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先生,请你松手/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紧随其后,待走到倪初夏身边时,表情淡漠地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动作一气呵成。

仿佛这么做,在正常不过。

“我看到的是,你撞了侍者才令酒泼到这位小姐身上。”厉泽川率先开口,余光瞅见自家弟弟的动作,眉头微皱。

据他了解,厉泽阳从不多管闲事,更没做过怜香惜玉的事,今晚两样都占全了,有点意思?

李娜脸色煞白,向后退了两步,“厉先生,刚刚您被人包围,怎么会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抵死不承认。

这次宴会聚集各大商界精英,她来就是想结识这些人,因为发生刚刚的事情,几乎吸引在场人的注意,她承认就等于自毁前景。

一众人的注意被厉泽川的话吸引,以至没有人注意到厉泽阳所做的动作。

当事人却极为排斥,拧眉想脱掉衣服,却不料他的手依旧按在肩膀上,令她动弹不得。

“先生,请你松手。”极力维持形象,平复此刻的心情。

厉泽阳垂眸看了她一眼,随后将视线淡淡落在一处,恍若没听到她的话。

“你给我放手!”自以为是的男人,她这么狼狈被媒体拍到还能打同情牌,这一个两个男人维护她虽说是好意,但却打断了她后续的计划,烦人!

厉泽阳眼睑微动,不动声色松开手,退到一边。

“初夏,衣服都湿了,穿上吧。”岑曼曼见她要脱下衣服,按住她的手,对着她摇头。

“嗯。”瞪了身侧男人一眼,走上前将目光射向李娜,“在座的想必都认识厉先生,他怎么会撒谎?”

“是啊,这个女人胆子真大,竟然敢在岑家办的商宴上做手脚!”

“关键对付的还是倪家大小姐,她是出了名的温婉端庄,若不是她做的,也不会揪着她不放。”

“挺好奇厉氏珠宝集团的总裁为什么会帮她说话?两人认识吗?”

“……”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绝大多数都是在指责李娜。

“初夏,李娜也不是故意为之,我替她向你道歉,好吗?”白夕语款款走过来,表情真诚。

“夕语……”

“她是小孩,做错事需要白小姐你强出头?”倪初夏暗自一笑。

不过是想借此机会让这些人知道她心地善良,顺便还能让李娜更死心塌地地为她当枪手,这么多年在国外倒是把心计学得有模有样。

“我……李娜是我朋友,我只是不希望看她太为难。”白夕语强忍心中不满,依旧温吞开口。

“既然白小姐和她是朋友,那么我要让她离开商宴,想必你也会陪着她离开吧?”倪初夏表情很淡,目光看向李娜,“不想太丢人就自行离开吧。”

今天重点是解决倪氏建材的事情,这些女人的计谋她没兴趣参与。

最终,这场闹剧以李娜含羞、白夕语不甘离开收场。

事情解决,人群也就散了。

“厉先生,谢谢你出面解围。”虽然是多此一举。

“谢错人了,我只是执行者。”厉泽川扬眉,言下之意,该谢的应该是厉泽阳。

倪初夏静默地看着厉泽川,抿了抿唇将视线移开,轻吐出声,“谢谢你了。”

厉泽阳目光凉薄,看不出此刻的情绪,只是平静回了“不谢”二字。

嗓音醇厚带着些哑意,落在耳中却让倪初夏心里一怔,回想也说不出这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微微颔首便和岑曼曼离开。

刚刚的小插曲不会影响到商宴,大厅内很快恢复,三五成群。

厉泽川望着倪初夏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抬手摩挲下巴,“你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

“……”厉泽阳瞥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

“开玩笑,那么认真做什么?”厉泽川伸手轻拍他的肩膀,“我可是你哥,别说话像对着那群兵一样。”听着烦人不说,总觉得回到了每年酷暑军区大院组织军训的时候。

“我先走了。”面对这样的宴会,厉泽阳一点兴趣都没有,倒不如训练能打发时间。

“哎,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倪初夏和韩家的大少爷有婚期,最近家里也横生事端,她、不适合你。”

在他看来,能和厉泽阳配对的女人一定是家庭背景简单,有温柔的女人。浸淫商界多年,阅人无数,倪初夏也绝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温婉无害。

厉泽阳深深看了他一眼,眼底波涛暗涌。

不适合?

这种事情又有谁说得准?

红鼎酒店外,岑曼曼陪倪初夏离场。

天气已经进入初秋季节,夜间微风吹来有些凉意。

倪初夏拢了拢披在肩上的衣服,“毕竟是岑家的商宴,进去吧。”

“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让方旭送你回去?”岑曼曼不放心她,倪初夏长相摆在这里,就写着大大的不安全!

“别唧唧歪歪了,老娘能出什么事情?!”白了她一眼,抬脚离开。

穿过红鼎酒店的院子,看到点心红光。

咔哒——

打火机的声响,微弱的火光却是令倪初夏认出了是谁。

“宴会还在继续,跑这来抽烟,你还真悠闲?”倪初夏双手环胸走到他跟前,扬眉开口。

“媒体怎么就看不到你这样呢?”岑南熙轻笑出声,猛吸了一口烟。

“缺德的事最好别做,小心生不出儿子。”

“呵……你这句话也把曼曼诅咒了。”对于倪初夏的冷言冷语,他也不恼。

“岑南熙,你这么贱曼曼知道吗?”倪初夏面色有些难看,气呼呼地问。

“她在我这里是小白兔,你觉得呢?”岑南熙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按在墙上,直起身子。

“人贱则无敌,相信你很快就难逢对手了。”倪初夏向前走了两步,“既然都在装,互不干扰最好。”

“这是自然。”岑南熙压弯唇角,“看在咱们都挺贱,指条明路给你,厉氏珠宝集团背后可是军区厉老爷子,找他帮忙准没错。”

倪初夏站在原地沉思,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帮自己,但若真能得到厉氏的帮助,至少倪氏建材的资金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意识到不对劲,倪初夏抬头看向已经走远的人,跺脚愤懑,气得牙痒痒。

岑南熙竟然敢骂她,这个梁子结定了!

------题外话------

叮——

只在台词里出现的岑南熙出现,喜欢他不?

唔,明天男女主戏份应该会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