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我为什么要去你家?/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氏集团,厉泽川兄弟两乘坐电梯下楼。

“你不是看上那姑娘了吗?刚刚怎么不表现?”厉泽川面露无奈,那么好的机会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不需要。”厉泽阳面无波澜,率先走出电梯。

倪初夏防范意识极强,倘若让她不受挫折签到合同,反倒会起疑。

“哎,我得到消息,明天韩家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不出意外是公布她和韩立江的婚期。”厉泽川觉得自己是操碎了心,一大把年纪,为了他也是够拼去打听小道消息。

“是吗?”厉泽阳眸光闪动,低声呢喃。

提及倪初夏,令他想到刚刚在电梯里她那一副见鬼的模样,怕是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一些事情,心情愉悦,唇角略微弯下。

“其实她选择和韩立江结婚也不错,至少倪氏有韩家的支持,一时半会不会破产。”他倒是要瞧瞧看上的人被人惦记着,还能绷多久。

“他们不会结婚。”厉泽阳嗓音醇厚,语气颇为坚定。

厉泽川见他如此确定,只是笑了笑,“妈和小姨一个小时后到珠城国际机场,一起去吧。”

厉泽阳颔首,与厉泽川并肩走出厉氏。

倪氏建材。

倪程凯将车停在了路边,看着公司外满围了大量身着工作服的工人,眼里满是担忧。

“大小姐,您别下去。”瞧见倪初夏开门下车,连忙出声阻止。

这群人被人煽动的,理智已经全无,这样贸然下车,被人认出来要出大事。

“没事的。”倪初夏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放心,推开车门走下去。

“让公司负责人出来,就算公司倒闭,也得把我们工资付清了!”

“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资本家,我一家老小都靠着工资生活,连续三个月不发工资是什么意思?”

“是啊,我在公司勤勤恳恳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竟然连最基本的温饱的都解决不了,还想压榨我们。”

“……”

不满和抱怨声此起彼伏。

倪初夏面色不好,跃过人群准备从侧面进入公司。

“你们看,她是倪德康的千金,我们找她准没错。”

不知是谁突然叫出声,原本还在围着保安的人群转而冲向倪初夏。

“啊……”

保安见情况不好,很快拦在倪初夏前面,但还是有几个大汉拉扯到她,将她推搡在地。

“倪小姐,你没事吧?”

方旭从公司里走出来,阴沉着脸将倪初夏扶起来。

“我不管你们是从谁那里得到消息,但当初你们签的合同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工资不是月结,而是根据工厂产量订货决定。”松开倪初夏,方旭走上前,西装笔挺,“如果你们再这么闹下去,警察来了,你们也讨不到一点好处。”

“去你妈的,难道要等公司倒闭我们还傻傻的等在家里吗?”

“我在的工厂都停工大半个月了,不通知我上班也不发工资,你们想抵赖吗?”

“别以为你们有点势力我们就怕你们。”

方旭的话显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让在场的群众情绪更加不稳定。

一时间,场面难以控制。

“倪小姐,先进公司,这里我来……”

嘭——

方旭的话未说完,废矿泉水瓶直接砸到他的后脑勺,气氛瞬间沉下来。

倪初夏瞳孔不由放大,目光扫向人群,直溜溜看着扔矿泉水瓶的人,心中难掩生气。

“还我们公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只是瞬间的安静,人群不时有矿泉水瓶、鸡蛋和烂菜叶砸过来。

“倪小姐,你现在还坚持不报警吗?”方旭的脸色铁青,可见那一下砸的很重。

“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些,您先回去,这群人没有文化,下手没轻没重,伤到您就不好了。”方旭示意跟在身后的人将倪初夏带走,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副总推脱不了责任。

“我没事。”倪初夏非但没有退后离开,反倒是走上前,“你们想要公道,我去向谁要,倪氏建材又向谁去要?当年我爸带着我妈创建倪氏受了多少苦才有公司的今天,他明白你们的不易,所以这么多年何曾亏待过你们,相反你们为公司做过什么?一出事就开始闹,我倪初夏把话放下这里,就算倪氏倒闭破产,属于你们的工资我一分也不会少你们!”

话落,人群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就在方旭和公司保安都暗自松了一口气时,烂菜叶和鸡蛋从拐角扔过来。

在他们未反应过来之际,一道军绿色身影突然闪过,高大的身躯见倪初夏护在怀中,东西全数砸到他背后。

倪初夏有些愣地站在那里任由他抱着,鼻尖萦绕那抹虽然只闻过一次却熟悉的气味,“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未问出口,厉泽阳将她的头按在怀里,目光凛冽扫了眼人群。

原本带头闹事的几人在见到他时,纷纷噤声不说话。

肩章是一颗金星和金色橄榄枝,少将!?

这样的身份摆在这里,在胆大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裴炎,处理一下。”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醇厚好听,胸腔的震动令倪初夏更加懵然,只得机械地跟着他离开。

裴炎得令,先是联系了珠城警局,然后收缴闻风赶到的记者所拍图片和录像。

有了他的帮助,方旭处理事情也方便很多,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

这边,倪初夏被厉泽阳带上车。

男人弯腰给她系上安全带,两人离得很近,近到她只要低头就能触碰到他的额头。

车行驶一段路程,倪初夏转头看着他,“刚刚的事谢谢你。”

厉泽阳眼眸微动,微乎其微地点头,继续开车。

“这是要去哪?”望着外面,这个方向还真不知道是去哪里的。

“我家。”厉泽阳面无波澜开口。

他家?

倪初夏睁大眼睛,她刚刚是受了点惊吓,但不至于耳背吧?!

“我为什么要去你家?”

厉泽阳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倪初夏美眸浅眯,眼里陡然闪过一抹警惕,“停车,我现在就要下车。”

别看他穿着军装人模狗样的,实则内心就是猥琐寂寞的老男人,她要是和他回家,不是羊入虎口吗?

------题外话------

wuli夏会跟着厉先森回家咩?

有奖竞答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