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那是你以为/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拧眉看了他一眼,挣开手后,朝着医生值班科室走去。

敲门走进科室,见主治医生不在,正准备离开,却听女声响起,“泽阳哥?”

倪初夏顺势望过去,就见身着白色大褂的女人从位上起来,目光望着厉泽阳,有几分痴迷。

啧……女医生,还是个美女呢?

倪初夏下意识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望向身侧的男人,没料到他是看着自己,猝不及防间两人视线相交,眼底的戏谑未能及时收回。

厉泽阳眉头轻微一皱,不动声色收回视线,对着于潇颔首。

“你是泽阳哥的朋友吧,来找主任的?”于潇起身走过来,看着倪初夏,目光有些探究。

“嗯,我等会再来。”主治医生不在,倪初夏也不想逗留。

“你有什么可以同我说,等主任来了,我会转告他。”若是其他家属来找主任,她定然不会这么热心,但面对倪初夏,她能站在厉泽阳身边,不由自主就想接近。

“先谢谢了。”倪初夏展露礼貌的笑容,将想送林瑶出国的想法告知,详细地询问情况。

于潇也没有保留,将情况一一告知,甚至表示若是出国,她可以和国外这方面的专家联系,算是搭桥牵线。

倪初夏瞥见于潇胸口别的工作牌,美眸微垂头开口,“于医生,真的很感谢你。”

她的感谢是真诚的,毕竟在这方面,她是丝毫不懂,若是没有于潇搭桥牵线,时间方面会耽误挺久。

“你和泽阳哥是朋友,我帮你是应该的。”于潇回以微笑,目光似有若无落在厉泽阳身上,见他没多大反应,神色有些黯淡。

“那要好好感谢厉先生了。”手肘碰了碰身侧的人,勾人的眼眸弯下好看的弧度,眼底满是戏谑。

“多谢。”厉泽阳对着于潇点头,随后握住倪初夏的手腕,拉着她离开值班科室。

军区医院门口。

“这么急着拉我走,怕我这个正牌难为你的小情人?”倪初夏抽出手,站在原地望着厉泽阳。

厉泽阳眉头微蹙,对于她戏谑的眼神,调侃的语气,是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即使咱们领证结婚,我也不会干扰你的生活,放心好了。”倪初夏摆摆手,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上车。”厉泽阳明显不想和她在探讨这个话题,直接将她塞进车里,驱车离开医院。

“先说好去哪?我下午有些事情要处理。”韩家召开的记者招待会还是要露面的,至于如何面对记者,那就要看发挥了。

“什么事?”厉泽阳跳过倪初夏的问题,转头看了她一眼。

“老娘要去教训……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勾人的媚眼转动一下,划过狡黠,“厉泽阳,我发现你这人很坏?”

这货从来不透露他的半点心思,关于她的问话不是直接忽略,就是转移话题,啧啧……够阴险!

“带你去吃饭。”虽没看清她的表情,但听戏谑的声音也能知道,她一定又在心里编排着什么。

“咳……下午韩家召开记者招待会,我去看看。”见厉泽阳一直不温不燥,她这么咄咄逼人也不好,把行踪交代了。

“是吗?”按开车窗,将手搭在上面,另一只手扶住方向盘,薄唇轻吐,“不许去。”

“凭什么?”倪初夏眸光不善,显然对他的要求不满。

“凭我是你老公,凭这个。”下巴轻抬,指向摆放整齐的红本,极为干脆。

“呵呵……领证前咱们就商量好了,婚后生活互不干涉的!”倪初夏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修剪精致的眉毛都拧到一起。

“那是你以为。”别说商量好,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表过态。

卧槽!

见他眉头舒展开,眼底还染了浅显的笑,她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自从回到珠城碰到他之后,她就一直处在被人算计中。

“你个混蛋,我要离婚!”倪初夏瞪着美眸怒视他,抬手就要去夺结婚证。

眼尖,厉泽阳快速拿起红本,抬手举到另一边,“现役军人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

“你……”原来挖了坑在这里等着她跳呢?!

倪初夏气呼呼转过头,视线落在车窗外,情绪难以控制。

“倪初夏?”

“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不许招惹我,否则老娘咬死你!”倪初夏伸出手指指着厉泽阳,美眸中满是警告。

她真怕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就和这货同归于尽了!

若是岑曼曼在这里,见到倪初夏这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怕是会感慨,能让她破功的人终于出现了。

厉泽阳轻抿薄唇,眼底晕染的笑意更深,先前给人的冷漠感荡然无存。当然,光顾着生气怄气的倪初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

锦海餐厅门口。

倪初夏推开车门走下去,没顾厉泽阳,径自走了进去。

这家餐厅,倪初夏和岑曼曼来过一次,相较于规矩少的地方,这里每次来都要提前很久预约,这也是锦海味道正宗,她也不愿再来的原因。

“小姐,请问几位用餐?”服务员迎上来,手里拿着平板电脑。

“不好意思,她是和我们一起的。”叶雨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挥手示意服务员离开。

倪初夏美眸浅眯,语气冷淡,“谁和你一起?”

“倪初夏,严瑾也在包间里,既然碰到了就一起吧。”叶雨轻眨眼睛,柔声说。

严瑾?她回国了?

大学期间,她们宿舍一共四个人,除去自己和岑曼曼,还有两人就是叶雨和严瑾。

叶雨和严瑾学的是表演,所以两人走得比较近,但在临近毕业之际,因为一部戏的角色之争,两人撕了。

这才毕业一年,两人就和平相处了?!

“不用了,我等会还要去找立江哥,改天再聚。”倪初夏回以微笑,在提及韩立江时,声音刻意放柔了几分。

果然,叶雨在听到这话后,脸色骤然变了。

自那日她和韩立江的事情被撞破,她就再没有见过他,也深知韩立江的冷淡,都是因为倪初夏。

一口气憋在心里,闷得难受。

叶雨泪光闪动,红着眼开口,“我和立江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你要横插进来?”

------题外话------

wuli夏:呦,医生美女,不错吗?

厉先森:我能理解为你在吃醋?

wuli夏:吃你个大头鬼,老娘会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