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说话算数,不许耍赖/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严瑾走过来,眼里划过一丝鄙夷,对自己都能下狠心,果然是狠角色。

叶雨整理妆容和着装,将头发挡住脸颊,目光悠悠落在严瑾身上,“没办法,都是为了生活。”

若什么都不做就能穿金戴银、不愁吃穿,谁愿意整天算计?

严瑾眸光闪了闪,没有接话。

“严瑾,我现在还真有些羡慕你及早转行了,这个圈子水太深。”没有人捧,就算再努力也只能是三流明星,演丫鬟跑龙套。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紧紧抓住韩立江。

“你放不下。”严瑾一语道破,摇了摇头,“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有些事我没办法帮。”

叶雨眸中一顿,虽然心中不满,却并为表现出来,也是柔和一笑,“小瑾,我今天叫你出来只是单纯想和你聚一聚。”

严瑾低垂眼眸,轻声说:“如果一年前没有发生那件事,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但是现在,不会了。”那件事是她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你、好自为之。”

包间内,菜已经上齐,只等开动。

倪初夏拿起筷子夹菜,最后顿在半空,媚眼浅眯,又收回了手,“还是你先吃吧。”

她对厉泽阳一点不了解,那晚莫名被下药至今还心有余悸,谁能保证下药的人不是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他正气凛然,是军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可以选择不吃。”厉泽阳慢条斯理夹菜轻嚼,觉得有些好笑,该警觉的时候迟钝,这个时候倒是警觉起来。

“哼,厉先生算计人的本事我是鞭长莫及,吃一堑长一智嘛。”她可是没有忘记刚刚才被他算计过,难保不会有下一次。

唇角微乎其微勾起,厉泽阳夹起菜放进倪初夏跟前的碗里,“好好吃饭,就准你去记者招待会。”

“真的?”倪初夏眼睛发亮,见厉泽阳黑眸轻闪光泽,垂头将碗里的菜放进嘴里,“说话算数,不许耍赖。”

“吃吧。”接连帮她夹了菜,才收起筷子,动作娴熟,仿佛在正常不过。

良久,倪初夏发觉不对劲,什么叫‘就准你去记者招待会’?她有人身自由,想去什么地方还需要他来批准吗?

抬眸望向厉泽阳,见他安静的吃着菜,动作优雅,没有她想象中当兵的粗鲁样子,轻哼一声决定将这件事翻篇。不过,以后他要是再这么随意说话,绝对不放过!

一顿饭下来,吃得算尽兴。

两人走出锦海餐厅,厉泽阳微微颔首,示意倪初夏等在这里,他去取车。

“倪初夏?”

“严瑾?”倪初夏美眸浅眯,“你真的回国了?”

刚刚她还以为是叶雨随便编的谎话,没想到她和叶雨真的握手言和了。

“嗯,回来有些时间了。”所以,她也知道了这些时候倪家发生的事情,见本人并没太大变化,也就放心。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那时临近毕业,严瑾和叶雨大闹一场后,毅然决然出国,转眼一年多都过了。

“不走了。”严瑾应道。

不能再逃避了,放弃演员成为一名记者,为得就是能早日找到事情的真相,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见厉泽阳的车缓缓驶来,倪初夏勾唇微笑,“改天叫上曼曼,咱们再聚一聚。”

“等等……”倪初夏转身之际,严瑾握住她的手腕,从包里拿出文件袋,“我有东西要给你。”

“这是什么?”缓缓拧眉,倪初夏接过文件袋,心里升起疑惑。

“虽然不明白你为何还要选择和韩立江在一起,但这里面的东西或许有一天能帮到你。”

趁着严瑾说话之际,倪初夏拆开文件袋,看到韩立江和叶雨高清无码的限量级别照片,眼中满是诧异。

“为什么帮我?”

大学四年,她和严瑾走得并不近,可以说除了岑曼曼,她和谁都不近、不亲。严瑾手里握着这样的照片,按道理是交给叶雨才是。

又或者……毕业前发生的事情,严瑾并没有释怀?

“就当我是想报复。”严瑾笑了笑,目光和倪初夏相交,“快上车吧,再磨蹭车内的帅哥要下来揍我了。”

愣了一下,偏头看到厉泽阳表情淡漠,不满轻哼,“行吧,到时候再联系。”

上了车,倪初夏将文件袋摔在一边,漂亮的眼睛都快翻上天。

冷淡、无趣的男人,有她在身边,还是这副表情,哼!

车子发动,两人都未开口说话,一路沉默到了招待会现场。

距离记者招待会开始前半小时,韩立江的电话来了,铃声打破车内的沉静。

倪初夏掏出手机,果断调成静音扔到一边,放松地靠在座位上,显得漫不经心。

虽猜不透她的意图,但厉泽阳也未问出口,只是静默地坐着。

时间慢慢过去,倪初夏扬眉,偏头看向招待会现场外的大屏幕,“开始了。”

厉泽阳闻声看过来,屏幕上正在直播现场的情况。

“喂,证也领了,你难道不表示表示?”倪初夏手臂交叉端在胸前,美眸浅眯望着厉泽阳。

“想要什么?”眼睑略动,厉泽阳开口问。

“先前我说了,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倪氏建材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看着办吧?”

招待会已经开始,她势必会把韩家得罪死,好在还有厉氏集团这条路,厉泽川一看就是弟控,作为名义上的弟妹,他肯定会出手帮忙。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得到这个男人的保证才是。

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厉泽阳目光落在她脸上,眼眸如晕染的墨汁,隐晦难辨。

勾唇,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要是不愿意帮忙就尽快吱声,我现在改变主意继续和韩立江周旋也来得及哦?”

男人脸上染了寒意,语气蓦地变冷,“你已经结婚,还想怎么周旋?”

------题外话------

wuli夏:你是吃醋了吗?

厉先森:(绝不承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