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哼,傻逼一个/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老娘指望一个外姓的人打理公司,倒不如去泰国做变性手术!”倪初夏伸手做出SayNo的姿势,随后拨了拨头发继续向前走。

岑曼曼抿唇一笑,她总能用简单粗暴的语言说出令人信服的道理。

“初夏!”

韩立江从车上下来,快步追赶倪初夏。

听到他的声音,倪初夏眉头不悦皱起,“你来做什么?”

“初夏,那天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叶雨已经没有联系了,你…会相信我嘛?”见她停下来,韩立江眼里划过亮光。

昨天倪初夏走后,他就开始后悔,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竟然在最后关头出事。

虽然倪氏建材正处于难关,但并不影响它在这一行业的影响力。娶她,就等于得到了半个倪氏,这样想来,拉下脸面并不亏。

“相信?”倪初夏勾了勾唇,漂亮的眼睛染了笑意。

“初夏,整个珠城都知道我们即将完婚,我爸的意思是找时间向媒体公开婚期,我相信倪叔叔也会希望有人能照顾你。”他企图说服倪初夏,在他心中,她依旧是温柔端庄。

至于那天,他把归结为受到了刺激。

“是吗?”倪初夏眨了眨眼,“韩伯伯不会觉得我们倪家拖累你们嘛?”表情略有些担忧。

“当然不会,你知道我爸一直很喜欢你。”韩立江听她语气担忧,松了一口气,“初夏,你要是没意见,记者招待会就安排在三天后。”

“立江哥,给你添麻烦了。”倪初夏语气很淡,目光浅浅落在一处。

“不麻烦,只是……这几天如果有记者采访你保持沉默最好。”想到刚刚从公司出来的那群记者犀利的问题,不由黑了脸。

“这个是当然。”倪初夏收回视线,轻声说:“我先去公司,立江哥也去忙吧。”

岑曼曼看着韩立江离开的背影,心里默默为他点灯,又一个被倪初夏的外表哄骗的人啊!

刚刚她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看到韩立江脸上不时浮现笑意,就知道他要倒霉,给的甜头越多,付出代价越大。

“初夏,韩立江来干嘛?”岑曼曼问。

“哼,傻逼一个。”倪初夏轻嗤,踩着高跟鞋走进公司,“三天后的记者招待会,我会送他一份大礼。”

岑曼曼跟在她身后,嘴唇咧开。这份大礼,她倒是挺期待的。

倪氏建材占据了写字楼的三十二、三十三层,倪初夏坐上电梯,径直来到三十三楼。

一层楼被隔成数个办公室,其中坐着各部门经理。

“这位小姐,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副总方旭办公室门外的秘书从格子间走出来,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噗……咳咳。”岑曼曼没忍住笑出来,在倪初夏警告的眼神下收敛了些。

“倪德康是我爸,让方旭出来见我。”倪初夏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撂下这句话后,便踏着高跟走到会客室,舒服地坐下。

“初夏,你别这么横,搞得你爸是李刚似的?”自岑曼曼跨进倪氏建材,她的笑就没停过,实在是觉得倪初夏句句都戳中笑点。

“别废话,你现在在岑南熙那里上班,待会方旭要是说些什么,记得和我解释。”倪初夏晃了晃手机,身子端坐起来。

方旭的秘书办事很有效率,三分钟后倪初夏已经和方旭面对面而坐。

“倪小姐,秘书没见过您,见谅。”男人西装革履,约莫三十岁上下,常年浸淫商场,让他气场很足。

“当然。”倪初夏勾了勾唇,双手环胸看着他,“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会不一样。”

方旭眉头拧起,多年来的经验,自然是知道倪初夏说出这句话的意思,“这是当然,毕竟倪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很难让人忘记。”

“你和我说说倪氏现在的情况吧。”倪初夏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

倪氏建材姓倪,是当年倪德康夫妇加之林瑶的人脉一手创办的,在她没同意之前,不会让它易主。

“工人罢工的事情还没完全解决,质检局来查质量,将仅剩的成品全数收走,现在倪氏已经亏空。”工人罢工,单子被拒,成品也被收走,倪氏内部的资金流转已经停滞,员工的工资也都没发,如果不解决资金问题,只会恶性循环。

倪初夏皱起眉,这些很浅显的她能听懂,反正情况不容乐观,“明晚岑南熙会举办商宴,你和我一起去。”

方旭愣了一下,见她面色并没有异样,也就没多想,点头应下来。

这些天,他为了资金的事情算是愁坏了,倪德康不知得罪了说,珠城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倪氏,更别说那些一向以利益为重的商人。

岑南熙是商人,他举办的宴会只邀请对他有利的人,倪氏自然被排除在外。正愁错过一次绝佳的机会,机会就送上门了。

离开倪氏建材,倪初夏让岑曼曼回家办正事,自己则打车回到倪家别墅。

入夜。

岑曼曼来电,说是邀请函的事情已经解决,明天只要美美哒地进场就行。

将商宴的地址和时间发给方旭,又从柜子里挑选出一件未穿过的礼服,倪初夏才躺到床上。

从国外回来,她就没睡过好觉,整天忙得和陀螺一样,比她远足去拍摄还累人。

因为太累,躺在床上没一会,她便沉沉睡过去。

翌日。

倪初夏从睡梦中惊醒,时间是上午九点钟,扒拉头发起床洗漱。

之后,便让倪程凯开车送她去军区医院。

珠城军区医院。

病房内,倪初夏坐在病床边,垂眸认真地替床上的人削苹果。

“夏夏,你老实告诉瑶姨,你爸是不是还没出来?”林瑶面色恍白,但那双眼睛却是如炬,岑曼曼的话根本骗不了她。

“瑶姨,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休息,别操心。”倪初夏笑了笑,将手里的苹果递给她,“我去外面转转,不许瞎想,知道吗?”

林瑶只得无奈叹了一口气,她这身子怕是好不了了,如今连帮她的能力也没有。

走出病房,倪初夏漫无目的地转悠,看着过道行色匆匆的人,又觉得无聊。

“嘿,美女,咱们很有猿粪啊!”贱贱的男声从身侧传来,令倪初夏一阵恶寒。

------题外话------

嘿,美女,咱们很有猿粪啊!

倪初夏:傻逼一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