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算计你,我图什么?/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越想越生气,勾人的眼睛早就没了笑意,不满看着他。

“算计你,我图什么?”厉泽阳把玩手里握的结婚证,低垂着眼。

“当然贪图老娘的美色了。”倪初夏呶呶嘴,无声哼了哼。对于长相,她还是有些自信的。

“走吧。”厉泽阳无奈摇头,拿起结婚证轻敲她的头,不和她争辩。

话落,大步走向停靠的车旁。

“喂,你这人很讨人厌,问话也不回答,跟木头一样。”无聊、无趣,从开车过来到现在就没听他回答过一句她的问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话唠呢?!

坐上车,倪初夏还对刚刚的事耿耿于怀,撅着嘴看向窗外。

“安全带系上。”厉泽阳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轻敲提示。

倪初夏恍若无闻,就是不理睬。装酷谁不会啊,她也可以一句话不说。

厉泽阳抿唇摇头,眼里满是无奈,倾身靠近她,伸手替她扣上了安全带。

“你干嘛?”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却还是让倪初夏惊了一下,尤其是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心跳都漏了半拍。

厉泽阳静默看了她一眼,将目光投放在前方,“去哪?”

“医院吧。”倪初夏回过神,说完垂下眼,瑶姨应该已经醒过来,她想将自己的想法告知。

“嗯。”厉泽阳轻声应道,驱车驶向军区医院。

他的神色淡漠,即使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大事,也看不出有多大的变化。

倪初夏用余光能看到他的侧脸,亦如往常的冷硬刚毅,和那晚在船上看到的一样。冷漠无趣的男人,除了冷着脸就没其他表情。

手机铃声打破车内安静气氛。

倪初夏掏出手机,接通电话。

“初夏,昨晚电话怎么打不通?”电话那端,韩立江的声音听起来很焦着。

“手机没电了。”眼神充满轻蔑,语气无异。

“那就好。”韩立江松了一口气,“下午的记者招待会没忘吧?”

“没有。”

“初夏,今天的早报看了吗?”韩立江切入正题。

“嗯,看了。”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拨弄挂在内后视镜上的挂件,语气漫不经心。

“替你解围的人是谁,下午记者招待会要好好感谢他才行。”他已经派人去查那人的身份,不过一个模糊的背影想要查到还需要费点时间。

“他啊?”倪初夏偏头看向驾驶座,美眸浅眯闪过揶揄,“就一当兵的,刚巧经过倪氏替我解了围,我已经感谢过了。”

“嗯,那好,下午我去接你,好吗?”对于倪初夏的话,韩立江没有一点怀疑。

“立江哥,你忙着招待会已经很辛苦,我自己过去就行。”倪初夏婉言回绝,随意说了两句便挂断电话。

车子停在军区医院,倪初夏偏头见他面色不好,扬了扬眉,“我刚刚说的可都是事实,你是当兵的没错吧,至于感谢,我同意嫁给你难道不是最好的感谢?”

“……”

对于她迷一般的自信,厉泽阳已经习惯用沉默代替回答。

倪初夏下车向前走了两步,回头发现他还在车里坐着,大步走到驾驶座敲了敲窗户,“喂,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厉泽阳眸光闪动,黑眸深邃望着她,推门下了车。

两人来到病房,林瑶已经醒来。

“夏夏,你来了?”她扯出一抹笑容,不想让她太担心,“这位是……”

倪初夏上前挽住厉泽阳,乖巧依在他身上,笑得很甜美,“瑶姨,他是我男朋友,叫厉泽阳。”

“男朋友?”林瑶吃了一惊,前些日子不是已经决定和韩立江订婚?

“是啊,他是我大学时候军训的教官,我们很早就认识了……”

倪初夏脸不红心不跳编着故事,差点连当事人都相信了。

“这么说厉先生是名军人?”林瑶轻点头,看向厉泽阳的目光有些不同。

“嗯,您叫我泽阳就好。”厉泽阳眼睑微垂,收敛起身上的冷意。

“夏夏,你去水房打瓶开水来。”林瑶目光轻柔看向倪初夏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支开她。

倪初夏松开挽住男人的手,拿起水瓶朝门外走去,与厉泽阳视线交汇时,瞪眼示意他不许瞎说。

待她离开,林瑶看向厉泽阳,开口说:“我和夏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看着她长大,早就把她当女儿看待,看得出她很喜欢你,希望你好好待她。”

“我会的。”很显然,倪初夏的演技一流,成功骗过了林瑶。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够她烦恼,有人能陪在身边也好。”林瑶看着厉泽阳,欣慰一笑。

“您安心养病,我会照顾好她的。”厉泽阳的目光与她对视,真诚、认真。

……

倪初夏特地饶了远路去打水,又在走道磨蹭挺长时间,才推门进了病房。

病房内,两人见她回来,默契的缄言不语,表情如先前一样,令她猜不到他们都说了什么?

“瑶姨,昨天我和主治医生商量,决定送你出国治病。”国外的医疗水平比国内好,最重要的是在国外,林瑶很难能知道外界的情况,对她的病有好处。

“夏夏,我的身体怎么样我很清楚,这就是每个人的命数。”林瑶摇头,她的身体早就油灯耗尽,只是若走了,最放不下的还是她。

“我从来都不信命。”倪初夏坐在病床边,握住林瑶的手,“瑶姨,就当是为了我,应下来,好吗?”

小时候,她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人能像妈妈一样照顾她、爱着她,林瑶就是那个人,心里早就把她当作妈妈,怎么能接受她的离去?

林瑶用另一只手轻抚她的发,红着眼点头,“好,瑶姨还想看着夏夏穿婚纱的样子。”

倪初夏听她应下来,开心地笑了。

病痛的折磨令林瑶的精神很差,没说两句便睡过去。

倪初夏替她捻好被子,和厉泽阳走出病房。

“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去医生那里。”按照林瑶现在的身体情况,立即出国肯定有风险,得好好咨询医生情况。

倪初夏转身准备离开,手腕一阵温热,低头见被他握住,疑惑开口,“干嘛?”

厉泽阳垂眸看着她,薄唇轻启,“我陪你去。”

------题外话------

厉先森:算计你,我图什么?

wuli夏:当然是老娘的美色!

吃瓜群众:……

厉先森:不,是迷恋身体

wuli夏:……老流氓

字推第三天,美妞追文!追文!追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