阳眉宇间染着不耐,狠厉看了一眼,不留情面一脚将他踹进泳池。

瞬间,世界都清净了。

“噗……厉泽阳,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哥差点呛死了!”要不是他常年和厉泽阳混在一起,早就习惯他的手段,换做其他人早没命。

男人自顾站在岸边,不紧不慢将军装解开,纵身扎进泳池里,身影矫健。

“啧啧,你这背后谁挠的呢?够精彩啊!”穆云轩的注意力被厉泽阳后背的抓痕吸引,靠在泳池边抬手摩挲下巴,一副侦探查案的架势。

“看够了陪我游两圈。”即使最隐私的事情曝出来,他的面上也没有异样。

两圈过后,穆云轩趴在泳池边缘,喘着粗气,“哥不干了,你简直不是人。”

“没用。”厉泽阳上岸,拿了毛巾擦拭身上的水渍。

“你和我说说那晚的情况,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太好奇了,看着后背的红痕,这么多天都没下去,看来战况挺激烈。

男人瞥了他一眼,明显不相信。

“你可要想好,要是不说我可就亲自去问她了。”见软的不行,穆云轩转变策略。

“你敢。”厉泽阳眼睛眯了眯,狠厉看着他。

“我还没怎么样就护上了?”

穆云轩也上了岸,一屁股坐到男人身边,笑得贼阴险。

“那晚她被下了药,迫不得已为之。”最终还是说出来。

“那也是你赚,别弄得你吃了多大的亏一样。”穆云轩用胳膊撞了他一下,眼神暧昧。

没谈恋爱直接上床,够前卫啊。

那女人长得足够漂亮,还是珠城人,啧啧,看来这段时间有看头了。

厉泽阳别开视线,不置可否。

虽然那个女人粗鲁了点,但不得不承认那晚的确挺难忘。

“云轩、泽阳,看到裴炎就知道你们回来了。”一道清丽的女声传来。

穆云轩身形一怔,下一秒钟恢复正常,脸上挂着笑容,“于美人来了,漂亮不少。”

“就知道嘴贫。”来人穿着白大褂,化着淡妆,约莫二十五岁。

“恭喜毕业。”看了眼白大褂上的工作牌,厉泽阳出声。

“谢啦,怎么样,我穿白大褂不输你吧?”于潇对着穆云轩眨了眨眼,俏皮可爱,像是没长大的小女生。

“哎,你怎么总喜欢跟着我后面转呢?想到又要和你共事,就难受的厉害。”穆云轩摇头,一脸苦恼,乍一看还真像遇到大的难处。

“去你的,不要脸。”

于潇不客气拍在他后背,佯装生气,“还是泽阳好,话少不招嫌。”话落,看向厉泽阳,“这次回来要还出去嘛?”

穆云轩目光黯淡,将视线强制从于潇身上移开。

“不定。”男人穿戴整齐后,对着她颔首,“还有事,让云轩陪你,先走了。”

于潇看着他离开,目光划过失落,脑海中却依旧盘旋他那笔挺傲然的身姿。

“别看了,早没影了。”酸溜溜将话出来,拿着毛巾走进更衣室。

“喂,你说他这次会留下来嘛?”于潇也不避嫌,跟着走进去。

“大姐,这是男更衣室,虽然我们很熟,但也别这样,我害怕。”穆云轩不想回答她的话,生硬转移话题。

“切,又没看点。”于潇白了他一眼,转过身。

两人离开游泳池,路上不时能遇到纠察队。

“穆云轩,你这次陪他一起出去,有发生什么嘛?”厉泽阳对谁都冷冰冰的,她也只能通过别人知道他的事情。

“发生太多事情,你想听什么?”穆云轩伸懒腰,眼睛眯起来,看起来很慵懒。

“我都想知道……”

“于潇,每次任务都是机密,你最清楚不过。”穆云轩冷下脸,情绪不佳。

“又是这样莫名其妙生气,我走了!”于潇气呼呼地离开。

她就是想知道厉泽阳的事情,不爱说算了!

这边,岑曼曼将车停在倪氏建材附近,和倪初夏一起下车。

“倪伯伯有交代要从哪里着手吗?”想到倪初夏大学专业是摄影,就觉得犯怵,这可是偌大的公司,不是小时候玩的过家家。

“没有,我爸让我尽快出国避风头,看来是不想要倪氏建材了。”倪德康铁了心要这么做,害她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公司情况。

“初夏,我看你也别插手了,有方副总在,公司暂时不会有事。”她担心这里面有阴谋,尽管倪初夏一直很聪明,但是商场可是和那些富家小姐的勾心斗角、争奇斗艳不一样。

“岑曼曼,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老娘指望一个外姓的人打理公司,倒不如去泰国做变性手术!”倪初夏伸手做出SayNo的姿势,随后拨了拨头发继续向前走。

------题外话------

厉先森:不许去泰国,不许变性!

倪初夏:关你鸟事?

厉先森:还真和我有关。

作者君:都不许争,她去泰国变性,你也去呗,还是一男一女,完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